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一点想法 

我犹豫过要不要发这条,这样的言论可能会被看不惯我的人,拿来当作嘲讽我的材料吧?但我也觉得,如果不能正视目前存在的不足,那就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我爱国,但也知道国家还有很多远算不上完美的地方。每次看到那些让人揪心的新闻,我会和很多人一样,难过、失望、痛苦、愤怒。但我仍不认为把一切,怪到政府、体制、素质、道德水平上,是一种解决方式。我觉得这样可以算一种逃避和不负责任,“我谴责了,我也没有同流合污,我没参与这种事情,我是无辜的”。当然这个责任,并不是说作为和具体事件完全无关的人,也有罪之类的,仅仅是说社会的氛围,和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有关系,是无法切割的。每个人能做到的事情实在有限,如果能接受自己无能为力的一面,在有限的精力和承受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去发声,合理传播自己认可的合理导向,个人认为应当能对整个社会起到更积极的作用。很多人觉得国内根本不能随便发声,我不能否认存在这样的现象,但合理地做一点努力,总好过一点都不做。有些事情过于耗费精力,对自身又没有收益,所以很多人的选择是,不去费这个功夫。但回避,某种意义上是一种退让。个人观点,可能不够成熟,很多问题现阶段我无法解答,暂不展开讨论。

『…但我仍不认为把一切,怪到政府、体制、素质、道德水平上,是一种解决方式。我觉得这样可以算一种逃避和不负责任,“我谴责了,我也没有同流合污,我没参与这种事情,我是无辜的”。』
总结:谴责【政府、体制、素质、道德水平】=逃避、不负责任

@Winston “把一切”这三个字没了,就会使这句话明显有问题,请不要陷入稻草人谬误

@MsCellophane
OK,的确不能“把一切”都“怪到政府、体制”上,我也同意😜
不过我有一点点小小的疑惑 :thinknyan: 麻烦您来解释一下:哪些事是可以怪政府体制的,哪些是不可以怪的。做好分类之后咱们才能在共识之上讨论,对吧?
举2个例子:
a、鲍某某案,山东警方的行为,能不能怪政府和体制?
b、李文亮、艾芬等多位医生被训诫,能不能怪政府和体制?

@Winston

@sayaka @Winston 把一切怪到政府头上,是说把具体事件中,每一个有问题的环节,全都判断成“政府体制”的问题,如鲍某一案,经手案件的山东警方存在严重的失职,但这不等于“政府体制”的问题,这个世界上的人,犯罪或渎职之前,是不会向政府打报告,要批示的。不要污名化训诫,一没逮捕,二没拘留,三没刑讯逼供,是就当是的情况进行了谈话,签了保证书之后他们就回去正常生活工作了,等后来还撤销了训诫,假设这算体制和政府的错,那请问罗斯福号的舰长,和美国部分因为传播一线医护工作环境被逮捕的一线医护工作者怎么算?

@MsCellophane
玻璃纸女士啊,之前我就说过您不擅长写summary了,今天您继续证明您不仅不擅长写summary,而且不擅长用通顺有条理的语句回答问题。
不通顺没条理?不要紧,sayaka老师帮你总结一下:
对于我的问题a,您的答案是:山东公安的失职,不能怪政府。
sayaka老师点评:众所周知,公安是政府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玻璃纸女士的回答,山东公安的问题不是政府的问题——啊,原来玻璃纸女士支持山东独立!失敬失敬。
对于我的问题b,您的答案是:训诫没有造成任何后果,没有产生任何伤害,训诫本身没有任何问题。既然没有问题,那自然也谈不上什么责怪政府责怪体制的。
sayaka老师点评:老师我也不知道原来被训诫竟是如此容易之事,长知识了。既然被训诫这么轻松容易的话,那玻璃纸小姐自己也去本地派出所,签一张训诫书怎样?跟民警同志面对面老实交代,您自己是怎样在网络上质疑山东警方失职的。“一没逮捕,二没拘留,三没刑讯逼供”,如何?

至于玻璃纸女士另外提的问题……没错,在这事上,美国的川普政府是很有问题的。
但是和中国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Winston

@sayaka @Winston 曲解别人的意图实在没什么意思,把有公职人员犯罪和整个政府都有问题直接划等号,是不妥当的。另外,我不光觉得这次的训诫没问题,我也不介意因为自己说过的话被训诫。而且我基于自己了解的信息,质疑在新闻爆出来之前涉及鲍某案件的当地警方一句,是不会被训诫的。对于小巫见大巫,我不认可,但你可以继续这样认为

@MsCellophane
“有公职人员犯罪”和“整个政府”以及体制之间的关系:
1、单独看这个案件:
烟台市【一个地级市的公安局】,加上【检察院】,这么多的公检法人员。再继续思考——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做的勇气,是谁在为他们提供后台,后台的后台,又有哪些人……您觉得还要再来多少人,才够得上“政府问题”

2、我国的社会问题仅仅是我提到的这两个问题吗?
我在微博上今天看到的求助tags: ……每一桩每一件背后都牵扯着大量的人和利益,以及大量的官员。
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只有降临到您身上,您才可以去正视政府的问题,体制的问题?

3、从理论上讲:个体的失职——您认为是意外事件。但是根据“瑞士奶酪模型”理论,意外事件的发生,这件事本身并不是意外,而是因为系统的每一个环节上都有漏洞!
无视体制系统的漏洞,只会让悲剧一再重演。中国从前现在有失职的警察放过性犯罪,以后也会有。中国在2003年有过SARS,2019年有COVID-19,以后还会继续有。

@Winston

@sayaka @Winston 我不否认漏洞,也不会无视漏洞,我也同意悲剧重演的说法,但我不觉得这全部是体制的问题,和政府的问题。我再说一遍,我保留自己的意见。讨论的前提是一定的共识,但我们其实有很多共识,可是看问题的核心认识不能统一,就会造成这种我不反对你说的很多观点,但我仍然坚持自己观点的情况,这也是我一直拒绝展开的原因。现在,关于这个讨论,可以搁置吗?

@MsCellophane
玻璃纸女士呀。是您先在这里“要为我本人的立场发声”,也是您先说“欢迎沟通”,您也说了“有人可以多看一看我说的话“

然后您不想展开现在想要搁置讨论了。

草莓县开放注册,被您用来当宣传阵地——完全合情合理。
您发起话题,我积极讨论,您现在却又想回避核心问题了。从道义上来讲,这是怯弱可耻的。

@Winston

@MsCellophane @sayaka @Winston 汙名化訓誡........請問我的眼睛是出了毛病嗎??訓誡這種東西還要汙名化我真是哈哈哈哈哈哈請您不要再滑天下之大稽了!

@MsCellophane @sayaka @Winston 看來玻璃紙小姐對喝茶這件事沒有多少認識啊,真的以為喝茶只是喝茶的意思
我發現來這遇見的小粉紅普遍都對喝茶這件事抱有滑稽的、不切實際的美好想象

@tkmr21 @sayaka @Winston 你是否也对喝茶抱有不切实际的负面想法呢?我保留我的意见,你也保留你的。

@MsCellophane @sayaka @Winsto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對喝茶抱著不切實際的負面想法我的天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kmr21 @sayaka @Winston 你可以保留你的意见,我也可以保留我的。

@MsCellophane @tkmr21 @sayaka @Winston 记得mastodon上有被喝茶十几天经历的用户,不过比起道听途说你还不一定信的,陈秋实、方斌被带走后消失这么久可是公开可查的事实,到现在还没个音讯呢。

你可以选择保留观点,但是这不会自动让你的立场变得和对方对等。不如说说你的视角看到了什么让你拥有现在的观点,不然谁还没看过新华社呢,你又不会比官媒专业对吧。

我还是废话好长我折叠一下 

@MsCellophane @tkmr21 @sayaka @Winston 【关于训诫】退一万步说就算喝茶训诫一点都不可怕就是字面意义喝个茶说你两句…凭什么呢??我说错了什么话呢??我被老师冤枉了我还要跳起来申辩然后生气两天呢。李文亮和艾芬凭什么被训诫呢?
【关于山东公安垃圾能不能和政府有问题划等号】山东警方做的烂我凭什么不能骂政府有问题呢?中国难道是联邦制国家吗?难道不都是党中央领导的吗?这次疫情难道还没有暴露问题吗,哪个地区做的好还是不好,完全看老百姓碰上的是什么样子的市长领导(这人还不是我选的),碰上武汉f4算你倒霉,碰上山东警察局算你倒霉,别的地方还是很好的呢…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要靠运气才能过上正常日子,这样的国家我不能骂吗?这样的情况你是从哪个方面觉得中国政府做的挺好了的呢?
btw我生活在包邮区我觉得我碰见的警察都很好很负责我偶尔半夜都敢出门遛弯,但这只是因为我幸运。凭什么别人就不幸呢?
而且全球防疫情况怎么能得出中国政府好的结论……得出的结论难道不是官僚皆烂吗??别看美国好吗…看看德国?【哦免责声明我觉得他早前扣人家口罩是垃圾行为】

我还是废话好长我折叠一下 

@stellawinterlight @tkmr21 @sayaka @Winston 我觉得可以骂得更合理一些,因为国家和政府本身很庞大,一部分出了问题,直接上升到整体,我个人觉得并不公平。我觉得你可以因为鲍某的事情,骂涉事的公安警察冷漠,麻木,不知道有没有收贿受贿,利益输送,有没有更大的保护伞,一个烟台市的分局,就能在这样恶性的案件上如此不负责任,即使因为客观原因,案件取证及侦办困难,他们也绝对不应该让反复报案的受害人,继续和犯罪嫌疑人一同生活,而不采取措施。案情在几年来都没有上报,这背后是否有更恶性的原因值得关注。同时涉事的警察表现出来的思想态度有很大的问题,严重缺乏同情心,也非常事不关己,这样的情况,可能并非一地所独有,而是普遍存在于一些基层,甚至更高层级的公职人员心态中,是一种极其危险的信号,在关注于案件本身的同时,我们也不应该忽略其中可能反映出来的问题。←这些都是合理的。我本人很不满山东警方的表现,也不打算为他们开脱,我只是觉得直接上升到体制和政府不合理,这是我的个人意见。另外,他们要求我给证据,我给出了一小部分,不等于我支持和任何政府政权比烂。

我还是废话好长我折叠一下 

@MsCellophane 你觉得要多大部分的的问题才能有资格上升整体?国家本身很庞大——
管不过来就不要管,退位让贤,换政于民,区域自治!

我还是废话好长我折叠一下 

@sayaka 不要以自己的想法曲解别人的意思好吗?请问你推举什么样的“贤”呢?

我还是废话好长我折叠一下 

@MsCellophane @tkmr21 @sayaka @Winston 那烟台市分局为什么做的这么糟糕呢?因为有几个坏警察吗?因为有保护伞吗?那应该怎么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呢?因为坏人贪婪的人冷漠的人缺乏同情心的人是永远会有的,他们可能是医生可能是老师可能是警察。
我在前一条里面已经说了,我报案,我报案是否成功,取决于这个地区的警察政府的良心和素质,这就是整个制度的问题,中央政策是不是成功的有没有普适性不能看北上广包邮区做的好不好,应该看这个制度下如果公职人员出现了蛀虫能不能被及时地发现惩治出来。
如果不骂政策,不改法律,没有比上微博哭更靠谱的监督措施,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下一个上台的烟台警察局里都是好人,实际上换不换人还不一定呢。
我大声明确地表示,中国政府这次防疫就是完全可以做的更好!早期训诫瞒报,武汉物资黑洞,慢性病就诊困难,各市争抢物资,小领导轻症就可以不住方舱住病房……后期做的可以也不能掩盖早期烂事。
哦那个选票,我也拿到过,就是两个名字,没有政绩,没有他们上台后的期望和目标,就让我们填一下。我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选的,得到了哪些信息。我是真的好奇。

@MsCellophane @Andrettacat9 @tkmr21 @sayaka @Winston 你说举国之力,是免费医疗吗?毕竟我不想把现在还没收到补贴的医护的奉献算在政府的功绩里。如果说免费医疗的话,德国不仅免费医疗,还给各位被疫情影响工作收入的国民发钱,总共财政拨了500亿哦。
这个我觉得大概不能算是我们体制的优越之处吧。
美国的确没有。美国真的垃圾。川普是我最讨厌的人,灯塔国没什么好的,不要和他比。

@stellawinterlight @Andrettacat9 @tkmr21 @sayaka @Winston 好的,我确实是说免费的检测和医疗,我知道一线医护的补贴还没落实,我最近在关注这个问题。咱们也发了贫困补贴,数字在我看来确实不太好看,也许还有一些客观条件的限制,不过也是有这个意识的。另外我印象中一、二月份左右,就有讲话或文件,说疫情期间不裁员的公司,会在税务和租金等方面,国家提供优惠政策,我想失业的人数会少很多,也是在积极应对吧。

@MsCellophane @Andrettacat9 @tkmr21 @sayaka
我可以具体说的是,除了我们以外的几乎任何国家【哦对还有港台】都可以上各类外网,我们不可以。韩国有n号房但是韩国的metoo话题没有被封。是的,有很多问题是全球共性的,有的是官僚主义的问题,有的是政府集权专制的问题,有的是民主国家自己的问题,然而有一些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问题。
除了我们还有哪个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名字是禁语一发就炸号吗?除了我们还有哪个国家的小说网屏蔽词包括【下体,枪,毒药,八九】呢?对啊,我们快递又快又好,我们十天建好医院,我们的医护不会罢工。我们的快递小哥猝死了,火神山医院的工人艰难讨薪,我们的医护大批人补贴是0。
这些问题民主国家暂时还是没有的。他们有公会,他们的医护可以抗议,他们不能996因为这违反劳动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以打反腐的补丁,可以打反官僚主义的补丁,可以打民主投票的补丁,可以打开放言论的补丁,可以打支持劳动者反对996的补丁,可以打保护青少年儿童的补丁。
习近平除了上台反了个腐,他打补丁了吗?
红十字,腐吗?
打了吗?
网警倒是立刻抓了。

@MsCellophane @Andrettacat9 @stellawinterlight @sayaka @Winston 你襠常年定於一尊的地位,既然獨攬大權搞獨裁,那麼就負全責嘛。【笑】不是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嗎?

@MsCellophane @Andrettacat9 @tkmr21 @sayaka @Winston 作为临床医科生,我负责任地告诉你,【处理的当时不知道是真是假】是错误的。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只是公开了正规的医学检验结果,任何一个有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些人没有说假话不是造谣,艾芬也通过正常流程上报了医院公卫和感染科。如果训诫他们的人不懂医学,那就是国家让外行管理内行,如果他们懂医学,那就是草菅人命。做出这样决策的人没有被处罚,是非常非常非常滑稽的。

@stellawinterlight @MsCellophane @Andrettacat9 @tkmr21 @sayaka @Winston 关于这点我补充一个论据:1月3日,在多家基因测序公司已经测出新病毒与SARS高度同源的情况下,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其中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本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制定的保藏机构保管,并妥善保存有关实验活动记录及实验结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间,各类机构承担病原学检测任务所产生的信息属于特殊公共资源,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相关论文、成果发表须经委托部门审核同意。】因此,多家测序公司将病毒样本销毁,医院医生被禁言。
而1月5日,上海公共卫生中心已经向中央上报,认为该疾病呼吸道传播,见下图。
这种情况下,不要随便把责任都推给下层,不合适。

@stellawinterlight @Andrettacat9 @tkmr21 @sayaka @Winston 你为我补充了相关信息,谢谢。我会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了解更多信息。在有更新的判断之前,我保留自己的意见。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