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早起看新闻很焦虑,现在冷静了。我还是要好好生活,认真生活,享受生命,相信自己,对自己有信心,不因为其他人如何而动摇,不伪善,好好打磨自己,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尽力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能力范围之外做不到的,至少去相信对的事。无论潮水如何汹涌,只要我心智坚定,我就能做一个站直的人。给自己鼓鼓劲。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和很多优秀的人接触下来的感觉:对我这种普通人,不是上帝关上一扇门但是打开一扇窗。而是上帝把所有的门窗都替他们打开了,我就只有一扇窗。我唯一的成就就是把自己唯一的窗外的花园打理得很美。我也很棒。

置顶嘟文

刚才小睡突然梦见了铁链女,梦见我和星黛露室友偷偷去救她,带了斧头,但怎么也砍不断那么粗的链子,又特别害怕把村里人吵醒,她就看着我们,不说话,我太着急了,急得醒过来。被绝望和羞愧压的喘不过气。

朋友讲起泰国鬼怪轶事,另一个朋友:死了还得上班,给人办事,连个休息也没有,怨气能不大?!?!还能不反噬?!
哈哈哈哈哈哈哈,打工人的怨念。

围观室友情路的无聊感想: 

学姐今天陪着学长满北京这通溜达,他们俩仔细算算也认识十年了,虽然关系一直很好,是学长之前留学的时候每次聊天他都会试图让学姐去找他玩,可以一起异国出游程度的好朋友。虽然并不会像我和学姐两个女孩经常联络,但这样一起玩也很自然,完全不会有任何别扭之处。男女之间有没有纯友谊这我不知道,但是学姐从来没喜欢他是真的,他暗中喜欢学姐也是真的,可除了这些之外他们非常舒适朴素的友谊也是真的,不是因为学长喜欢她才能玩到一起,而是两个人真的是朋友,在朋友之外一个人暗藏了一些喜欢。突然觉得爱情好像买衣服,收藏很久的、觉得挺好看的衣服好几年也不会买,但有的衣服就看到一下就立刻下单了,或许能不能在一起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大噶觉得欧洲如果要从(不管什么政治立场的经济学家和神棍普遍一致预测的)已经逐渐开始且将在23,24年达到高潮的经济衰退中走出来的话,靠什么契机最有可能 (我现在天天忧国忧民):0170:

其实对工作上认识的女孩子,我一直都是秉承一种男的之间“兄弟会”差不多的原则:
如果我确实知道对方优秀,那我就认真强调(甚至酌情上浮20-30%,因为女的被好评很容易被听的人打折扣);
只要不是我确实知道的对方的负面传闻,我一律根据自己推测在“不知道,没听过,不会吧?你听谁说的?靠谱吗?不能够吧”里面挑着说。
首先不给女性对象不确定的负面加码,我觉得这样能让女性更好过一些吧。

gay蜜室友怼人真的很有一套,思路也清奇。桌上有个女孩,是没办法自己做任何事的类型,无论做任何事都得有人陪,gay蜜室友说学长室友不在,去北京了,她问:和谁去的?我们说是他自己去的。她很惊讶,说你们都没去吗?他一个人?我们说是的,她就发出特别惊讶、特别同情又不可思议带音调的:啊?!(请想象。)gay蜜室友立刻也露更夸张更惊讶的表情说:怎么了?你不会自己从来没出过远门吧?!啊?!女生就说:那得有人陪呀。gay蜜室友:不会吧?你真的自己没出过门?!唉,那我跟你说,北京站上面有个大怪物,一到半夜就吃人,你去真的得找个人陪你,特别危险!专吃那一个人走路的!

男朋友是武侠迷+精神病: 

男朋友来学校接我,我看他嘴里在吃什么,但是没在意。我俩正走路,他突然说,我是裘千尺!我转头看他,他张开嘴,舌尖躺着一颗枣核。
然后男友认真的把枣核卖力吐向垃圾桶,仿佛发射暗器。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啦你!
过了10分钟路边有一个小麻雀,男朋友:好你个贼麻雀!你整天来窗台上勾引我家的猫!你看招!
拼命朝着三米外的麻雀吐枣核!完全不行,还要自己灰溜溜的跑去捡再丢垃圾桶。
我:你怎么还有一个!
男朋友很骄傲回答我:我来之前在嘴里藏了四个,太扎嘴了,我吐了俩。

敏感词词库好好笑

谷歌了一下第二张里我没看懂的昆明湖涨潮,笑死,大家祈翠姿势好多

显示全部对话

地铁上隔壁人似乎也是毛象人,可形容自己的账号是:涨粉、掉粉……。说毛象只有发政治类容易涨粉,发别的容易掉粉。我只能默默掏出手机在毛象上吐槽他,我们这里是儿童乐园,这套在我们这里行不通哈。

在看一个无脑暴走的动作电影,男星,宽松扎口裤型,里面能藏一个弹药库,女星,无敌紧身牛仔裤!口袋里连一片纸都不装,所有武器都怪身上,上身还是肩带细到危险的紧身小吊带!

我学长室友,向导师请假,决定明天去北京向学姐表白。我紧张死了,学姐在陪date对象录节目呢!这时机怎么选的如此不妙!

求助万象!
请问象友们最近有爸妈这个年龄段拿旅游签出境的么? 海关那边会要求出示回程机票么?
如果是入境美国的话, 美国海关会要求有返程票么? 如果没有返程票, 说明是探亲的话, 会被卡么?
感谢! 鞠躬!

秦晖的最新讲座,“苏联式国家的测不准定理”,真是太有趣了。大致结论是:在一个不断内部清洗,以及人人都戴着面具的集权系统里,从一个政治人物的个人经历、过往作为、所属派系,来推断他将会如何行事,是靠不住的。那,靠谱的分析方式是什么呢?秦晖没说,但是答案很明确:看现实,具体来说就是军事、财政、国际形势。形势比人强,政治强人大都同时也是现实主义者,比如卢卡申科和卡德罗夫这些人这半年的表现。但是,以上所有这些分析,都没有排除最可怕的一种可能,那就是,主政者虽然是马基雅维利意义上的”现实主义者“,但是由于智力或性格的陷阱,缺乏对客观现实的认知能力,这就导致他们一方面有能力在整人和内斗中胜出,另一方面却又在掌权之后处于一种事实上的认知失调状态,以致谁都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干嘛。要说“测不准定理”,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测不准定理”。

好家伙听说以后的直播都会进行延迟处理了,为防止再出现李佳琪那样的事时可以及时掐断,简中用户以后连直播都看不了了,直播变成了可操作的半直播,这绝对是全球特供了

我其实是很幸运的,我母亲坚强又开明,父亲是老反贼,养我这个小反贼,我一个好朋友也是,家里老反贼,我们顺利长成小反贼,我们俩这样的是特别幸运的,有的时候不知道该感激还是该羞愧……。所以特别粉红再幡然觉醒的痛苦阶段,和父母政见不同的痛苦阶段我没经历过,更从来不敢发表什么感想。有的朋友会特别难过,特别痛,有的朋友会笑着调侃自己,无论如何只能默默陪伴身边这样的朋友们,默默希望大家都能幸福,不要再受苦,和属于自己的小猫小狗相遇,生活在一起。一个经常调侃自己的朋友说,如果大家都幸福,不调侃自己,世界上就失去很多豁达和欢乐。我在心里默默想,失去了也没什么可惜,血里开出的花,永远的枯萎了吧。我们还可以创造更多不同的快乐。

或许当领导的快乐就在于此吧,无论讲什么x话蠢话,都有人听,还有夸你。我的理想就是一辈子不用说不想说的话,也不变蠢。

如果愿意如果信任请私信评论留言告诉我:
1)你在国内的问诊感受(精神专科方向)是否被认真对待 是否感受到verification
2)治疗期间 医生是否根据具体个人情况给予合理药物调整 追踪和治疗(正常而言 每个月要给来访者安排复诊)
3)如果你是神经多样性群体 确诊所用时间是多久 在被确诊后医生是否对相关共患心境障碍给予解释 医嘱 及针对性治疗
4)如果你在或曾在国内读心理学 神经学科 精神医学方向专业,可否分享一下教材更新程度 专业信息更新程度 以及 是否对阿斯伯格有过了解学习
做此调研如我在前篇嘟所言 我希望更好更清楚更多了解国内情况 收集样本信息 更有针对性做出有效的内容(无论视频还是文字)
再次感谢各位象友的关注转发评论留言私信分享 这很宝贵很重要 谢谢🙏🧸

#孤独症谱系障碍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