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雨伞大概是少有的几十年都没啥长进的发明了,雨稍微大一点该淋湿还是得淋湿 :rainbowthink:


去年玩了一段时间,发现又肝又氪就弃了,今天被同事忽悠再次开了这个游戏,嗯……还是熟悉的味道,算了算了,有这时间不如干点别的。游戏王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童年信仰吧。(辣鸡科乐美)

最让人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就在刚刚,我因为光线不好踩碎了一只巨大的非洲大蜗牛,像是踩碎了一堆鸡蛋一样的声音,我能感觉到它的某一部分还在我的鞋子上。噢我的上帝啊

刚发现在知乎搜关键字“肉”的时候,出来的都是小黄文推荐,绝了

刚看《非洲》纪录片才知道,原来不仅南极有企鹅,非洲也是有企鹅的。查了下资料南极,非洲,南美和澳洲都有企鹅。
那为什么北极没有呢?
因为它们被人类捕杀到灭绝了 :blobsad:

久违的周末。但实际上我觉得某种程度上加班使我快乐,忙碌使我没有时间去关注自己,这样我就会忘记自己年纪不小而又一事无成

只有太平保险在生日当天没有在生日祝福的垃圾短信里加广告连接,这份恩情暂且记下了 :bun:

不知道是伍佰这首Last Dance上头,还是这部剧上头,听的时候都能看见李子维和黄雨萱在雨中奔跑 :ablobdj:

色情内容⚠️

钻花了不少,但是这周的服装简直像闹着玩…丑爆了 :thinking_very_hard:

不是,那个漫展小姐姐的事情讨论风向为啥突然就从JK变成安全裤了

关于最近杭州的凶杀案

现在刑侦手段远比罪犯要高,故意杀人=偿命应该是共识了。
另外有个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如果案发现场和分尸位置都是在自己家,血液和肉还能冲走,但骨头是怎么弄碎的?比较可信的大概是带出去丢其它地方了🤔

不出预料这种案子会带起一大堆恐婚节奏,理由是“怕被丈夫杀掉”。
但实际上这类故意杀人案非常少,而“丈夫杀害妻子”也只是其中很少的一类。如果因为有这样极低概率事件,而第一考虑会不会被对方杀掉,那朋友父母兄弟老师路边的陌生人都是潜在的凶手,你会完全抛弃现代生活住深山老林当野人吗?
当然不会,大家能趁机找个理由打拳一哈恐婚一哈才是重点。

消极内容⚠️ 

“不要再给JK抹黑了,谢谢你”

去微博看了一圈,就很奇怪,评论下骂这个女生的无一例外全是女生。这不是大家追求的最基本的穿衣自由么?
视频拍摄者的强调的是“不要给JK抹黑”,而不是“在漫展里不能这样摆”,理由也不是“影响不好”,而是”我也穿JK服你这样会掉我的形象”。看似正义凛然,其实非常自私。
我有控制自己身体的权力,站着拍还是趴着拍让谁拍都是我的自由。JK警察现在不仅要天天盯着别人的JK制服看是不是山,连摆嘛姿势都要规定一哈?

另外就是为什么女性在这种情况下就突然联合起来污名化另一群女性了?他们和经常喊着穿衣自由的群体是不是同一个群体?🤔

激素效果过去之后荨麻疹就渐渐回来了,好了见到棺材了落泪了 :blobcry:

因为症状减轻了非常多所以就跟医生说不住院了,医生说一般需要打三四天左右激素才能缓解,有可能今天晚上就会复发。目前为止看起来情况还好,偶尔会有点痒但是还没出疹子。人嘛,总有怀着侥幸心理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时候。
然后我就回来搬砖了。

(实际上有80%的原因是因为我舍不得1K多的住院费,每月孝敬房东和给医院的钱占了相当一部分,唉社畜太惨了,真不知道比我薪水更低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某个时刻突然从抗组胺药联想到抗祖安药,祖安老哥可能都需要来一疗程hhhhh

草,看了一圈激素的副作用,现在好害怕 :blobcatgooglytrash:

看了一些网上的评论,仍然不愿意接受现在大陆已经变成资本主义社会的事实。难以想象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人们对于劳资矛盾有着那么大的宽容度,不仅我们是廉价的劳动力,我们对于劳动领域的不合理和压迫的容忍度也相当高,更为难过的是遭受不平等待遇的人没有出路,大陆社会团体的生存空间太小,工会又站不出来,更别提你周围的人可能带着精神资本家的眼镜反过来指责你。而目前社会到了这样一个状况,我很难相信我们的执政党是无辜的。为什么明明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其中的劳动者却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究竟崛起的中国是社会主义的排头兵,还是反过来验证了资本主义的强大呢?积重难返,只是共产主义的理想,现如今又落到了谁的身上了呢?会是被资本家扼住咽喉而在生存的边缘苦苦挣扎的我们吗?我深觉羞愧难当。

本来准备明天住院来着,但一针激素下去症状全消了(还剩轻度水肿)明天去医院不是很尴尬…嘛事儿没有住啥院……

虽然知道激素效果过去之后应该会复发,但万一等到出院的时候才复发咋办呢 :blobsweats: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