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什迪被刺,刚被直升机运走,愿他平安,虽然这世界大概是不会好了。

建议给你校校歌也改改,我已经替你们想好了:红楼飞雪,一时英杰,领袖曾书写,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虽然不怎么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但今天刚知道它是1939年创立的,还是感到一阵恶心。难怪当年任期最长的首席Arnold Rose战后拒绝重返乐团:“柏林爱乐只有6个纳粹,而维也纳有56个。”

一个外交人员把“再教育”挂在嘴上,只能说又蠢又坏了。

原来昨晚把微博打下来了啊,可惜炸号太久,没能见证历史。

今天听滴滴司机说他女儿是党员,最近单位已经开始号召为疫情捐款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看完“小日本来我店里买空调,不给钱还报警抓我”的流量密码视频,再来一套戴爷的“我被逼成一个民族主义者。”从实践到理论,从消费到学术,谁不点个中国赞呢

很难不把斯里兰卡总统府和河南中国人民银行联系起来。

以前不懂什么是白色恐怖,现在懂了。

“人口调剂”,这tmd是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

这位协和医生do先生的微博里刊登了不少丹东本地人的投稿,叙述封控60天以来遭受的非人的生活:快递高铁被封,人被关在家里想跨区买点物资“比出国费劲”,封城之前一个星期刚刚成立的保供公司给全是人提供物资,有人的只收过一次,大部分还是得加价团购物资。因疫情要拉整栋楼去隔离结果拉错了楼的,。因封控得病得不到救治死亡的,受不了自杀的等等。本地人尝试发声发短视频等都被删吵不起热度。封控60天做了五十多轮的核酸每日也就各位新增,累计也就90例。 事情到现在能上热搜竟然是因为这样的事情。丹东人现在可以喘口气了,但是下一次呢?谁来做这个“袭警被拘”的人?
share.api.weibo.cn/share/31565

显示全部对话

最近关注了几个视障b站up,感想是果真障碍群体都有的共性,就是,别人不帮就不帮,要帮助的话最好事先做做调查,不要一厢情愿地瞎忙。。。不然健全人觉得自己花费了这么大功夫不被理解很生气,障碍群体觉得你一通动作最后是作秀成分居多也生气,感动谁呢,感动你自己呢。。。就像青衫公众号底下asd人群和asd社工的吵架,啊你这个电影做出来是给谁看的呢,你一个电影的实际参考对象是asd人群家属而没有真正平等接触过asd群体本身,那最后做出来是为了安慰家属让家属自我感动用的,那至少就搞清楚目标群体,不要怪asd人群本身不理解觉得电影难看了好吧。。。就算是nt人这家长和孩子的矛盾都不少呢不是。。。

扯远了,总之稍微总结一下视障up那边提出过的几个情况/困难/诉求:
1. 无障碍你不做就算了,不要想当然地做,最烦人的情况是开了无障碍之后反倒自以为是地把一般版本所具有的功能给禁了,本质上是反向阻碍了视障群体的社会融入,在此点名qq的拍一拍功能,视障想要拍一拍需要先关了无障碍-打开qq-开无障碍-进行操作,通过这样复杂的卡bug操作花费几分钟的时间才能完成这项本来双击头像就可以做到的动作;
2. 最通常的可以帮到忙的操作:在编写程序的时候给按钮加上·可以让人理解的·标签,这样无障碍读屏软件读出来就不会只是无意义的“按钮按钮按钮”或者难以理解的乱码一样的后台黑话。。。
3. b站的必剪和直播姬的无障碍做得也太差了,必剪不愧是赶工出来的想竞竞不动的垃圾竞品剪辑软件
4. Lofter的内容文字在禁复制的时候把读屏软件识别也给一起禁了,可真牛,视障用lofter听不了同人文难道还能看图是吗,或者你们压根就没想到视障群体也会搞同人

堂食不必要,线下上课不必要,科研不必要(贵校曾经规定不得以教学科研为名申请入校),出门也不必要。改一下特师的话,应该是“你在你的国,过着一种非必要的生活。”

想找出处没找着,擅自搬运一下,是被淹的景德镇
八仙自己也没法过海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