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放弃一切集体身份,与不存在的自我切割,你将要开始,虚构你一生的故事。

置顶嘟文

多少亲子关系死到临头都没解开这个诅咒:孩子是因你而来,却不是为你而来。

回首24小时,我和小米轮流发了三回疯至少 今天是个嘛日子哇

在中国,像唐山那样的完美受害者还可以怎么加码,“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大学生,专业排名1%”。

有时候我会想,人们其实是主动当弱者的。其实尼采也是这个意思,只有在你的作品里,你才是完美的。

分食中:表情癫狂,嗟叹声此起彼伏
分食完毕我妈:三个小时内不要吃其他任何东西小心出问题

我这个比喻真的是没一点儿问题,野生菌在云南简直就是合法大麻。占地三四亩的市场,外面看着鬼都没有,里面热火朝天有来有往的,菌价直逼一级肉价。

承认与同类相比的残缺,永远应激般触碰、交汇,让真实的血肉穿肠而过,渡平自己。在我受到的教育里,没有平静和游刃有余的生存,嚎叫着争夺,抢食不道德的肉,顺着一棵腐烂的喉管,痛饮胜利。我是被狼养大的孩子,一半交还给白昼的文明,还有一半隐在黑暗的绿色里。

一个老中人不当你的老师or领导似乎就不会和你相处,孔子真可怕啊。

没有聪明人很合群这码事,聪明本身是一个太自我太尖锐的标签。

找来找去给自己找到的生存理由是,起码不辜负我辛勤的细胞 💧

自杀之前最该做的事是什么?
清洗身体,排空肠道。这么一看竟然跟做爱的准备差不多。

“死者的人权”……一个直觉很没有必要但是应该存在的权利……我在想其实人死了之后无论怎么侮辱尸体也不构成对尸体的侮辱,而是构成对尸体观看者的侮辱,所谓杀鸡儆猴,与其争论鸡的尸体权倒不如把这个法益转回到猴的身上,没有一只猴应该被羞辱。

也就是说病死其实是唯一的自然死亡?然后我们追求的是不病死,却在这个追求的过程中经常死于其他的非自然死亡?然后还有大把的人指责安乐死是不人道的?
确实,安乐死是天道我看。
你们所谓人道的死法是夸父的死法。

不能免俗和只能庸俗是两码事,俗人就不要再用“做个俗人”来包装自己了可以吗 🚬

做人不能忘本这句话真的完全是庸人的发明和精神按摩棒。人类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就是因为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一只猿猴。

放弃一切集体身份,与不存在的自我切割,你将要开始,虚构你一生的故事。

青少年的恋爱不能享受到的,有的时候谈论年龄是一件很性感的事。

不喝咖啡的代价:这一天没有一分钟是清醒的,生活操我约等于奸尸。

如果人生非得有一个行为准则:不和结婚等于要小孩的人做爱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