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油管发现有介绍中国音乐场景的英文影片。看标题以为只是介绍一些中国独立乐队,没想到从政治文化环境讲到了乐队的夏天 :ablobflushed: 看完觉得墙内讲独立音乐的影片都十分外宾,当然这个影片也肯定搬运不到墙内。

(主要提及了PK14、carsickcars、海朋森等兵马司系乐队,还有以重塑雕像的权利为代表的乐夏乐队。后朋在你国好大势 :ablobflushed:
youtube.com/watch?v=C7-7X9t3sh

超不爽!今天心里拉黑了一个人 

我最近不是转组做ESG了嘛,参加老组social的时候碰到一个intern对ESG很感兴趣,还拿了return offer,就想多了解。我因为刚转也不清楚,就想着找一个认识的snr mgr帮他们俩hook up一下。那个snr mgr在我刚转到多伦多的时候可热情,素不相识还主动搭话说你就是那个新来的经理呀,我请你喝咖啡,喝咖啡的时候还教我在多伦多Office要怎么climb the ladder。所以我一直以为他单纯的很热心,直到今天。我在公司内部软件上ping他,说了大致情况之后,他直接回no thank you,然后说既然是audit的intern想进ESG那就明年再试吧,我说人家已经拿到offer啦,就是想多了解,他就回,那等她正式进来开始工作了不就知道了。

我发现这人其实给每个人都分门别类,经理级别的,要social一下,intern,话都不想说。这个我在美国从来没遇到过。在达拉斯的时候,有那种鼻孔朝天的人,人家也从来不找你social,那种热心的人,就真的热心,不管是partner还是director,只要有人对我们公司好奇,他们都会抽出时间来跟你聊一聊。反正发完消息我就在心里把他拉黑了,这种人小气吧啦的,希望以后工作也遇不上

有些事情看看现实的结果就明白了,如果日本人均变态人均恋童癖,这个国家的儿童怎么可以人均单独上下学的,有的还要乘坐交通工具,有的还要自己去图书馆儿童馆。
日本小朋友开始独立上学的年龄通常是幼稚園中年级到高年级,那就是4~5岁。
我们家所在的町,为了保证小朋友的安全,不仅有交通安全会(是真的要定期检查交通安全,有隐患就报警),路边的店铺、住民记得小朋友每天经过的大致时段。
有次我们家小孩上学迟到,接回家时路上的老爷爷说,小朋友今天早上出门太迟了,爷爷差点就回去了。(他在小朋友上学的时候会在路边等他。)
不要以为儿童安全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是要全社会一起努力实现的。而且都知道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这里的坏人得少到什么程度才有可能让低幼小朋友单独出门。

性骚扰到底什么证据才能算证据,我看有律师说微信上他自己承认的聊天记录能算,但是很多时候性骚扰是没有对方的微信的呀,如果法律规定的证据都没法拿到,那不就是系统性的压迫吗?装什么法治社会呢

玫瑰之战这是照搬啊,黄晓明还玩棒球,想知道国内法学生几个玩棒球的

说英语想说last night老说成yesternight,刚刚说中文想说去年说成了昨年……我的语言系统摇摇欲坠

来看Katherine Ryan的standup啦!(就是那个讲Hamilton笑话的)

在小红书上看一些时尚穿搭类的po,经常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说什么牌子支持新疆西藏独立是辱华品牌(当然这些都用缩写),仔细想了一下,这不能叫辱华吧,只能叫辱汉

以前看古装剧,对于男的不想被认出来就贴个胡子,然后就真的能蒙混过关这件事我是不懂的,就在刚刚,家属要在国内app上人脸识别,屡次失败,我们还以为是vpn的问题,我灵光一闪让他去剃胡子,剃完瞬间通过✅,男的胡子有点神奇哦

家属国内联通的手机号7月之后在加拿大就没信号了,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晚上在做公司的原住民reconciliation training,讲到colonialism,我定睛一看,这些ccp全干过呀!合着关起门殖民自己人啊

求助猫象,猫好像有点便秘,该给她们吃点啥?家里有猫草,她们也爱吃,平时两顿干粮一顿式粮

打破“福利养懒汉”迷思(Busting the Myth of ‘Welfare Makes People Lazy’)》

原文于2018年3月9日刊登在《大西洋》网站

By Derek Thompson

theatlantic.com/business/archi

在主流政治讨论中,“福利养懒汉”这一观念根深蒂固,但它的提出往往缺乏依据。这一点在大萧条时期尤为明显,当时富兰克林·D·罗斯福设立了WPA(公共事业振兴署),他的批评者就戏称此为“摸鱼(We Piddle Around)”当年比尔·克林顿的那句“让我们终结众所周知的那个福利制度”就隐含了这点。即便在今天,这个观点仍然是保守主义经济理论的思想支柱,该理论建议削减医疗补助和现金援助等项目,部分原因是担心政府福利会使人们不再自力更生。

几十年来,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样的论断是完全错误的——设计完善的扶贫项目,比如收入所得税抵免,实际上提高了劳动参与率。如今,在全世界范围内,许多研究都逐渐达成了一个共识:即便是最激进的福利制度——包括基本收入计划和所谓的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都不会降低人们的劳动积极性。

最引人注目的是,2015年一项关于贫困国家现金转移支付项目的元分析发现,在墨西哥、尼加拉瓜、洪都拉斯、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摩洛哥这七个不同的国家中,“没有系统性的证据表明现金转移支付项目会降低劳动积极性。”在乌干达和尼日利亚进行的有关现金补助实验发现,此类项目可以提高工作时长和收入,尤其在受益人被要求参加特定贸易或一般性商业技能的课程时。

福利制度不仅是提高贫困人口生活质量的道义之举,对低收入家庭的子女的健康和未来职业发展来说,这也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投资。

以一个乔治城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研究人员的惊人发现为例,他们分析了一个名为普洛斯佩拉的墨西哥项目,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系统,为贫困家庭提供资金,条件是他们要将子女送去上学,及时接种疫苗并定时就医。2016年,该项目为超过七百万墨西哥家庭提供了现金补助。

1/3

给受走路脚板痛之苦的朋友们:关爱你的足弓(长,非专业,小白向 

我非常喜欢散步但一般的鞋子对我来说真的很难走,容易脚疼和崴脚,这种情况一般是由于足弓支撑力不够,有扁平足的倾向:观察你的足弓,想象一下它完全变平踩在地上,可以感受到脚掌外侧有翻起来的倾向,同时膝盖往里顶,整个下肢的形态都会有变化。多年来为了改善这个问题我也在脚上上交了不少学费,总结一下我的教训和尝试过的一些方法,废话特别多,也比较初级,太长不看直接拉到最下面。

鞋:
早年我也试过穿一些所谓踩屎感的超软底鞋(比如sketchers那种),一味让脚下陷没有回弹反馈,疼痛依旧,脚踝反而更疲惫,后来觉得有些漂亮帆布鞋轻便柔软如无物,没有负担一定对脚很好吧(比如bensimon那种),但是鞋底太薄只走个两千步脚底就如同火在烧。一般滑板鞋休闲鞋不说了,vans和马丁靴都让我literally流过眼泪;橡胶大底的皮鞋也要非常仔细挑选,难得一双能穿的旧皮鞋即使踩到狗屎我也捏着鼻子清洗过又穿了好几年。再再后来找到了我的梦中情鞋asics gel-excite,不像专业的足弓矫正鞋那么僵硬难穿,但包得很熨帖,此后走路再也没有崴过一次脚,我恍然大悟所谓习惯性崴脚基本都是鞋子不对头。
买回来以后这鞋在我脚上半永久300/365服役,说实话有点难看,我也开始想是不是可以走出comfort鞋,探索一些其他跑鞋鞋型,高档的没准更好呢,就去安心与信赖的asics店里试了一下。试过以后我的毒力撕烤是专业跑者和我们足弓塌陷人士的需求不太一样,我们需要更结实的支撑和更宽的鞋底,为此哪怕牺牲一点点回弹力也是可以接受的,试了几款真正非常高端的跑鞋,对我来说有的鞋头太翘,有的太软弹,有的足弓力道不够,还是得回归低端的excite。当然各人的脚情况都不同,我也无意给asics做广告,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脚不太平凡,只看review不一定适合,除了寻找商品描述中的“足弓”“支撑”“arch”“twist”等关键词寻找候选之外,一定要实地试过再买。
也真的试过几双专业的足弓矫正鞋,对我来说又太过僵硬和沉重,觉得不太适合我的日常行动。应该是试过的数量、款式,自己的预算都有限,也可能是没有到真正“扁平足”的程度没有完全感受到人体工学的精妙。如果有医疗保险覆盖的话就别犹豫了赶紧看大夫整上。

鞋垫:
说来惭愧,我闭门造车瞎琢磨足部问题很久,却还是最近几个月才了解到支撑鞋垫的快乐,也是我想写这么一条的直接原因。以前试水买的第一双鞋垫是硬质(比较轻便也算有弹性)绒面的矫正款,足弓有弧度,脚前掌和脚跟处也都有承托的弧度,全尺码通用aka较长需要自己裁剪。这种鞋垫单独踩起来还算舒服,但日常完全穿不了。如果你有一双正码的鞋子想用鞋垫,首先即使裁短了也非常难塞进去,因为它虽然踩起来有点弹性,但是我那双在试图折一下卷一下的方向上就完全没有韧性,容易变形有折痕,即使塞进去了,也因为比较硬容易把鞋子顶变形,更不用说这种专门的矫正鞋垫整只脚的弧度都非常大非常明显,占了太多空间没有地方容纳脚()。我知道一般人会说那鞋子买大一码放垫子就正好,但对我这样脚后跟不太明显、而且穿过长的鞋子也很容易绊倒的人来说穿长一码的鞋就是给自己挖坑,总之鞋垫和找鞋垫的想法就都搁置了。
让我又重新去研究鞋垫的契机还是今年实在太想穿马丁靴了…我那双靴子又窄又硬又平,一般人穿都痛苦何况是我,但好看结实,不想放弃,我就又研究了一下,买了一双Dr.Scholl's的七分垫。首先这双鞋垫的长度只到前掌,不会占据脚趾的空间,放在尺码正好的鞋子里,足弓处有支撑,鞋头也不会局促挤脚;此外是这双的材质和专门“矫正用”的不同,是软质硅胶(?塑料?),触感细腻,足跟处也有专门的硅胶保持脚跟始终踩在有回弹性的表面上,不容易脚跟痛,在强度和舒适之间形成了比较好的平衡。七分垫的缺点是脚前掌能感觉到接缝,总觉得穿脱的时候一不小心会把鞋垫掀起来,不是那种能让你轻易忘记它存在的鞋垫。
然后我就又心思活络,买了十分长度、但并不是矫正用的鞋垫,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把跑鞋之外所有鞋的鞋垫都换掉了,各有不同特点,共同点是材质是软质的,足弓处有硅胶或者隔着硅胶的硬塑料支撑,支撑的高度不高,但是日常走路对我这个程度的足弓塌陷来说比较够了。这种鞋垫占据空间没有专业矫正垫那么大,但还是建议把鞋子自带的鞋垫扯下来直接换成它(如果鞋垫是拽不下来的比如某些半掌马丁靴,还是老实用七分垫比较好。如果穿有跟的鞋,可以贴一个半圆形的、够大够结实的、贴在足弓处的硅胶垫。
鞋垫的品牌选择,建议直接上Dr.Scholl's,我买的还是淘宝二十几块的外贸产品,做工都没什么可挑的,推荐大家也去买这种。材质细腻有弹力,鞋垫底部设计考究不会在鞋子里乱滑,支撑的位置和力度都恰恰好,十分全尺码款裁剪线标准。对于扁平足比较严重的朋友,需要选择专门矫正用的,比较硬、踝部包裹更好的款式,也有七分垫,软弹的垫子支撑力是不够的。
总之现在就是虽然不如有支撑的跑鞋,但在不暴走的情况下vans也能穿了,马丁靴也能穿了,唯一没有换鞋垫的休闲鞋是几十块的山寨muji小白鞋,因为它的鞋垫自带一些decent的足弓和脚掌支撑。

康复矫正:
专业不太懂,试图毒力撕烤复读:足弓塌陷的原因是足部和踝部肌群的力量和灵活度有问题,在日常的走路、行走中逐渐形成了不正确的发力模式,两者互相反馈,有些“腿不直”甚至上到骨盆和腰的问题也能和足弓塌陷联系起来。归根结底还是肌肉问题,所以通过一些康复矫正运动可以改善。
我没怎么坚持练过但足踝的训练练起来还是挺舒服的,虽然如果有足弓塌陷的话,练习的时候会有深深的无力感(使不上劲。对健身人群来说足踝功能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足部力量和稳定性不够,很容易受伤。网上也有不少专业康复师做相关的视频,可以搜索选择自己喜欢的来看。我看过E3 Rehab的一个视频不错,Athlean-X的Jeff好像也做过扁平足抹杀视频,喜欢中文内容的话可以看看“一介粗人”的足底系列视频和扁平足矫正训练动作。
这种训练的改善不会很立竿见影,因为多年来的运动模式已经建立了,如果配合有支撑的鞋子鞋垫,日常行走运动应该都会舒服一些,但不会一夜之间就完全“正常”,需要坚持。

太长不看:
扁平足严重直接上专业矫正鞋和矫正垫
不是很严重的足弓塌陷,购买新鞋子的时候注意足弓支撑
不是很严重的足弓塌陷,可以先整个七分垫放进现有的鞋子看看会不会舒服点
有了合适舒服的鞋子,可以配合一些足踝康复矫正运动

附图是Dr.Scholl's的一款七分垫和一款十分垫,材质都是柔软的,供大家参考有个感觉尤其是足跟和足弓处。十分垫那张可以看到不同尺码的裁剪线。

@knockknock
这道题里需要的换算:
16inch = 1ft,
1 cubic ft= 7.48 gallon(取两位小数后的四舍五入)
1 gallon = 16 us cups

真的,英制单位去死吧。
(此处插入经典迷因⬇️)

从小看电视剧就很向往成为穿商务套装到处飞来飞去的空中女飞人,毕业之后进了四大审计,每天business casual,出差嘛倒是飞了几个月,然后就出国了,进了美国四大审计,发现人为了留住员工,取消了dress code,你爱穿啥穿啥,别穿拖鞋就成,审计的客户全是本地的,最多报销mileage,我就看着咨询的同事眼红。现在搬来加拿大,成功转到咨询了,但是全球变暖了,每个公司都有义务减少碳排放,能virtual就virtual吧,不要想着travel啦。我的空中女飞人梦破碎,the end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