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 转嘟

美国自由派现在的问题是,只知道游行抗议,只知道喊口号发社媒。然后关键的事不做。就是投票。。。到了投票的时候,很多年轻自由派们还要摆姿势摆架子,说民主党和gop一样烂,说老派政客都是劣迹斑斑臭不可闻投不下手。对,说得都没错,可是另一面川普这边那都是邪教,根本不管这些,他们万众一心,就算川当街杀人他们都愿意投他。现在就是左右意识形态的全面战争,一边要讲良心讲独立思考讲政治纯洁讲姿态优美,一边是洗了脑的丧尸大军,你说谁赢?等末了川皇2024二进宫,以后指不定美国高院9个都是保守派,也许到头给你任期制甚至选举也都废除了。。。到时候自由派也就还是上街喊喊口号吗?你说怪谁?

可可 转嘟

唐山當局把四名受害者傷情和治療現狀扭曲成「個人隱私」完全是無稽之談。這起案件早已經擴大為公共事件,完全可以在不公開受害者身份的情況下公佈受害者情況,並且允許媒體採訪相關當事人或家屬,打消公眾的重重疑慮。現在這種無故拖延完全是侵犯知情權,說白了就是裝死直到所有人忘了這件事,和河南紅碼事件一樣。

劉曉波離世之前,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一院幾乎每天都在官網上公佈病情進展,就是為了證明他們仍然在盡力治療(顯然是發給外媒和外國政府看的)。兩起事件,完全相反的處理方式,但歸根到底都是當局的目無法治、為所欲為。

可可 转嘟

你倒在小巷的血泊里
三个姐妹救不了你
三个航母也救不了你
三百个发布“不实信息”的账号也救不了你

可可 转嘟

带娃去学校玩我坐在边上等他,一个小朋友走过来问我:你需要有谁跟你玩吗?

我心都要化了,说:谢谢你啊,你真好。我其实就是坐在这儿等我的娃,但是你想一起玩的话我也很开心。

小朋友说:但是你坐在buddy bench上。

我:哈?

小朋友:buddy bench, 坐上去的意思就是没人跟你玩你想找小朋友跟你玩,或者你想换一群朋友一起玩。

我转身一看,凳子上果然赫然写着:buddy bench.

有这么个凳子存在已经好可爱了,还真有小朋友过来问。: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可可 转嘟

和run无关的海南2025分析 

"以后内陆锁死了,只能与海南交易。而海南一面与内陆交易,一面与外面交易。"

我的看法是:前一句话做得到,但不具备可持续性;后一句话根本做不到。要去分析原因会写很多,于是只说例子:雄安。

雄安新区从2017年开始设立,最初的设想是“千年大计”,是“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东,21世纪看雄安”。但从5年后的实际结果来看,除了行政命令强制搬迁的一些大企业、虚高的房价和各种半建成半废弃的基础设施之外,雄安的经济活力并没有半点起色,仍然只是环京津贫困带上一个特殊的注脚而已,而且也不会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第二个浦东或第二个深圳。

计划中的雄安和真实的雄安之间不可填补的鸿沟,是由很多原因造成的。其中一条,通俗讲,就是一个城市是否会成为下一个经济中心,和小商贩为自己的摊位选址的道理是相同的。雄安地质结构上的缺陷(华北平原常年地下水超采造成的地面沉降)、水资源匮乏和白洋淀水系的严重污染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则是雄安并不具备成为经济中心的经济和文化要素,如果不存在行政命令强制,当地并没有任何可以吸引企业和人才迁入的优势。这就像是一个小贩打算把自己的煎饼果子摊开在猪圈里面,并指望自己开摊的打算能够拉动猪圈发展并将其改建为大型夜市。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煎饼果子小贩,但现实里真这么蠢的人却不是卖煎饼果子的。

总的港,海南2025背后的思想并没有什么新鲜的,还是对“计划”的神化。邓小平画圈对经济发展起到的巨大作用可以算是改开以来深入中国人骨髓的一种narrative,但行政命令画的圈也只是圈而已,缺乏市场和市场主体自发生长的活力,圈就狗屁都不是。经济学虽然是社会科学,但经济规律本身却更像是自然规律——至少在不受个人意志左右方面,两者是相同的。苏联的气候不适合种玉米,亩产万斤是一句谎言,新冠病毒不可能清零,而一座巨型监狱里的唯一一个小卖部没有能力创造有活力的市场经济——剩下的故事就是当初为什么会改革开放了。

“疯狂就是一再重复相同的事情,却希望得到不一样的结果”——据说是爱因斯坦说的,但似乎也有争议。Anyway,谁说了这句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论独裁者怎么尝试,疯狂本身只能导向失败这一个结果。人定胜天是一种幻觉,在实践中,这种想法通常只是把渺小的自我当作天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愚蠢和自负而已,但不论怎样,再自大的独裁者还是要死的。这是一种颠扑不破的自然规律。

可可 转嘟
可可 转嘟

CNN的上海记者关了50天后,终于跑了。他是武汉爆发的时候就来了。他终于受够了。测完核酸,保证绝不回小区,大使馆证明,航空公司证明,出租车特别许可,他还得带着他的小狗。重要的是得抢到票。
经过空荡荡的街道来到空荡荡的机场。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居住了5年的,7年的,还有10年以上的,都跑了。好容易坐进飞机才全体松口气,不会露宿机场了。可算要飞了。座位基本都是空的,我不明白,人家飞走,管人家坐多少人呢!飞进来要求半空着,行吧,飞走的一飞机都传染了,又管他们什么事儿啊!就是要不遗余力地给所有人找麻烦是吧。
于是空姐们有很多时间安慰大家 “Get some rest. You’re about to enter a whole new world.” 这是难民一般了。

可可 转嘟

非必要不执政、非必要不修宪、非必要不连任、非必要不独裁、非必要不统一。

有没有一种可能,北韩解禁了CN又补上去。哈哈哈哈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