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珠三角核心区域,三年前开始推行大规模针对农村的“全征地”——就是把一个行政村的集体所有权土地、国有留用地、五边地(农民自行开荒的未登记土地),全部征走,全村改称股份合作社,村民全体成为社员,且将户口改成城镇户口。从而在行政上消灭农村。

过去,广东省征收农村的部分集体所有权土地之后,不仅补偿大笔现金,还会另外补偿一块国有土地给村庄,由该村决定如何经营建设。

这次的全征地方案:针对产权不明土地无补偿金或给非常少的补偿金;针对集体所有权土地,给与经济补偿,具体数额不清楚;针对国有留用地和“五边地”,一毛钱都不补偿,只补偿地上种植物和房屋,具体数额由村民与政府面议。

一位企业主说他的工厂在隔壁镇,去年政府以工业园区老旧、污染重为由,给了一点补偿逼他搬迁了,现在到别的地方“捱贵租”。
而他户口所在的村,如今又面临“全征地”、“农业户口变城镇户口”。他气死了,咬牙切齿:“我有的是钱!何必把地卖给你!”

但我了解到部分贫穷村民,愿意卖地,因为急等钱用。政府和村委会先从穷人下手,威逼利诱,等到他们签同意书了,再挑拨他们与富人的矛盾,借穷人之手逼富人就范。

置顶嘟文

又到了中国大陆本科生开题的季节啦,本篇原则适用于所有社会人文学科,具体细节各学科有些微不同。如果你的老师已经教过你了,或者你有不同意见,请直接滑过去,不必告诉我。

以下选题都属于【学术研究】:(1)孔飞力《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2)《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及其敌人》(3)《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

以下选题则不属于【学术研究】,而是【综述或科普】:(4)《孔飞力乜乜咩咩思想研究》(5)《孔飞力大战费正清:咩咩与乜乜思想之对比研究》。

因为(1)(2)(3)都创造了前人不知道的新知识新理论,并且新知识新理论成功解释了现实世界的某些现象,无论大还是小。当然它可能会被未来更新的知识和理论修正或取代。

(1)用一套比较大的理论,论证中国这种特殊国家,怎么从传统帝制变成现代国家的,现代化过程完成了没有呢,与以前的欧美学者比较熟悉的欧美现代化过程有何不同。
(2)试图解释导致中华帝国两千年制度瓦解崩溃的,不是西洋人入侵,而是为剿灭太平天国,使得地方武装崛起、动摇中央集权。
(3)虽然重点在于讲清一段历史事件,但也提出了小的新观点:中华帝国官僚机器为何没有走上宗教极端主义道路、不同行政区域之间的矛盾、基层社会自发的高压化。

[接下]

女司机是粤西人,丈夫死了,她开出租车谋生。
我问车子是从丈夫那里继承的么?

她说:什么继承哦!他这辈子都没有给过我一分钱,后来他生病花光了全家积蓄。
现在小孩都去工作了,我就开着他的车,出来揾啖食。

那帮满嘴 胎儿生命权 却没长子宫的人,虚伪程度跟拒绝参军的口头爱国小粉红差不多。
风险别人担,大善人他来当。

链接里的纪念张思之律师(2022年6月24日去世)也遭删除……

显示全部对话

p.s. 当时有豆友指正,哈特不是在《法律的概念》一书中讲到这个案例,而是在他的一篇论文里。豆瓣这一删,我想不起来论文的题目了 :0010:

显示全部对话

豆瓣昨天删了我这条3年前的广播,理由是含有违法或不良信息——我认真自我审查一番:违了1944年的德国法律呢,还是1949年的西德法律呢?

(审核员不要跟纳粹攀亲戚了,你们不配,德国船好歹是真船,不是用来开发票的纸船。)

滴滴司机,中年男性,普通话母语,一路唠叨,大讲特讲 “第三艘航母”。

突然,话锋一转:“你说新闻联播成天讲美国几万人几万人感染,央视NBA都开播了!看台上那么多人看球, 没人戴口罩,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新闻联播还骗人,美国死多少人,能是真的嘛!”

我内心:啊,当局的纸船,包不住NBA的火了……

狗:已绝育,已学会戴狗绳,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去北美与外教会合。

但愿狗狗能顺利飘洋过海 :ablobcatcry:

(图:狗狗抱着外教)

显示全部对话

一名郑州女子在拉面店和老板娘聊天,她是刚结婚的新娘子,嫁给珠三角本地乡下人,才摆了喜酒。

夫家竟说怀孕之前不领结婚证,也不用住在一起。郑州女子与父母感到难以接受,不过她们又承认比在郑州嫁人“好多了”——但没讲具体有什么好。

我说这叫“不落家”:女子婚后留在娘家,与丈夫走婚,怀孕或生下孩子,才搬到夫家去。

南方很多族群都有这样的习俗,实行这种习俗的族群,女性地位都相对高,自由度也高。
若嫁的是曾经的水上人家,你做家务还有“工资”收。

当然,这样的习俗如今越来越少见了。


粤北淹了,珠三角也危险,镇以下的乡亲已在全天巡逻,甚至出动了老人才懂的技艺:睇 “翻砂鼓水”。 :ablobcatknitsweats:

如果水道网络和鱼塘能正常运作,还可以勉强撑过去,如果征地征走了变成房地产,就完蛋。 :ablobcatknitsweats:

mp.weixin.qq.com/s/yxDTQEaP9E6

(图是丹灶镇工作人员拍的)

@superdaenis 这位象友20天没出现了,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blobcatfearful:

粤东北的学生讲 


她毕业就回生源地工作,不打算马上读研。托父母的关系,当地的律师事务所随便她挑选,想进哪家就进哪家。

我也听说过那个地方的律所。曾有一位律所主任,人人都羡慕。他跳楼死了,摔在写字楼的大堂,血流了一地,天井的瓷砖缝至今还是黑的。

“确保队伍的纯洁性”……那下一步,岂不是肃反么 :blobcat0_0:

献花是境外势力?那给你来个万人水陆道场好不好 :0130:

P. S. 我发现学生们人手两三个梯子,我只有一个,我太落后了! :0520:

显示全部对话

粤东女生:“我大三实习的时候,跟着一个行政律师,代理行政诉讼的案件,他是帮政府打官司的律师。”

粤东女生:“他竟然理直气壮说,政府与老百姓的关系就是 [我为刀俎、你为鱼肉] !
他教我,到了法庭上,只要说出公共利益这四个字,原告根本没有胜诉的可能。”

粤东女生:“我当时惊呆了,还跟他争辩。我说行政诉讼至少先让控辩双方站在平等的位置上,才能论对错。
拿公共利益出来说事儿,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侵害公民的合法权利。”

(我的内心:敢对着粤东百姓说“你们是鱼肉”?这位律师真是无知者无畏,小心粤东人民把你这个臭律师打成鱼丸。)
.
.
.
粤东女生:“然后他嘲笑我天真、不可理喻。我三个月的实习情绪非常低落。别的同学都有好律师、好法官指导她们,怎么我碰上这样的人……”

粤东女生:“他后来还越来越 [喜欢] 我,拼命叫我考公务员,或者毕业跟他混。他成天讲,当上公务员,就是实现阶级的跃升!”
.
.
.
(我的内心:他是见你白净漂亮,斯文有礼,以为你好欺负,想占你便宜呢,不知道你们潮汕人的厉害。)

粤东女生:“我家长辈都叫我千万别考公务员,当了官每天提心吊胆,随时杀头。还不如做生意自在……
我亲眼看到了,法院也不是中立的,遇到行政诉讼,多半偏向政府一方……”
.
.
.
我:“我猜,那个律师,来自北方穷省,而且小时候家境贫寒。”

粤东女生:“对对!他是河北人。后来到广东谋生,在公司干过,然后考了律师牌。”

我:“河北与广东不一样。广东本地人的谋生道路相对多,你可以跟着亲戚经商,可以出国,可以考公或不考。
但河北几百年前就只剩科举一条路了。”

“他讲的,都是他的个人经历——他在河北受人欺负,毫无出路,只得南下谋生。
一朝傍上政府,他个人的阶级可能确实升了,还可以报复性地欺负别人。”

“于是他以为这些就是真理,他看不见你生活的那个世界。”
.
.
.
粤东女生:“我和舍友都在筹划出国,我们一定要出去!自从疫情之后,大家都看清了很多事情,能run就run。家里人也很支持我们出去。”

我:“嗯!粤东自古有出海的传统。出去看看更大的世界。”

(我的内心:那个律师很快要遭到社会的毒打。)

今天是本学期最后一堂课,简介女性主义的理论和流派以及不同的诉求。

课后一位男生找我聊天:他和几个同学(有男有女)组了一个哲学读书小组。
组里有位女生重视女性作为政治力量的觉醒;另一位女生致力于撕掉性别的标签,探索不受性别身份限制的存在状态。

他本人则痛恨自己“男性”的标签,以及各类加诸于他的身份标志。他和第二位女生经常陷入“虚无”的痛苦——消解一切外界强加给你的身份,你还剩什么?接之而来的便是大量阅读和苦苦思考之后的疲惫。

他还担心,未来的体制化——是否过几年,他也会被规训成油腻猥琐社会人……

我知道他就是吐个槽,并非伸手向我索要现成的药方。

我也只能安慰他:虚无正是创造的起点。你不想过别人安排好的人生,就必须从虚无中创造你。

勿相信社会对情绪的污名化。疲惫、痛苦、纠结、直面虚无的恐怖、政治和文化环境的庞大碾压,都不是所谓的 “负面情绪” 。它们是正面的,是你存活的证据。是你和那个女生自我革命的证据。
反正你们也 “回不去” 了。


好像,广东省内可以自由走动,跨市无需核酸三天两检了?

进入大学校园,仍需48小时核酸。

黑泥,性别,武器,暴力,个人体验 

对武器的偏好,似乎由天生性格决定。我从小喜欢匕首、短刀,它们和珠宝首饰一样令我心生无限欲望。

我爸很怕刀,我小时候,他经常用拳头狠打我和我妈,用皮鞋猛踢我和我妈,踢裂我的骨头。
但他不敢切菜,不敢削水果,刀吓得他手抖,他逃避家务。

我妈被家暴,就哭哭啼啼,柔弱不堪。然而她是神枪手,步枪、手枪,各种枪械考试总是第一名。
她对外人很凶,吓哭邻居,骂跑警察,骚扰纪委。

她的哭哭啼啼,像亲情绑架。某天我说:“你虽然没枪了,但你有种花的锯子呀,你趁他睡着,锯掉他的脑袋。”
她震惊地看着我,从此不在我面前哭哭啼啼。

我大学军训时也学过步枪射击,没有天分,考试零分。我拿起匕首,它们顿时如我身体的一部分。
有几年,我白天把刀绑在衣服里面出门,晚上把刀放在枕头下面睡觉。

我对冒犯我的男性,有强烈的暴力倾向。对冒犯我的女人小孩,我只会想到把她们轰走。
可是主动来冒犯的男人非常多,使我处在不断被激起杀意的状态。

读博时,曾有男同学,爹里爹气冲我说教:“你们女生,带了武器反而容易被抢掉……”
他说这话的时间,我已在脑海里将他割喉好多次。他能活着,因为我死死按住自己的手。

这两年,我不敢常常带刀在身。我的情绪变了,我按不住自己的手了。
我怕在学院的会议室里,中年油腻男教师们发表恶臭言论之后,我没忍住……

我知道,没有武器的我,手无缚鸡之力。我也知道,无论有无武器、谁先挑起争端,我作为女性获得公正审判的概率很小。
对于这两点,我无所谓。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