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鴉 转嘟

Google发言人证实,该公司以“低使用率”为由,终止了中国大陆的Google翻译服务。
该变化将影响Chrome浏览器以及KOReader等应用的内置翻译功能。根据竹新社编辑核实,中国大陆部分地区已无法直接使用Chrome浏览器的内置翻译。

techcrunch.com/2022/09/30/goog

t.me/tnews365/24464

和朋友淩晨三四點在打電話,很少開口說話,但一起讀著同一本書,然後她再說了一會兒生活中發生的事,之後我繼續閱讀而她去練書法,直到我們困了去睡覺…很令人困惑的體驗。

巷鴉 转嘟

我他妈要笑疯了!我之前只看见了大狸子发的截图就觉得好好笑了。看了整个视频之后,真的笑到停不下来。
记者问泽连斯基有没有最喜欢的普京笑话,泽连斯基沉默了一下下,憋着笑,然后终于忍不住了,憨厚地大笑了起来,说有,但是不太好说。
这个场景,仿佛没辱,但是又好像什么都辱了。
我疯狂代餐,这如果问的是习近平该多好,我能笑一年!!!
(来源见水印)

Neon White這個遊戲超適合拍片欸…根本就是speedrun模擬器。而且玩時很有成就感,有種自己操作很強的感覺,但遊戲其實也不太難(?

我好像被前房東敲詐了超過100歐 

我真的呆了,我和那房東在同屋相處了幾個月,一直以來只是覺得她說話時有時會誇大和扭曲現實,以及對自己的觀點很執著,但我以為是老人家或多或少都會有點這樣。我從來都沒想過她還會這樣說謊來問我們拿錢。她還是位教道德與倫理的老師啊,這是怎樣,敎一套做一套嗎。
我室友要和其他相關人士反映這件事了,我只能希望真的會有人解決這件事…

显示全部对话

操不會吧我剛才發現我可能被我的前房東欺詐了超過100歐。 

前提:我,前房東和我室友住在同一間屋,但每人都有自己的房間。
房東:她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平日也很和善,我和室友有什麼不懂時都算樂意幫忙,所以我們關係還不錯,而且我們都信任她。

事情是這樣的,我已經離開這間房屋一段時間,但我離開時留了一些口罩和食物給我室友,同時也不小心遺留了自己的耳機,而這些東西全都在我的房間。在我離開後,我室友也有使用我留下的東西,而她也想把我的耳機寄回給我。但有天晚上房東進了我房清潔,那時我留的食物口罩和耳機依然在我房間,而我的室友有特意說請不要扔我留下的耳機,可是等她出來後,我以前留的東西全都消失了。我室友有問到我的東西在哪,然後房東說她哪項都沒看見。
可是那些東西真的是在我房間,因為我室友另一天有拍到我房間的照片,然後那室友在拍了照之後也沒碰過那些東西。
所以我留下的所有東西就這樣被房東帶走了,而那房東還說她沒看見??我的耳機值70歐啊媽的。

然後這讓我想起另一件事情,就幾個月前,我回家時把家門鎖匙留在家中走廊的一個櫃台上,我那時忘了拿走,不過我那時同屋的另一位室友說她也看到我的鎖匙在那個位置。可待我記起想拿回的時候,我找不到了,那我就告訴房東,可是房東說她沒有看過我的鎖匙,那我就是不見了鎖匙,而補匙要給100歐左右。那時我信了房東的話,雖然很疑惑,但也就給了。現在回想,可能是房東拿走了然後說沒看過,那我就沒有鎖匙用,不得不給錢。

另一件事,有一天房東說我們家中通往花園的門被弄壞了,一開整道門就會倒下來,而她不知道是誰弄壞的,所以我們要平分維修的錢,每人50歐。我們信了,就給了。可是我和室友私下討論時都說我們都沒開那道門。現在回想,要不那道門就是房東弄壞的,要不就是它根本沒壞,只是我們害怕它一開就倒,所以沒有去試它是不是真的壞了。

所以房東就這樣藉著我們的信任,欺詐了我們這麼多錢??我??我是不是想太多了,靠我應該怎做

巷鴉 转嘟

次数已经用光了!查到的书会在有空的时候传到zlib!谢谢大家!请其它在5mbook这里买过互助卡的象友也注意呀!以及评论里的象友分享了 https://xueshu86.com 这个网址似乎也可以互助~ 

@board

用来找电子书的网站大概被查了,之前充过的次数还剩十次,需要今天用完所有的次数,一时想不到想查的书。如果有象友需要查zlib上没有的资源,可以发出来,我来找找。

終於把留了快一年的頭髮給剪了,立即覺得輕鬆好多,然後回到家稱一下體重,差不多輕了一公斤hhh
理髮師:你的頭髮好厚
(打薄中)
他:真的好厚
(繼續打薄,直至差不多結束時)
他(指向地面):你看,地上這些都是你的
我:我知道——

巷鴉 转嘟

网飞猎魔人虽然各种意义上一言难尽,但杰洛特闭嘴干活,Jaskier唱歌作曲给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宣传猎魔人是好人这个模式,我很喜欢。

想想看,如果每个猎魔人都能领养一个吟游诗人当宣传气氛组,能在猎魔人拎着水鬼头一身血地出现要报酬把人们吓个半死时,立刻蹦出来高歌一曲“噢我们的除魔大英雄~”,或者在猎魔人不善言辞地哼哼时,吟游诗人立刻用一两句小调弹唱“我们真的很为你的遭遇难过,这活交给我你就放心吧善良的农夫”,像奥巴马的愤怒翻译官逆转版似的,想必大家渐渐会更快接受猎魔人并且像过节一样欢迎这对活宝来镇上吧!

经实验证明,带吟游诗人的猎魔人接单率比传统模式高三倍!猎魔人/吟游诗人结对子这个商业模式是不是非常有前景呢?想必有猎魔人朋友一定会问了,那么需要上哪去弄个专属的吟游诗人呢?
我们在考虑和各大猎魔人学院合作,常年招募吟游诗人,学员毕业即可分配一位吟游诗人,一起踏上旅途共同成长,互帮互助互惠互利,岂不美哉?
感兴趣的朋友请立刻留言咨询吧!

和中學朋友見面,即使只是吃午餐也很快樂,而且她看起來氣質好像更溫柔了但其實為人比以前大膽了,就,好可愛啊。

原來金平糖每100克就有97.5克糖…開始思考我其實是在吃糖果還是砂糖

巷鴉 转嘟

羊村繪本案五位言語治療師總工會成員被判刑十九個月,均不認罪,這是楊逸意今天在法庭上陳情:今次審訊是一種對「正確」歷史觀的審判,但回顧歷史,雅典能夠審判蘇格拉底,但無法審判哲學;羅馬能夠審判伽利略,但無法審判日心說。
歷史沒有所謂的「絕對」,而只有多元的;沒有所謂的「正確」,而只有經得起反覆驗證的。哪怕權傾朝野,亦無法確保一己史觀永恆正確,文化大革命即是一例。三本繪本有否真誠反映香港的社會情緒、貼切記錄民間角度的歷史觀點,還是散播謠言,只有人心才能夠審判。
今次審訊反映了個體自由與政權存續之間的張力。國家與政府,說穿了也只是個體的集合,他們與一般百姓的分別,只在於手握更多的政治權力。如果國家安全只等如執政集團的安全,而不尊重個體自由,即使看似歌舞昇平,亦只是建基於恐懼的假象。無數香港人前仆後繼的,就是為了改變不平等的政治權力分配,但不僅他們遭受棍打槍傷,權力結構還愈發傾斜。
因法律之名,我們五位被告已還押一年多,不知是幸或不幸,在獄中遇到不少這些勇敢的面孔。呼應工會成立時的立場聲明,馬丁路德金曾說︰「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歷史上無數反抗者同樣曾因法律之名被收監、刑求,甚至處死。
在這些時候,達致公義或者只能另覓他途,直至法律和制度平等保障身處其中的每一個個體,這是我們理應承擔的道德責任。而這才是出版繪本的意圖——指出故事裏的羊所作的是正當的。與其說繪本是煽惑所謂直接或間接的暴力或仇恨,不如說是要制止暴力——制度的暴力。
hkcitycreation.com/2022/09/10/

之前玩3D遊戲都沒暈過,但今天新玩了兩個3D遊戲,兩個都頭暈了犯噁心,奇怪…

昨天回到家做居家隔離,隔了一年回來,總覺得一切都好像沒變,但很多細節早已不同。今天從家中出發坐車去驗測站,正好在我小學附近,在思考怎麼前往之前身體已經作出行動,彷彿這條路線已經刻進腦海裡,即使多年沒回來也不會再忘記。
回來四天哭了三次,每次都不同原因,從一開始的苦澀和厭惡,到回到家後有種抽離,然後覺得自己似乎從沒離開過,還有其他種種情緒,總覺得情緒變得太快,而我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反應了。

我和朋友在dc說讓我們每人放一首飲歌,結果她搶先放了Never gonna give you up,想不我就這樣被人rickroll了…

呃呃呃想不到我也有要當感情調解員的一天,雖然事情解決了但我感到好多二手尷尬啊啊啊

蚊子包描述(? 

威尼斯的蚊子好毒啊…才呆了一兩天我就被咬了不下十口,而且咬了之後不是一個個蚊子包,而是一片紅腫,還奇痕無比,用冰水和無比滴只能緩解兩三分鐘…這兩天我都是帶著痕意入睡又帶著痕意醒來…那裡的蚊子是不是變異了啊

我們花了足足十二小時,轉了五次長途巴士/火車,現在卻依然被困在異國的車站中。而我明天早上還有預約要去政府部門…不知說甚麼好了,累了

显示全部对话

本來我又餓又想去廁所,現在甚麼反應都沒有,只覺得一陣生理性噁心和僵硬。發了訊息給bnb宿主問他有沒有看到耳機,還未有回覆(希望他能發國際郵件把耳機給我,然後我在bnb裡還運費給他)
現在只想一動不動地聽歌,而我又沒有耳機了操。

显示全部对话

剛剛發生的事情 

操我要瘋了而且我二千多元的頭戴式耳機好像留在airbnb裡了,我也不可能再回去拿,就禍不單行是吧操這個情緒過山車過得快到我真的想尖叫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