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彷彿新世紀正要來到 彷彿因此使你要嘔吐

可惜本群可能只有十分之一女性但又怕错过重要的消息每天痛苦地爬楼😭

显示全部对话

潜伏在爱尔兰转码群三个月的一点性别观察,大部分男性的发言是 “没刷够1000题就是来当炮灰” “我是c9科班毕业来这里也找不到工作,在国内我0经验也能拿offer”,无时无刻不在渲染焦虑和彰显自己😓 相反女性的发言就温和许多,大家在群里焦虑是不是没什么机会的时候还有已上岸的女性出来说:“你只需要一个机会别怕机会少”,有安抚到我焦虑的心 :blobcatflip:

沁屋的这个包真的好好吃 本来就很喜欢黄油和红豆的搭配 加上酸酸的草莓乳酪层次更丰富了 恰巴塔味道淡淡的又很有嚼劲配这些偏甜的馅料刚刚好 一口下去好幸福 :ablobangel:

原创耽美作为一种建立在性少数群体之上的女性想象的创作,在网络时代走到今天已经二十年,而其中以“渣攻”为代表的一种角色的范式亦是同耽美和时代的发展一起经历了反复迭代。从早期原耽里的绝对be渣攻,到188天团,再到近年形成“渣攻贱受”的模版文本,“渣攻”似乎完成了从身体情欲的剥夺方,到为了爱欲信仰而实现自我技术改造的修行者的转变。而这一系转变是如何通过文本实现的?在迷人与丑陋之间,渣攻如何承载我们的欲望行走?而在文本之外又如何同现实的爱欲相映照?渣攻这一形象在原耽的未来里又将何去何从?
本期《词与物》,锤头鲨、跛足马与肤浅棘,作为非常在意“渣攻”人设的读者,聊聊渣攻如何作为我们的狼牙按摩床,给予旁人痛和快乐。

Vol.4 我这么容易害(爱)人——作为爱欲参照的“渣攻”形象
小宇宙:xiaoyuzhoufm.com/episode/630cf
Spotify:open.spotify.com/episode/44yEr

邮箱:[email protected]
提问箱:box.n3ko.co/_/lesmotschoses

pelosi ,1991年,北京。 thank you,Ms. House speaker.

内娱又开始狂转只有一个中国
cnm那可不是吗 有两个中国谁他妈还受得了

看我想考教师编的朋友说想去看极光都想嘴贱一句 赶紧的,等护照被集中管理就没这机会了

高中地理老师教的东西我还留着的不多了,能记得的是他讲到三峡的时候讲河床对一条河的重要性,红了眼睛讲不下去,叫我们多去看看课外的东西。

那个时候课外的东西并不多,能光明正大印出来的都是筛选又筛选的,没有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的年代。但很多大事在发生,于是有很多民间传说到处飘荡。88年葛洲坝建成,90年代流行的三峡告别游,同时期三峡移民开始,97年重庆成立直辖市。我也跟家人去游了三峡,看那些神奇景色和古老城镇,然后被告知,几年后它们都会消失在水下。

在《焦点访谈》红火的那些年,节目组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爆料,数不清的电话,邮件,和一麻袋信。这些爆料五花八门,从商业纠纷到传销诈骗到强制堕胎到强奸杀人到贪污腐败,大部分的爆料骇人听闻,但都无法入选,因为它们是这个国家真正存在的bug. 节目组一个导演总结说,能做成节目的选题是表现“国家有好的政策但是下面的人没有贯彻,被党发现后及时改正”的例子,不然就是“把政府打倒在地还要踩上一脚”。

虽然大部分的信件都作了废纸,但至少在2000年初,还是有人尝试做统计,把这些信件所曝光的事件按内容分类,统计数量和比例。类别大概有20多种,数量遥遥领先的是“司法不公”,其次是“贪污腐败”。“三峡移民”也是每周必有的常客。这些类别当然不能碰,信撕开看一看,表格上记一笔,然后丢掉。

三峡移民。短短四个字,无数血泪和人命。当你被迫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放弃你所拥有的——物质、文化、历史、饮食、熟人网络和赖以生存的营生,手中拿着虽有承诺但层层盘剥到你这里只剩零头的搬迁费,被空投到一个遥远又陌生的地方。然后呢?原本在江边种了一辈子地、靠地活着的农民,每天在山水雾中来回,突然被送到某个陌生小镇的一间狭小公寓里,方言不通,没有营生手段,没有积蓄。然后呢? 我不知道,只希望有一天他们不再只是一个历史的注脚,而起码能像鱼一样被好好地讲一讲。

@bizarre71 @board @runrunrun 我不一定有时间帮助你写,但是我可以分享我是怎么写的。我个人也不是专业留学顾问,但是写了 ps 也被录取了。没有删除小组是可能对他人也有用。

我喜欢的写法是 anecdote -> personal qualification -> school qualifications -> conclusion.

anecdote 说一说为什么喜欢这个学科,如何和这个学科结缘。可以讲一个小故事,这样比较能凑足字数,而且其中最好要表达你对于这个学科的 passion。
之后因为你有这个 passion,所以你很努力,可以很自然的过渡到 personal qualification。写一写得过的奖,做过的 project 等等。
然后说我觉得 xxx school 是我追梦的 next step,这时候就可以开始夸学校,有啥喜欢的,比如说校园,氛围,教授。多看学校网站,看看他们要给你传达一个什么样的氛围信息,就多写这些。
最后 conclusion,我很棒,你很棒,我很想学习,我觉得我们很合适。

上高中以来,我就不会写私人的东西了。老师在讲台一遍一遍重复:“论据应当是名人名言,应当是众人知晓的典故事件,否则你的文章没有说服力。”写父母、同学、朋友、邻居是幼稚又可耻的,于是我整日搜寻最新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事例,记忆最为教师知晓的文学作品人物title,专注于提升作文的标价。
我一直认为文字是最与内心亲近的媒介,在文字中一个人最能收拾整饬乃至重建自己的思想,所以写作的时刻是极为宝贵的。可多数人缺乏这样的机会,语文月考的作文写作偏偏是中国学生那个不多的时刻。我对偏离个人体验的题目没兴趣,老师给出的中等分数表明文字对我也不感兴趣,所以我为了分数屈服了。在日复一日的刻意矫正中,我的确忘了如何讲述自己的体验,也在写作的影响下忘了对寻常事物的感知。
以上训练是我“思想真空”的一个很大的源头,可能也是经受应试教育的大部分人的。流连于古今中外,装点门面的例子自然俯拾即是,只是我们偏偏取不下距离自己最近的那颗石头。砌起很坚固的围墙,用来保卫的却是一个完全未知的园地,可能这也是“空心人”的另一种解释吧。
一年前我说,所谓的论据就是借力打力,终究是权力之间的相互移植、利用和加码。舆论场上某些擅长于引用各种名字的KOL可能也是这种教育的产物,一点进去他的主页,你就可以得出“这个人博闻强识”的结论。没有鄙视他们的意思,但是看着重峦叠嶂的句子,仰望着杰出人物的经历,普通人更不敢在公共发言出吐露自己的体验了。说到底,知识的殖民同时统治了私人表达,让普通人的经验也顺带消失在了公共场域。
当然,我关注的有一批博主十分擅长分享关于自己的故事,越是私人越是公共,他们的发言经常在首页上万转。这也算是用户对所谓公共的一种反叛了。
所以我很鼓励朋友们拿起笔/手机/键盘写自己的故事。私人的不一定是公共的,但你写下的句子一定自有ta存在的意义。我克制住了自己引用伍尔夫的呼唤的冲动,只是期待你写出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会很愿意看的。

这周艰难地给supervisor发了邮件,刚刚和他开了第一次meeting,哇原来事情做起来没有那么可怕,本来以为会被责怪拖延迟迟不敢发邮件面对,结果人家压根没提这事很nice地给我提了很多建议,做事情还是不要一开始就预想太多可怕的结果,动起来比什么都重要 :pokemon006:

Ep 865 Escaping the Kremlin's Propaganda Machine | On the Media

这期节目我觉得特别特别感同身受。被访者Anastasiia Carrier来自俄罗斯,2016年去到美国读新闻专业,之后一直在美国做自由记者。这期节目里她讲了自己从普京的坚定拥护者到不断在新闻学院和同学教授辩论,到信念一步步被瓦解的过程和心理变化。相信很多中国人都会有类似的心路历程。

在和来自民主国家的朋友聊天的时候,真的会很经常羡慕他们不需要有很多的来自自己的国家的包袱,不管是历史还是当下的生活。 :blobsad:

thepodluckclub.com/ep-865-esca

显示全部对话

我人在国外,今天我家乡当地公安局局长晚上十点给我妈打电话,让我删除所有关于唐山和丰县事件的微博。说是国家公安部直接下发的命令。

现在回头读我当时写给CS专业的动机信,读出了一个《硅谷》看多的人。可能我用德语时耻感比较少,翻译出来才感到有点肉麻。这其实更有高中生那种热血感,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挺喜欢它的: 

尊敬的女士和先生们,

在读了法学本科和法学硕士后,我决定申请CS的本科。我不会说,这是因为我从小对CS有很大的兴趣。实际上我一直对这个时代有那么多人学习CS和从事该领域的工作感到不解,所以我曾在网上搜索过the charm of computer science这一词条。然后,搜索引擎告诉我,Charm是一种程序语言。这就是程序员的世界吗?万物皆可编码,即使是难以量化的charm也不例外。后来我才知道,我本不必搜索“CS的魅力”,我有自己的答案。

我当然可以说说那些光鲜的、能够为我的逻辑思维能力背书的事,比如我是多么艰苦卓绝地、以斯巴达般的意志拿到了法学院本科论文的最高分以及通过了中国的司法考试。但您完全可以在我的简历上读到这些,这和我申请CS的动机也无关。在这封信里,我只想说说我的动机,更准确地说,是为什么CS对我而言有吸引力。

老实说,在五年专攻IP法的法学院生活之后,我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技术悲观主义者。脸书的数据泄露丑闻,无处不在的算法歧视,AI驾驶导致的严重车祸,所有这些事件都在告诉我,CS并不能许诺人类一个更好的世界,它甚至是一件注定失败的事业。但有什么事是不会失败的吗?我最喜欢的哲学家柏拉图以如下观点作为他在政治家篇中论证的起点:城邦的毁灭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城邦必将走向毁灭,那么人类的任务便是建造一个居住其中时害处最小的城邦。这也是我对CS的态度,新技术无可避免地隐藏着巨大的风险,甚至导向毁灭的终局,但这风险可以通过不断优化被减少、延缓。我生活在一个万物皆可编程的时代。CS是中立的,可编程的人不是。它可以被用作善的目的,也能被滥用。法律当然可以作为减少技术风险的工具,然而DAO黑客事件使我意识到,法律的滞重性使它绝无可能是最有效的消除技术所引发风险的手段。2016 年6月17日,史上最大数额的以太坊盗窃事件发生了,黑客盗走了Slock.it发 起的众筹项目价值约1.5亿美元的数字化验证令牌。最终被偷走的令牌并非 (也无法)通过法律手段收回,而是凭借以太坊硬分叉。
这就是我选择CS的原因。CS的魅力对我而言就在于此,我可以用CS技术去守卫我珍视并认可的价值。如果我开发一款app,我会考虑到残障人士的需求。如果我管理一个站点,我会尽可能保障用户的数据隐私与数据安全。我在法学院的本科毕业论文是【】,但我不认为,在我还无法理解【】的运作逻辑时,我提出的那些法律措施是最佳的。
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之前的法学学业与哲学学习毫无价值。相反,我十分感谢那段旅程,它使我深入思考了技术伦理、明确认识到法律的诸边界。最重要的是,它带我找到了我想守护的价值。
我也非常清楚,对于CS的本科学习而言,不是只有热情和动机就足够。它建立在天赋与汗水之上。

【已上网课、预习内容、实操项目】
【针对学校课程安排的看法】

感谢阅读。希望能与您相会在【】。

而且somehow觉得答应考公之后就会是你只要早点结婚生小孩妈妈就很开心了 :angery: 考公是某种连环套的开始

显示全部对话

但很神奇我爸对于考公这事就完全不执着,还在家庭聚会上讲过没什么本事的人就去考公这种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