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为了一句“没有老婆安不了心”被逼与驻疆官兵成婚的八千湘女;是根据籍贯被称作“湖南辣子、山东大葱、上海鸭子”的女兵;是被当成父权社会“功绩”宣扬的性奴。
她们连伤痛耻辱都不配谈。
她们也还在等待道歉。

看茸友说刷毛象刷毛象,脑海中缓缓浮现一群小生物拿着浮毛梳在一只长鼻子大耳朵毛茸茸的大象身上梳毛的场景 :polarbear:

男的骂女的,张口就说人家“睡过半个嘻哈圈”
当年他们说范冰冰也是“从灯光睡到舞美”
武则天主政时酷吏当道,但是后世更津津乐道于她的男宠as 道德污点
这说明性道德只是用来束缚女的,女的不按男的出牌,男的就气急败坏了

显示全部对话

你说他们真的关心慰安妇吗,也不是,只不过是拿女人挑起仇日情绪罢了

最近的一些二手见闻和一些关于汉服的碎碎冰 

和DIOR马面裙事件几乎同时,是国内大规模取消漫展的新闻。
漫展是一部分geek的避难所,抱团取暖相濡以沫变成了绕树三匝无枝可依。
我所知道的“玩汉服”的人之中,不是所有人是皇汉,也有一些人很geek气,只是把它当成逃避日常的避难所,就像屈原、王冕、江永,都是些故意把自己搞得怪里怪气以示不可用的狷介的家伙,借古人的标签表示生人勿近,和借古人的标签以自售完全不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想rule the world.
但那部分人毕竟是少数。

显示全部对话

他的另一个剧本:
一个农村妇女突然有一天觉醒说自己不想这么天天干活以后嫁人还是给人干活想要自由,就跑去大城市想去找工作,结果在大城市被人坑蒙拐骗,又被人包养,后来又回来村里开始反省现在的生活其实更不“自由”。
真的恶心啊,为什么预设她去大城市没办法靠自己工作生存呢,如果不行那就是这个国家的罪恶知道吗?

显示全部对话

其实一次我在超市里听见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理货员抱怨自己这么老了还来打工就是为了逃避替儿媳带孩子(
m.douban.com/people/19591322/s

又是玻璃心碎一地的新闻,中国男篮在亚洲杯创造历史最差(亚洲第八届)的成绩后,去欧洲拉练,然后跟一个美国大学篮球队打练习赛输了,最好笑的是碍于面子还让别人大学篮球队删掉庆祝文章 :0010: 美国篮球是世界最强,所以大学男篮当然实力不俗,打不过很正常,但是有必要这么玻璃心还不让人家发文庆祝?
其实中国在体育赛事上要面子的事情数不胜数,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啊军运会这些,为了确保好成绩,会让职业运动们火速入学光速参军。所以历史上中国国家队是能赢美国队的,比如2001年的北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半决赛,中国国家队的职业“大学生”们一分险胜美国大学生。结果到了决赛还是大比分惨败给了南斯拉夫男篮,因为对方派的也是职业球员 :notlikethis: (师出同门)。2019年军运会19分大胜美国大兵,之前从没参过兵的CBA职业球员在比赛前参军,并有“中士”的头衔。还有中国很多球赛的青年队成绩都海不错,很多U17,U19的世界大赛我们都能拿到好成绩。但是这些人过几年就销声匿迹了,因为很多球员都是改了年龄去参赛,成年人打未成年人成绩当然会好,但是过几年别的国家未成年成长起来了,中国国家队战绩就又不行了。
这几年中国男子职业球类运动成绩越来越不行了,遮羞布被一块块扯掉,负面新闻也越来越多。却还始终放不下这面子。也算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吧。

工作的意义在于使休息日更加舒适。

连躺着发呆都觉得很幸福。

说到打仗、疫情防控之类的事情:“我绝对听从指挥,不会危害社会。”
对异议者:“像你这样,社会要乱套,民族要灭绝。”
说到儿童性教育、言论自由和管控、妇女权益、期房维权之类的事情:“为什么不擦亮眼睛,提高警惕,尽量避免?”
对革变者:“我就想平安活完这一辈子,我儿子还要考公。”
不过是面对强权的权衡利弊,心里哪里有过什么民族大义啊呸,一辈子的狗奴才。

就像我们的脚最容易暴露真相那样,触须的末端不会说谎:

刚才做夜宵时纠结是弄俩还是仨鸡蛋,最后咬咬牙煎了仨,结果掂勺时不小心掉出来一大块…行吧,天不让我吃仨蛋。

好你个XJP,倒卖公民身份信息赚外汇是吧?

『骇客自称获上海健康码千万个人信息 上网出售』
一名用户名为“XJP”的骇客声称,获得4850万上海健康码个人信息,售价4000美元。这是一个多月以来上海第二次传出骇客盗取个人信息并在网络上出售的消息。

:sys_link: dw.com/zh/骇客自称获上海健康码千万个人信息-上网出

#DeutscheWelle

如果杨振宁在大陆,或者中途回大陆,他最高成就,就是写文章在报纸上 证明 亩产3万斤粮食是科学的 可信的 伟大的。

极权社会永远不可能有科学,科学也永远不可能是一两个人搞出来的, 爱因斯坦是在不断地质疑 反问 以及数学家朋友帮忙 的情况下才逐步找到了从新解释宇宙物质运行规则的解释, 而如果在集权社会,他从有那个愚蠢的想法的时候,就会被勒令写检查 。 西方的先进是社会环境,爱因斯坦自己也说过,如果没有他,相对论或许只是会迟到几年,总会有人发现的。
而极权社会,5000不曾酝酿出科学社会, 因为科学社会需要论证 需要证伪 需要检验, 而你检验最终会检验到权利身上,草泥马 你敢反动? 弄死你个反动科学家 成本很低的 懂?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