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_Zekay 這是我新的實例,歡迎大家關注!暫時不打算搬遷帳戶,避免被警察電話的嘟文消失。那條嘟文留著提醒大家吧。

突然想到一个故事:一个年轻人,性格恶劣、人格缺陷,身上集结了人类共有的傲慢、偏激、暴躁、阴险与邪恶,他毫无共情意识,不能理解宽容与尊重,尽管并不主动欺压他人(因为不屑而非善),然而也绝不对才华平庸之辈施与好脸色,当受到当权者的压迫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跪地献媚,甚至甘愿出卖同僚。但他心中另有一套崇高的追求,他向往至高无上的真理,寻找一切事物的普遍性,他被微不可查的纯粹迷昏头颅,他愿意为永恒付出一切代价,包括自己的灵魂、自由与生命。
摩拳擦掌之时,忽然意识到这只不过是《月亮与六便士》。他吗的,先辈们,你们怎么把什么题材都写过了。

《纪念三个反抗南开的女孩》,刚截完图文章就挂了。
看到后面开始失声痛哭,是愤怒,是无力感,是对大大小小统治集团的憎恶,同时也是欣赏,是赞美,为人群中仍不屈的三个女孩。

不管怎样都无法理解国内女权人如此热衷于把谷公主奉为榜样,就好像世界上除了性别矛盾不存在其他矛盾一样。处在上层的人当然很乐意看到底层人互相敌对分成几派互搏,这样他们根本就没有精力再来想别的,幽暗的最高频道掌握的权力也会安全很多。

@Zekay 联动象友警告 mastodon.0ne.day/web/@polkadod

再看嘟嘟app隐私政策:dudu.today/privacy.html
完全是一家国内不知名公司运营,而且遵守国内法律,提醒大家选择app时注意软件背景,优先使用开源软件,原则上不使用国内公司的app和网络服务

至于如何监控到安装app,推测可能是从DNS解析相关app域名或者国行手机系统的“安全扫描”或国内app之类的渠道,以前和网友交流,三星有内置安全扫描模块,国行是360之类的国内厂商,港行是国外的厂商 如:ngabbs.com/read.php?tid=225821

也不用过于恐慌,一些独立开发者的正常app被反诈误报的情况也是有不少的,有些警告很大程度上可能也是为了完成工作而已,打电话的人也只是最终执行者而已,虽然监控确实存在,但实际上并没有也不可能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无死角监控

条件允许推荐墙内墙外app使用不同手机隔离,墙内手机优先使用iPhone,墙外手机使用原生Android系统,并全局翻墙。

在我的交换生活中,陪伴我最多的朋友是一位小学时就从国内移居新加坡、并早已拿到新加坡绿卡的女生。或许是因为受教育模式的影响吧,比起所谓的“中国人”,她给我的感觉已经更像一个“新加坡人”。而当我知道她在新加坡生活十多年,(初中时就有机会)却至今没有换成新加坡国籍,并交着NUS非本地生的高额学费时,简直惊诧得说不出话来。后来逐渐了解到了原因:她父母肯定是准备回国养老的,而她觉得新加坡狭小炎热、不宜定居,理想是赚够了钱后在上海买房收租,过上无忧无虑的中产生活。

再后来越来越理解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想法:自小学之后,她只有寒暑假时会随父母回国探亲、旅游。而她对“故国”的印象,是她在张家界景区看到的山川,在内蒙古草原上看到的星河;是在重庆酒店里独享的酸辣粉和芒果冰沙,是大连几十块一人的海鲜自助;是三天送到的淘宝快递、热闹繁华的商业中心、以及与亲友相聚的亲切温暖……而普通中国人在升学、就业、定居中历经的折磨和苦难,对她而言都是全然陌生的。仔细想来,我的不少同学似乎都是如此——之前之所以和其中一位有过一些小小的争论,是因为当时的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仍对“疫情后”的中国经济怀抱乐观。但后来联系她自身的选择,也猜出了个大概:我知道她并无跑路意愿,读完英硕后是要回国继承家业的。她更适应国内的生活,有无法割舍的人际关系,父母也会把她的未来安排得很好——而对国内部分现状的轻微不满并不能抵挡这一切对她的诱惑。衣食无忧的中产小孩一路顺风顺水,从未经历太大的波折,又为何要走出舒适圈呢。

但当我正要以一种“尊重个人选择”的心态面对这一切时,上海疫情出现了,一些终于流传到ta们眼前的资讯带来了意外的转机。几天前在瑞典的公交车上,那位新加坡的女生毫无预兆的、很突然的对我说:“我已经三年没回国了,我在想我对祖国的爱是不是我幻想出来的”。因为她从各类帖文中了解到了上海疫情管控的现状——而她知道上海已经是中国最好的城市。她同样看到了那篇有关“美国律师为回国探亲被迫隔离三个月”的长文,这彻底打消了她暑期回国的念头。

然后她很认真的告诉我,她交换完回新加坡后,准备开始办加入新加坡国籍的手续了。

这实在是可喜可贺的事情——我连忙说是啊对啊我也这么觉得,并积极的分享了更多资讯。我觉得自己确实应该相信一下人类的常识和本能:时至今日,会有越来越多的中产家庭觉察到气候的转变,也会听到那些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哀嚎。疫情尚未开始的时候尚能心存幻想,觉得底层的苦难太遥远,无论如何都不会波及自身。但疫情第三年,上海,这座集万千光环于一身的国际大都市,它暴露的狼狈和腐败太过刺眼。只要能看到真实资讯,那些仍对故国心存幻想者就不可能不扣心自问:那些我无法割舍的繁荣与便利还能维持多久?我所热爱的祖国,在未来几十年的岁月里,真的还是一个“有钱”就能安居乐业、岁月静好的地方么?

《被赶走前,她在红色电话亭住了一个月 | 新世界》mp.weixin.qq.com/s/BpX6FKDWnrq

4月1日,上海浦西封控第一天,她牵了一只穿着红色衣服的狗,背着包,提着一些东西,走进了小区对面的红色电话亭。

整整一个月,她都住在里面。

4月29日,两个身穿防护服的男人把她赶出了电话亭。她走的时候什么也没拿,抱着自己的小狗,光着脚往南边走了。
-----

我们月初尝试过联系这位住在电话亭的女人。胖粒给电话亭旁边的小学打了电话,校方说已经把联系方式递给了女人,但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后来才得知,她连手机都没有。

29号那天我们收到视频,是夜里她被警察撵走的过程,她被打,还在尖叫。

30号托能在上海街头活动的记者去实地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她。

@Zekay

友善提醒一下,这个嘟嘟长毛象app并不安全。软件的开发者殆知阁已经被现存各大中文站点拉入封禁名单,详情可见:

https://wxw.cat/notes/8fp0uvq0t0

https://blog.bgme.me/posts/mastodon-and-liberty-a-response-to-daizhige/

https://writee.org/salt/reasons-why-you-should-block-mao-daizhige-mastodon-instances-lw7c

殆知阁将大量pawoo用户在猫站的缓存未经授权就使用,而且是后台生成一个镜像号,也就是pawoo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拷贝了嘟文到一个bot运营的账号中,这个镜像号甚至可以像活人一样回复评论。Pawoo运营方曾经也发表过全站公告。

鉴于殆知阁并没有承认错误的态度(我曾在微博中私信过他),这个嘟嘟长毛象app的安全性因此也有待验证,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放什么东西,建议谨慎使用。

安卓端建议的第三方客户端:Tusky,TwidereX等开源软件,Toot!,以及使用网页端。

看了推上的红场阅兵排练(地点在圣彼得堡)。俄军这个军装看得我地铁老头看手机.jpg 普京是不是魔怔了。他是不是忘记自己是苏联人了。红场阅兵就是为了抵抗纳粹才有的啊。你TM到如今红场阅纳粹…

同志们,真的太恐怖了。今天早上接到了警察👮的四个电话,前三个是民警个人手机号。民警问我昨晚是否接到了诈骗电话是否受骗,我回答:“没有。”,然后对方就挂断了电话。本以为没事了,没想到两个多小时后,反炸中心来电,第一句话直接问我:“你手机里是不是安装了一款叫嘟嘟(是长毛象的一第三方客户端,警察说这是刷单诈骗软件)的app?”我昨天晚上才下载的嘟嘟这个app。我不明白在没有安装反诈中心的情况下他们是如何监控到我手机的??我曾经为应付学校人物下载过一次,不过马上就删除了。难道反诈中心已经在手机里留了后门??或者是通过微信小程序运作?毕竟索要的权限很多,应该就是跟小程序共用的权限。

发现个问题,好像官方的app里没有跨站时间轴啊。 :pokemon007: :pokemon007: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