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的工作量:忙到想吐。
是真的想吐,处于一种完全没胃口吃不下东西吃饱了就反胃的状态。

每天屁事儿没有闲得发慌还他妈超大声在办公区高谈阔论的男人能不能去死啊。

坐对面的同事今天戴了个智障海鸥的发箍。
我们电脑屏幕刚好可以挡住她额头以下的位置,于是我今天每次抬头,都看见对面电脑上方露出一个智障海鸥的脑瓜尖。
智障海鸥用十分睿智的目光注视着我。
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

写论文时把【趋势】写成【去世】,写方案时把【立柜】写成【厉鬼】。
好啊!好啊!

我们这种身高一米七多的女生,有时候就像行走的男性身高测谎仪。
-你多高呀?
-我一米七多。
-哎是吗,我也一米七多……
-别别别你别过来!

上半年我上司的主要工作:喊我的名字问我某个方案进度怎样了。
这几个月我上司的主要工作:老板/客户/其他同事跟我讲工作时他在旁边象征性地听一听并说几句废话,大家散会后他再象征性地说几句废话。
无形之中,这位平时连键盘都不怎么敲的神秘人似乎被大家自动架空了 :0000:

今天新同事入职。
设计姐姐对我说:新同事脖子好长啊,我终于见着脖子比你还长的人了。
我:?
不是,谁平时会关注人家脖子长不长啊!

那位刚休完年假回来的难缠客户有个习惯,就是他每次想改什么东西的时候,不直接跟我们说,而是把他不喜欢的地方截出来画个圈圈,然后问我们:
看出来问题在哪了吗?还没看到?真没发现?你再仔细看看?真的没发现?这么明显你们都没发现?
我们不仅要为工作失误道歉,还要为我们的愚钝而道歉,而且他眼中90%的大问题在我们看来都是毫无必要的修改。
等我把他拖到胡同里暴打的时候,就一边打一边问:知道为什么打你吗?不知道?真不知道?那还是不够疼。现在呢?疼不疼?知不知道为什么打你?你再好好想想?悟了没?

特别难缠的客户休完年假回来了,想把他拖进小胡同暴打一顿给他续几天病假。

今年有10天年假,一天都没休。
得找个不忙的时候休了它!

突然想起很久之前打车,司机说听我口音不像本地人,问我家在哪,我说深圳。他问深圳在哪,我说广东。他又问广东在哪,我说在东南边,挨着香港。
他过了一会儿问,香港农民种不种地啊。
我:啊?
司机:香港楼那么多那么密,那他们的农民在哪种地啊。
当时觉得这个问题好奇怪啊,几秒钟以后觉得自己无知又狭隘。我真不知道香港有没有农民香港农民种不种地,而且有那么一两秒,我认为问出这个问题的司机是愚昧的。

红砖美术馆的猫,睡得头尾不分不知天地为何物。祝大家拥有高质量睡眠!

昨晚两点钟赶完方案觉得今天可以小摸一会儿鱼,结果在通勤路上接了两个客户反馈电话,刚到公司就开了个会接了个新的brief,开完会拿着brief出来AE说某项目下个阶段的方案要开始写了。
很惆怅地看了一眼考勤统计,7月份日均工作时长12小时,8月份11小时,这个月不到11小时,希望下个月能降到9小时以内,好卑微的愿望。
然后想到周六还要开会就更惆怅了。

昨晚降温,宜喝酒,于是在外卖平台上叫了两瓶酒。
下单后10分钟老板给我打电话说要赶个方案。
我打开外卖软件:订单还在配货。
联系商家:突然要加班了,失去了喝酒的快乐。
取消订单。
商家退款特别麻利且对我表示同情 :0170:

中午点的沙拉店叫莎拉波娃,那有没有叫芙波娃的泡芙店。

这周做了两个方案讲了三个标开了七八个会跟客户吵了个很成功的架,今天中午出去勘景。
一忙起来时间过得飞快,总感觉这周刚开始结果一看日历哇周四了。

《太阳照常升起》确实是有点后劲儿的,看完几个月后脑子里还是会时不时响起:
阿廖沙——!别害怕——!火车在上面停下啦——!天一亮他就笑啦——!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