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梦想的国土不是一条跑道,所有人都向一个目标狂奔,差别只在名次有先有后。我梦想的国土是一片原野,容得下跳的、跑的、采花的、在溪边濯足的,容得下什么都不干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

置顶嘟文

Strangers passing in the street,
By chance two separate glances meet,
And I am you and what I see is me,
And do I take you by the hand,
And lead you through the land,
And help me understand the best I can,
And no one calls us to move on,
And no one forces down our eyes,
No one speaks and no one tries,
No one flies around the sun.

youtu.be/53N99Nim6WE

显示全部对话
置顶嘟文

about how to pin other people’s sayings⬇️

置顶嘟文

长毛象的串型自我回复可能算是我最爱的机制之一,非常适合思维跳跃人士随时复盘!

显示全部对话
关廿 转嘟

支持妊娠自决权的德州小镇妹子 

听闻一个认识的德州小镇妹子跟全家和所在的深红保守基督教徒社区闹翻了。妹子的职业是社工,日常工作中经常接触的就有境遇最悲惨的女性群体:强奸乱伦受害者,相当多都是未成年的底层女孩。她清楚彻底失去妊娠自决权对这些女性和被迫出生的无辜婴儿们意味着什么样的命运,所以Roe vs. Wade法案被推翻后,一向温和友好的她公开发了一篇非常激烈的长文反对,迅速得罪了自己身边的很多人,连亲妈都回复了个哭的表情表示对她很失望。她说这两天跟家人已经是剑拔弩张的状态了,但是她完全不后悔。

她们全家人都是极为虔诚的信徒,妹子选择社工这份辛苦又不挣钱的工作也有出于信仰想为最需要的人提供帮助的愿望。但是比起种种「胎儿也是至高无上的生命」的教义说辞而言,她真正接触这个人群后得出的结论是强迫女性孕育不想要的孩子造成的苦难才是unchristian。这些苦难往往被满口God’s will这种站在虚无的终极道德高地的宗教人士们回避无视。颇有点中文里「君子远庖厨」的味道。只是这里被远离的不是牲畜,而是活生生的女性和孩子们。

真的很佩服这个妹子的勇气。我们在象上这样的同温层为此发声容易得多,而妹子是在违抗自己的大半个人际圈,背离从小被灌输的信条,难度不知道要大多少。

哈哈哈 又粗粗看了几篇 这个博主很有意思 是那种 可以通过文字看出这个大脑看起来很漂亮的感觉(?)(但是小红书想发点文字内容也太痛苦了吧-.-

显示全部对话

:0520: 湖和河的比喻真的很妙。但后面说的又感觉不太对,只要找到热情和兴趣所在,然后坚持下去就万事大吉了吗?这样说是不是太静态了,是不是忽视了人的热情和兴趣其实是会流动变化的
而且我自己就变得格外快…… :0170:

显示全部对话

最近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疯狂撕烤未来,学业、职业、人生
上次看完了How to Pick a Career
waitbutwhy.com/2018/04/picking
撕烤了很多(个人的兴趣和热情还是应该摆在核心位置) 但还是没想明白(我到底要去做什么)。。

今天在小红书看到一个绝妙比喻
xhslink.com/3J1OYh

「打个比方,如果你做喜欢的事情,那就像活水一样,你只需要花时间拓宽河道,水自然就流向它该流的方向,形成一条小河。
但如果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那就像死水一样,你不止需要拓宽,还需要挖长,你需要花很大力气拓展,然后最后会变成一个湖。可能这个湖前期比河要大,但后期会越来越累,而且成效甚少,因为水是死的。

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在挖湖,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在挖河。
是挖湖的人都不想挖河吗?也不是。
里面有一部分人已经挖湖挖了很多年了,现在去放弃湖,去从头挖河,沉没成本太高了,他们很犹豫。
还有一大部分,愿意从头开始去挖河,可是不知道去哪挖,找不到泉眼....
这个泉眼就是你的热情。如果你能找到你的热情到底在哪,其实已经超过绝大部分人了。
也许一开始需要你不停的付出,收获甚微,可能从发现泉眼到挖成小溪就得10年,但其实一直挖下去绝对是事半功倍收益指数增长的,如果你已经找到你喜欢做什么就坚持下去吧。」

昨天看完了最后一篇《天灯》
真的是太痛苦了。。 :0520: 让我怀疑人生和价值观的那种痛苦 (上一次让我感觉到这种苦的还是《我的天才女友》 可能是 20世纪的真实背景下发生的故事吧 太近了又太苦了

显示全部对话

卧槽我居然今天才知道 我们学校有社会学专业 :0090:

:ageblobcat: 有点点不满现在的8g内存,这两天去苹果店看了看pro,结果内心毫无波动+吐槽这是砖吗
抱紧我的air!又美又薄!

显示全部对话

wxw.moe/@sslashd_7/10854392601

:blobaww: 真的吗!!
(虽然安乐死和死刑不是一回事但是)谁能想象。。。100年前美国还在广泛使用电椅 :0200:

关廿 转嘟
关廿 转嘟

一个好笑的拉丁语知识点:filiabus
拉丁语和中文一样,当一类群体既有男性又有女性时,可以用阳性复数「他们」指代。比如「servi」既可以指代男性的奴隶,又可以指代男女们的奴隶。但是,偏偏子嗣无法适用这个原则,「儿子们」有其特殊的变格形式filiabus,仅仅指代儿子们而不包含女儿们,且该特殊变格只在【与格】和【夺格】使用。
这是为什么呢?这与古典时代女性的继承权和法律有关。在立遗嘱时老父亲常常只想将财产传给儿子们,而不会给女儿们。可是由于常规情况下阳性复数【儿子们】是可以理解为【儿女们】的,且这一点在法律上也生效,导致许多女性凭借该词模糊的指代对象和遗嘱的法律性也要求继承财产。男人们为了避免女性凭借此与自己争夺财产、解决该词的模糊性,于是特意修改语法,将遗嘱中常出现的与格、夺格(给予….财产用的是【与格】)改成了filiabus,从此filiabus仅指代儿子们而不再指代儿女们。女性无法再凭借遗嘱上诉争夺财产。
之前学世界古代史老师说古希腊的女性地位其实是世界上最低的;现在看来古典时代希腊罗马谁也不输谁,都挺厌女。这不是?为了不让女性获得财产连语法都单独改了 :0470:

显示全部对话
关廿 转嘟

@Tigerpht 所以有人说美国民主有个很大的弊病就是不强迫公民投票。这就导致来投票的都是些政治极端分子。党派为了迎合票仓,制定的也是极端政策,不能反映大多数人的诉求。像澳洲就是全民强制投票的。虽然不投票的惩罚很轻,但仍然能让投票率保持在90%以上。

关廿 转嘟

美国自由派现在的问题是,只知道游行抗议,只知道喊口号发社媒。然后关键的事不做。就是投票。。。到了投票的时候,很多年轻自由派们还要摆姿势摆架子,说民主党和gop一样烂,说老派政客都是劣迹斑斑臭不可闻投不下手。对,说得都没错,可是另一面川普这边那都是邪教,根本不管这些,他们万众一心,就算川当街杀人他们都愿意投他。现在就是左右意识形态的全面战争,一边要讲良心讲独立思考讲政治纯洁讲姿态优美,一边是洗了脑的丧尸大军,你说谁赢?等末了川皇2024二进宫,以后指不定美国高院9个都是保守派,也许到头给你任期制甚至选举也都废除了。。。到时候自由派也就还是上街喊喊口号吗?你说怪谁?

自觉warning 关于overturned roe的“理中客”想法 

其实还挺不喜欢把推翻roe案的影响直接跳跃解读到未来的极右/法西斯的说法的……

最简单的就是 最高法推翻roe案=美国禁止堕胎。更详细一点“推翻roe案只是个开始……”,然后:今天最高法推翻roe案,明天就可以推翻一切基于14条修正案的判例;今天最高法不再干涉州立法的堕胎法律,过几天州势力就可以影响到联邦通过一项“保护全美国胎儿生命权”aka禁止堕胎的法律;甚至进一步预言使女的故事,预言女性、少数、弱势群体的全面失势。

如果是真的认真这么想的话(什么叫“认真想”,比如 《1984》和《使女的故事》就是 寓言,而不是 预言),其实……非常没有必要。虽然开头warning了,但写到现在觉得 甚至从情绪的角度上也是不这样想为好。我感觉类似:乍一看到这样的事,有愤怒悲伤情绪很正常,但是继续了解check一下就可以发现,很多逻辑链完全不成立、可能性几乎没有,基本是在自己吓自己 :blobcateyes: (这条嘟都没提罗伊案到底如何,因为之前看了几篇论文也是感觉很复杂,再写一篇论文估计都说不清,我了解也还不够深,目前比较倾向“宪法原典主义”vs“司法能动主义”角度)

我个人觉得overturned roe这件事的定位是特朗普上台的一大余波,特朗普提名的三个人直接让最高法的保守:自由变成6:3 这是最致命的,有句话就是“什么在最高法里最重要?”“五票,有了五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当然所谓“保守派大法官”也是有区别的,很多嘟引用的非常不友好非常保守令人感觉前景堪忧的言论基本上都来自阿利托和托马斯,这两位是不用抱任何希望的知名死硬保守,在堕胎权和少数权益相关上一直很刻薄恶毒-.- 但是特朗普任命的那三位,他们的重点其实是宪法原典主义(again 不要自己吓自己……
当然这里说“余波”,我确实不清楚现在的趋势是更右还是有所缓和……看到一条嘟说「美国的情况是红越来越红,蓝越来越蓝」,最近以美国的分裂为主题的书也不少,我也觉得现在是越来越分裂,而不是往哪一边极速坠落。(而且罗伊案本身也是美国分裂的一个表现,在此之前“堕胎权”并不是一个主要的政治/社会议题,在此之后各种围绕堕胎权的争论和活动就没停过,也几乎无法想象任何总统竞选人会不就这个问题表态

显示全部对话

《一件自己的房间》原文

「无论如何,即使时机已经成熟,我仍不相信,天赋,不管是就头脑还是就性格而言,可以像砂糖和黄油一样掂量轻重,哪怕是在牛桥,在那里,他们很擅长给人们分出等级,为他们戴上学位帽,名字后缀上标明学位的缩略字母。我不相信即使是大家从《惠特克年鉴》中找到的排名榜,一定就代表了价值的最终等级,或有什么确凿的理由可以认定,巴思爵士进入餐厅时,必定走在心智错乱者监察长官后面。所有这一切,挑动一个性别反对另一个性别,一种身份抗拒另一种身份;自命不凡,鄙薄他人,如此等等,都属于人类生存的小学阶段,在此阶段,人分成“门派”,这一派必须击败另一派,最重要的是,你得走上台去,从校长大人手中接过装饰华美的奖杯。人类成熟后,不再相信门派,或校长大人,或装饰华美的奖杯。至少,讲到书,你就很难给它们贴上高低优劣的标签,揭也揭不掉。现时的文学评论不是一再证明判断之难吗?“这是部伟大的作品”,“这是部毫无价值的作品”,同一本书会得到两种不同评价。或褒或贬,都没有意义。确实,虽然衡量轻重是件很有趣的消遣,但所有事情中,没有比它更没用的了,盲从衡量者的裁定,也是奴相十足的习性。写下你想要写下的,这才是最当紧的;至于它能够留存千百年,还是仅仅几小时,谁又说得清。但哪怕牺牲一丝一毫的想象力,或抹杀一点一滴它的色彩,只为屈从校长大人手里的银杯,或教授袖中的标尺,都是最可鄙的叛卖,据说,人的惨境,莫过于财富和贞洁的丧失,但于前者相比,不过像是给跳蚤叮了一口。」

显示全部对话

还有什么叫“无意义”,其实想到伍尔夫写的这段「“这是部伟大的作品”,“这是部毫无价值的作品”,同一本书会得到两种不同评价。或褒或贬,都没有意义。确实,虽然衡量轻重是件很有趣的消遣,但所有事情中,没有比它更没用的了,盲从衡量者的裁定,也是奴相十足的习性。…… 哪怕牺牲一丝一毫的想象力,或抹杀一点一滴它的色彩,只为屈从校长大人手里的银杯,或教授袖中的标尺,都是最可鄙的叛卖。」

对于人文艺术之类的东西来说,或者说 从美学价值上来说。说 谁谁很伟大哪部哪部作品是划时代的 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能对唬住诱拐萌新入坑有意义?-.-)。那些创作者和他们的作品,对你来说唯一的意义就是有没有触发过你的情绪/思考。这也就是为什么用文学史艺术史的方式来学习文学和艺术,总会有点蹩脚。我感觉最好是照着一个简略的大纲去直接感受作品,然后按照作者之间真实的关系/影响/相似、凭着自己的热情和兴趣 开挖,而不是钦定谁的伟大和谁的意义。

显示全部对话

douban.com/people/190792378/st
想起之前一位友邻形容的 dig music的过程,非常感同身受啊!
《不朽》里有一段叫「游戏在一个毫无意义的世界上是他惟一看重的东西」,绝佳概括我的这种感受和人生理想哈哈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