但是我不想講「香港已死」這樣的話,我對漁村是懷揣希望的。state of waiting的確苦悶又有很多煎熬,但「見字讀書,見字飲水」不是什麼場面話。搞好身體搞好知識儲備,中共想在這片土地做長線教育還是很難。

关注

@chucaocao 我也是,不想看到那四個字,大家轉發好幾天了,能不能消停一下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