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RebeccaCaine
很久没上Instagram,如果不是微博上看到转载大概就错过她上个月发的这个陈年往事的报道了。
RC原post:instagram.com/p/CT_oXY-Igbm/?u
大意是从#LesMis 的伦敦原版时期,RC就很害怕Colm Wilkinson在台上对她的动作 (treatment) ,到了#POTO 的加拿大原版时期,Colm Wilkinson在台上对她的动作更加粗暴。特别是如果第一幕不顺利,第二幕里他对Christine的演员就更有攻击性。一直到两人最后一次演出,Colm弄伤了RC的手腕(淤青?),最后以仲裁判定制作公司给RC赔钱结束。

TL早上好,插播一条无关紧要的新闻,今天是那个红人对那个蓝人说出“因为你的缘故,我的心中重又萌生了多余的感情”的二十周年(按照设定来说是五周年)纪念日,名画恒久远,经典永流传,尊重,祝福。

看到首页有人推荐爱笑聚这个网站。这个网站长期不打招呼就把很多个人资源号辛苦制作整理(有时候还是这些人自己花钱买的盘压的)免费分享的资源搬到自己网站上卖钱。他们甚至不会下载再重新上传,就直接把别人的链接放自己网站,🔒一下,给钱就放出来。我不止一次看到过关注的资源号指责它,站长一句“网友搬运”就撇清关系。希望大家如果愿意给钱,不如去打赏个人资源号。

David Thewlis的手也太好看了吧
又长又直
手控尖叫 :ikeasama023:

有刘海屏的新macbook pro我也不嫌弃,谁送我一台我肯定要的,哈哈

看不到图片的草莓县县民可以暂时换到镜像站cmx.pp.ua上用同样的账号和密码登录,就可以正常打开图片了。

cmx.pp.ua是草莓县长 @strawberry 在镜像站主页unblockcmx.netlify.app上列出的墙内站之一,其它的我还没有试。

今天看戏遇到了好几年没见到的朋友和很多年见过一次的朋友的朋友
愉快的一晚 :blobcoffee:

单身青教斯内普招妓招到斯莱特林毕业生的相声梦女文学。我拜托你做鸡也讲点妇道!第三集。 

(三)

“教授,”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女学生小声说,“您放松点儿。”
斯内普完全不想理她。
见他好像无意对她发射不可饶恕咒,塞西莉亚四肢并用地冲他爬过来。斯内普感到雨点一样的凹陷不断轻轻落在床铺上。
“您得想开点儿,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她善解人意地说,小猫一样凑过来贴在他身上,轻轻抚摸他的手臂,“您看,至少现在这间屋子里浑身上下只有内衣的人是我又不是您呀。”
“你你你你别碰我!”斯内普大吼一声,把胳膊用力一抽,从那女学生的手里抽了出来,好像她身上有什么通过接触就能传染的致死性病毒似的。塞西莉亚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紧接着就被飞起来的袖子打到了脸,鸭子似的可怜兮兮叫了一声。
斯内普控制不住用十分之一秒看了她一眼,在塞西莉亚发现之前就转移目光,装作开始打量屋里的陈设。最后才把目光虚虚地汇聚到塞西莉亚身上。她的长发有点乱了,面孔比起上学时倒是没太大变化,表情却丰富了许多,谈笑总透着一股娇滴滴的生动,简直矫揉造作。比起那些——

“你把衣服给我穿上!”他大吼道。同时深深懊悔自己为什么现在才说。塞西莉亚还是穿着那身几乎没法称之为衣物的内衣,从他刚进门到现在竟然一直没变过,真不知道她是脑子里缺根弦儿还是怎么的……竟能那么坦然地穿着那身堪称罪恶的内衣,神态自若,表情端庄,仿佛穿着铜铸的衣服,而且居然还没下地狱!塞西莉亚细长的身体在深色的床单上展开,那场景可能足以让任何雄性生物陷入嗑了超浓迷情剂式的癫狂——斯内普除外。
“哦。”那女学生乖乖爬起来蹭到床边,像下游泳池那样踮着脚尖探到地板,赤着双脚走到衣柜旁(斯内普被迫注意到她姿态轻盈令人愉快),从一柜子琳琅满目的离奇衣物里拿出了一件睡袍——薄纱的,镶着水钻的,完全透视,聊胜于无的睡袍。
“换一件!”他咆哮道。把塞西莉亚在衣柜前吓了一大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就用魔杖拽出了衣柜里的另一件,厚实的羊绒料子,肉眼范围里唯一一件制造意图好像不在色情的淳朴织物,结结实实闷在了女学生头上。他使劲儿太大了,塞西莉亚瞬间被缠得像个阿拉伯王储。整个脑袋都被裹进织物里了。
塞西莉亚嘎地尖叫一声,开始晕头转向地撕扯自己头上的死结,脑袋邦一声撞到了柜门上。还是个无法呼吸的阿拉伯王储。
“没有必要这么粗鲁吧!”等塞西莉亚从羊绒睡袍里挣脱出来之后,她有点生气地抱怨道。斯内普看着她在自己腰间仔仔细细打结的样子,绝望地发现不行,你是不可能通过掩盖让一位尤物变成土豆的。尤其这间房子里的衣物没有一件是为了掩盖而存在的。羊绒睡袍浑身上下只有一条腰带起到固定作用,前襟大敞,v领一路开到肚脐,露出雪白的半边胸脯和内衣的边缘。下摆开叉也高得要命,她合上柜门往回走时,那两条浪尖似的大腿在羊绒的海洋里若隐若现。塞西莉亚爬上床,小猫一样又拱到他旁边。斯内普往后缩,塞西莉亚又拱。
“不许再过来了!”他对她大吼。塞西莉亚立刻温驯地停住了,小狗一样坐在自己的脚后跟上,微微往后收着下巴,两只大眼睛忽闪着睫毛向上盯着他。梅林啊,这一招她可真是百用不厌。而且更可恨的是,斯内普愤愤地想,这招还真的管用!

斯内普再次大幅度地挥动魔杖,试图帮她把那件罪恶的衣服穿好。但是他心里憋着一口气,导致力度大大地过了头,睡袍右半边chua一下提了上去,几乎要越到身体左侧,左边却一下子整片滑落了下来,露出半边圆润的肩膀。塞西莉亚小鸟似的惊叫一声。
该死!斯内普赶紧又挥了一下,这下左边倒是拉上去了,右边又掉下来,塞西莉亚受惊地看着他,脸上过幻灯片似的一阵白一阵红。
斯内普胡乱挥着魔杖,只可惜完全不得要领。一顿操作下来她反而比只穿着情趣内衣时看起来更……可怕了,半遮半掩,满脸任人摆弄的无辜神色。
斯内普不得不直接上手,把她的身侧的两边领子提起来狠狠一拽(同时全力避免碰到她的皮肤),在胸口盖好了,然后死死捏着她的手腕按在那条细缝上。
“用手攥着。”斯内普恶狠狠地警告,“没有我允许不许随便放下来。”
塞西莉亚嘴撅得跟鸭子一样,简直能被人一把捏住。斯内普尽量无视了她那娇滴滴的面部表情,向后退到安全距离。塞西莉亚看着他稍微放松警惕,轻轻把手放下来……
斯内普立刻用能当场杀死五个隆巴顿的死亡目光瞪视着她。塞西莉亚嗖的一下就把手捂回去了。
“手酸了我换一换……”她一边讨好地笑着,一边慢动作把两只细白的手交替过来,放下的那只手轻轻落在膝盖上。斯内普控制不住地盯着那里看。这下胸口是遮住了没错,但是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还明晃晃露着,阴影之下还隐隐露出若有若无的内裤边儿。天,她那条地狱般的内裤边儿!
斯内普觉得自己要在这间房子里折寿起码十年。

“所以现在门也打不开,我也不能幻影移形。”斯内普说。
“对的。”塞西莉亚小狗点头。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走?”他虚弱地问。
“不行。”塞西莉亚表情立刻严肃起来,“您不能走!纳西莎已经帮您交了预付款了。您现在就走这个钱可是不退的。”
“……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个吗?”斯内普说。
“我在乎啊。”那可恨的女学生说,天真地睁着大眼睛,“您来都来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走吧。”
斯内普气笑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说,感到一阵奇异的荒谬,“贝克曼小姐,我不指望你贫瘠的脑子能够理解……但是就我来看,我的前学生,现在把我困在一间精心设计的淫窝里,威胁只要我不跟她发生性关系就不让我走。说真的,如果我能花钱把你打一顿,我会很乐意的。”
塞西莉亚突然脸红了。她肤色太白,一红起来从脸到前胸都云蒸霞蔚的,无从遮掩,斯内普狐疑地盯着她。塞西莉亚扭捏了一下。
“打我……也不是不行。但是那要签另一种协议。”她仿佛非常不好意思,“提前一周签好,非常复杂,合同光是大项目就有五十多条,还得购买保险。纳西莎替您购买的服务不是这种。”

斯内普深吸一口气。
“别逼我动手,贝克曼小姐。”他说,“我预感到你的小房子里将会发生一起凶杀案。”
塞西莉亚胆怯地瑟缩了一下。
“我真的很抱歉,教授。我没想到我提供的服务会这么让您难以接受。”她颓丧地说,虽然斯内普并未从她的语气里读出任何抱歉的意思。
斯内普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作为回应,意思大概介乎于“不好意思原来你居然有作为人类的基本智商”或者“现在才想明白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着从我的课堂上走出去的”。
塞西莉亚沉默了一会儿,仿佛突然之间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咬咬牙开口说道。
“您不愿意和我发生常规性关系,也行。”她讨价还价地说,双目紧闭,仿佛做出了很大牺牲,“那至少让我给您口一管吧。”
斯内普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你你你——”他像疯了一样在屋里来回打转,控制自己不要拽着耳朵尖叫起来,“你你你……”
塞西莉亚还端坐在床上,双眼因为惊讶睁得老大,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我我我——”她像个坏掉的小玩偶一样也结巴起来,“我我我……“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你自己听听,这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能说出来的话吗?”斯内普大吼起来,同时用尽全力克制着不上去把她徒手掐死,“你怎么这么……你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

塞西莉亚目瞪口呆。话语像有实体一样砸到了她脸上,她眼眶一下子红了,整个人显得可怜又气愤。那表情实在是,斯内普都控制不住恍惚了一秒。天,梅林本人见到这个表情说不定都会心软。
“您把我当什么人了!”她也情绪激动起来,“我也是有职业操守的好不好!”
斯内普暴怒:“你一个妓女你跟我说什么职业操守?!”
塞西莉亚瞪大了眼睛。
“啊?那你就很高贵吗!”她一下子跳到地板上,气势汹汹地大叫起来,“别他妈说的跟你不是来操批的一样!”
斯内普一下子就被她的脏话储备打败了,他眼前一黑,无力地向后瘫倒在扶手椅上。
“我没有教过你这么讲话。”过了半晌,他虚弱地说。

塞西莉亚发出了一声介乎于“哈”和“哼”之间的声音。
“这还用你教!”她恶狠狠地说,“你要是什么都教我五年级就可以开始做生意了。”
斯内普绝望地捂住脸。

塞西莉亚还是气哄哄的,嘴里哼哼唧唧,小狗似的在屋子里来回转了两圈。
“您要是想开了把我当成妓女,事情就好办多了。”她突然说,眼眶还红通通的,行动却敏捷得像只大猫,扑上来就想要撕扯他的袍子。
“不行!”斯内普噌的一下就从扶手椅上弹起来,满屋逃窜。塞西莉亚在后面追他。小房间里瞬间打响一场激烈的室内追逐战。斯内普绕到床的另一边,塞西莉亚被他几个假动作惹急了,直接小猫一样窜上床就想冲他爬过来。被斯内普攥住双手一把摁住。
“不许动!”他冲着活鱼一样胡乱扑腾的女学生大吼,“你不许再乱动了听见没有!”
“我不!”塞西莉亚大吼,“我不乱动你跑了怎么办!”
“你别动了!”斯内普绝望地大吼,“你不追我我就不跑!你只要不乱动我就松手!”
塞西莉亚鬓发散乱,大眼睛透过乱发忿忿地看着他,脸鼓得像个河豚。斯内普拿出自己毕生修炼的恶毒眼神狠狠瞪着她,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塞西莉亚终于摊开双手示意自己不再乱动了。
斯内普松开手,塞西莉亚一个翻身坐起来,委委屈屈地往旁边挪了挪,伸手理着长发,赌气不再看他。斯内普也精疲力竭,长出一口气,瘫坐在床沿上。
两人沉默了好半天,屋里只有塞西莉亚气呼呼吸鼻子的声音,斯内普大脑放空。过了好半天,塞西莉亚还是率先开口了。
“您要是什么都不愿意,那我们就得在屋里呆到第二天早上了。”她说,语气里有点求和的意思,可能终于想起来自己干的是服务业。斯内普感到浑身的血都凉了半截,“咱们也不能一直这么干坐着,可以先喝杯茶。我这儿的茶可好了,特意从中国运来的,每年拢共就那么几磅。好多客人都喜欢……”

等等。斯内普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一个一直被他选择性遗忘的事实。他是纳西莎介绍来的,而她说过塞西莉亚只接熟客,那就说明——
“你和马尔福也睡过了?”他颤抖地问。
操,操,操!他想道,操!!他还没预备好接受这样的情绪。卢修斯这个老王八!他怎么能……虽然卢修斯是个该杀千刀的狗杂种,而塞西莉亚是个无可救药的小娼妇,可是得知昔日老同学睡了自己学生的事实还是让他瞬间想要冲到马尔福庄园,拽着那头金发把卢修斯从床上拖下来,切巴切巴丢进黑湖里喂鱼。并且,并且,天哪,卢修斯……还是食死徒的时候他就听说过不少这种事,有些男人喜欢分享同一个女人,就像在蜂蜜公爵笑嘻嘻地分享一块糖似的,然后在公共场合像讨论早餐的口味那样讨论她们。对此斯内普一向嗤之以鼻。
卢修斯那个老混蛋,他大脑颤抖地想,我居然差一点就和卢修斯……
塞西莉亚又露出她那种楚楚可怜同时令人恼怒的茫然神情。

“哪个马尔福?”她迷茫地问,“大的还是小的?”

斯内普一把扯住她。
他平时的习惯是扯领口的,但是现下因为手没处抓,不得不抓在了她的睡袍上,一下把前襟扯得更开了,雪白的胸脯和肚皮顿时重见天日。塞西莉亚像开水壶一样尖叫起来。
“啊啊啊羊绒的羊绒的羊绒的……”她连声说,一张小脸心疼得皱皱巴巴。
“你跟德拉科都?!”斯内普震惊,“他才十四——他才只有十四岁!”
斯内普的世界崩塌了。他游魂似的从床边站起来,拖着步子往外走。塞西莉亚在后面拼命想拉住他,伸手死死拽住了他的袖口,因为重心不稳,整个人扑通一声被拖到了地板上。
“没有!”塞西莉亚一把拽住了他的手,拉到胸前用双手紧紧握住了,满脸诚挚,“绝对没有!我保证!大的小的都没有!”
斯内普心如死灰。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你都把所有人当成傻子是不是……”他喃喃地问,“你没跟卢修斯睡过的话,那马尔福家为什么会是你的常客?”
塞西莉亚突然眼神飘忽,面上又变得如同玫瑰花一般。
“啊这个……”她难得露出了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扭捏半晌,“我和纳西莎倒是有过几次……”
她又低头羞涩了一阵,握着他的手指紧了又紧。然后才抬头期期艾艾地看着他。
“严格来说我是不会透露客人身份的,但是您是茜茜介绍来的,又那样问我……刚刚您真的好生气我都被吓到了!您不介意这个的吧。”
斯内普用仅剩的一只手捂住脑门。

“所以……”塞西莉亚诚恳地说,“我们现在能喝杯茶了吗?”

tbc
(可能吧。这话已经拖了很久了,而且说实话一开始有这个脑洞时候产生的内容也都差不多写完了。接下来不知道该写啥也不知道会写到哪里。如果群青酱携家属小今看到这里,向你们二位问好!

显示全部对话

昨天洗澡的时候迷迷瞪瞪,挤了两大坨沐浴露,竟然不怎么出沫。往身上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挤的是护发素 :0520: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