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工作的朋友打电话,问说我的微信号不是***吧?我说不是啊!朋友告诉我刚处理了个事儿,让我最好不要在twitter和YouTube上【截图】,绝对不要转发到墙内(微博、微信、朋友圈)。
朋友也不能说得太详细,甚至没直接在微信上说,显然是大会将至管得更严了。

看一个简历,名校,美国知名商学院,学位若干,大学毕业后20年里各种响当当名头的公司一路做到高位。但在本科大学名下面标注了一句:“学生会副主席“。

虽然没有照片,但一个人物形象也开始栩栩如生了。

我一个师兄在毕业之后娶了一个中国人,去年他老婆决定带他搬回国内老家深圳。走之前师兄来找我,说有问题想问。他没在中国生活过,但感觉中国,在他同他老婆及全家人的认知中就好像两个不同的国家。他想跟他老婆家人以外的中国人聊一聊。

听他简要说明,感觉他老婆家人就是普通的正能量爱国群众,党和国家永远正确,你不理解那是因为你懂得不够多。我理论结合实际给他讲了讲正常人视角的大国,师兄明白了,知道自己并没有疯。我劝他缓两年再走,大国的疯狂还没触底。师兄摇头:老婆想回去,等不了。

他走之后有过两次短暂交流,深圳的一波波抗疫和封闭让他无可奈何。后来我也没再问,这两年越发感觉面对在这种频度和深度的痛苦中度日的人,轻飘飘的问候还不如闭嘴。

#我们支持Jingyao 【欢迎转发扩散】

gofundme.com/f/we-support-jing

正因为Jingyao与支持者们的声音不断的在中文圈被审查与删除,我们感到在法庭现场的人身支持和及时的进展分享尤为重要。 希望大家能一起用行动和捐款,支持去到现场和在线下和线上组织支援活动的志愿者们。本次筹款将被用于支付志愿者的出行,食宿以及其他费用。

更多信息请看筹款链接🔗

Jingyao诉刘强东庭审最新消息:

1. 多家媒体递交了直播申请,刘强东和京东表示反对。法院接受了刘强东的反对,拒绝了媒体的直播申请,但是同意媒体在法庭内部进行文字直播。

2.法院安排了C1856房间开庭(这个开庭也是审判Chauvin,谋杀 George Floyd 的警察的谋杀案的法庭), 仅提供8个位置给原告,需要提前递交实名。

3. 为了保证公众对案子的知情和监督,法院安排了另一个房间对外开放,座位先到先得,无需提前申请。

4. 正式庭审在10月3日9点开始,预计持续多周,每天的开庭时间是早上9点到下午4:30.

5. 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来到现场表达支持。请转发给你在明尼苏达附近的朋友!

前两天吃了螃蟹,壳丢在垃圾桶里,因为太懒了一直没有把垃圾带出去。

到今天,垃圾桶的角落都臭出蘑菇云了,我赶紧喷了点香水。

这下小P受不了了,麻利出门丢了垃圾。

我为我的智慧鼓掌。

我刚刚听了一个移民了英国的香港政评人的youtube podcast,才知道原来英国政府对香港人的移民政策又优惠了一点。需要bno的移民政策本来已经令到75%港人符合资格移民英国,但97年之后出生的年轻人没办法申请bno,是要以dependent的身份才可以和父母一起移民。但考虑到很多年轻人和父母政治意见不一,或者因为游行进了什么黑名单完成不了大学甚至中学,现在的政策改变到如果父母一方有bno,就算父母不愿意申请,子女都可以独立申请,令到更多年轻人可以移民到英国。

然后主持人还教路,特别是没什么钱的年轻人不用老是盯着大城市,著名大学等,英国没有香港经济那么单一有很多出路,可以考虑去报读那些政府资助不需要什么学费的证书班,先独立再算。

我觉得真的很好的良心建议,好像美国一样,很多low cost的城市非常容易生活。以前我住的南部小镇,不少人赚个四,五万年薪左右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买个标准3房2浴带花园房子,有工作之后马上换新车等。赚得多一点的人有很多fancy玩具,trunk,boat,jet ski等(附近很多河和湖)有时候和老公说起小镇生活,我都会说a part of me always want that。

虽然物质不代表一切,但your money could go a long way加大你对未来的掌控度,无论是心理空间,物质,时间,关系,最重要是不要太紧,人好像弹簧,不能绷得太紧,会断。

说起香港人移民,之前线上分享很广的纪录片,one way,Fiona和阿文一家的故事,频道最近刚好update了,一年后他们拿到visas啦,Fiona升职了现在是recruiting company的project manager;阿文打算做lorry driver但英国车牌难考failed了两次,现在继续努力,对于好多网友指责老公对老婆支持不够,频道的主持维护他说,阿文包办了所有的家务和接送儿女而且和儿女感情很好,希望大家手下留情。两个子女适应很好,nam nam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看过这部纪录片。他们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跟频道分享了他们一家人在后院bbq的视频。

祝福他们 :blobcathearthug: 视频在这里
youtube.com/watch?v=_OfTvQbAC5

雪饼消失一年了。去年今日,雪琴正准备登上前往英国的飞机,煎饼在为她送行,然后就是突然的失联。消息传出的时候恰是中秋,我大概是回了家,在中国传统里代表着“团圆”的日子,我们彼此失散了。

指定监视居住是一个很难想象的东西,我们不知道雪饼身处何地,也不知道TA们能不能吃好,睡好,哪怕TA们都是向来乐观且韧性十足的人,但从以往的异见者们的遭遇来看,大概率是不能的。秘密审讯,指派律师,拒绝家属会面,这是政权一贯的手段。

与此同时是蔓延在整个广州社群的恐慌(姑且称之为“恐慌”),不断有人被警察约谈,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即将面临什么。尽管我们已经目睹过各种怪现状,各种突如其来的“喝茶”,各种打压、拘禁、封杀。我们也不知道,雪饼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社会又会在何时恢复正常。

前段时间听朋友吐槽,说雪饼的事情在上海的某些社群里了解的也不多。这并不出奇,一是毕竟地域不同。二是这片土地上有类似遭遇的人很多,TA们也未必“值得”那么多人关注。雪饼的声援者们一直在努力寻求国际上和国内的关注,我想TA们是值得的。雪琴称得上是中国#MeToo 运动的发起人之一(我甚至想删掉之一),作为记者她也从来没有退缩过,19年反送中的时候,她也是少有的能做下记录的中国媒体人。煎饼在社群以外并不为人所知,但他就是千万中国NGO从业者的缩影,在自己关注的劳工、残障、教育等议题上默默地工作默默地努力。

黄雪琴、王建兵,希望我们可以记住TA们的名字。

雪饼被捕一周年的声明。

free-xueq-jianb.github.io/2022

贵州翻车只有通报,没有媒体报道。
这次如果舆论反应大,下次就不通报了。

硅谷一些科技公司的男厕所里面也有免费的卫生棉条提供。感觉这同时可以点那些铁血爱国反政治正确硬汉法西斯博主好几个穴位。

高铁上该不该卖卫生巾,急坏了一帮铁血爱国硬汉,赶紧跳出来展现他们鼻屎一样大的脑子独立思考出来的逻辑谬误。是啊,高铁上怎么能卖卫生巾,为小群体利益占用公共资源,要是这都行,那以后车厢里是不是还要卖房卖车,那人民群众就坐不到座位了。

上週,學生在填留學報名表格的國籍一欄時想了想,以前都是填香港,但國安法說了香港不是國家,於是乎就填了中國。最後被對方學校打回來重寫,應該填「中國香港」,還是要和大陸區分開來,但台灣學生就直接填台灣OK。

人权组织Safeguard Defenders几天前发了个报告,关于中国警察扩大全球执法。报告几点发现:

2021年4月到2022年7月间,中国警方“劝说”23万所谓罪犯“自愿”回到中国,同时承认其中的一些人并没有犯罪行为。

这些“劝说”的手法,包括不让目标人员在国内的孩子上学,惩罚其他家庭成员;如果亲戚拒绝帮助警方“劝说”,也面临来自警方或纪委的调查与惩罚。

在五大洲30个国家设立了已知54个警侨驿站海外服务中心 (overseas police service centers),一些中心明确和中国警方合作帮助他们在其他国家开展警务活动。

9月2日通过的新法将于12月1日起生效,就某些罪行(电信、网络诈骗等)在全球范围内确立对中国人和外国人的完全治外法权。

报告说这些海外行动本来可以通过国际警察或司法合作机制,这样可以保证目标人员的基本权利,但是各地公安检察院的文件里都强调要用“劝说”法。

safeguarddefenders.com/en/blog

我妈觉得熬到二十大之后防疫就松了。我问,你在哪儿看到了支持这种乐观情绪的证据?

没有回答。

拉萨市属乡镇的朋友把这篇转给我看,也发了朋友圈,过了一会儿就删了,因为她朋友转了这个被打电话。然后我再去看这篇文章也被和谐了😔
据朋友描述,市里情况很糟糕,很多人饿肚子,物价很贵,而乡镇上规定每几天拉一定量的菜,强制居民买,菜烂在那都没人吃,资源分配严重不均。另外,挨家挨户发莲花清瘟

采访了一个中国码农,简历上基本都是硅谷科技公司,但去年到今年六月有一年时间在上海某大厂。我问他,你是真回去了吗?他说,是啊,本来就想回的,但是今年在上海关了三个月,实在受不了就回来了。

在上海还在封城被全球媒体轮番报道的时候,一个美国同事好奇来找我解惑,她实在想不明白如何把一整个城市的人全部关起来。“我如果就是要出门呢?如果这些人就是要打开门往外走,他们能怎么样呢?”

我如果就是要xx又能怎么样。有些国家的人就是不能这样想。人人都能举出九九八十一难的例子,还没开口就已经一路联想到西天了。

被囚禁在家的亲戚朋友自信满满地说,没问题,吃的都够!末了不忘交代我:外国现在疫情那么厉害,你要小心啊。

他们都是好心,我也就不好意思跟他们说我周末出去吃了三顿饭,看了一场导演现场交流的电影,爬了山,还喝了酒。

我家有个亲戚从高中的时候开始混帮派,最后靠家里找关系买了张毕业证才算有了高中学历。家人经常不知道他人在哪儿,但知道他经常在外赌博闹事,因为债主会找上门。后来他妈觉得长久这样也不是办法,还是要给他找份工作,于是他自然而然去当了警察。

穿了制服之后就更好了,出去打架人家不敢打他,讹钱借钱也变得更容易。但赌博该输还是会输,他妈只好用养老的钱帮他还债,到最后家里的房子也卖了,他还在继续赌。后来他家的情况我就不太清楚了,他妈早些年经常找我父母帮忙,这些年来往少了。几年前的春节碰到他,对大家都很客气,但一说话就是典型的战狼军事博主粉丝形象,让人无法忍受。

最近听到他的消息是他坐牢了。亲戚们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也许他妈因为不想说,这两年故意不跟大家来往。我听到消息的时候他已经坐完出来了,又找关系恢复了工作。

这位亲戚过去常说他的同事比他坏多了,他算是好的。我也信。怎么说呢,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