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點進主頁發現不知何時多了一位follower :ablobdundundun: 雖然但是!無頭像無原創嘟文的賬號請不要關注人家!嘟主只是個絕望文盲罷了,您在我這邊將無法看到任何有營養的內容,而且人家會不安! 以上! :ablobcattouchfluffytailbongo: :ablobcattouchfluffytailbongo: :ablobcattouchfluffytailbongo:

反正我就是腦子有病的人類,把所有跟我搭話的人記上我的生死簿,只要社交這種東西還存在我就會痛苦

显示全部对话

我不想回宿舍。如果能買兇殺人我第一個就把她們全殺了,全殺了!!我恨所有靠近我十米以內的人類,裝什麼其樂融融的戲碼,演什麼姐妹情誼,滾出本陰沉女的生活

显示全部对话

好想死。說什麼熬過兩年就好了,我感覺我活不過這兩年。我一定出不去的,反正從小到大就是個中遊陰沉女,好不容易大學有點起色被搞成這樣,本來就討厭集體生活,本來就不善社交,本來就沒有朋友,我的人生就這樣了。好煩!在這兩年內我一定會死掉,要麼猝死要麼被車撞死或是井蓋鬆動或者靠在欄桿上的時候就掉了下去。我就是一個倒霉蛋,我不想活了,不想努力,想殺掉所有人去死

显示全部对话

不知道有没有run失败的象友来聊聊心态的转变,或者自身的变化之类
@board
@runrunrun

今天真的是蔡徐坤的生日嗎
那祝他生日快樂,祝今天明天後天過生日的所有人生日快樂

我不光不认为台湾是个国家,也认为中国这个国家概念不对
反正我这个浙江人观察自己和身边的人都觉得浙江,或者说苏南浙北加上海是个单独的区域x

国家这个概念就很过时!!!我听不懂北方人快速说方言,也听不懂川渝、粤、云贵说自己的语言!!!
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起的!!我们生活习惯也很不一样!
而且本来也很容易排斥彼此瞧不起彼此!!为什么非要玩扮家家做一家人!?!?

儒教地区装作兄友弟恭的游戏玩了几千年了出不来了是吧!!!

大家说自己习惯的语言,吃自己喜欢的东西,想去哪就去哪不好吗!就当彼此是邻居比没有血缘彼此瞧不起还非要住在一个屋檐下舒服多了!!!

我大震惊,在国际高中工作的朋友刚才说她学校要被另外一所普通高中合并了,因为教育局下通知不再允许办独立的国际学校,只允许普通高中有国际部。同时她那个城市(一线,出于她的要求就不说具体名字了)的民办学校都在被转公,要减少民办学校数量。
这是要严格收紧留学/移民政策和逐步把教育完全控制在中央手里,大家能出去趁早出去吧,哪怕只是去上几年学,现在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了,感觉很不妙。

长毛象:让我康康象友们每天过得怎么样。
朋友圈/qq空间:并不想知道常在身边的人每天过得怎么样。

'These are Daeron's Runes, such as were used of old in Moria,' said Gandalf. 'Here is written in the tongues of Men and Dwarves:
balin son of fundin
lord of moria.'


as 墙国人:
1 不上局域网
2 不看洗脑教科书、阉割版纸书电影、样板戏,不刷禁评论坛
3 远离厌女、社达的简中内容
4 民族主义不值得骄傲,反贼也并不高人一等,不能证明你就更清醒更高尚。(当然一个人要是爱政府就是失心疯了。)

回收注意力:
4 移动手机回归移动属性,少看竖屏、小屏幕,减少不必要的屏幕
5 不玩游戏
6 不看短视频、肥皂剧、直播,宁愿无聊,宁愿发呆

娱乐/新闻/网络/流行:
1 不对别人的灾难狂欢,即使是“粉红”“娇妻”“男拳”,新闻不是奶头乐,战争不是乐子,别为了需要刺激、需要愤怒、需要谴责的对象、发泄的出口而刷新闻。Don't be entropy fan. 不要表现得同情、假装善良,就为了维持完美的社交面具。别把新闻、女权仅仅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和一张政治正确的社交名片。不悲天悯人也可以,无法感同身受也可以,能爱身边的人也可以。
2 保持严肃,认真说话,尽管在人群中有时显得古怪。不是说要完全丢掉幽默感,是警惕一切皆可娱乐化,严肃的内容都用打趣消解,不会正常表达赞美、欣赏、反感,只剩下冷嘲热讽或跪舔膜拜。
3 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不在网上试图说服别人,不参与口水战,不参与网暴。不看家长里短、生活琐事、男女情爱、扯头花比美。
4 不追逐任何流行:流行的穿搭、网络用语、流行的性格、流行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虽然现在流行不婚不育,但是不必执着于顺应潮流显得特立独行,如果有一天心态变了愿意承担一切风险和责任、分享爱给另外的生命那不是错误,那是你的选择。(目前为止还是铁钉。)
5 不追星,包括偶像、网红、kol、企业家、政治人物,父母、家长也从不是权威,不崇拜任何人,不管多有名有成就,更相信自己的体验、思考、直觉。

“视听媒体只要能够挣钱,就大量制作枕头与拳头;军工体系为了挣钱也会大量投掷弹头。至于奶头,在这烽火连绵的时代早就失去了麻痹作用。”
可能我有点老派,甚至stubborn,不过就这样吧。

最后,As a romantic optimist,关注积极的事,赞扬真诚、善良、美好,发射善意,感受善意,爱真实具体生动的人。As an idealistic pragmatist,做有用的事,能让自己和身边人变好的事,能让世界变好的事。

#小人物
看到提起葛洲坝水电站,想到的不是水文破坏,是我爸的一位同学。
他是我爸的高中同桌——做了一小段时间,并不长久,后来我爸读了文科他继续读理科,两人虽然联系不多但不间断。我爸提起他,总觉得他是:天资聪颖那一类。说他带上玻璃眼睛,专研它几十分钟,再难的题没有他做不出来的。他人也善良,我爸数学差劲得很,又笨,他总不辞辛劳的给我爸讲题。虽然大多数时候我爸都没听懂装懂。
但因为我们这边家里普遍都穷,考上一个县城高中费用已经不低。于是,1987年高考的他填了“葛洲坝水利工程学院”,这个学校包分配工作,不要钱,包食宿。就因为这样,他放弃了自己也有机会考上的
其他好大学,贫穷,有时候就容不得人说不。
那一年夏天,许多人的命运如剥橘子被分成不同的瓣,我爸是酸涩的那瓣:他没考上心仪的学校,又不肯读市里的师专,再次复读,而这位同学考上了。8月中旬,太阳最毒辣的时候,他只身北上继续学业。而我爸背着行囊去了市里的高中。
此后多年我爸同他都没有了联系,“因为他家没钱,为了省钱他寒暑假都在水电站打工挣钱不回家的”,我爸这么解释。而我爸呢?两次复读未中的他心高气傲,不肯屈居于小镇做个“教书匠”。他再次背上行囊,这一回他加入了“90年代打工潮”,去了广州。
后来再和这位同学有联系,已经是7、8年之后了。有一年冬天放春节假后,我爸挤进“人肉压缩机”
的春运火车,被挤压熏蒸了快足足一天才磨到家。初三出门走亲访友时遇到高中时的另一位朋友,两人一拍即合去下馆子,抽烟喝酒间闲谈才得知这位同学的近况:他死了。
他死于一场事故:90年代初,中日建交后向日本中国输入了不少技术,但是这些技术我们学来后大多并不成熟,很多机器和生产方法也都存在安全隐患,他就是那隐患数据中的一份子。他当时在水平场地教授其他工人如何操作压路机,但还没等他离开到达安全区,工人就开始练习。那台压路机的手刹(还是制动)出了问题,瞬间快速朝他冲来,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把他卷进去。“出来就只有人泥了,都没办法土葬,只能活化。”那位朋友说。
在我们这,不能土葬大约就等于成了孤魂野鬼。
后来怎么办呢?单位把事故推的一干二净,赔了些补偿款了事。但因为他是家中独子,母亲去的早,只剩年迈的父亲健在。村里人便不敢和他父亲说儿子走在他前面的残忍现实,更不敢说儿子都死无全尸,成了肉泥,就把赔的补偿款一年一点的拿给他父亲,说这是他儿子在外赚的辛苦钱。
同学父亲平常总是一言不发,除了春节。每年过年他总要在村口徘徊,等待归乡的儿子。可他每年都只能等到无尽的等待——“他今年加班回不来了”“他今年去做大项目了”…他的父亲总嘟囔着“怎么读了书还不回家了哦”“怎么也不懂来看下我”,天如一小点希望熄灭后,也只能感伤的踱回自己家有些破烂的小木屋,继续生火做饭,过下去。
他的父亲在2000年初因病也离开了人世,也许直到他去世也不知道儿子早已先自己走了,也许直到最后他都在等待儿子来到床旁看他最后一眼。但他不知道,儿子的坟就埋在自己家的后山,是后山里唯一一座骨灰坟。

这个故事我听过好几次,有一两次是我爸喝醉了追忆人生讲的,有一两次是教育我注意安全讲的,只有那么一次是他追忆朋友的时候讲的——但都在我读小学的时候,读初高中后,我们就联系甚微了,也很少再说话。父女尚且如此,何况少年时的朋友?逐渐大家将他遗忘,不知如今清明时节还是否有人给他抚尘上香。

那我为什么能想起他呢?因为读高中的时候,我在家里翻旧书看打发时间,突然在一本《数学解题大法》的扉页中发现一张夹着的明信片,泛黄、发久、有股虫蛀的臭味。我抽出来,看到了落款是“葛洲坝水利工程学院”,抬头是:阿烈(我爸的小名),我就马上明白这是那位叔叔写的。他写的内容很短,寥寥几行字按理来说应该记得很清楚,但我怎么也想不起,只记得结尾有一句“祝你新年快乐”,明信片的背面,是圣诞节的图样。贴有邮票盖有邮戳,是我见过的第一张货真价实的明信片。
这张明信片是我对他的唯一印象,他的字写的非常好,落笔笔笔有力、有棱有角但又不张狂。我爸说“没什么联系了”,可分明还有一张明信片的问候,落脚的日期是1989年,我爸最后一年复读的新年。

这样温柔聪明懂事的人,早早被猝不及防的压成肉泥。这个世界还会记得他什么呢?我翻出那张明信片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如今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了。我还记得他,但我想把他写下来,让别人也记得他。

记得一颗质朴的心理,然后,祝福他有来生。我此生最怕人有转世轮回,但面对他和一些人,我唯愿能有来生。

写于:2022年7月22日

@ThiRivers 嗨,雖然不太瞭解葡萄牙是什麽情況,但是方便進一步詢問您有沒有想要去的國家呢?其實選擇應該還是很多的,不過您這樣問的話目標有點太寬,不知怎跟您講。方便的話可以告知一下是歐洲還是美洲,想要去文科還是理科專業。

@runrunrun @board
【求助】想问问大家对德国双元制职业培训了解吗,有什么推荐。靠这个路径留在德国拿永居的概率大吗?国内双非西语系本科,西班牙读了个文学硕士,年龄25了。目前是在国内的一家小游戏公司做运营。想run但感觉路径迷茫

一個冰火卷五初見串 

雷加……你个蓝颜祸水!!! :ablobdundundun: :ablobdundundun: :ablobdundundun:

显示全部对话

昨天島嶼文學的推詩,剛剛看到原內容已經因違規無法查看了於是挑首喜歡的進行一個發……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