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嘲笑你国连朝鲜的科学精神都没有。有爱国群众跳出来找理由说:朝鲜有药吗?有ct吗?有足够的医疗条件吗?不让大家居家修养还能有什么办法。爱国群众真的是太难了,两天前还在说日本什么条件,新加坡什么条件,欧美什么条件?我们有那么多医院设备吗?能像他们那样躺平吗?合着比你富的你学不了,比你穷的你也学不了。中华民族真正的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其实是朝鲜不需要用感冒做借口控制群众。所以他们可以讲一下科学。

弟媳妇那里小区封锁上铁板了。弟媳妇感慨:大白辛苦了。我本来想问问家里菜够不够。她爸爸生病药够不够?虽然问了我也帮不了半点忙。既然如此,我就把关心的话吞回去了。我妈的“不要说三道四”我还记得很清。都是自找的。

我认识的成年女性,很多人,真的数量很大,都有过堕胎史。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不能要,很多人都有舍不得的想法,甚至会刻意的拖一下,拖到不得不去拿掉。很多人一直拼命给自己找理由留下孩子。最后还得面对现实。
所以,当别人,尤其是男人,在那里指手画脚,告诉女人要怎么处理自己的胎儿,说什么为了孩子的生命,说什么不是有6-8周吗。操你们爹的,你凭什么以为你比那个女人更重视生命。任何人,最起码要知道自己的责任是什么,能够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她不要这个孩子,因为她承担不了这个责任,这是负责任。
我家男人曾经说过:我对女人要不要堕胎没有意见。我凭什么有意见。要是我扁桃发炎阑尾发炎,要不要议会开会订个法律来规定我发炎到几天才可以切?所以有男人想对你们要不要堕胎发表这样那样的意见,你就叫他闭嘴,管你屁事。
下次有机会去参加游行,我要举个牌子:show me your bank account, then you tell me you SUPPORT my baby.

乌克兰把死俄国人拍照进行面部辨认然后通过社交媒体找人,找到了就通知他们家属。80%的家属回应是:你们活该,我还要亲自来打死你们。20%的人表示感谢并说要想办法来接人。
我希望那80%的人只是过于悲伤乱说话。不过,一个国家成了这样,一定是有基础的。父子同勉。

Soitgoes 转嘟

上海某区到处丢消毒片。我马上联想到两件事。一,一战第一次使用毒气,就是氯。因为死状过于悲惨,很快就被各方同意禁止使用(这一条没有去核实,小时候看的书,可能是错的)。现在想了想,防毒面具也不是特别高精尖,一戴上就没用了,可能是主要因素。
二,也是小时候看得一本书<寂静的春天>。
我想说的是决定丢消毒片那个人,是个文盲加战犯。

刚听说的,真实的苏联笑话。
1937年的大清洗期间。肖斯塔科维奇被调查专员赞切夫斯基传唤到内务部。他最大的后台和庇护人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刚刚被捕,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赞切夫斯基要他交待图哈切夫斯基的阴谋,他只能说,他和元帅从来没有讨论过政治话题。赞切夫斯基说:行,今天是周六,你先回去,周一你再过来。我保证周一你就全想起来了。

在度过可能是地狱般的周末之后,肖斯塔科维奇在周一收拾行李,告别家人,抱着必定入狱的心态来到了内务部。然后他被告知:赞切夫斯基是潜伏的阴谋家,周末被抓了。

打游戏,派大用。乌克兰有一队特别士兵,一帮爱打游戏的nerds,一般10个人一组,nerd负责操纵无人机,画圈,其他人负责丢炸弹,负责放哨保卫他们。这一片炸完换地方接着炸。但是,因为之前用天朝产无人机,俄罗斯人也用,所以俄国鬼子能够跟踪乌克兰的无人机,精准扔炸弹,牺牲了3,4个了。现在他们低空飞行加远远的遥控。重点是跟美国人要无人机,俄国鬼子追不到。
打游戏这件事儿,越来越高大上了。另外不懂无人机,应该军用无人机不可以互相追踪吧。

Elon Musk says his deal to buy Twitter is on hold

WTF。 I just got emo for your true love!他的借口是推特账户有5%以下是假帐户。喂,我这推特退学生都知道那里一大堆假号。按照约定,马富翁需要支付10亿违约金。啧啧啧,算示爱费用好了。有钱,任性!

Soitgoes 转嘟

想要分享一个支持堕胎权,反对保守派的激进组织的行动。本周早些时候,威斯康星一家反堕胎机构的办公室被燃烧瓶袭击(图一和图二)。随后,记者Robert Evans表示收到了这个激进组织的来信,这个组织自称“简的复仇”(Jane’s Revenge,取自上世纪堕胎合法化之前的地下堕胎手术实施团体“简的联合”,Jane’s Collective)。

Jane’s Revenge的公报表示,此次燃烧瓶袭击仅仅是一个警告,是对于保守派组织和政府中相关势力攻击堕胎权的反击。Jane’s Revenge承诺将采取更加激进的手段来捍卫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并且发布了一个为期30天的最后通牒,要求所有反堕胎权的组织和假堕胎诊所在期限内解散,因为Jane’s Revenge有能力到达美国多个州并实施比威斯康星袭击更猛烈的袭击。

在公报的最后Jane’s Revenge表示,“简的复仇”组织是由多个组织联合而成的激进团体,并称“我们就在你的城市中活动,我们在每一个城市中活动,你们的镇压只会让我们更团结,决心更坚定。”

致敬这些勇敢的行动者。
twitter.com/IwriteOK/status/15

装什么装。直接写死就死远点承诺书。是人吗!谁想出来的死全家,这种恶毒基因才应该是最后一代。操。

CNN的上海记者关了50天后,终于跑了。他是武汉爆发的时候就来了。他终于受够了。测完核酸,保证绝不回小区,大使馆证明,航空公司证明,出租车特别许可,他还得带着他的小狗。重要的是得抢到票。
经过空荡荡的街道来到空荡荡的机场。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居住了5年的,7年的,还有10年以上的,都跑了。好容易坐进飞机才全体松口气,不会露宿机场了。可算要飞了。座位基本都是空的,我不明白,人家飞走,管人家坐多少人呢!飞进来要求半空着,行吧,飞走的一飞机都传染了,又管他们什么事儿啊!就是要不遗余力地给所有人找麻烦是吧。
于是空姐们有很多时间安慰大家 “Get some rest. You’re about to enter a whole new world.” 这是难民一般了。

刚刚看到有个博主声明,为了配合母校退出世界大学排名。他决定退出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哎,那我为了支持祖国的行动,也得退一个。想了半天,也没有啥能拿出手的技能,就退出福布斯排行榜提名算了。

邻居有个老妇人,分分钟让你回到big bang theory,喊的跟Howard他妈一样一样,也有个男的,他俩对喊。我很想把台词打出来给他们送过去,非得喊的话,娱乐一下大家吧。

马斯克说他要把川普拉回推特。I know it! He did it for him. He is his true love and only true love forever. Worth 44 billions.
恶心死你们我不负责。but,川普的truth咋办?也买下得了,还差那几个钱!

Soitgoes 转嘟

提醒一下timeline上的各位,往下翻有可能会出现一个露鸡狂,id在图里,先屏蔽,不然会辣眼睛。我脏了我操,傻逼男的

有个泼皮,全身上下都在喊我有钱我有钱,在市场上摆个摊儿,物美不一定,价廉倒是,生意不错。泼皮整天在市场上横着走,指手画脚,逼人改,我有钱,不改不买你东西。泼皮一生气一上头真的不去市场了。结果晚上大家结账,嗯,少赚2块。泼皮卒。

Soitgoes 转嘟
在此恭喜好萊塢,終於開始漸漸擺脫來自支共的金錢誘惑

"美国迪士尼最上映新电影《奇异博士2:疯狂的多元宇宙》,由于没有屈服于中国要求删剪敏感画面的要求,未能在中国放映。

迪士尼首席执行官查佩克(Bob Chapek)周三(11日)在周年股东会上向股东表示,他相信迪士尼电影在没有中国的情况下也能过的很好。

查佩克对股东表示,当前中国的情况很复杂,但即使没有这个市场,他对公司的前景也抱有信心。
他说 : “那里的局势非常不稳定和非常复杂,你能从商业或政治角度猜到这一点”,查佩克指出,正在上映的《奇异博士2:疯狂的多元宇宙》在未能在中国放映情况下,仅一周就突破5亿美元全球票房,表示这恰好说明有无中国业务对公司影响不大。

“我们的品牌和系列作品在这片市场上保持着长久的成功和强大的粉丝基础”,”我们会继续安排新片送审。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我认为,当我们的电影在中国遇到困难时,奇异博士(在全球多地)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wul0512a-05122022075623.html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