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通过关注的标准真的奇低,只要看一眼主页不是专门盯着网路要把我举报到大使馆的僵尸号我都会通过的,所以如果是空空如也的主页那我也没办法啦~

@RottingStrawberry 小公猫,银斑美短,四岁了,健康活泼,非常粘人。
我要求不多,您要是想养他的话,只求好好对他,有病就医,时常让我看看他,以及如果最后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养不了了请一定要联系我,不要私自送养。
如果可以帮我长期寄养等到我可以回国的话也可以,我可以付费,但是我确实没办法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国。
这条信息是哭着打完的,感谢大家看完,如果可以的话欢迎联系我。

显示全部对话


纠结再三决定美短找领养的信息,可能有点长,希望您能看完。如果能帮我转发那就更感谢了。
家里两只小猫,是母子俩,cookie和胖胖,之前被原主人抛弃,来我家已经四年。原计划是我毕业之后回国将他俩接走,但是毕业之后就发生了疫情,我现在已经两年没有回国了。猫原本在我妈那里,但是她现在退休去北京北漂,家里其他人也没办法帮忙养了。原本万般无奈把两只猫送了猫舍寄养,猫舍的环境虽然不差,但是基本上只是管吃喝的程度,我看了几次视频,两个小猫实在是太可怜了,于心不忍,还是求朋友接回了家。
但是现在朋友本来自己也有两只猫,再帮我带两只实在是心力不足,而我自己也长期卡在国外不知道几时才能回去接猫(疫情问题和身份问题),所以思索再三,决定给胖胖找领养。一来是cookie年纪大了,我想给她养老,而且跟cookie真的是感情深实在是舍不得。二来是胖胖比较活泼健壮,适应力也强,如果逼不得已必须送走一只的话,送走他是比较合适的。
母子俩一直养在一起,关系特别好,现在迫不得已要被分开我也十分难过。但是确实没办法,与其跟他妈妈一起关在猫舍寄养还不如找个爱他的好人家。(字数不够了接回复)

我操我真的好想自残,为什么这么没用

每发出一条信息心里都像被宰了一刀。哭了这么多天了,眼泪却还是没流干。我的好小猫,对不起。

每次想起pirate bay这个站的名字都觉得很搞笑。挂在门牌上的,盗版之家。我爱了。

人的欲望是水涨船高永远无法满足的
写论文:我想画画
画画:我想打游戏
玩了:我想睡觉
躺床上:我想熬夜
熬夜:我想死

一些关于pua的个人感受 

网上总把反抗pua说成一件很轻巧的事,但实际上是非常痛苦的。它并不像现在流行的爽文那样,包子主角第一次站起来之后心里满是解脱或者爽快。相反的,哪怕你已经在努力重建自己的人格,做了一千次一万次的心理准备,在真正撕破脸对抗的那一刻开始,那种惯性的负罪感还是会淹没你,并且在随后的很长时间里一次又一次的像浪花一样向你打来。你被pua而形成的那个人格在这种时候会冒出来,你会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忍一忍是不是就好了,而你的另一半人格告诉你你没错这是通往解脱的必经之路,它们俩在拉锯,这种拉锯占据了你的心神,一刻不停的消耗你的能量。你试图去找其他的各种东西转移注意力,但是负罪感是这样的无孔不入,在任何一个你走神的间隙冒出来,如附骨之疽,你无法摆脱它。

可想而知的,这种对抗不是一次两次,它会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段里反复出现,反复消耗你,直到他们认输,或者不幸的,你认输。

亲子关系带来的pua最令人痛苦的是它对你而言不是完全的恨。棍棒和甜枣中甜枣的部分是在被他们甚至你自己不断被强化的。于是甜枣和荆棘被搅成泥长在你的血肉里,想要剔出任何部分都会让你痛彻心扉。压垮你的不是什么外力或者有形的东西,压垮你的是你自己,甚至是你自己心中柔软善良的那部分,是你的同理心,是你不想让别人因你感到痛苦。你不知道你要如何去反抗它,人要如何才能反抗自己的同理心呢。

合着我发现在很多中国人眼中,黑人说种族歧视就是黑人多作怪,黑命贵,黑人有病。
但是只要有人敢怵逆他们的主子,注意这里还不是对华人进行种族歧视而真的只是怵逆他们的主子,比如谈台湾谈香港谈大陆没人权,他们可以一边骂政治正确有病一边要求白爸爸大力收拾怵逆他们主子的人。我……

今天华裔教授因为放black face被停课那个广播,一群人大骂美国政治正确cancellation culture其实也不奇怪了。令我震惊的是竟然有人在转发里一边骂“黑人多作怪”“黑人有病”一边说“应该去收拾那些教taiwan's culture as a country的傻逼教授“
我??????????????
我真的大为震惊。

最主要的是我今天因为痛经已经吞了五颗布洛芬了,就这样还是烧到了37.6,不晓得如果不是歪打正着吃了好些退烧药会不会已经是高烧了

显示全部对话

一整个感恩节长周末都窝在家里的人怎么会发烧,我不会是新冠了吧……

【丈夫用毒品迷晕妻子并邀网友共同对妻子实施强奸 涉案人员均获刑】在交流黄色淫秽内容的QQ群中,时年25岁的男子方某搭识了24岁男子张某,两人一同预谋迷昏并强奸方某妻子。2020年7月23日22时45分许,方某按照上述约定,趁妻子小丽(化名)不备之机,将由龚某提供的含有三唑仑成分(有镇静、催眠作用,属国家管制的一类精神类药品)的固体药物放入小丽所喝的中药中,在小丽喝下中药昏睡后,又使用七氟烷(吸入式麻醉剂)让小丽吸入后陷入昏迷状态。
当晚11时30分,张某携带多种情趣物品,驾车至方某暂住处。之后张某、方某先后与昏迷的小丽发生性关系。经司法鉴定,小丽的送检头发与尿样中均检出麻醉剂成分。
而这并不是方某第一次试图迷奸女性。据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另审理查明,案发前约一个月,2020年6月27日晚,方某与妻子小丽一同至小丽好友小美(化名)家中看望小美,趁被害人小美不备之机,方某将具有安眠、麻醉功效的液体药物放入小美所喝啤酒中,待小美陷入昏睡状态后,方某欲和小美发生性关系,后因小美苏醒,方某感到害怕而离去。
2020年7月25日,被告人方某、张某被公安机关抓获,方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上述犯罪事实。同年8月11日,为两人提供麻醉药的龚某也被抓获。
经法院审理查明,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被告人龚某与方某在网上搭识,并先后加入涉案QQ群。2020年6月,龚某明知方某欲以药物迷昏妻子后邀请他人实施强奸行为,为了获取相关淫秽视频,仍在微信中转钱款给方某,让方某用于购买吸入式麻醉剂七氟烷。还于2020年6月28日,将6粒含有三唑仑成分的固体药物交给方某。
上海浦东法院认为,被告人方某、张某违背妇女意志,采用欺骗他人吸毒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此外,被告人龚某帮助他人以欺骗他人吸毒致人昏迷的方法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亦构成强奸罪。
2021年10月9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方某、张某、龚某犯强奸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年十个月、三年。 :sys_link: sohu.com/a/494140753_260616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KC2u96wVu

#搜狐新闻

小红书上职场妇女说家庭主妇拖后腿
家庭主妇说自己每年得老公打赏多过你们工资
就不管什么事情到后来都变成妇女之间扯头花
大家就不能达成共识,只要能从男人嘴里分到蛋糕的都是好姐妹吗

今年68岁的哈萨克斯坦政治犯Aron Atabek(诗人和社会活动家)在经历了15年的牢狱之灾后,因健康原因被保释出狱。他的女儿在互联网上公布了父亲入狱前后的照片对比,并指父亲身体有多处骨折伤痕,显示Atabek在阿克托别的最高等级监狱被关押期间遭受了严重的虐待。
Aron Atabek曾是一名活跃的社会活动家,前苏联时期曾是“阿拉木图12月”事件的平反运动的主要参与发起者,哈国独立后曾组织政党,自办报纸等。
他因2006年的一起示威活动被捕。当局指控他煽动暴力并直接导致了一名警员的死亡,但Atabek自始至终没有承认过任何指控。

为什么最近总看到彭丽媛被家暴或者类似的传言,是真的吗……

@konatasick 说到念不对的英语单词,我高中毕业在北京学雅思,然后认识一个学托福的富二代同学。有天她神秘兮兮把我拉到一边给我看chaos说,你知道这个词念啥吗?是不是很像操死?但是它念磕诶奥死。
十七岁的我心灵大受震撼,还没学过chaos theory但是从此认识了chaos。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