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好的,在这边也发一下好勒。

关于前天那个«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的讲座,由于文字版整理者的文档已被和谐,公众号转发也被和谐了,于是我转发一下备份。
印象笔记:evernote.com/shard/s557/sh/ab6

还有一个链接,一个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创建的共享笔记,分享了讲座的文字版及资料。公开可写,欢迎补充或维护喔。
石墨文档:shimo.im/docs/6GqGpGGD3CwGH3Qy

看了看这些媒体又纷纷删了,可能是微博怕舆论太大。

显示全部对话

看 VG 的一个前编辑说,新浪微博不再允许发无版号游戏的新闻了。刚才好几个媒体都出来宣传了下自己的 app,还有两个媒体莫名禁言了…

茶鸣 :vip7: 转嘟

昨日弦子在法院门口和大家讲话,不断被一群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大爷大妈打断要求“不要堵在这里当道”的解决方案 

看弦子被打断的视频,觉得大家在这种细节上非常缺乏斗争经验。希望大家以后遇到同样的情形,试着用一下人民麦克风(people's mic),讲话的人把话尽量简洁或者分段说出来,人群跟着重复每一句,把声音专递给人群外侧的人,这不仅是声音响度上的策略,更是彰显团结的办法。

茶鸣 :vip7: 转嘟

弦子庭审结束后透露的一些庭审情况(原来是10分钟左右的视频,微信群里有朋友转成文字了,在这里也发一下,有点长所以折叠一下): 

弦子:我们主张向法院调取我和朱军的合影,包括我原告,就是我的父母的笔录,法院认为这件事情与相关事实没有关联,不准许调取。我们申请了一位心理学的专家证人,是关于研究应激受创和信心一体的心理学的专家证人。法院认为这位专家证人和本案没有关系,没有准许。
我们要求法院和公安机关对于裙子进行重新鉴定,法院称海淀的鉴定机构没有容易出现了(不准确,听不清),公安机关说他们从未取过连衣裙。其实这是我案件的核心事实,但海淀法院不予调取。
整个调查环节到最后才宣读决定,对我们在庭前进行的所有的申请都给予了反驳,就连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这个案由的更改都没有通过。法院不允许我们再申请,对驳回有任何的反应,如果我们有任何流程上的抗议,张钢成法官说我们可以在上诉中提出,在整个法庭的庭审过程才进行到2/3的时候,无论我们提出什么样的抗议,海淀法院的张钢成院长都要求我们在上诉中提出,他说你们对法庭的流程有任何不满都可以在上诉中提出,我认为这是未审先判。
到法院的最后辩论环节,在第二轮审判当中,在我个人只进行了10分钟陈述的时候,张钢成法官让我终止陈述。在我们反复抗议之后,张钢成法官给了我和徐凯律师10分钟的法庭辩论时间,但是最终也没有让王飞律师进行任何的辩论。最后法院没有给我们任何陈述环节,没有给我们任何陈述机会,对这个事情进行总结性发言。
最后法院说他驳回我们的全部诉讼请求,也没有在当庭问我们是否有上述的建议。这个就是整个庭审的全部经过了。
今天我们的专家证人是专门从上海过来的,我们也在开庭之前提交了申请,但是法院法院没有准许通过。我觉得这个就是我能够做的全部的努力,我没有办法再做什么其他的努力了。
我在开庭之前一直在焦虑,每天都没有办法睡觉,因为我老是在焦虑我的答辩状写得不够好,我觉得我的答辩状的回忆写得不够好,写得很糟糕,我觉得我对开庭的准备没有说很充分,我永远觉得我的准备不够好,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法庭的陈述环节,其实我没有什么机会很充分地进行陈述,我的王飞律师也没有办法为我进行辩论,在第二轮辩论当中,也没有办法为我进行辩论。我们最终也没有陈述的机会,我们也没有办法告诉张钢成法官我们要上诉,因为他们没有问我要不要上诉,我还是会上诉的,但是我觉得我已经做了全部的努力了。不允许心理专家出庭,不允许在我做最后10分钟的陈述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做了全部的努力去争取这些了。我没有想到会当庭宣布结果,因为在民事诉讼当中也是非常少见的,非常少见的一件事情。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做什么,而且我觉得之前的三年,从18年站出来到现在,那三年对我的生命来说是没有办法复制的,我没有办法再那样做三年了。
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是21岁,但是现在已经28岁了,所以我再跟他坚持三年的话,我就35岁了。我觉得这个年纪不是很大,但是我真的觉得非常疲惫了,我觉得这三年跟大家有联系,就可以在微博上面跟大家说话,那三年真的是我的全部努力了。就是我整个身心就都投入在这件事情里面,投入在跟大家跟大家互相沟通,但是我没有办法再去进行……我觉得我的生命再也没有这三年了。这个就是我做的,这是全部努力了。在这个事情开庭之前,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个一定是最后一次开庭,我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可能这个是我们沟通的一个结束,可能之后要面对的就是,没有办法再和大家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再见到大家。
但是我本来以为,就是我知道这一次的一审是结束,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我以为这个事情会更好,或者是起码我走出来的时候,我不用跟大家先告诉我败诉的这个结果,但是可能就是告别,就是这个事情的结果。而且我,你知道,我觉得之前的三年非常的珍贵,但是我没有办法保证我还可以再拿三年的时间,我觉得大家已经永远过去了。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办法再鼓起勇气继续坚持三年,所以我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一个告别,但如果这一次它是一个告别的话,我觉得非常遗憾,要跟大家说败诉的一个结果。我本来以为我可以过几天再败诉,我本来以为不会这样的。
旁人:你很棒,辛苦了。谢谢弦子。
弦子:我觉得非常惭愧。不知道会不会有接下来三年了。
旁人:没有不要紧的,弦子,我们希望你未来能够开心,过自己的生活,你开心最重要。超级棒,谢谢你,你做得够多了。弦子,我们希望你未来能开心。好好生活。
弦子:我觉得非常的遗憾,没有给大家一个更好的结果。
旁人:这个结果不是你给我们的,这是历史。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应该谢谢你做了这样一次尝试。
这不仅仅是你的三年,也是我们的三年。我相信哪怕在场的有一些人,可能在未来的三年里面不会,可能很难去做公共发声,但是会有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三年。所有的人不会停下来,会接着往前走的,所以你如果有人很疲惫的话,他们可以停下来休息,但是我相信,不管是这个事情还是未来的其他事情,我们还是会再见的,所以我相信这也会是我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印记。
弦子:我们肯定会提出上诉的,因为我还是觉得其实在这个案件当中,我们没有任何触碰到核心事实的地方,就是所有的三个法官在开庭的时候没有问我任何问题,没有问我任何,他们连你为什么不跑?你为什么留下来?为什么朱军的工作人员进来之后你不跑?他们连这样的问题都没有问。所以我并不认可一个,我觉得法院如果要拿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结论,起码它在程序上面要对,至少至少。并不是说我不能接受败诉的结果,但是我只是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充分的讨论,但是在这次开庭里面我们没有进行任何的充分的讨论,法庭没有给我们没有给我们足够的辩护时间,也没有给我作为当事人和我的律师有一个最后的陈述的时间,然后就直接过20分钟就宣判了。然后我想说的是,在14年我去报警之后,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从来没有发生,不管有谁跟我说,我应该把这个事情忍下来,我不应该去说这些事情。
后来无论是我看到公安机关的证据搜集,还是我去开庭,在开庭的期间遇到很多困难,但是我没有任何一秒钟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我没有任何一秒钟觉得我自己在这个事情上面有任何的问题,所以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所以所以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但是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不会给这个结果改变的。大家再见。
旁人:谢谢弦子,加油。

茶鸣 :vip7: 转嘟

哈哈,辐射76 和 奇异人生 这两天都辱华了,这俩游戏的制作组我一直挺喜欢的,真是喜闻乐见,直接墙掉 Steam 让粉红再也别玩游戏得了。

啊,我刚想到了我另一个恐惧的原因,就是我一直在不自觉地抵抗这种社达思维对我的影响。如果衡水制度被证明是成功的制度的话,那不在衡水制度里且无法承受衡水制度的我就是无用的失败者。所以我害怕它被证明成功。

我的学校不是衡水模式,但我发现自己从小就对衡水模式有一种特殊的恐惧,当时并不清楚这种恐惧的原因。我害怕如果有一天衡水模式被证明为一种优秀的的模式,害怕中国变成巨大的衡水中学。即使我理性知道离那还远,也还有可逃离的路,但看到有人对衡水文化表示支持或中立都会引起这种恐惧。

茶鸣 :vip7: 转嘟

看到一篇讲衡水中学生活的文章,我的感觉是造成衡中的至少一半原因就是华北太苦太绝望了,自古以来的问题。对于机会少、高考体制不公平和内卷都是建筑在这个基础上的问题了。二十一世纪以来的血汗工厂解决了上亿中国人的贫困问题(同时带来了其他问题,衡中无非是另一种血汗工厂:低效、灭绝人性、同时是地狱的第十五层——有人从更下面的地狱坐电梯往上,总会经过这里
mp.weixin.qq.com/s/xJw7gmhw9Pj

茶鸣 :vip7: 转嘟

看到有ID在赛博记忆转zhiqi那条下面喷,我想补充一下(其实是反喷)
我从来没坐过头等舱,但我几张信用卡有好几家cip,有的机场cip和头等舱是同一间贵宾室,约等于我也进过几次头等舱贵宾室了。
一个假的入场券(实际上因为我都是cip换而cip都是扫码所以我没见过用入场券)能不能混进头等舱休息室另说,知道「可以去头等舱休息室蹭吃蹭喝」以及「知道什么条件可以混进去」,这本身就是privilege。
是的,你以为privilege是「可以用上好东西」吗?不是的,「知道存在好东西」本身就是privilege的一部分。
没有对艺术家不敬的意思,我认为她的作品非常有意义。但如果她甚至意识不到「因为自己有帮妈妈给爸买表」和「进入头等舱」这些前置经验,才使得她的作品得以成立,这本身就和之前那位「说到这,我的高傲已经尽数体现了」一样。这些人以为别人说的privilege是自己所拥有的某个通道的进入权(而这让他们非常委屈,因为这些进入权显然并不是白来的,甚至往往是要付出很重的代价,而他们觉得这些代价已经让拥有这项权利变得理所应当),不是的。

茶鸣 :vip7: 转嘟

我载东北管张美玉叫学姐的那些年(点击就看女大学生高校劳改小故事 

(未完待续,片尾附假结婚小广告
相信点进来的观众朋友们都已经看过那个价值百万的有趣小视频,没看过可以补看一下。
该视频于八月三十号晚上发出,当晚就在微博达到千转。那晚我在朋友圈和宿舍小群积极分享传播,希望这事儿闹得越大越好。但是也没想到能闹到今天这么大。而且当事人和学校都被人扒了出来,是黑龙江的一所职业高校(意思就是学校很烂很垃圾,是那50%上不了高中的学生以后会流向的地方),很符合大家对于垃圾学校的期望。大家都显得很满足,表示职校都是不好好学习的混混去上的,有些社会习气也是正常,破锅配烂盖,早该管管了。
我和我的一众校友们傻眼了,因为当时所有人都笃信这就是我们学校,从桌椅板凳到被褥花色(开学时几百一套自行购买),再到黑西装学姐仿佛随时能够当场升堂痛打我们四十大板的架势,如出一辙,时隔多年都能带给我们原始的震撼。然而这并不是我们学校,看来黑龙江高校的风气也像桌椅板凳床单被褥一样,是可以统一采购复制粘贴的,以至于能够以假乱真到本校学生都分不清楚的地步。然而不符合网民朋友们期望的是,我们是所正经高校,正规本科,我室友当年高考成绩600分往上走。然而我们今日相聚在这里,是为了给生活部的学姐当狗。
我们大学,学风稳健,学科强劲(可能吧,学生手册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一入学,学校就热情地安排我们入住一所危楼,年年为了迎新重新刷墙(东北话叫刮大白),每次保质期不足一年。到了我大一下半学期,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轻轻扫去枕边的墙皮。我还没毕业,该楼就已经喜迎拆迁,叫我今后无从瞻仰。可能领导的思路是既然寝室这么破,那卫生可要抓点紧,于是我们大一一整年都在精心打扫我们的小狗窝,木地板都整块脱落了,还得把它擦得锃光瓦亮,恭恭敬敬放回原位。刚入学还没军训时,学姐们来了(实物参见查寝扫黑风暴小视频),对我们进行了亲切而细致的指导(参考小视频)。规定之细致,条件之严苛,意思是要我们把这个上一任新生住过的狗窝给还原成样板房。每个寝室都传来哀嚎的声音,不幸的寝室各有各的不幸,因为你不知道学姐能给你留下什么小惊喜。我仍然记得当时同学们从柜门上往下拽挂钩时绝望的眼神,完了挂钩还不允许留下胶印,太强人所难了……新晋女子大生面对墙上的挂钩胶印恨不得拿门牙给它刮下来。我当时顾不上这些个破事儿,因为我的主要业务是把门上巨大的黑色油笔印擦干净,咋擦的呢,只能说我为了军训带的风油精,还没开始训就先殉了半瓶。
把寝室还原至样板间之后大家开始了一些艰难的军训生活,每天边军训,边应对每日一次的卫生检查。这个检查多神经病呢,像什么方块被桌面上不能摆东西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都是后话。地板上不能有头发!就,一根都不行!我的妈呀我——我们那时候每日的功课就是早上起来摸黑叠被,完了把东西一通收拾,每个人跪在地上拿卫生纸捡头发……每人一个小柜子,这个柜子也有比较严苛的要求,那就是检查时必须关紧上锁,这个锁呢,不能歪,也不能翘,必须规规矩矩地和柜子保持一个平行,并且!注意了啊!并且锁花冲外,冲里不行。我敢肯定有的读者读到这里都不知道锁花是什么……
(就是老式锁上往往会带有的一个小图案,一个商标。我当时带了两把锁,其中一把没有图案,我可以说是无比庆幸我有第二把。
军训期间每天早上六点半集合出早操,繁复的内务整理工作需要在六点二十之前就完成,为了留有余裕和躲开洗漱高峰期,我们寝室商议过后选择四点半集体起床整理内务。四点半!我给我亲爷爷出大殡的时候都没起那么早过!但是每天早上仍然是混乱得像打仗一样,因为寝室里无人贡被(意思是一次性叠好一个完美的被子,然后二十多天你都不要碰它,晚上把它规规矩矩请到桌子上,你盖着衣服睡),大家摸黑叠被子叠得哭唧尿嚎的。我的被子是自家带来的,又轻又软,一度不能成形,搞得我在寝室里崩溃大哭,到最后解决方法是往里面偷偷塞学生手册和校园卡。到后期开始适应节奏,我们甚至有几天有余裕在打扫完卫生之后围坐在桌边欣赏其他寝室哭唧尿嚎,顺便嗑一把瓜子。这是我有史以来嗑的最担惊受怕的瓜子,我不会嗑,咬开之后必须拿在手里掰一下,因此嗑得极慢。然而室友们也嗑得和我一样慢,大家跟他妈演寂静之地一样缓缓嗑开瓜子,吃掉果仁,最后将瓜子壳轻轻放在桌上,临走时小心翼翼地用手扫走——因为我们毫不怀疑如果瓜子壳出现在地上,学姐会逼我们寝室长当场吃下去。
到了六点二十,我们统一下去集合,只是每个寝室需要留下一人留守,在我们出早操时迎接学姐们检查,这无疑是最考验勇气的工作,因此虽然当小标兵可以晚点起床,但是我们都不愿意干,推给了脾气好的寝室长,每天我们下去出操,她跪在地上继续捡头发。印象中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又回来了,看见室长对着一个室友露出柜子的毛巾一角发愁,当时吓得我直骂室友粗心大傻逼——之前有个同学书包带子从缝里露了出来,被学姐一剪刀剪了——最后我们俩一齐把毛巾拽出来了。
(写不完了,看反响明天再写。大家不必同情我,因为我已经脱离了那个贼窝,而且将来大家被抓到camp一处进行改造,我可以凭借丰富的经验当你们的寝室长。虽然已经毕业,但是性感地跪着擦地的经验留了下来!这才是能带着走的知识!想拥有性感老婆的海外朋友请速报名和我进行一个假结婚的动作谢谢(北欧女性优先

茶鸣 :vip7: 转嘟

朋友说这个博主因为P1永久禁言了
属于无意间说出了真相吗?

茶鸣 :vip7: 转嘟

写点大学生存魔法:
1.淘宝搜“康复证明”“证明代开”有惊喜,设计师大哥可以帮你做几乎一切你想要的证明,但伪造印章和公文违法,被鉴出可能面临刑事指控,这个风险请自行斟酌
2.如果你的学校封校,找一面最适合翻的铁栅栏,淘宝搜挂钩折叠梯,即可来去自由,找好存放位置即可。请注意掩盖面部和衣物特征
3.如果你的学校定位打卡,Google搜Fake GPS可以任意伪造你的定位。同类APP很多,请自行探索
4.如果你的学校检查运动时长,“华为运动健康”这个运动计量app可以自行添加运动记录,时间、里程、时长、地点都可以自己选择,但如果你们学校用自己的app就没办法
5.如果你的学校要求你上传某个图证明你去了哪里或者干过什么,微博/搜索引擎搜没有水印的那个地点的图即可
6.关于必须要求手抄的思想汇报/政治课论文等等,有几个解决方法:1)淘宝找代抄服务;2)有AI模仿手写字迹的网站,打印下来即可;3)淘宝有自动手抄机,但这个我没试过
7.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出毛象,禁止署名转至任何平台,被我发现我会把你挂到所有我的网络平台并采取制裁措施
暂时想到这么多,有的话接下补充

茶鸣 :vip7: 转嘟

逛微博等墙内社交平台一看到坏新闻,就有人在下面评论:“别发外网。“ 我非常困惑,只有贵国粉红才有外网内网的概念之分吧?是不是他们真的以为外国人来看微博也是要翻墙的?不发到外网真的就不会被别人知道么?自欺欺人得可笑。
在毛象其实也有类似的规则,大家的初衷都很好,是为了维护毛象的友好环境避免受到铁拳的伤害。但是,如果我们觉得发在毛象上就可以自动屏蔽讨厌的人,或是免受铁拳的伤害,甚至去攻击把毛象推荐出去的象友,不也一样可笑吗?真正伤害大家的是铁拳,而铁拳的存在,不仅仅是伤害他看得到的地方。在铁拳看不到的地方,如果也因为忌惮铁拳而互相伤害,那么是正中了铁拳的下怀,无形当中成了铁拳的帮凶。
我想来到毛象的大部分象友,都是通过各种途径被推荐过来的。如果没有这些人引荐,大部分也很难知道简中社区还有这样一片可以自由说话没有审查的社区。自己上了船,当然希望更多人能上船,过上正常的生活。而不是转而踢掉梯子来维护所谓的“净土”。这样是不会心安理得的。
当然,大家还是要尽量保护自己,毛象也防不了小人,该注意的地方也一定小心。总之,面对铁拳不要过分害怕,面对友邻才能友好相处,这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茶鸣 :vip7: 转嘟
茶鸣 :vip7: 转嘟

诸君可记得发生过多少次了——在「国内平台」宣传长毛象的人被谴责。

当然我并不是说庇护所(既然有人把长毛象比作庇护所)马上就要拆除,但是,或许,没有庇护所才会让更多人认清:自由需要争取。

另外要认清那些人——他们并不是真的关心庇护所作为未来世界雏形的属性,他们只是任性地希望一生一世赖在里面得过且过。

是的,在未来世界里,即便是他们也会有一席之地。接纳他们但是不要被他们缚住了腿脚。因为如果每个人都等待,就每个人都永远走不出庇护所。

你理想中互联网的样子,是在某个站点不能提及另一个站点吗?

茶鸣 :vip7: 转嘟

『不补课了,游戏也不能玩』
未成年先笑后哭。
今天,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了一个通知,这会儿大部分人应该都看到了,是《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里面最醒目的一条是这个:
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网络游戏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寒暑假并不属于法定节假日
这是目前为止关于防控未成年沉迷游戏最严格的通知,其影响不亚于月初的“精神鸦片”论,中概游戏股还没从上一波缓过来,今天就再次集体下跌。9月1日该通知施行后,全国18岁以下的玩家生态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伴随这……
阅读全文: :sys_link: yystv.cn/p/8304

#游研社 #yystv

茶鸣 :vip7: 转嘟

不管时隔多久,每当跟新朋友聊到香港,对方第一个问题往往都是“你怎么看待暴力问题?”
我一再解释的观点有两个重点:1、暴力行为背后的动机决定暴力是否合理。2、不能截取片段仅看单一暴力事件,必须充分了解导向暴力结果的所有前因堆砌。
了解了第二点,自然就解答了第一点。在时间少的情况下,我会简单说自己反对无理的暴力,比如警察面向和平示威者的橡胶子弹、催泪弹、警棍殴打、地面拖行,又比如白衣人对普通路人的无差别殴打。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从国改、占中讲到6.9、6.12再讲到7.21、8.31,讲数百万公民合法和平的诉求和表达方式如何被践踏,讲勇武的出现只是为了保护和理非从滥暴的警队手下安全撤退,讲人民是怎么被激怒的、仇恨是被谁催生的。
世界上很多问题都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总结的,但有些人抛出“暴力”、“打砸抢烧”这些笼统的大词仿佛就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再用“资本家”、“大国博弈”这些空话来解读事件的来龙去脉,却根本无意深究每个具体的人每件具体事情的成因。在每天都有变化的反送中事件中,这些空洞的说法都毫无立足点。
但将一切事情都空洞化、泛泛概括,正是中国的教育、媒体、政府培养出来的根深蒂固的习惯。

茶鸣 :vip7: 转嘟

我个人上长毛象还是能缓解政治性抑郁的。因为我在现实里的周围全部都是和我观念相对的人,社达人也不在少数,家里还喜欢搞不必要的窒息,虽然网上有许多恶心的新闻和爹味的网友,但至少长毛象首页是充满正常人的舒适圈…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