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但我还是要说,当状态尚可,还能好好说话的时候,尽量,只是尽量,仅仅只是尽量——试着沟通一下吧,试着不要立刻使用侮辱、羞辱、责骂的武器,哪怕只是为了占据道德高地也好,哪怕只是为了让观者感觉你在“以理服人”也好……
我知道这很难,越来越难,但拒绝、隔离与攻击本身,的确是无法增进不同群体之间的理解的。

VIK 转嘟

(顺性别)异性恋的privilege就是,并不会有人在每一条提及异性恋的新闻下面刷——可是异性恋出轨嫖娼骗婚代孕骗子宫家暴杀妻杀女婴堕女胎拐卖非法拘禁猥亵强奸轮奸聚众淫乱传播性病恬不知耻高调宣扬误导未成年走上不归路。异性恋脏,恶心,都该死。
尽管异性恋干的这些破事天天都在热搜上挂着。每一天。

VIK 转嘟

最近关注了几个视障b站up,感想是果真障碍群体都有的共性,就是,别人不帮就不帮,要帮助的话最好事先做做调查,不要一厢情愿地瞎忙。。。不然健全人觉得自己花费了这么大功夫不被理解很生气,障碍群体觉得你一通动作最后是作秀成分居多也生气,感动谁呢,感动你自己呢。。。就像青衫公众号底下asd人群和asd社工的吵架,啊你这个电影做出来是给谁看的呢,你一个电影的实际参考对象是asd人群家属而没有真正平等接触过asd群体本身,那最后做出来是为了安慰家属让家属自我感动用的,那至少就搞清楚目标群体,不要怪asd人群本身不理解觉得电影难看了好吧。。。就算是nt人这家长和孩子的矛盾都不少呢不是。。。

扯远了,总之稍微总结一下视障up那边提出过的几个情况/困难/诉求:
1. 无障碍你不做就算了,不要想当然地做,最烦人的情况是开了无障碍之后反倒自以为是地把一般版本所具有的功能给禁了,本质上是反向阻碍了视障群体的社会融入,在此点名qq的拍一拍功能,视障想要拍一拍需要先关了无障碍-打开qq-开无障碍-进行操作,通过这样复杂的卡bug操作花费几分钟的时间才能完成这项本来双击头像就可以做到的动作;
2. 最通常的可以帮到忙的操作:在编写程序的时候给按钮加上·可以让人理解的·标签,这样无障碍读屏软件读出来就不会只是无意义的“按钮按钮按钮”或者难以理解的乱码一样的后台黑话。。。
3. b站的必剪和直播姬的无障碍做得也太差了,必剪不愧是赶工出来的想竞竞不动的垃圾竞品剪辑软件
4. Lofter的内容文字在禁复制的时候把读屏软件识别也给一起禁了,可真牛,视障用lofter听不了同人文难道还能看图是吗,或者你们压根就没想到视障群体也会搞同人

VIK 转嘟

丹东警方发布通报说两父女阻碍警务、袭警,实际是女子和其父亲有社区证明有核酸想去看病,因为黄码被警察拦下,争执之后女子准备上车离开,警察站在车门口拦住她“我现在不让你走“并把她推到在地,70岁的父亲看到立刻打了警察一巴掌,警察立刻躺地上了,喊着“录上了录上了”才爬起来。回头通报和新闻通稿都说女子父亲袭警被采取强制刑事措施。

这次还有录像放出来,看了下转评区,没有一个人同情警察。

VIK 转嘟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几个星期前有个小区居民排队做核酸排太久开始做又叫大家回去,居民愤怒之下掀翻了核酸点,桌子棉签撒了一地,听起来很解气对吧。我记得那件事的结果是判了那个砸场子的居民寻衅滋事,因为掀桌子的时候擦伤了防疫人员,“软组织挫伤”,我记得新闻是这样写的。西安男子家暴妻子被拘留五天,妻子被批评教育,这件事大家可能也还有印象,监控录像里男的也是把女的往死里打,也是软组织挫伤。我搜关键词的时候发现19年也有类似针对女性的恶性事件,大连一位女子在夜晚回家途中无故被一名男性暴打,重击头部,撕扯衣服,猛踹拖行,拳击19下,脚踢10下,26下正中受害者头部,受害者昏迷后还连踹6下。后来说受害者也是软组织挫伤,甚至连轻微伤都无法构成,无法以故意伤害罪论处,只能套寻衅滋事。而这次唐山事件,施暴过程的视频大家也都看到了,施害者手段之残暴,结果是受害者轻伤二级,最多判三年以下。综上我认为暴政的一个特点就是,掌握了公民身体的解释权。

VIK 转嘟

现在中国让我感到不安全的,其实都不是网络文化大革命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危险:

1. 你完全无法预料自己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处罚

你用了VPN,写了小黄文,骂了句习近平或解放军,你的刑期可能超过一个强暴了10名女童的变态。你面临的行为和惩罚几乎不成比例,对你的惩戒可以随意往顶格走,干啥都可能千刀万剐千古骂名。法律和道德失去了预测的作用,你不知道自己行为的边界在哪。

2. 你不知道谁有可以惩罚你的权力

随便哪个人渣混混,只要沾了一点”公家“的光,都能让你一个自居的守法勤劳小中产跪下舔地板。新冠时期,北京一个小区红袖章大爷可以让你(正经户主)因为身份证地址不在北京而回不了家;西安一个地铁保安都可以把你(女老师)全身扒光。兰州交大可以在学生被乱刀砍死之后,连死亡原因都懒得家长交待,要知道以前这种通天的傲慢和权力以前只有军队才会有。

权力,无限集中到某个人手里,却又可能被任意分流给了任何一个人。这是行政和司法系统的全方面发炎和溃烂。

VIK 转嘟

呵呵,想到活着就有可能和对象一起生活就觉得活着真好,转念一想活下去也可能一辈子没法见他,就觉得不如死了算了。

VIK 转嘟

唐山打人事件那个事,今天才知道我有个亲戚就在那两个女生治疗的医院工作,由于这两天tl上刷到了女生去世的消息,我特意求证了一下。我得到的消息是两个女生暂时没事了,就像新闻里报道的一样,但是因为covid和事情的敏感性,进医院探视管得很严,所以一直没有第三方的消息,现在感觉心情好了些

VIK 转嘟

我们的敢说话的记者啊。也像乌衣一样被抓起来了,有的被判刑,有的至今下落不明。就是那个沼泽地的故事,记者看到了有被沼泽吞噬的人,自己去救人的时候,也被沼泽吞掉了。

cn.nytimes.com/china/20201228/

显示全部对话
VIK 转嘟

B-Side :
在医院门口流血到流产的西安孕妇。
➡️ 西安卫健委责令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停业整顿3个月。而“凭核酸证明入院”继续执行,未做任何调整。

郑州水灾中被瞒报的130多条人命。
➡️ 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被免职;副书记、市长侯红降级处分,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
讽刺的是,徐立毅毕业于杭州大学地理系地理专业。

电视上嘴角微扬,贪污4亿的贵州政协委员。
➡️王富玉死缓。“...论罪应当判处死刑...能够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所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被亲生父母贩卖的石家庄少年刘学州服药自杀。
➡️家属起诉网暴致死、被贩卖、被猥亵案。截至今日无进一步消息。

平顶山的那个男孩
➡️他消失了。

被铁链拴着的徐州的母亲,乌衣你又在哪里?
➡️她们消失了。丰县公安局孙楼派出所所长任鹏当选“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在上海自己工作的医院门口活活憋死的护士。
➡️东方医院一则讣告:“xx同志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她的去世是我院的损失,...深感痛心...诚挚慰问!“

被郑州政府(again?)赋红码的村镇银行存款暴雷的受害者。
➡️河南省纪委将线索转交河南省卫健委自查。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侯红,正是因郑州去年水灾被降级处分的郑州市长...让人忍不住说一句,Again?!

唐山夜宵烧烤时被无故骚扰暴打的女孩子。
➡️她们好像也消失了。唐山掀起扫黑除恶的“雷霆风暴”。

以上是中国2022年的上半年(的不完整叙事)。

显示全部对话

你妈逼的,还看到有人“怀念毛爷爷,现在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好不好笑,这一整句话的用词,好不好笑。荒诞至此。

我甚至感到震惊,居然有这么多人,到了这一次,才开始失去对这个狗屁政府的信任。但想一想,多么正常,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删改记忆。

显示全部对话

事到如今,唐山的事情真相细节是什么已经彻底不重要了。我们不需要官方辟谣,他们放的都是狗屁,因为我们都知道,今天他们能做到这个地步,过去早就不知道有多少更惨无人道的事被压下,就为了粉饰太平。
到现在,我只希望,当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也能有人在我死去的地方留下一束花,至少提醒别人有人死过。我不敢有其它的奢望了。

VIK 转嘟

滴!健康码。行程码。场所码。付款码。流调码。出入码。阳性码。阴性码。上班码。上学码。吃饭码。睡觉码。排泄码。发言码。打人码。强奸码。正常码。不正常码。男人码。不是男人码。优秀市民码。爱党爱国码。见义勇为码。再受教育码。境外势力码。低端人口码。社会毒瘤码。极端主义码。行尸走肉码。
活着码。

VIK 转嘟

《救风尘》,短小又精妙,里面两位女主,赵盼儿和宋引章。一正一反,都不是完人。宋引章天真被男人骗,赵盼儿骗起男人来不眨眼,但是作者都爱着她俩,都给了不错的结局。女的不必三贞九烈,不必寻死觅活,不必道德和智力上完美无暇,也能过上人的生活。这个对女人的态度已经赢过99%现代男作家了

VIK 转嘟

⬇️ 【女的不必三贞九烈,不必寻死觅活,不必道德和智力上完美无暇,也能过上人的生活。】

这正是我特别喜爱关汉卿的地方。他对不完美的、毛病很多的小人物,总有一种温暖的善意,和深刻的悲悯。不仅是对赵盼儿这种强悍的底层女侠如此,对宋引章这种看上去“脑残”、“拎不清”的、更不讨喜的小人物,也是如此。

在救风尘原著里,关汉卿写到宋引章因为嫁周舍的事跟赵盼儿拌嘴,她愤怒地质问赵盼儿:我只是想要摆脱妓女的身份,正正经经嫁个人,做个“张郎家妇,李郎家妻”,我哪儿错了?关汉卿就能让观众们设身处地的感受到,这个人物是不太聪明,但她的诉求没毛病,她不该遭受到那样的对待!

而这种对被压迫小人物的善意,正是当下等国舆论环境严重缺乏的。我不客气地说,现在等国的舆论环境,完全就是,有权有钱的人无论怎么杀人如麻不把人当人看,都有人洗地,乃至于有人崇拜叫好;而底层被压迫的小人物猥猥琐琐给自己占个草叶子大的便宜,一票三观正们恨不得把人活撕了。

m.cmx.im/web/@ulva69/108484445

VIK 转嘟

在医院门口流血到流产的西安孕妇。
郑州水灾中被瞒报的130多条人命。
电视上嘴角微扬,贪污4亿的贵州政协委员。
被亲生父母贩卖的石家庄少年刘学州服药自杀,
被开发商逼的走投无路、微博求助又被消失的平顶山的那个男孩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
被铁链拴着的徐州的母亲,乌衣你又在哪里?
在上海自己工作的医院门口活活憋死的护士,
被郑州政府(again?)赋红码的村镇银行存款暴雷的受害者,
唐山夜宵烧烤时被无故骚扰暴打的女孩子。

以上是中国2022年的上半年。

谢谢象友提醒,莆田欧金中事件是去年10月的事情。是我记错了。从上文中删除,但让我们不要忘记他。

VIK 转嘟

工作认识的比我小的朋友,会真的质疑“也许种地也比我们这种坐办公室的工作轻松”。我大为震惊朋友你在开玩笑么?然后讲解农民的工作大概什么样,户口和剪刀差,她还是半信半疑。
我知道作为一个城市孩子,可能没有接触农民或者农村生活的直接经验,但是好歹知道植物生长的过程吧?至少见过城市绿化做种植或者建筑等室外工作的场景吧?别的不说,风吹日晒就是办公室没有的。
但她确实不知道,哪怕获得了这些信息,信息也没有真的在脑袋里面。
大概这就是一位我非常佩服的朋友说的:
室友说,也很正常吧,你看很多男的,哪怕有妈,身边也有很多女的,也丝毫不觉得女的面临性别歧视,只觉得现在女的地位很高了。
我想想也是,但是,我这位不知道农民有多辛苦的朋友,也不会去欺负和打农民啊!

VIK 转嘟

自打刘瑜说me too是文革就开始厌恶她了。以她的学识不可能不知道毛泽东是怎么从上到下把文革发动起来的,文革根本不是什么中国天生下贱互相举报,而是被逼被骗被鼓动才这样的。用来跟现代社会受到压迫侮辱的女性对男权的反抗相比,就是妥妥地坏。基本就是暗示metoo有人指使和出现诬告冤案。

跟那个说“我不关心谁做家务,林昭就在前面”的高贵文人媳妇一个样,讨好男的嘴脸难看。

所以,父权制度下爬上上位女性可能不会天然对底层女性共情。王夫人就不会共情晴雯。妙玉就不会共情刘姥姥。计生委干部就不会共情农村孕妇,孙春兰就不会共情上海封锁中90多岁的奶奶。

女性领导者数量当然很重要,但上位女性数量和整个制度和思维要一起改变,而不是只单纯追求女性数量。

VIK 转嘟

中國人去非洲貧窮地區,招錄幼童跳舞、喊口號,甚至是自己侮辱自己的“我是弱智黑鬼”的視頻產業被BBC記者曝光。

看著那些小孩一個個一臉純真的笑容指出自己就是視頻裡的哪個哪個,心都碎了。

兩三塊人民幣換那些小孩拍攝一天,甚至是平時小孩該上學去的時候。孩子們的家長也不清楚那塊黑板上的中文到底寫的什麼。

垃圾國家的垃圾人。

twitter.com/i/status/153624253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