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长文预警)有时候我在想,我读这些著作和史料是为了什么? 

一方面可能是为了提高我写作技巧和理论运用水平等技术性的一面,满足我追寻更多现实利益的目的。这一点很难被指责。毕竟,你如果选择以学术为职业,就必须想办法在这个看似开放包容的学术圈子内生存下去。(这个圈子可能比一般学术圈子要更讲究师徒关系和门派区分。)另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回答一些真正与自身生命相关的问题,一些不去努力回答就活不下去的问题。这些问题源自于现实,又在个体的生命体验中留下痕迹,最后在论文写作中产生回响。如果只是为了完成某种任务而阅读,那些过去的人事和你现实生活有什么关联呢?你在写完论文之后,可能就把它抛在一边。或者因为某一领域做出点成就,就在那领域深挖,形成一种路径依赖。可能你的本科论文会影响之后十年的论文研究对象和研究领域。但是,可能你在十年研究之后,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真正触动你生命的领域。
这个问题很难解决,但也需要早早思考,否则没有必要在这个专业浪费太多时间。个人以为做史学研究做得好的人,真的有一种与常人相异的志趣和大部分从业者都不及的恒心。因为一般人没有这种志趣和恒心,只会发觉得研究越发没意思。为了申请项目和拿经费而写论文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最重要的是,这种情形下从业者也没法写出真正打动人的和流传后世的著述。另外,这个专业天才很少,庸才不少,不差你我这一个。近十年冒出学术新星有几个不是有家学渊源的(上次给我上社会史的老师,他父亲是曾经院里的大佬之一。也难怪他在国内某个社会史研究领域成绩斐然)坚持做史学研究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就是一场豪赌,不是一般人能走得下去和走得好的。个人能力、人脉、家庭背景和气运这四个缺一不可。说了这么多,还是想提醒自己是否真的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这场豪赌,我是否愿意为它下赌注?(与某老师谈话有感)

置顶嘟文

这真的是“中文复健”。自我深刻体会到简中网络氛围的政治压抑和不良的举报风气。我常常担心在豆瓣和微博上发表一些与时政相关的事物会被举报,然后被炸号。无处不在的外部审查,使得我内心焦虑和痛苦,也不敢轻易相信周围的人。有人说,学校是一座社会外的象牙塔。但就我实际经验来说,在学校并不代表着你的言论自由有保障。我担心自己的说说、票圈因为政治敏感而被举报影响到自己的实际生活,导致我很少分享自己真实意见。各大高校封禁各学校LGBT🌈公众号,学校的公众号审查评论,学校近年来基本不允许新社团的合法成立,本人学院明令禁止学生在空间和票圈发表对学校、学院和教授的消极言论(至于什么是消极言论,批判、辱骂和阴阳怪气都算),学生之间为了争夺奖学金和读研名额而互相举报。这样的公共言论空间,你敢自由地发表尖锐的或激进的言论吗?不敢,唯有沉默。但我也高兴今年能看到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反抗高校的言论封锁和不合理的管理,希望同为青年人不要失去了自己的锐气和志气。
(哦对了,扩个嘟,本人History专业在读,喜欢各种学科理论交叉,泛ACGN爱好者,小动物爱好者,之后会更新一些书影音心得和笔记)

不知道是缺钙,还是今天走了一万多步,膝盖和小腿骨隐隐地疼。 :ablobeyes:

大家好!趁着夏促抓一个幸运小孩赠送一份如龙0,一起来当快乐雅库扎,感受一下过界兄弟情🥳转发这条30号随机数开,不兑现,需要加我steam好友,如果有了就换一个等价游戏~收到以后请务必要玩,最好能发repo :blackcat_wa:

《【404文库】何兆武:被报废的一代人——弄虚作假五十年》

思想怎么可以定于一尊呢? 一个人怎么可能字字都是真理?如果理论到某某人就是顶峰了,别人说的都不对,唯有他是正确的,别人都得听他的。那么,人类思想、人类社会就不会有进步了。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在一个除了我全是女性的seminar里,我就像个点缀。(倒也没有什么不好) :ablobcatwave:

中国政府正大规模收集公民个人信息

纽约时报调查团队通过分析超过十万份中国各地政府招标文件发现,中国正在大规模收集公民个人数据。公安部门正在建立世界最大的 DNA 数据库,并在人脸识别技术基础上进一步收集民众的声纹。

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各政府机构必须保留投标记录并将其公开,但实际上,这些文件分散在各种难以搜索的网页上,而且经常很快就会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被删除。本次调查的合作伙伴亚洲协会出版的电子杂志《中参馆》收集了这些招标文件。根据纽约时报的分析,中国政府的目标很明确:设计一个系统,使国家能最大限度地了解一个人的身份、活动和社会关系,最终有助于政府维持统治。

为达到这个目的,公安部门策略性地选择了地点,比如人们常出现的吃饭、旅游、购物和娱乐等场所,也包括住宅建筑、卡拉 OK 厅和酒店等私人空间安装面部识别摄像头,以最大限度地增加人脸识别摄像头可以收集的数据量。在此基础上,公安部门也利用面部识别摄像头上的录音设备来收集民众声纹,据公安部门宣称声纹与人脸分析结合,可以帮助他们更快锁定犯罪嫌疑人。

除此以外,2017 年前后,新疆已建成 3000 万人规模的首个区域性虹膜数据库。到 2022 年,纽约时报通过分析招标文件发现,中国大陆 31 个省份和地区中,已至少有 25 个建立了大型男性 DNA 数据库。

除了此类人体生物特征数据库,公安也利用手机追踪设备技术收集用户信息。据纽时分析,目前中国大陆的 31 个省份和地区全都使用了该技术,他们有的被用来收集手机用户在中国热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上的账号信息,有的则用于监测手机上安装的维吾词典程序等。一款已被公安采用,由中国最大的监控设备承包商之一旷视科技研发的产品显示,这款软件可以收集到一个人的多种数据,包括民众的行动、着装、车...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2-06-22-

贴一个蔡伟杰老师的豆瓣书评。我挺喜欢看不同学人之间的书籍互评和观点交锋的,一团和气太没有意思了。
book.douban.com/review/1414311

book.douban.com/review/1414311

显示全部对话

读完关于Z老师新书的访谈后,我对作为政体的帝国和现代民族国家产生了一些新的认识,有想把全书快速看完的冲动。或许此书能对作为帝国的大清的研究所有启发。另外,Z老师能从对帝国的研究延伸到现实西方政治的相关问题并予以解答,确实厉害。
对比较帝国史感兴趣的嘟友可以看看下面的访谈。
matters.news/@zfeaglesky/29804

此次学习通信息泄露,被称为所谓年轻人第一次网络裸奔,不过说出这种话的人大概是不知道微博五亿多条个人信息的大泄露事件。倒是可以成为年轻人的第一次温水开锅?毕竟很多人算是第一次知道在网络实名制的作用下,个人信息泄露的严重性和简单性。

同时,还出现了一种论调,即为这种用户数量众多、包含隐私信息复杂的应用应该归国家所有,这样才不会出现信息泄露。这种说法更是荒谬至极。要知道获取个人户籍或者身份证信息只要一两百元便可搞定,获取身份证使用轨迹、名下车房银行卡也不过小千数,获取银行流水或者手机通话记录则需要大几千到几万,但也是可以解决的。
以上这些都是所谓在政府控制下的国企央企,却可以获取更加详细的个人隐私。早些年连派出所小辅警都有权限获取任何一个公民的个人隐私,还是在查到领导人和高官的户籍资料并公开之后才缩小权限的(这点在我的记忆中是这样,具体情况记不清了)。

所以将个人信息让渡给个人心目中的权威当局不会减少信息的泄露,只要交出去便就由不得自己了。

多说一句,每次有被认为是“浑水摸鱼”等情况出现时,就有人高声疾呼要实名制上网就好了,难道现在还不够实名制吗?倒不如庆幸这些信息泄露的企业还没有要求每个人上传身份证照片,这样的话信息泄露就更方便更全面了。

虽然大家天天看热搜什么最难就业季,千万大学生就业困难。大学生不如农民工这类。但大学生就业困难是看得到的,那些初高中甚至无学历人群才是更庞大的“失声”人群。进厂打工不如送外卖。路透社那个说16-24岁失业占比1/5,实际上是说负责消化这个人群的各种厂很多已倒闭破产。

希望后面几周能有点好消息吧。申请了某TOP被拒了(果然不是第一第二就不配吗),然后还有一个非常心仪的学校错过申请时间了,晕。和别人成绩类似,但班级不同,排名差距很大,麻。 :blobbroken:

(长文预警)有时候我在想,我读这些著作和史料是为了什么? 

一方面可能是为了提高我写作技巧和理论运用水平等技术性的一面,满足我追寻更多现实利益的目的。这一点很难被指责。毕竟,你如果选择以学术为职业,就必须想办法在这个看似开放包容的学术圈子内生存下去。(这个圈子可能比一般学术圈子要更讲究师徒关系和门派区分。)另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回答一些真正与自身生命相关的问题,一些不去努力回答就活不下去的问题。这些问题源自于现实,又在个体的生命体验中留下痕迹,最后在论文写作中产生回响。如果只是为了完成某种任务而阅读,那些过去的人事和你现实生活有什么关联呢?你在写完论文之后,可能就把它抛在一边。或者因为某一领域做出点成就,就在那领域深挖,形成一种路径依赖。可能你的本科论文会影响之后十年的论文研究对象和研究领域。但是,可能你在十年研究之后,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真正触动你生命的领域。
这个问题很难解决,但也需要早早思考,否则没有必要在这个专业浪费太多时间。个人以为做史学研究做得好的人,真的有一种与常人相异的志趣和大部分从业者都不及的恒心。因为一般人没有这种志趣和恒心,只会发觉得研究越发没意思。为了申请项目和拿经费而写论文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最重要的是,这种情形下从业者也没法写出真正打动人的和流传后世的著述。另外,这个专业天才很少,庸才不少,不差你我这一个。近十年冒出学术新星有几个不是有家学渊源的(上次给我上社会史的老师,他父亲是曾经院里的大佬之一。也难怪他在国内某个社会史研究领域成绩斐然)坚持做史学研究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就是一场豪赌,不是一般人能走得下去和走得好的。个人能力、人脉、家庭背景和气运这四个缺一不可。说了这么多,还是想提醒自己是否真的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这场豪赌,我是否愿意为它下赌注?(与某老师谈话有感)

FDU历史教授刘永华谈读书(会议笔记) 

1,选择什么样的书来阅读。
读一些必读的书,提升自己的学术品位。
对一些很一般的书,略略翻过。
读一些闲书,有时间的话,也可以读一读。
读一些和关系不太密切的专业书,有时间的话,还是很建议去读与自己专业的有联系的另一个专业的书,去拓宽自己的理论和思想。

2,面对专业类的书,你怎么去读。
从超文本去了解一本书(前言,后语,注释,索引,引用了哪些注释,学者和其他人的关系)。你读这些可以了解一个学者的学术脉络,把其放在一个学术共同体中去认识,分析其的学术诉求和理论来源。
对著作进行分析,需要分析为什么别人要用这个史料,很重要。在读完一本书后,需要找到相关的论著和核心的史料来读。不仅要看作者赞同的理论,也要看作者反对的理论。这就是所谓的脉络化。
用简短,扼要的话,来表述一本书。第一点:学术史的脉络;第二点是作者如何去讨论,从哪些角度去把这一个问题给挖掘出来;第三点:什么样的方法;第四点:基本的史料,新史料,还是旧史料的新发现;第五点:论证过程,把问题意识放到每个章节里面去论证。

3,谈如何有效率地记笔记。
他认为把读书笔记写到一两页最好,为之后写论文的学术史回溯打好基础。

4,如何从一本书过渡到多本书。
有计划地去读书。一是:学案式读书,基本上就是围绕某一类学者或者某一群相关的学者,把他们的言论归纳在一起。读一个学派,可以一代一代读下来,使得自己对学派的观点和方法理解变得立体。
二是专题式读书,可以把研习的重点分成一系列的树状结构的端点。比如明清经济史的研究,可以分为人口问题研究,土地问题研究,财政问题研究等。
两者需要结合起来,三四年之后,可以形成一个比较成体系的知识结构。

5,读书与现实世界的联系
在这个疫情的特殊阶段里去不断思考书中的世界与世界的关系。现实世界可以提供一个读书的方向和动力,而阅读也可以提出一些新的观点和想法。一直地阅读和思考,可以防止我们思维的僵化。

(长文预警)记录一下之前参加过的一个社会史师生座谈会(二) 

4、社会学与社会史的边界在哪里?
第一位在于社会史(更高的层面:历史学)首先是服从文献的纪律,而社会学是服从于理论的纪律。对材料的严格区分和批判,是史学的文本纪律,也是史学的重要特点之一。孤证不立,也是史学的重要特点之一。历史学研究不能有任何史实性的错误,而社会学等社会科学对材料的准确性有更强的容忍度。
正史,一种被制度规训过和浸润过社会风貌,可以提供研究方法和材料的文本。与西方史学传统不一样,中国史学传统中正史的分量不低。
诗歌成为一种程式化的文本,而不再是一种文学作品。这种文本必然存在着一种社会基础。许多乡村诗人和下层诗人的诗歌能反映一个地区或者一个时代的风貌。但要注意的是,在利用一首诗歌的时候,需要考虑其的产生过程。
口述文献,在中国史学研究中仍然是处于相对较低的地位。因为其在中国史学传统中是被深刻怀疑的,与西方史学传统不一样。在西方史学中,声音(拼音)代表着一种未被污染的、不掌握权力的人发出的材料,而西方正史材料则是多掌握在教会和特权阶层中,故而更为受到重视。中国则有着悠久的书写传统,乡绅都能写一些文字材料。下层知识分子留下来的文本,远比口述文献更多,也更受到重视。
在研究社会史,特别是借用一些社会学名词的时候,需要对你的核心概念进行界定,不要随意使用。

5、作为史学研究者的我们,应该怎样去阅读其他的理论书籍?
首先应该抓住其理论的关键词,如买研究它的词典,如《胡塞尔研究词典》。
译者注多的书,要赶紧买下来。译著最能体现译者的水平。
如有能力阅读外文原典,则最好阅读外文原典。
要由浅入深地读,不要紧抓新潮流,抓不住。如先读读韦伯的经典著作,不丢人。
最后用五年到十年的时间,把研究领域的所有书籍过一遍,读不读得懂先看一遍再说。

(长文预警)记录一下之前参加的一个社会史的师生座谈会(一) 

1、历史学中的’理论‘是什么?
‘解释’,就是用熟悉的语言去解释陌生的事物。
‘理论’,首先是一种认识的框架,从具体出发抽象出一种解释的东西。
我们所运用的‘理论’,到底是具有方法论意义的工具(认识的框架、解释的手段),还是某种学科的套路或者黑话。
2、历史学面对其他社科的核心:对于历史事实的挖掘和证实,要在文献上去下功夫,去提出现有理论无法证实的问题。尤其是社会史的层面。为什么许多社会理论在不断修订,就是因为不断有无法解释的历史事实出来。
(哥白尼式的解释:更为简便的解释。)
3、要去谈“理论”,最好先去对这个理论进行一个学术史回顾。许多著作受到他们时代政治环境、思想环境和学术潮流影响,有独属于他们时代的学术关怀。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关怀。我们在利用理论的时候,不要掉到他们那个时代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比较关注的问题:内卷、地域差异、女性权益等。
中国乡村研究出现了一种危机(三板斧的停滞:宗族、士绅、国家与基层),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改革开放的中心已经转移到了城市,而乡村正在灭亡。作为身份的农民逐渐消失,延续千年的身份政治在逐渐消亡。此外,在政治社会史上,以98年国企改革为分界点,作为身份的工人消失了,现在只有职业上的工人。身份的两个特点:一个是区隔,另一个是形成的一种内敛性的文化。

旷视刚去世的科学家孙剑,看一下履历就知道他在业内达到的高度。尤其我的研究和机器学习图像识别有关,更懂得他的聪明才智。但我还是想说,人要懂点政治,起码稍微想想自己在为谁服务。毕竟技术非中性,火能用来给人带来温暖,也能用来夺走人的生命。应该说,才智越多和权力越大一样,都可能祸害更大,所以越是身居高位者,越应多一些反思,并且受社会更强的监督和舆论更多的拷打。为高墙添砖加瓦者,和纳粹科学家一样,才智越多越反人类。GFW的总设计者方滨兴校长比孙剑更厉害吧?恶名更盛遗臭万年。

当我还在为写论文绞尽脑汁的时候,我的某位同龄人已经出版了他的小研究成果。 :ablobcatangel:

bloody hell

健康码:数字巫术与色彩政治

唐鹏 数旗智酷 2022-06-06
web.archive.org/web/2022060603

本文提纲

○ 引 子
一、健康码与一种新的生活制度的诞生
二、作为一种社会治理的“源文件”
三、数字鸿沟背后的权力范式转换
四、驯服与被驯服之间
五、数字化的承诺及其背叛
六、数字治理之“蜜糖”与“砒霜”
○ 结 语

算法之鞭不仅用落下来的痛感奴役它的使用者,同时也用挥舞它的快感奴役它的创造者。

本文试图从健康码的诞生、应用与演进过程出发,围绕我们对健康码的认识深度、应用实况与防控需求的重塑,梳理和剖析出健康码作为一种数字时代的治理工具到底带给了我们什么。我们还试图回答,到底是健康码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在改变健康码?到底是健康码在赋能社会治理,还是公共权力在驯服健康码?当然,我们也试图进一步探究,在技术垄断主义与技术虚无主义并行的当下,健康码如何从开始由一种“无关健康”的非生理性数据指征,而真正成为一种影响社会肌理与个人生理变化的“超越健康”的数字势力?

显示全部对话

现在国内各大app强制显示IP,可能有的网友还是没意识到严重性,在这里提醒一下:

国内几乎所有app都是用手机号/微信等注册的,而你的手机号/微信都是直接绑定身份证的,说是实名制上网并不为过。即使你没有在app内完成实名认证,国家也是有规定后台强制实名的(所谓的“后台实名前台自愿”)。

如果你开了代理,反而会暴露自己使用了“违禁软件”,网警找到你,你都没法辩解。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机场(VPN)已经开始审计微博,因为如果你被叫去喝茶,机场会暴露,损失极大。同时开启全局代理对你自己而言也没有任何保护作用。

在我看来,显示IP的操作对言论自由的影响之大,是远大于审查敏感词这类的行为的。虽然之前也是实名制上网,但至少还有层假象,现在就是明着告诉你“如果你乱说话,我可是能直接到你家找到你的哦”。

大环境一天天收紧了,大家要注意安全。

給象友們推薦一個paraphrase軟件。把自己寫的英語句子放進去,就會出來更好的版本,比如説詞匯更加多樣,結構更加清晰。如果自己不滿意,還會提供近義詞替換等其他操作。太好用了,誰用誰知道。
啊!我那屎一般的英語表達。
鏈接如下:quillbot.com/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