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方十七张玉堂,潇潇洒洒一儿郎♪♪
两遇佳人动了心,恍恍惚惚全走样♪♪
痴痴等呀来呀夜夜盼,寸步不离守书房♪♪
倦极偶呀把呀周公会,梦中犹见女红装♪♪

完了,这首歌在我脑子里循环三个小时了 :0080:

上司为什么要大周末的给我发微信聊工作……没看到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中国人骨子里的温良”该换个说法了,骨子里的温顺,甚至是温驯。

被关在家的这半个月,我在梦中:
1、作为义警惩治街头恶徒,打架打得浑身是血然后坐在快餐店里吃垃圾食品
2、去小胡同里老建筑改造而来的民宿驱鬼
3、开了家失物寻回社帮客户找回丢失的东西,找猫找狗找手机找搬家遗落的老照片和二十年未联系的亲人朋友恋人
4、在战区破译密码
5、在通惠河里大战水怪
6、在长白山救助野生动物
7、还是在长白山,试图保护当地野生龙

如果继续关下去,我大概就可以在梦里做友好邻居蜘蛛侠了

经常在晚上十点钟困得不行,一边犯迷糊一边暗下决心今天一定早早洗澡早早睡。结果洗完澡之后立刻精神过来,过了十二点甚至还想吃个宵夜。

翻了三本书来写一篇所有人都不得善终的文,截至目前写了七万来字,心路历程:
好难过→我太难受了→我不活了,杀了我吧→习惯了,我已经麻木了→哈哈,我疯啦!

有些角色确实是越脏越迷人,比如我们的老朋友阿拉贡。
小学五年级看魔戒3王者归来里阿拉贡加冕的镜头,因为他洗得太干净了,第一眼根本没认出来,认出这是阿拉贡之后我痛心疾首——为什么要洗澡洗头,你脏兮兮的明明更够味!
多年之后我又发现一款越脏越迷人的角色,黑帆里的Charles Vane :0180:

黄昏时的天空真好看啊。
白昼和黑夜撕扯出一条裂缝,一半在沉睡另一半在燃烧,金星在缝隙里把云朵燃烧。
看不够。

有消息说北京从明天开始全市“静默”。
我的马来老板专门去查了一下“静默”什么意思,然后问:为什么不直接说封城?我还以为是谁死了要哀悼。

睡回笼觉做了个梦 

我和几名同学不知为何参军了,被派去陌生国家做密码破译。联军是俄罗斯,敌人不知道是谁。
我和同学躲在黑漆漆的居民区小屋子里,没开灯,用投影仪把密码投到墙上,投影的颜色也很暗。突然警报响了,我们收拾好设备下楼避难。
在前往避难所途中,我看到俄罗斯士兵在用枪和火焰喷射器屠杀平民。一个同学说,我们和俄罗斯是联军,他们应该不会杀我们吧。结果这句话刚说完,一个离我们很近的俄罗斯士兵就把喷火器对准了我们,但喷火器哑火了。
于是我开始叽里呱啦地对他说我们是中国人,和你们是联军,我老家的很多老人都学过俄语,姑娘穿布拉吉,我奶奶会弹手风琴,我还会吹口琴。
于是我们的命保住了。我们在之后的几天里跟俄罗斯军队一起行动,看他们虐杀、屠戮平民,烧毁民宅和商铺。士兵抓来一对父子,把五六岁的小孩在父亲面前烧死,然后再杀死父亲。
听我叽里呱啦说了一堆的俄罗斯士兵随身带着口琴,他有时候自己拿出来吹,或者让我吹给他听。我吹得特别差。
几天后我们在街上遇到了同学们的大部队,在梦里似乎是所有同学都被派去参军了,还有个老师在带队。
我们想和同学的大部队一起走,吹口琴的俄罗斯士兵命令我留下。于是别人都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我就醒了。
大概因为白天在看《现代启示录》吧。

今晚的主要娱乐项目:在网上搜索自己用过的每一个笔名,然后看看盗版小说网站都给我配了什么傻逼配图。
笑死我了。

北京卫健委:为了满足广大市民出入公共场所需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的需求,我们采用“分区单双日”形式为大家提供相应服务。
操你爹的大屁眼子,市民出入公共场所要48小时核酸证明是市民的需求还是防疫政策的要求?做核酸是市民的需求还是政策的需求?我吐了,用48小时核酸的硬性要求给人贴上保质期,然后再觍着脸说为了满足你们做核酸的需求我们现在打算如何如何提供服务,正反两面都有理了又赢了是吧。

居家办公就是会在晚上十一点半来工作,在第二天客户起床前赶出来 :blobcat_thisisfine:

红弦俱乐部真是玩过都说好玩完都会哭

轻度NSFW内容 

笑死我了,刚刚看到一个投票问大家洗澡时会不会给阴毛上涂沐浴露或香皂,我的选项:会,而且还要拿阴毛当起泡网。
笑死我了啊之前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件事。
倒也不是专门拿它当起泡网,就是每次洗澡都要用阴毛搓泡泡玩,因为真的太好玩了不玩一会儿总觉得亏。就那个手感啊,朋友们,如此绵软如此柔嫩,不管是我的浦西、我浦西的毛还是毛打出来的泡泡都软绵绵的,这么美妙的手感试过一次之后根本无法拒绝吧。
阴部很色,但洗澡时我只想用它打泡泡。
人类啊真神奇,我洗完澡照镜子时偶尔会突然觉得:哇,好色喔。
但用阴毛打泡泡时就只会觉得:嘿嘿,泡泡。

今天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很高效地做完了答辩PPT。
下楼做核酸,跑了两个核酸点都没有工作人员,到第三个点才成功采上样。但前两个核酸点都是地图上标注的核酸检测点,且地图显示“可采集”,第三个核酸点反而在地图上没显示,是我前两天跟路边大爷问到的。
看了坏蛋联盟,很好看。

部分电影各有各的好,而另一部分电影,则好就好在好他妈了个逼。

我原本只是一个绝望的文盲,现实让我变成愤怒的文盲。

再说48小时一次的核酸。
网友开玩笑说现在看到核酸点就像在游戏里看到存档点一样,条件反射就想过去测一测。不存档的话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突然死了,不测核酸的话过了48小时就要被弹窗了。
48小时核酸这一要求让人有了保质期,而人类的容忍限度是可以无限被拉低的。我记得很多年前SKII有条广告,讲每位女性胳膊上都有串代码,那段代码是年龄,即她们的“保质期”。SKII用这条广告呼吁女性“撕掉保质期”。以高端护肤品的姿态来号召女性抛弃年龄焦虑或许有一定局限性,但当时这条广告依旧引起了讨论。我凭什么要为年龄焦虑?凭什么给我贴上保质期标签?我又不是商品。
现在大家都被贴上了保质期,而且保质期只有48小时,但人们已经学会了用“我保质期还没面包长”来自嘲。
很难说当下的人到底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但有一点很明了——如果学不会自嘲和苦中作乐,大概真的很难活下去。

我对北京健康宝的弹窗音效有很大意见。
它的音效是警笛声,呜——呜-呜——呜-那种警笛声,而且音量非常非常大。
第一次扫出弹窗的时候愣了一下。当时那个画面就是:社区工作人员说要扫码登记,我很配合地掏出手机扫码,结果突然之间警笛声大作,瞬间周围所有人都向我看了过来。
警笛声就好像在告诉其他人——快逃啊!这个人有毒!快把TA抓起来!
这种音效很恶毒。
哪个傻逼玩意儿想出来的主意。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