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的含义是什么】
这张才是原图,🐘上疯转的那个是故意抹掉原作者ID和翻译者ID的版本。

永久性方舱,让每个中国人都有牢坐!

毕业多少年后腆着脸在五月十五日蹭“不愧是我校”的人,还是想一想自己当初是在校生时,对岳昕、马会同学的遭遇说出过什么样冷漠的评价。

中国现在只有一所大学,就是共产党的大学。

我只祝福今日勇敢的青年,而不会看扛着校匾的两面派多一眼。

显示全部对话

中国就不一样了,不管什么种族都能平等的无法自由呼吸

冷知识: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之所以全世界发生了多起针对中国的抗议与抵制,原因之一在于,2006年的时候,解放军在西藏与尼泊尔边境射杀试图逃离中国的藏民的画面,被附近的欧洲登山队的摄影师意外录像了下来。

那段杀戮录像你至今可以在油管上搜到。

模糊的录像中,一队试图逃离中国去印度的,包含了大量儿童与未成年人的藏民偷渡小队,排成一条线在狭窄的山路上逃窜。震耳的密集枪声从录像中传出。

有人掉队,后来被抓。
有人中弹,倒下,其中,一个17岁的女孩死去。遗体在雪地中,成为模糊的一道影子。

欧洲登山小队并没有那么高尚,团队里有人害怕被中国政府禁止入境登山,而不愿意向世界公布这件事。但是最终两个英国警察还是把录像与这场杀戮披露给了媒体。
这件事当时上了西方各大媒体的头条。

也许是因为录像证据过于确凿(此前西藏流亡政府多次指控中国军队杀害试图逃离中国的藏民,但是给不出证据)中国政府罕见地承认了此事的存在。

但是中国政府宣称这只是正常的边境管理。

正常的边境管理。

(截图出自油管上的纪录片《雪山上的谋杀》,你可以在 youtu.be/udaN7-hBJig 了解整件事。)

曾经做梦梦到过我打开微博,又看到了那些看了让人恶心的谎话、各种鬼都不信的新闻,甚至还有赵立坚的脸,当时梦里的我立马吐了出来...

点开《雪山上的谋杀》看了一会儿,此刻的我躺在被窝里,感觉到脊背发凉。为什么我会生活在这个地方?为什么...

不能逃避痛苦的思考。友说出了我的观点:以反战作为唯一的伦理追求是脆弱、不能持久的,只是跟着喊反战却不去想为什么要反对某一场具体的战争,是一种偷懒。
不能以别人的苦难去抒无关的情。
不能因触痛而逃避到一个不稳固的伦理根基上寻求庇护。
不能在具体的苦难面前向抽象的痛苦投降。


我们的政治抑郁: mp.weixin.qq.com/s/NVHA2c2U-aC
文章最后给出了应对政治抑郁的十条建议:
1. 控制新闻涉入和社交媒体使用
2. 承认并接纳自己的感觉
3. 保持品质,增长常识
4. 认识到你的局限
5. 和聊得来的人对话
6. 当成一次自我公民教育
7. 确保大家能够联系到你
8. 帮助他人,做能做的事
9. 融入群体
10. 其他放松的活动

经历了几年独处时光就自以为可以不在乎与人相处之间产生的摩擦、裂痕、烦琐,但是现在又回到了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我80%的烦恼都来自于他人。

我好像越来越不喜欢和人交流了。

那个...我好像还不会用长毛象,我不知道怎么回复/捂脸

会有人问吗?国内的政治学习为什么会一直出现在中国人的每一个学习阶段?研究生考试为什么一定要考政治呢?其存在的合理性是什么?国外的政治学习也是这样的吗?也是这样政治意识形态灌输吗?

中国人能对作品(更大一点范围来说是“艺术”)有一点点的尊重之心吗?不仅人民如此,官方也如此,上上下下,一旦有违反道德法律之人,不仅要将其“封杀”,使社会性“消失”,连带作品也是如此。痛心,为一些正在消失的东西痛心...
看到宋冬野作品底下那些“怎么还不下架”、“比他有才华的人多的是”的评论怒了😢

每天都能在互联网上围观到很多迷惑的事情,累了麻了

《兰心大剧院》我能理解白玫的感情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