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Anti-Asian hate March moment
I just want to share with everyone in the timeline, it probably one of the best March moment in 2021!

”show me what community looks like~
This is what community looks like!
Show me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
This is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

置顶嘟文

你看到了吗?
你看到阳光中的那颗向日葵了吗?
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
而是把头转向身后
就好像是为了一口咬断
那要在它脖子上的
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 芒克《向日葵》

Kss3n 转嘟

巴勒斯坦反抗者以香港为榜样。

这就是跨国联合。

BLM分发给队友的安全准则中借鉴了一大把来自香港行动中的经验,
俄罗斯的反普京抗议使用的是BLM的战术说明,
哥伦比亚的反新自由主义斗争在对巴勒斯坦的支持中延续,
美国和欧洲的反抗组织帮助突尼斯起义翻译文章和资料,
全世界的五一节抗议活动基本都是自治自决的主题领导的,彼此呼应。

但这也是风险很高的,印度的环保活动家因为使用了通贝里的行动战略文档,而被莫迪政府起诉为“勾结境外敌对势力颠覆政权”。

当权者一直在跨国联合以增强他们的镇压能力 —— 如果反抗者不能做到真正足够大规模的联合,就无法战胜暴政。

局限于本土的反抗已经远远不够了。

Kss3n 转嘟

看禁忌女孩官博fb那条原动态的时候看到下面有粉丝评论:don't worry about china 🤡 they don't have netflix
我:在笑,但是也在哭

Kss3n 转嘟

世界上最无耻最阴险、最歹毒的赞美,就是用穷人的艰辛和苦难,当做励志故事愚弄底层人。——王朔

Kss3n 转嘟

在中国,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事情说不清楚。无论是拥巴还是拥以,都能看到一批让人头皮发麻的人。拥巴的一方里面,反美主义者和新纳粹齐飞,拥以的一方里面,皇汉与社达共舞。

Kss3n 转嘟

1983年发放文革中被害死者丧葬费、抚恤费通知书。

Kss3n 转嘟
Kss3n 转嘟
Kss3n 转嘟

一個台灣畫手的圖被大陸某淘寶店盜用,網友建議舉報台獨,效果拔群

Kss3n 转嘟

中国有哪些在全世界都看着没用,其实确实逆天的习惯?

逆天习惯

1、认爹。

谁能把中国人揍趴下,谁就是中国人爹。比如共产党就是中国人的伟大慈父

2、选择性失忆症

例如,三年大饥荒,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屠杀,以及一大堆被中国人三秒钟记忆遗忘的大大小小的事。

3、成赵家事不拘韭菜节。

整天宣传“我们中国真是太厉害辣“,结果遇到什么事都只会删帖禁评,让屁民的苦难消失在仁慈赵老爷的视野里

4、害己又要害人。

不仅自己的韭菜被疯狂压迫剥削,甚至还要向国外输出镇压和监控

Kss3n 转嘟

#中国女性生存境况
#中国老年人生存境况
转自微博@林栀樊:
#杭州##转塘##交警# 杭州转塘交警就这素质??真他妈离谱!直接给我气吐了! ​​​
share.api.weibo.cn/share/22183

转自微博@1kioopa:
杭州转塘转江街,有交警强行拦下两名女同学(女同学带了头盔,也没载人,没闯红灯),女同学莫名其妙,交警直接威胁两名女学生,不下车就用警用辣椒水喷两名学生。两名女生被口头威胁。
后有一位九十多岁老人和两名路人开始劝阻,男路人劝阻后,指了一下交警 那名交警还想打男路人,老人上来说理,想抢过交警手中的辣椒水,然后老人的眼睛被那名交警喷了两次辣椒水。
女路人打抱不平,男路人报了警,电话里讲我们污蔑交警。后来出警老人已去医院,后来人多了后那个交警赶紧开着车逃了。[怒][怒][怒]
全程有视频
share.api.weibo.cn/share/22183

转自微博@曾bobi:
#九十岁老人被交警喷辣椒水# 爆料一下中国美术学院附近交警乱抓人,女生一没载人,二戴头盔,三等红灯走斑马线,结果硬被说压线,用辣椒水威胁学生下车,路人叔叔看不下上去说他,他接着吼路人大叔,说不能用手指他,准备动手打人,老人想扑上去阻止,他直接用辣椒水喷九十岁老人眼睛,老人拉了他两次他喷了两次。打电话给警察局对方说学生污蔑人,这个交警喷完人就直接跑了学生没法及时拦住。现在老人眼睛都还睁不开。打了110好多次就是不出警。#转塘交警辣椒水喷九十岁老人#
@迷惑行為大賞 @四川观察 @马玉兰还在害人
share.api.weibo.cn/share/22183
#转塘交警辣椒水喷九十岁老人#

Kss3n 转嘟

舆情引导关键词一览:造谣、真相、让子弹飞、剖肚取粉、境外势力、理性、颜色革命、带节奏、调查效率、热搜、反转、道歉、跟风、别有用心、无脑、阴谋论。
他们要切断你的共情力,打压你的求知欲,冷血化你对社会的热血,分解一切人们自发的呼吁和联盟,歪曲舆论的真实诉求,忽视人群中真实的不满,并把所有抗议都污化成对党和国家的颠覆,由此宣称世界又危险了那么一点,他们又伟大胜利了一次。

Kss3n 转嘟
Kss3n 转嘟

过去这两天我又陷入了去年很常见的崩溃状态,脑子里几乎没有办法想别的事情。特别当舆论开始“神乎其技”地往境外势力发展的时候,我对这个地区这部分人类感到绝望。甚至怀疑“正常人是少数?大多数人已经麻木了已经疯了?”但我今天听道长八分的时候突然想通了一件事:这些可怕的声音和意见也许是有组织的或者被网络放大了的,我还是相信很多沉默的人跟我一样惋惜年轻生命的逝去、愤怒于有关人员的隐瞒和掩盖。
但我们必须说出来,大声地、用力地到处嚷嚷,我们的声音能让尚有良知但陷入自我怀疑的人们意识到自己不是孤岛,让他们不至于被泯灭人性的浪潮淹没。
请大家不要停止发声,即使被删被攻击,如果这是没有尽头的黑夜,那我们可以让自己成为一点星火。

Kss3n 转嘟

光州之歌

我們曾經熱切地盟誓
不惜愛情、名譽與名分
要奉獻一生  向前衝刺
同志已不知去向  只剩旗幟飛揚
絕不要動搖  直到重生的那一天
歲月儘管流逝  但山川知道
醒來之後呼喚的  那熱切的吶喊
我將向前衝刺  活著的弟兄  請跟我來
我將向前衝刺  活著的弟兄  請跟我來

“獻給你的進行曲(光州之歌)”此曲是八十年代南韓最具代表性的「民眾歌謠」。是1980年5月光州抗爭時擔任市民軍發言人、死守到最後殉難的尹尚源烈士,與戀人朴基順(1979年參與勞工抗爭時死亡,當時係國立全南大學國史教育系三年級生)在1982年2月舉行冥婚並合葬在光州望月洞墓園時,韓國作曲家金鐘律借用詩人白基阮的詩作,特別為他們新譜的曲子,讓悼客們在現場高聲齊唱;80年代初,韓國反對運動人士藉這首悲壯的歌曲提振士氣,克服光州抗爭的失敗與挫折感。此後,這首「獻給你的進行曲」成為韓國街頭運動(包括工運、學運等)時,全民耳熟能詳的民眾歌謠。尹尚源在殉難前最後說的話是:「我們今天在這裡雖然失敗了,但明天的歷史會記下我們是勝利者。」

Kss3n 转嘟

没什么好回忆的,不过是把苦难包裹上糖告诉你,我们又赢了。政府是永远的赢家,而普通人不过是宣告胜利的代价

Kss3n 转嘟

> 越来越多的警察向广州女孩围了过去,将她拖离车道。人群越来越激动,集体大喊:“放开她!”“放开她!”。警察将广州女孩拖到学校门口后,松开了她。现场人群也如潮水一般,围到学校大门前,批评警察的声音此起彼伏。“你们太不像话了,枉戴国徽!”一位白发老人说。另一位染着黄头发的年轻女士痛心疾首道:“人家从一个小宝贝长到17岁,突然就没了,谁不心痛?”广州女孩对着一位女警察吼道:“你是母亲吗?是人民公仆吗?”大部分警察听着,沉默,或是出言安抚。

联想到前两天一帮人大声疾呼:「我们需要更多女警察!」

不,我们不需要更多警察。

成都49中门口,那些手举菊花、高喊“真相”的人们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1

Kss3n 转嘟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1

5月11日下午,有一位父亲也出现在现场。他声音嘶哑、说话吃力,喉咙上有一团褶皱,牙齿缺失许多,下门牙都没了。他说,那是做喉癌手术留下的痕迹,一切都是发生在女儿去世之后。11年前,他18岁的女儿在成都一所高中念高三时猝死,他为此不断上告、打官司,忙碌两年,最后依然没有得到一个道歉。他不在意没拿到赔偿,“拿钱有什么用呢?就是拿100万,每分钱也都是她的肉啊。1万是她的手指,10万是她的腿?你愿意花吗?”他说,“就是人突然走了,像刮骨一样的痛啊,你知道什么叫做撕心裂肺吗?”

“我来,就是想跟那个孩子的妈妈说,回家吧,没用的。”他说,声音极度苍凉。即便女儿已去世十一年,他或许已经讲过无数次这件事,却依然红了眼眶。但他的神情里,已不见喷薄而出的悲伤情绪,而是压制在骨子里的哀痛与无奈。那悲哀化成他脸上淡淡的苍凉的笑,和双眼看人时如深井一样的空洞。

Kss3n 转嘟

想了想六四學運,

想了想克拉瑪依大火,

想了想紅黃藍幼兒園,

想了想南京應用技術學校,

想了想山東冒名頂替大學事件,

最後想到了成都49中。

校園外的人們邊忌憚著反抗代價,

邊生育著要送進校園的溫馴牲口。

這真是一個有序的生產壓榨國度。

Kss3n 转嘟

百分之百

They're afraid of the old for their memory.
他们害怕老年人的记忆。
They're afraid of the young for their ideas - ideals.
他们害怕年轻人的思想和理想。
They're afraid of funerals - of flowers - of workers - of churches - of party members - of good times.
他们害怕葬礼,害怕墓碑上的鲜花,害怕工人,害怕教堂,害怕党员,害怕所有的快乐时光。
They're afraid of art - they're afraid of art.
他们害怕艺术,他们害怕艺术。
They're afraid of language - communication.
他们害怕语言 害怕沟通。
They're afraid of theater.
他们害怕剧院。
They're afraid of film - of Pasolini - of Godard - of painters - of musicians - of stones and sculptors.
他们害怕电影,害怕帕索里尼,害怕戈达尔,害怕画家,害怕音乐家,害怕石块和雕塑家。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of radio stations.
他们害怕电台。
They're afraid of technology, free float form of information.
他们害怕技术,害怕信息自由流动。
Paris Match - Telex - Guttenburg - Xerox - IBM - wave lengths.
害怕《巴黎竞赛画报》,害怕电传,害怕古腾堡,害怕施乐,害怕 IBM,害怕所有的波长。
They're afraid of telephones.
他们害怕电话。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to let the people in.
他们害怕让人民进来。
They're afraid to let the people out.
他们害怕让人民出去。
They're afraid of the left.
他们害怕左派。
They're afraid of the right.
他们害怕右派。
They're afraid of the sudden departure of Soviet troops - of change in Moscow - of facing the strange - of spies - of counterspies.
他们害怕苏联军队突然离去,害怕莫斯科的变化,害怕面对陌生人,害怕间谍,害怕反间&谍。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of their own police.
他们害怕自己的警察。
They're afraid of guitar players.
他们害怕吉他手。
They're afraid of athletes - of Olympics - of the Olympic spirit - of saints - of the innocence of children.
他们害怕运动员,害怕奥运会,害怕奥林匹克精神,害怕圣人,害怕儿童的天真。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of political prisoners.
他们害怕政&治犯。
They're afraid of prisoners families - of conscience - of science.
他们害怕犯人的家属,害怕良知,害怕科学。
They're afraid of the future.
他们害怕未来。
They're afraid of tomorrow's morning.
他们害怕明天的早上。
They're afraid of tomorrow's evening.
他们害怕明天的晚上。
They're afraid of tomorrow.
他们害怕明天。
They're afraid of the future.
他们害怕未来。

They're afraid of stratocasters - of telecasters.
他们害怕电吉他,害怕电吉他。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What does he mean, even rock bands?  Even rock bands?
他们怎么回事?连摇滚乐队都怕?连摇滚乐队都怕?
Rock bands more than anybody else suffer from political repression.
摇滚乐队比别人更遭受政治镇压。
They're afraid.
他们害怕。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 of telecasters - of stratocasters - of old age - in the streets - behind the locked doors.
他们害怕摇滚,害怕电吉他,害怕电吉他,害怕走在街上的和锁好的门后的老人。

They're afraid of what they've written - of what they've said - of fire - of water - of wind - of slow - of snow - of love - excretion.
他们害怕人们写的东西,害怕人们说的话,害怕火,害怕水,害怕风,害怕雪花纷扬,害怕爱,害怕排泄。

They're afraid of noise - of peace - of silence - of grief - of joy - of language - of laughter - of pornography - of honest and upright - they're uptight.
他们害怕噪音,害怕和平,害怕沉默,害怕悲伤,害怕欢乐,害怕语言,害怕笑,害怕色情,害怕诚实和正直。他们非常焦虑。

They're afraid of lone and learn and learned people.
他们害怕孤独,害怕学习,害怕有学识的人。
They're afraid of human rights and Karl Marx and raw power.
他们害怕人权,害怕卡尔·马克思,害怕原生力量。
They're afraid of socialism.
他们害怕社会主义。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They're afraid of rock 'n' roll.
他们害怕摇滚。

And why the hell are we afraid of them?
那么,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怕他们?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