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这个可以自由发言不怕被审查的平台后我才发现——原来我挺不想说话的。主要是平日看到非常想分享的东西或者想法时己经有朋友可以告诉了;如果这想法不能对任何一个朋友说的话我就更不可能公开地发在社交平台了。
但以前因为它封禁某些话题,就反而更想说那些出来让更多人了解。现在有全然的自由才明白我根本不喜欢公开而没有对象地自言自语,只想有一对一的私密交流。
...好吧至少我更了解自己了?

突然听到小时候自己的入睡歌单裏的其中一首歌...有些惊讶。
从前奏就觉得很熟悉,但小时候完全没留意过它的歌词,原来这首歌也是在追求自由啊。
再次听到情绪很复杂,还有点怀念...反正比以前更能欣赏这乐队了,虽然我一直都喜欢它。

我已写下和将要写下的想法都被他人表达过了。我所喜爱的事物,观点和感受都被思考和描写过,还写得更精炼,更深入,更容易理解。甚至我正试图表达的想法都早已被人写下了,例如图霍文斯基的《没有新雪》。
然而人类依然是孤独的个体,真是奇妙而讽刺。

Etaoin 转嘟

mastodon中文新用户多了不少,想看看性别比例是否有变化。

选项最多只能四项,因此选项为出生时的生理性别

突然很好奇长毛象中文用户的年龄跨度,希望大家多多回应。因为最多只有四个选项,如果有其他回应可以留言,我会纪录下来的。如果没人回应的话...就之后再开一次好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帮助转推,让更多人看见,谢谢)

时间过得真快....我到现在还没有现在己经是20年的实感,昨年像昨日啊

借关心他人的苦痛来逃避自己所要面对的痛苦,我真是卑鄙啊

刚刷到几篇说台湾的代替役感受的文章觉得好神奇,有种慢悠悠的日式小说感觉(其实没那麽美好)
被迫去陌生地方工作(耍废)一年啊....以局外人的身份来看还挺有艺术感的

Ella Fitzgerald的歌好好听啊。正宗20世纪美国爵士风味,配着可口可乐听就更搭了。
她的声线像乐器一样,真漂亮。

日本世相 

...看日本世相令人恐惧,更可怕的是你知道这种情况不曾消失,甚至在另一个国家中这种压迫只会越来越严重,却越发天经地义。更别提那国根本没有人能像斋藤茂男一样把它纪录和反思了,单纯纪录也会被大骂造谣啊。
我心中所想,所惧的场景连现实所展现的一万分之一都没有。怎么能在明白他人在受苦时心安理得地过着自己安稳平静的生活?怎可以不共情他们?能够“正常”生活的人己经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啊。
每看一次纪实书籍都会这样想,可我甚麽时候才有能力和勇气踏出一步去行动

半夜过后清醒的每一分一秒都是额外的时间,不管是玩还是做事都没有压力和负担,加上一片黑暗的环境——太舒服了。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