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上高中以来,我就不会写私人的东西了。老师在讲台一遍一遍重复:“论据应当是名人名言,应当是众人知晓的典故事件,否则你的文章没有说服力。”写父母、同学、朋友、邻居是幼稚又可耻的,于是我整日搜寻最新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事例,记忆最为教师知晓的文学作品人物title,专注于提升作文的标价。
我一直认为文字是最与内心亲近的媒介,在文字中一个人最能收拾整饬乃至重建自己的思想,所以写作的时刻是极为宝贵的。可多数人缺乏这样的机会,语文月考的作文写作偏偏是中国学生那个不多的时刻。我对偏离个人体验的题目没兴趣,老师给出的中等分数表明文字对我也不感兴趣,所以我为了分数屈服了。在日复一日的刻意矫正中,我的确忘了如何讲述自己的体验,也在写作的影响下忘了对寻常事物的感知。
以上训练是我“思想真空”的一个很大的源头,可能也是经受应试教育的大部分人的。流连于古今中外,装点门面的例子自然俯拾即是,只是我们偏偏取不下距离自己最近的那颗石头。砌起很坚固的围墙,用来保卫的却是一个完全未知的园地,可能这也是“空心人”的另一种解释吧。
一年前我说,所谓的论据就是借力打力,终究是权力之间的相互移植、利用和加码。舆论场上某些擅长于引用各种名字的KOL可能也是这种教育的产物,一点进去他的主页,你就可以得出“这个人博闻强识”的结论。没有鄙视他们的意思,但是看着重峦叠嶂的句子,仰望着杰出人物的经历,普通人更不敢在公共发言出吐露自己的体验了。说到底,知识的殖民同时统治了私人表达,让普通人的经验也顺带消失在了公共场域。
当然,我关注的有一批博主十分擅长分享关于自己的故事,越是私人越是公共,他们的发言经常在首页上万转。这也算是用户对所谓公共的一种反叛了。
所以我很鼓励朋友们拿起笔/手机/键盘写自己的故事。私人的不一定是公共的,但你写下的句子一定自有ta存在的意义。我克制住了自己引用伍尔夫的呼唤的冲动,只是期待你写出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会很愿意看的。

置顶嘟文

翻了翻被炸的号,1月28日我第一次在首页刷到丰县八孩女相关微博,距离现在已经19天了。从春晚到冬奥开幕式到女足到情人节,朋友圈信息已经爆炸了好几轮。发声、删帖、全网封号,转发、声援、寻衅滋事、境外势力,这几年哪个公民事件不是这样收场?媒体之死、法治失效和妇女问题,这几年哪个社会热点不是这么立论?借用官方话语我们熟练书写新时代陈情表,击鼓鸣冤声泪俱下我们央求中央派组调查。反反复复我们要言论自由要新闻自由,反反复复我们强调女性权利强调性别公正,反反复复我们督促政府依法行政呼吁社会自治自救,老实说,我不想说了我也不想听了。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地方政府是阻挠公民情绪上升到中央国家的伟大发明?被曝光的个案只是冰山一角,不同地区共享的是同一套治理逻辑。相似的悲剧孕育自同一个系统,你能不能不再佯装惊讶和无奈了?你能不能不再健忘不再失忆,不再于愤怒之后回归爱与骄傲的常态了?记者没了律师没了公知被封杀了,哨子被没收了,街只能你自己上了。

弦子诉朱军的二审要开庭了
周三下午两点

一种中国外交:“作恶多端、纠集同伙、变本加厉、万恶之尤。助纣为虐、沆瀣一气、指鹿为马、无耻之极。”
另一种中国外交:“Baidu Maps show that there are 38 Shandong dumpling restaurants in Taipei", hence "Taiwan has always been a part of China."
中国外交,只需要一本成语大全和一个百度地图。中国外交官每使用一个成语,意大利就会凭披萨统治一个国家。

读完了《看不见的女性》,比我平时看完一本书所需的时间要长许多,因为几乎每读完一章我都愤怒得无法接续,必须要和朋友讨论或者做点笔记。

我一直认为自己还算关注gender data gap:两性薪酬差距、女性在家庭领域的无偿劳动、医学领域对女性身体的隐性歧视……但这本书呈现给我的数据仍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厕所数量、公交系统、炉灶使用……事实上,性别差异并非某几个领域中出现的偶然事件,而是普遍存在于几乎所有领域的根源性歧视,区别只在于它有没有被观察到并揭示出来。

我愿意向身边的每一个女性主义者推荐这本书,原因很简单,我们都遇到过男性甚至小部分女性提出的类似质疑:“其实我觉得现在两性挺平等了”、“感觉有些女人太小题大做”。如果你阅读了这本书,那么你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援引本书中的事实和数据,并在长达77面的细致注释中找到数据的官方来源,告诉对方,他的意见只是失真的歧视。

长期宰制女性生活的不公平在这些数据里显形。在第四章优绩主义的神话中,作者提到才华偏见:“美国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当女孩在5岁开始上小学时,她们和5岁的男孩一样认为女性可以非常非常聪明。但是到了6岁,情况就不同了。她们开始对自己的性别产生疑问。她们开始限制自己:如果一个游戏是为非常非常聪明的孩子准备的,5岁的女孩会跟男孩一样想玩,但6岁的女孩突然就不感兴趣了。学校教育小女孩,才华不属于她们。”

而在后续的成长中,女性会把自己在特定领域缺乏才华归为个人原因,甚至难以意识到被内化的社会性别歧视观念。我的青少年时期一直生活在这种偏见里,对这一点深有同感。如果学不好一个科目,我首先归因于自己不够聪明,看不到阻碍我的暗礁。如果我十三四岁时就知道“才华偏见”理论,也许能减少不必要的自我怀疑——想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一种困境真的存在而非源于幻想,首先就要准确地命名它并讲述出来。

在读第16章时,我发现对开页的页眉(即书名与章节名)连起来像是一句话:看不见的女性,杀死你的并非灾害。

“……杀死你的并非灾害,而是性别——以及一个没有考虑到性别如何限制了女性生活的社会。”

睡午觉的时候家属不想让小狗进卧室(因为会故意biaji嘴叫人起床)但是又觉得小狗一个人在客厅怪可怜的,就想把小狗的窝搬到卧室门口。结果小狗不愿意抬屁股,最后连狗带窝一锅端到了 :aru_0160:

看到这条嘟的内容,觉得非计算机背景的朋友想自学,缺乏了必要的指导 (guideline)。看到这条简单说说我的想法。
m.cmx.im/web/@chaojixyy1973/10

最基础的:Codecademy 学会一门程序语言。按优先度排序,推荐 Python / JavaScript / Java. 学会一门语言就可以了。【时长:1 个月】

少量算法 + 基础数据结构知识。Coursera 上的这门课提纲很好:coursera.org/learn/data-struct

线上能搜到很多教程和资源,但比较零散,建议找一本书 (暂时没想到哪一本入门比较好) + 做做最简单的练习题。【时长:2~3 个月】

学到这里其实就已经本科计算机毕业了。普通学校里,大多数计算机系学生也就学到这个水平。

其实整个加起来最多大半年时间就能学完。只需要「简单看一下」,在实际写数据结构、写算法、逐渐积累写一些工具处理和小型程序的过程里,会迫使你回过去重新看待之前学过的内容,经验、理解是会逐渐积累的。

.

其他一些和实际项目相关的选择性学习,全部学完是不可能的,在大公司里做了二十年程序员的也不可能全部知道。

大概可以分为:

* 数据处理 (data engineer / finanace / bioinformatics)
* 前端开发 (web designer, app designer, artists)
* 人工智能 (data-related, or art-related)
* 后端开发 (algorithm, database)
* 图形学 (hardware / os related)

自学我觉得最好的是看 Coursera 的课程目录,只看目录就可以。对应的内容去找书。

更重要的是需要一个好的线上社群能够回答你当前的问题。以前的 StackOverFlow 很好,但现在已经不太友好了。

能根据具体情况告诉你应该当前去学什么,我觉得最后这点是 Mastodon / Discord 社群可以做的。

WSJ 提及中文长毛象的全文: 

cn.wsj.com/articles/%E9%9A%8F%

随着中国加强控制社交媒体,一些用户在网上另寻他所

当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之一微博(Weibo)开始在网络上显示IP属地时,Iris Lin决定是时候离开这个平台了。她称,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导致互联网用户受到骚扰,失去隐私让她觉得受到威胁。微博是类似Twitter的平台。

25岁的Lin住在中国,她说,这只会让敢于发表意见的人沉默。她称,再试图留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已经没有意义了。她表示,是我们的祖国在赶我们走。

今天春夏有一批中文用户离开了中国一些大型社交媒体网络,Lin是其中一员。这些用户离开的部分原因是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在4月份采用新规定,要求用户确认身份,并显示他们的IP位置,外国用户显示所在国家,大陆用户显示所在省份。

上述规定对于一些用户来说是最新冲击,这些人此前就已寻求离开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网站,设法到网上其它地方栖身。他们称,网络审查和骚扰的程度已经变得无法忍受。

许多人现在正试图在其他网站上重建社交网络,并说服其他人也这样做。

最近在中文媒体用户中流行起来的一个网站是长毛象(Mastodon),这是一个基于开源软件的微型博客网络。根据一个追踪该网络上中文用户的自动程序,4月底至7月中旬期间,长毛象的中文用户增加了逾5.1万。在全球范围内跟踪不同社交媒体网站的使用情况难度很大,因为许多公司并不公布用户的国际细分数据。

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网站,如微博和豆瓣,面临监管机构要求其控制网站上内容的压力。豆瓣有一些与Twitter和Reddit类似的功能。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上周六表示,今年前六个月约谈近3,500家网站平台,并对其中283家网站平台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罚款处罚。

监管机构因微博出现被认为违法违规的内容而约谈了其代表,针对豆瓣“对用户发布的信息未尽到审核管理义务”,监管机构约谈了其代表。监管机构对这两家公司进行了罚款处罚。去年,监管机构认为这两家公司对内容审核不严,对其处以总计345万美元的罚款。

这两家公司以及国家网信办均未回应就本报道置评的请求。

4月微博表示,开始显示用户IP所在地,以打击虚假信息传播及保护用户权益。豆瓣开始要求海外用户通过中国电话号码或他们的身份证来验证身份。两家公司实施这些措施两个月后,中国互联网监管部门通过了一系列新规则要求进行这些调整。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一名29岁的中国学生说,由于这些新规定,他在使用豆瓣12年后决定放弃这个平台。这位学生说,如果说之前我是对审查制度感到绝望的话,这次我被激怒了。他和上文提到的Lin都转向了长毛象(Mastodon)。

到目前为止,用户流失似乎并未侵蚀微博和豆瓣的整体用户数量。虽然两家公司在4月和5月都流失了用户,其中微博流失了2,700万,豆瓣流失了27.8万,但是根据中国互联网数据追踪机构Analysys的数据,两家公司的用户数量自那时起均有回升。根据Analysys的数据,6月份微博应用拥有4.76亿月度活跃用户,豆瓣有1,170万。

目前尚无法确定讲中文的社交媒体用户是否正在逃往其他主流网站。Twitter称其不公布国际用户数量。Meta Platforms Inc. (META)和Reddit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Myles Wang是澳门的一位大学教授,在豆瓣上,他的发言曾在参与社会科学和政治讨论的用户中很有影响力。他说,他选择长毛象而不是Twitter,部分原因是担心在国外主流社交平台上有影响力会危及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根据一项基于公开资料对中国言论犯罪记录的统计,近年来,有100多名中国公民因在Twitter上发表政治言论而被捕。

Wang说,这就是为什么长毛象是一个避难所。

长毛象是一家德国软件开发商在2016年创建的,提供类似于Twitter的功能,但允许用户加入各种社区,这些社区托管在不同的服务器上。现在,大约有15万名讲中文的用户使用长毛象,入驻了其中的100多个社区。

已离开中国社交媒体网站的用户表示,他们做决定并非只考虑到能否讨论政治。很多人都说,他们只是想在一个给人以更友好感觉的环境中讨论自己的爱好、烹饪或家里的宠物。

中国音乐人梁欢2020年依托长毛象服务创建了社交网络Live Bar,作为微博的一个替代品。2018年,微博对梁欢的账号作暂停处理,他失去了与200万粉丝的联系。他描述了在意识到再也不能分享音乐、诗歌和搞怪自拍之后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梁欢说,我感觉自己与世隔绝了。

随着长毛象受欢迎程度增加,该服务也引起了中国互联网相关政府部门的注意。梁欢说,Live Bar问世六个月后就在中国被封了。其他一些高人气中型站点也在近期中国用户大量涌入的情况下于6月被封。

多个长毛象站点的管理员表示,自那以来新用户增长已放缓,主要是因为中国用户现在需要使用VPN来访问那些被封的站点。不过,新站点不断涌现,与中国审查机构玩起了打地鼠游戏。一些站点很快创建了复制版,在中国境内无需使用VPN即可访问。

长毛象的一些早期用户说,他们对于在该网络上重建充满活力的社区充满希望。34岁的软件工程师Leon Zhu两年来一直试图把他的微博好友带到长毛象。Zhu说他认为,言论自由在中国被持续侵蚀将促使更多中国互联网用户——哪怕是不关心政治的用户——来到长毛象。

Zhu说,我觉得,在长毛象我不是难民,我是一个定居者。

红心火龙果到底是怎么一步步占领火龙果市场的……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红心比白心难吃吗 每次吃红心都会吃到奇怪的洗衣粉味 不甜 而且对排便颜色有重大影响…. 现在好多店都不卖白心火龙果了 我该做什么来改变这一切 :ablobcry:

其实对上海封城我没有太大的发言权。学校食堂有打包好的饭菜,我每天都趁买饭的时间和室友遛弯,比起校外每天为食物担心的人我的经历不值一提。但最近越来越感受到这段经历给我带来的创伤,可以说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三个月就是我psychologically开始崩溃的一个引子。每天下楼做核酸,排队、坐下、取口罩、张嘴、戴上口罩、说谢谢,机械、麻木,连行走的路线都被志愿者划好了。然后是日复一日的自我隔离,读不进书、看不进电影、刻意回避长时间交流,感觉我从来没有这样24x7把自己暴露在社交媒体和信息流中过。生活的确定性消失了,我在愤怒中反复挣扎,又在失落中反复溺水。两个月过去,虽然已经不再有人问起,但我性格中不受控制的部分已经被滋养壮大。敏感、易怒、焦虑、无法专注,孤立感就是我关于那段记忆的trigger,一旦独处我的城市就开始封锁,万头猛兽觊觎我的城池,而我是等待着失败的骑士。

@xihuhanbi 完全同意。可悲的是,父母两种形象虽然无法代表理想化的“祖国”,却完美映射了现实中“国家”的模样,一方面以强者姿态摁头下跪,另一方面端着“百年苦难”卖惨煽动仇恨。在父亲的拳头与母亲的眼泪双重压迫下,简中儿女活成了失去灵魂的傀儡

该说不说的吧,我感觉简中互联网上的男性有一大半都像中国抗日神剧里的“小日本”,在以下四种状态之间自如切换:“呦西,花姑娘”,“只要你投靠我们,荣华富贵大大的”,“告诉我们八路在哪,饶你不死”,以及“开炮,杀了他们所有人,不留活口”。

独立出版实践的必要性原因之一,是可以复健大小脑。

那些看上去已经非常有人文追求的出版社和编辑,碰到政策更紧缩的时候,社里多开了几次会,多危言耸听了几次,审稿时就如惊弓之鸟,看什么都可疑,一可疑就删,不是斟酌怎么改,而是直接删,也不管删了之后前后文是否连贯,甚至导致原文意思的变样。此时人已没有判断力,忘了自己眼下的工作是胆大心细的「以退为进」,忘了当下时代是历史的临时阶段,而将「退」默认为正确的目的,它成为了肌肉和思想的习惯动作。

只要在所谓的「正式」出版业内多呆一秒钟,这种肌肉与思想记忆就深化一秒钟。因此所有尚且还没泯灭理想的编辑,都有必要开辟一块自己的花园,了解下参与下独立出版,做点反向拉伸运动。

错误动作示范:在艺术(独立)书展上问创作者「你们这书有书号吗,有没有意向合作正式出版」。

女性之于父权,有时候就很像卫生巾,你藏着掖着躲闪,这是你的原罪和弱点,你大大方方砸它脸上,崩溃的是它——你一个女的,怎么可以。

m.cmx.im/@linanxin1983/1087547
看到古宋老师这条嘟嘟突然想到上次维族朋友给我讲的事情。其实在西藏被“治理妥当”,工作重点转移到新疆之后,维族人就不被允许进入西藏了。他们也不清楚原因,只知道政府一直在严格限制维族人流向西藏,大概是为了巩固西藏地区的维稳结果吧。限制信息传递、限制物理流动,可能也该轮到我们了。

2015年我去藏地塔公草原旅行,一进到塔公,就没有网络了,只能打电话发短信。我以为,是那里基建落后,跟当地人聊了才知道,每年七八月都会断网,彻底断,为了避开达赖喇嘛生日。

朋友妙语连珠评论:典狱长说晚上开恩,给大家联网看片儿。每个犯人都吃了一把壮阳药,结果到点儿典狱长把网断了。

小学时我有一块廉价电子表,它总产生偏差,但我并不感到困扰,因为在岛上有一种固定的时间。每天傍晚警报响彻全岛,僵硬的女声播报“人民防空,为您报时,现在是北京时间十八点整”。我总趁这个时候调校手表。

我不知道这是出生前一年台海演习的残留。有时春游的目的地是临近的海军基地,我在甲板上乐不可支地拨弄舰炮的瞄准轮盘,和同学扒着炮管往里探,寒冷的管道里灌着厚厚的铅。

龙王台风淹没岛屿的时候,由于发放的是积压的赈灾帐篷,帆布上印着援助台湾同胞的字样。从岛上乘轮渡到陆地,对岸的山削去一整面,刻上热烈欢迎台湾同胞的大字。我忍不住盯着看,又总想为什么刻在这里,为什么给我看呢?对岸的人看的到吗,即使字很大很大,但也实在很远很远。

我们抓不住什么,我们像一座座沉没的岛屿。

爱见证历史的人,恭喜你认识到了一件事:你正在旁观,事件正在发生。只是还有另一件事:你只能旁观,当历史砸到你脑门上的时候你才发现你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历史是胜利者的书写,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你永远是黑色背景板,永远是哑巴,永远在迷宫里四处碰壁。别说蠢话,先可怜可怜自己吧。

真的不懂,朋友圈的這些活人啊,維權律師被監禁的時候你不出來,瘋縣女子被拐賣虐待強姦、並完全無後續的時候你不出來,廣東社保繳的年限悄悄延長十五年的時候你不出來,憲法被修改並完全未聽過你的意見的時候不出來,村鎮銀行存進去的錢取不出來維權殘障人士孕婦被公職人員毆打時時你不出來,一要武統台灣你就要出來了,你知道戰爭意味著什麼嗎?你是個活人嗎?人家活得好好的,爭取了那麼久的民主自由的地方,憑什麼要來你這個法西斯之地啊?有好大的病我真的操你們跪太久了兩個深深的跪坑就是你的墳墓。

内娱又开始狂转只有一个中国
cnm那可不是吗 有两个中国谁他妈还受得了

这个meme用了两三年了,还是那么实用、贴切、一语中的。把原版的“Run”Ps成中文“快逃”,自然得像是给全体中国人量身定制的,换成其他语言和文字都不太合适。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