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姑娘万岁呀
说白了,我们医院的男医生去援助之前也集体自愿去剃了光头,但为什么没见有宣传?因为在传统认识里,对于男性这个角色,头发无足紧要。但对女性来说不一样,当在闪光灯前给女性医护剃头的时候,她们的身份不是医护人员,而是社会定义的“女性”,“需要头发来展现自己魅力的女性”。
正因为社会这种认知,头发对女性来说才如此重要,因此给女性剃头才更有看头,更加让人能够感受到牺牲。像@罗赛迩 所说的,是一种性癖。

@fuckyoualllllll: 就是性癖,他妈的剪完还拿到女生眼前晃晃,女生心疼的都不敢看,怎么那么像是毛片里拿着内裤羞辱邻家姑娘的死变态,是人吗,又是剃头又是闪光灯,逼着人排排坐可能还有导演和编剧在旁边跟他们说,笑一笑嘛,我看完都觉得被精神轮奸了

一群混蛋男人给年轻女人剃劳改犯光头,剃完把长发当作战利品拎到满脸泪水的女人眼前晃一晃,提醒她识时务。最后女人们被迫顶着丑陋的光头,喊着自愿口号,集体合影,再一车拉去援鄂。不知道的还以为女文工团最后的下落开拍了
有评论说 This is rape ,一点没错。

比疫情拐点先来的是信息管控,虽然也不是第一天了,但前期疲于应付而豁开的久违的小口子随着300央记下武汉也马上关上了,以后只会越缩越紧,怕是不鼓掌都是错的的那天也会到来。
凤凰网已经被约谈又有栏目被停首页一片白了,只希望事后不要清算那些采访报道的记者……

感觉日本像早期的武汉,在各种作死边缘疯狂试探。搞不好捐过来的口罩得捐回去,需要医疗支援的话医疗队都是现成的。教训在前,日本政府怎么回事……2020让人迷惑…

看今晚的新闻直播间采访武汉市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让他介绍患者转运工作,才知道,武汉一个千万人口级别的城市,能用于调度的急救车,57台……
接送一个病人回来要消毒大概半小时,而24号武汉封城后他们一天接的电话量是1万5……
这位哥们可能比武汉市长还了解疫情一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当然,央视现在还没把这段的重播发出来​:0241:

我的天,大半夜看武汉征用高校当隔离病房把学生宿舍所有东西乱扔掉的新闻,我光是代入想想都觉得会气哭……
学校这算是用一点切肤之痛的「学费」让学生们早早放弃幻想认清现实(?)。这回能体会在一个不把人当人来尊重的社会,铁拳什么时候落在你身上是个时间问题。

光我们系统就抽了快300人去武汉,而且要自带物资去,院长无奈说「真的凑不出那么多天的物资,已经掏空家底」,还公开在媒体上喊话当地政府请求他们要给支援队配备物资。
与此同时很多本地医院害怕院内交叉感染以及人手物资不够,整个医院跟半关门差不多,本来能住两个人的病房只给住一个,除了急诊手术能不开就不开。这可是平时都人山人海资源紧张的医院,一下子很多有正常就医需求的病人无处可去。

哦,我从前一直觉得医院的氧气是永远用不完的,直到昨天才知道氧气都快缺了…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体头上,就是一座山」

github.com/2019ncovmemory/nCov
2020新冠肺炎记忆:传媒报道与非虚构写作(持续更新)Memory of 2020 nCov: Media reports and Non-fiction Writings (Continuously updating)

存个档

看来这个事确实引爆了压抑这么多天的各方情绪。朋友还找来吵了一架,但当他说出「带节奏」三个字之后,就不想再「对话」了。一方面坚信官方都是「被人搞了」,一方面骂对官方的质疑指责都是「阴谋论」…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