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如果说过去四十年中国的启蒙失败,那么最大的失败我认为在于至今中国国民普遍缺乏以政治的角度来思考现实的方式,比如在封城之前是有诸多信号的,而从武汉开始,封城已经有了那么多教训,并不缺乏曝光度,所以敏感一点的人会抓住最后的机会囤积物资,但是你发现封城真的开始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茫然无知(比如我妈),大多数人盲目相信的就是“怕什么,总不会让我们饿死”一类模糊的信念,然后供给不上的时候唯一的出路就是网上哭诉,诉求多少被满足之后愤怒情绪也就消失——这种反应就常幼稚,你会发现很多人并未把自己当做一个值得政府认真对待的成年人,而是一个靠政府扶养的孩童,他们对自己生活的世界的风险缺乏认识,政府也乐得不让他们认识,因此很多人缺乏以政治的思维方式理解生活里因果性的能力,生活里的一切灾难都是随机变量,他们唯一能理解的政治后果大概就是“反对党就会死”,这是刻在心底里的思想钢印。

按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中国人经历过那么多王朝变迁,按理说就算吃瓜政治经验也该非常丰富了,然而普通人政治敏感度真地太低。一件事,事前预料不到危险,事后归纳不出因果联系。政治文化终究是实际操演出来的,没有亲自演练的机会,几个文人报人纯粹宣讲,真地像在沙滩上作画一样。

另外,中国知识分子和普通劳动者的关系实在是太差了。虽然劳心劳力的关系在全世界范围内普遍都紧张,但在中国二者的对立历史太悠久了。从古代开始,读书人就是统治集团的预备役,发迹之后成为王朝的代理人。近代之后少数受启蒙的知识分子带着忧患意识,居高临下的对待国民,双方互相都带有敌意,在鲁迅写阿Q、药的时候,二者的紧张关系就体现了出来,到现在也没有办法弥合。

@xihuhanbi @Lucifuer 不,我们父母一辈很多也是这样。他们总说,国家总不能不管我们,让我们饿死吧。我问,那三年自然灾害没饿死人么。他们的回答是,可又能怎么样呢。感觉就像习得性无助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合体:逆来顺受、感恩戴德。

@xihuhanbi @Lucifuer 是的,我同意。有时很诡异的是,这两类人竟然也可以组合,就是在真正有帮助的大事上躺平,而在无用的小事上行动力极强。有帮助的大事,比如跑路,换工作,换城市,摆脱原生家庭或是不良婚姻,学习技能和知识,或者更基础的搜集信息比较真伪之类。因为这些往往不容易,风险高或者投入大,或者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对人的要求也高。小事,比如抢东西,比如把家里所有东西都喷上消毒水,相对容易多了。做了小事之后就可以大事躺平,然后遇到问题再哭喊,我都如何如何如何了,为什么。

我也不认为等国民众大多是智力低下麻木不仁的傻比,但是在等国的整个氛围,历史文化当今社会从上到下,让人的思维方式就很……我也不知该怎么表达这个感觉

嗯,下面@[email protected]说得比我清楚。

@Guozi 他們的聲音最大吧,中共自稱全過程民主,微博下面還不是一堆冷嘲熱諷的。

再次推薦一下iyouport的文章。

iyouport.substack.com/p/d6f

@Guozi @xihuhanbi @Lucifuer 有时我甚至觉得,父母就是为了跟子女争吵而争吵。你说要提前囤食物口罩,他们就说 “难道政府会看着我们饿死吗!你天天就相信谣言!” 但你放着他们不管,他们自己就骂政府了,还买了一堆东西藏在家里。

@Guozi @xihuhanbi @Lucifuer 我父亲了,让他平时多准备一袋米,他总说,国家不会百姓吃不上饭的。一个被坑去打仗的人,目睹朋友战友牺牲,除了疾病什么都没得到,这十年因为其他省老兵上访才拿到几百补助,现在估计涨了。。我不懂他的自信来源于哪里。

@Lucifuer 政治敏感度低也無所謂,我也不要求強制參與政治,但是看這種極端的民族主義和奴性就很失望。萬馬齊喑究可哀。

@Lucifuer 说到中国人对政治的敏感度和思维方式,我几年前看到有人疑惑过这个问题,印象很深,只不过不是你说的角度
原帖是讨论一部日本动漫剧情的(那个动漫我没看过不好评价),评论区一众发情言论里一位老哥特别疑惑得提出了“感觉就我们中国人特别在乎「政治」,会在意虚构作品里「政治合理性」,日本人这方面就特别天真,他们作品里的「政治」就很小儿科。这到底是为什么?”(原话大意)
和现在自大的兔兔发言不同,当时那人的留言是很真切的疑惑。我看到这个疑问时也陷入了沉思
仔细想想也确实是老中在某些「政治」上更为敏感,但这种敏感不是逻辑和思维上的,更像是巴普洛夫的狗一样的条件反射。例如中人对“独立自治”概念和表达的抵触,不仅是几千年的专制历史的烙印,也有CCP当权后的灌输训练有关-----见到与之相反的东西必要激起磨牙的反应,更何况异议(越来越)不允许存在。
剩下的就是你说的了,无比的麻木愚钝
中人爱「政治」,这爱也是真天真烂漫

@alligator 我觉得这里所说的政治的真正含义是“政治禁忌”,归根结底是我说的最后一条:“反对党就会死”。确实是一种条件反射

@alligator @Lucifuer 说到这个,我想起老中们对“独立自治”的抵触是到了会想办法去圆为什么北爱尔兰、苏格兰或威尔士不应该从英国独立,甚至会觉得爱尔兰不应该从英国独立或者德奥应该重新联合的程度……感觉是被从小灌输的两岸问题观念给训出来的条件反射……

@tchaikovearth @alligator 支撑大一统叙事的是虚荣,比大一统更深入脑髓的政治信念是“ 不能乱”,文革留给中国人的负资产,怎么也摆脱不掉。

@Lucifuer 家长式政府统治风格与东亚特色忠孝文化的奇妙化学反应

@Lucifuer 跟他們思不思考沒關係,單純無能為力而已。。即便當初大多數人都想到要囤積物資,那結果無非是擠兌超市,然後超市提前關門,小區提前封鎖,跟現在他們都搶河馬差不多,無能無助之輩搶不到還是搶不到(換句話說,當初部分人可以囤積成功恰好因為大多數坐以待斃)。。。即便他們又預料到這一步(其實也就意識到根本問題不遠了),但恰恰是#三百年自然災害 的經驗讓他們,至少潛意識裡,但也根深蒂固地明白,根本問題對他們是無解的。。於是只好當鴕鳥,乾脆不思考了,不預計未來,不面對問題(刺猬格所謂在最終意義上那些對無可奈何的災禍人無動於衷的人其實更明智,而想到了卻做不到的所謂聰明人反而遭受雙倍折磨),直到大禍臨頭之日,再跟風哭哭鬧鬧發洩一番(並不是解決問題)罷了,反正又不是我一家,嗯對,最好是跟著大家一起大禍臨頭坐以待斃,非常安全保險,也勝過毒力思考的不確定性和獨木難支。。。。若非如此,即便處於封鎖之中,一座樓盤一個街區忍無可忍的飢民們大可無視封鎖,大家一起大大方方出門買菜逛街遛狗(小囧牛所謂“更加正常營業”)哪有何妨,試看導讀是先群起效仿圍困不攻自破呢?還是大秦官府先調動坦克鎮壓,喜迎敘利亞?😎

@Lucifuer 过去四十年还有“启蒙”这玩意呢?我以为启蒙已经死了🙃🙃🙃🙃🙃

@SushenMao 有的,八九一代的人就是我的启蒙老师,如果不是大学之后接触过六四的相关知识,我自己也会成长为一个小粉红。虽然很多人宣称“中国从来没有过启蒙”,但我认为在我懂事起,不断地将知识和信息传递给我的人,比如搭建梯子的无名程序员、在文化环境相对宽松时积极引进外来思想的翻译编辑、奔赴热点的调查记者、在逆境里仍在坚守法律的人权律师、大学课堂上鼓励学生大胆质疑的导师……这些都是启蒙者。我不认为过去四十年中国没有启蒙。

@Lucifuer 我相信我是受到过启蒙的,我始终记得那个画面,初中生的我一边吃晚饭一边看电视,一个叫郝劲松的年轻人要状告铁道部,因为他买盒饭没发票,他说这是他的权利。那一刻我一直记着,那就是我的启蒙。

@Lucifuer 囤积物资的自救意识缺乏的一个可能原因是多年宣传的大包大揽的政府想象,宣传深入人心,实质在疫情面情被暴露无遗。还有一大堆尚待暴露的事情等待真正的机会。就我自己而言,是倾向于有条件的一定要想办法应对将来可能崩盘的风险,紧急的如疫情,迟缓一点的如养老。没有全能政府,政府在某一个点、某一个时间的不在场、职能缺失、违法行政,就可能意味着一个社区、一个村庄、一个家庭、一个人的死亡。

@Lucifuer 多数人缺少一种不信任,像疫苗也是想着大家都打了也没什么问题那我也打吧

@Lucifuer 就我观察到的最近这些年父母一辈观念的变化,自媒体、微博KOL还有抖音这些短视频平台起的作用还是不容忽视的。我一直以来想当然地认为经历过文革、计划经济短缺和ccp各种忽悠,又在改开时代尝到了市场经济甜头的人不会再那么容易掉进宣传陷阱里,但显然不是这样,ccp的无死角宣传策略可以让一个正常人迅速民粹化。在这上面,你是什么都不懂的00后还是经历了太多的60后都一样,因为他们脱离纸媒后面对的主要信息渠道从一开始就是高度集中化的web2.0网络,不是曾经去中心化的web1.0。这种高度集中化的信息渠道统治了一个人对现实的思考模式,而那些思考模式都是ccp扣了章的KOL们咀嚼了半天从嘴里呕出来的。反倒是web1.0时代的网络遗民还保存了点自由的种子。

还有一个观察就是父母这一辈即使对现在这个领导层有再多不满,也不会设想换人后会有好的转变。他们坚信换一个只会更差,所以最好保持现状。即使你举出毛的例子他们也不会改变想法。这种根深蒂固的悲观主义倒是可以理解,因为等国历史也在一直验证这种期待。希望实在是太偶然太少见了。

@apricotterrazza 是啊,本来这条嘟文就是我观察我妈的手机之后引发的感慨,我和我爸两年没见面了,前阵子见面之后感觉这个人完全成了战狼,他妈的他以前虽然蠢可也不是这样。目前的互联网对人脑的伤害真是太大了

@Lucifuer @apricotterrazza 是的!深有同感!我家一直都不算很粉,小时候家里人天天骂贪污,我想着长大了解多一些就能一起骂了。结果我是如愿变成纯反贼了,我妈从“这里不行”到“还好有ccp不然疫情完了”,我爸也从社达“中国人就该管管”变成社达+战狼“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了,感恩,非常感恩。

@xihuhanbi @Lucifuer 正是如此,所以对他们来说,未经审核、可以自由发表言论的网络反而是不自然的。墙和言论审查对于父母一辈和00后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物。

@apricotterrazza @Lucifuer
其实父母一辈、甚至我们这辈人中70、80一代对文革、计划经济和改开的个人体验是非常不同的。在文革中得意、在改开中失意;在文革中相对别人富足,在改开中相对别人短缺,这样的人绝非少数。

即使在文革、计划经济中经受了苦难的,也不必然反对这样的制度。因为他们在这期间看到了特权的强大,他们希望的不是防止文革再度出现,而是想要再来一次,而在那第二次中他们自己成为掌握特权的人。习近平刚上任的时候,很多人就是因为他父亲在文革中的经历,而对习抱有幻想。然后在“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期盼中,历史又一次悲剧地循环。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