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上海大封的時候就聽我媽說了,預計三五年後中國鼻咽癌數字會大幅上漲

@Friedo 總比不漱好一點。但是,漱了你又得當場吐掉,又增加空氣傳播概率、在檢測點附近變陽概率了。左右都是坑

@Friedo 可能吧 畢竟那些亂七八糟的殘留已經進去了

@RFYT6PrisonBreak 我被戳完后,都有个习惯。想要立马吐口水……曾经……因为手边没有纸巾,还不慎【恶心】到采样的人了……(因为Ta右边有个垃圾袋,我想说吐在垃圾袋里,尴尬……)

@RFYT6PrisonBreak 环氧乙烷是很常用的消毒剂,只要残留量在安全范围,基本对身体没有影响。棉签上的纤维咽下去也吸收不了,会跟着粪便排出体外。

@RFYT6PrisonBreak 但說實話咽拭子的取樣深度也很難用漱口水清潔到吧⋯⋯要漱到那邊有可能不小心連漱口水也吞下去了。

@RFYT6PrisonBreak 🧐我再说一遍,环氧乙烷真的没什么大不了。所有手术器械都是用环氧乙烷消毒的,你想一下手术刀直接和血肉(内环境)接触,和拭子与口腔粘膜(外环境)接触,哪一个风险大?
再比较一下消毒用的75%酒精(强烈的蛋白质变性作用)、碘酒(不是指碘伏。用来消毒完整皮肤,但碘单质是有致癌性),考虑这两者到使用的频率远远高于拭子,你觉得还有必要担心吗

@KarlProtagoras @RFYT6PrisonBreak
不好意思我有疑问。
原po 的频率是建立在几乎每人每48小时做核酸的前提下,这种筛查应该已经连续几个月了。而你说的使用频率是指在医疗中大规模使用,但平摊下来每个患者口腔摄入碘酒或消毒酒精的频率并没有前者高?
另,手术器械对于单个患者而言,也就是一两次的接触频率?

@KarlProtagoras @RFYT6PrisonBreak 也就是,前者讨论的是一种多次使用后的剂量效应,跟你提出的场景并不一样。

@RFYT6PrisonBreak 而且这还是没考虑到荧光剂的问题 再加上三针国产疫苗的滋润 。。反正我个人现在是总以弥留之际的心态去养护自己的健康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