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Roe v Wade這個判例 「會」影響非婚避孕藥使用(Griswold)、性少數群體非罪化(Lawrence)和同性婚姻(Obergefell) 。

我其实有点好奇,TL上有在(比如说)德州生活的顺直女性吗?你们担心不小心怀孕吗?

想有請加拿大、荷蘭、法國的朋友科普一下各國的體制。 :apartyblobcat: 比如,如果有人想搞事情,是走行政過國會,走高法立法or推翻,是否容易受執政黨政策影響等等。。。

Roe v Wade和阻撓控槍體現了同一撥超有錢男性數十年如一日僱傭一小批商界和法律界“精英”去game美國體制。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成功了。他們不在乎懷孕、避孕、生育。。。也不在乎精神疾患、downtown治安和槍枝氾濫(畢竟他們也不住在那裡)。他們只是需要那批我也不知道在忠於什麼的原教旨主義者的選票。

靴子落地。Roe v Wade正式被overturned。

看到TL上有關於《洛莉塔》的討論,我們不妨來看看納博科夫本人的文學觀念?以下幾段節選自納博科夫《文學講稿》第一篇“優秀讀者與優秀作家”。它可能很明確地告訴了我們他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又對讀者有何期待?Clue:講座發生於1950s,那正好是一個倡導讀者專注於文本的年代。

“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应当注意和欣赏细节。如果书里明朗的细节都一一品味理解了之后再做出某种朦胧暗淡的概括倒也无可非议。但是,谁要是带着先入为主的思想来看书,那么第一步就走错了,而且只能越走越偏,再也无法看懂这部书了。拿《包法利夫人》来说吧。如果翻开小说只想到这是一部“谴责资产阶级”的作品,那就太扫兴,也太对不起作者了。我们应当时刻记住,没有一件艺术品不是独创一个新天地的,所以我们读书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要研究这个新天地,研究得越周密越好。我们要把它当作一件同我们所了解的世界没有任何明显联系的崭新的东西来对待。我们只有仔细了解了这个新天地之后,才能来研究它跟其他世界以及其他知识领域之间的联系。”

“那么,一个人读书,究竟应该怎样读才合适呢?要有不掺杂个人感情的想象力和艺术审美趣味。我以为,需要在读者作者双方心灵之间形成一种艺术上的和谐平衡关系。我们要学得超脱一些,并以此为乐才好,同时又要善于享受——尽情享受,无妨声泪俱下,感情激越地享受伟大作品的真谛所在。当然这种事情要做到非常客观是不可能的,因为真有价值的东西无不带有若干主观成分。譬如,分明你们坐在这里,却可能只是我的幻觉;而我也许只是你的一个噩梦。但是,这儿我要说的是:读者应该知道他在什么时候,在哪一处得收拾起他的想象,这需要他弄清楚作者笔下是一种什么样的天地。我们必须用眼睛看,用耳朵听;必须设想小说人物的起居、衣着、举止。《曼斯菲尔德庄园》里范妮·普赖斯的眼珠是什么颜色,她那间阴冷的小屋子是怎么布置的,都不是小事。”

問問大家的想法:在微信上沒有常常看到與工作和職業有關的嚴肅討論,比如,不像Twitter用戶那樣討論技術、職場文化、設計趨勢、數據分析等等,主要是由產品設計導向決定的還是由用戶行為習慣決定的?

比如,前者的例子是產品不鼓勵直接轉發純文字(或圖片),必須經過公眾號。後者則是泛泛而論,大家的職業習慣和美國不同,不太熱衷於在公共場合討論專業話題。

我們有時候不得不承認自己已有的經驗和工具不足以幫助我們瞬間解決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往往影響深遠,不易解答,也不易反悔。也就是說,這個時候我們被迫獨立面對一個新問題。

解決問題的關鍵在於自己獨立選擇甚至創造一個思考的framework。把要解決的問題放在某個框架裡面去看待,quantitatively or qualitatively。比如,做決定的關鍵是這個問題的長遠影響?短期效益?與我的快樂或健康的關係?市場體量?然後再做出評價和假設。這樣可以最大限度避免直覺、惰性和偏見給自己帶來的影響。

唐山那几个被殴打的女孩现在怎样了?伤势如何?

講真,這個世界上我遇到過的大部分人和事都讓我很不耐煩。

然而在象上遇到讓我想花時間在一起待著說說話的人的密度挺大。

結論:現實生活中圈子不行?

经朋友提醒昨天那条不能转发分享,所以在各位的TL上再发一次。

对用中文持续写作和记录有兴趣的朋友都可以来玩。本次活动“我有嘉宾 鼓瑟吹笙”是roundtable形式。四位嘉宾各有所长所好,对话应该很精彩!具体信息请见海报!

为保证一个轻松、真诚和友善的环境,目前本Discord采用邀请制,所以如果有兴趣加入,可以找我或已经加入的朋友要链接。 :blobcatgiggle:

主页上有没有那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在忙什么,就安安静静去忙,像virtual咖啡馆一样的space,某Discord之类的?求推荐求拉拢~

最近和國內想移民&剛剛抵達美國的朋友聊天,在盡己所能提供建議的同時,有一些反覆湧上心頭的感受想分享。可能和一些同樣也在美國生活的朋友感受不同,但也的確是自己這十多年的體悟。

出國之後,你獲得的最大優勢不是能掙更多錢,能拿到什麼mortgage,能把孩子塞進公立學校,而是你作為一個獨立的人,一個個體,有機會去探索自己是誰,真地想成為誰,想如何生活,什麼是重要的。。。

不要急於找一條最安全、最少走彎路的道路。別人的直路不一定是你該走的路。如果有可能,給自己一點時間去發現什麼樣的生活對你個人最有吸引力。打個比方,你只活一次,如果一生就是把自己的爪子印在別的動物的footprint里去找喝水的地方,雖然你覺得安全,但真地甘心嗎?何況,你不是一隻深夜找水的動物。你是受過高等教育,可以有獨立判斷力的成年人。

在一個相對來說尊重個體選擇的國度,最重要的不是立刻贏或贏多大,而是你會輸但你仍舊能站起來。社會給了你這個baseline共識,所以盡全力去做你認為值得追求的事情。求其上得乎中,就算不能腰纏萬貫名垂千古,你也會交到一個半個摯友,學到一兩樣終身受用的經驗。

和媳妇夜半三更在街边整了一大壶水烟,能养鱼那么大的两缸mojito,明天就离开纽约了。这是我建立自己生活的地方,我认识她的地方,曾经日夜搏心搏命的地方,我一世都是一个New Yorker.

No quit in New York.

自從偶爾在fishbowl上kill time以來,我覺得我心情都好多了。果然還是郭德綱老師說得對,「你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朋友你覺得你厭班、遇人不淑、中年瓶頸、天天worry給孩子的私立高中學費、自己身材樣貌不夠正。。。等等等等嗎?

You are not alone! And ppl who make minimum 200K/y suffer from the similar sets of problems that you have!

但什麼事會引起廣泛同情呢?生了大病。

So stay healthy and carry on. Life is fabulous.

今天同事circulate的self care tips:

在有些疲劳或者注意力不集中时,花五分钟做深呼吸,同时依次问自己以下三个问题,依次作答。

我身上有什么地方最让我自己喜欢?

我喜欢我眼下在做的工作的哪个方面?

我喜欢做这份工作时用到的什么方法或方式?

看到有朋友在讨论缩写的事情,想到昨天正好在不亦乐乎也聊了这个事,贴一段我的发言过来。

讨论话题:
近日網上有不少關於中文表達水平變差的討論,你是怎麼看的?
你同意這個說法麼?你覺得什麼樣的中文表達好,什麼樣的差?如果你覺得確實變差了,是和什麼時候相比,以及變差的原因是什麼?你覺得最近10-20年英語譯介到中文領域的詞彙怎麼樣,比如範式、賦能、閉環等等?
—————————————

。。。。。。

我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坚决不在日常表达中加入任何流行用语。以至于我打趣偶一为之时,同学朋友都会惊讶地望着我,说“你现在也这样说话了?” 那个时候有很多要挂在脸上,每天故意示人的骄傲。

这些年倒反而觉得流行词本身也无甚可恶。尤其在网络上,人们形成一个个彼此了解的community,也就形成了一些固有的习惯乃至于“文化”。换言之,当使用某种缩写是巩固某个身份认同的方式时,尤其是在流行文化的场合,我觉得没什么好加以贬斥的。

当然,这里有一个小问题。美国人把Thank god it's Friday变成TGIF,把Talk to you later变成TTYL时,如果大家认真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基于视觉的变化。因为熟悉自己的母语,所以一看便知。更好的例子可能是Brooklyn会被缩写成BKLYN,这不是因为发音,而是因为人类的大脑允许我们理解视觉上并不连贯的信息。这是一种原生的,对自己母语的亲近。然而,中文里面YYDS,可不是视觉的,而是基于语音,再转由拼音缩写而成。这是完全外在于中文系统的思考方式。基于中文的,应该是偏旁部首的缩写,不是么?我觉得我们的思维方式被训练成什么样子,是我在缩写这件事上最留意的话题。

最后是关于日常大家使用的词汇量变少,用来形容情感的方式越来越粗糙的问题。其实这倒不是中文独有的问题。有很多文学研究发现从19世纪到现在,英语小说里的词汇慢慢减少了。过去二十年减少得更快。如今问一个美国小孩,你觉得这个东西特别棒,特别对味,你怎么说?大部分都会说,dope。然而,中文又有它独有的问题。就是我们没有文化精英在着力保护中文,在公共领域书写与网络用语不同水平的中文。而大家为其抱有遗憾的中文恰恰是一个雅文化的表现。

最近工作的心得:

總有些conventional wisdom自己落心落力去做過事情才能看明白。做事自然要肯下狠功夫才可能有好進展,但判斷力和眼光絕對被低估了。一味去贏得競爭之前要自己下個判斷:值不值得爭,爭贏對自己有沒有意義,要付出什麼代價。玩命去提高效率時,也要經常反躬自問,目的是什麼?提高效率的同時損失了什麼?是跑得更遠更久嗎?如果只是發奮提足去了並不想去的地方,或者偏離了目標,以多高的效率贏得多少競爭都沒有意義。

關於競爭Peter Thiel說得很清楚了,關於效率Roger Martin則很有洞見。

想收集下real DP:已經換了加拿大護照的朋友們,從你們拿到PR到換了護照actually花了多久?

🐘上有3D artist麼?做fashion,home,toy都可以。想聊。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