鹡鸰在原,兄弟急难。唐玄宗《鹡鸰颂》部分,写到一半手痛,剩下的明天再写。

中午看到唐山被打女孩的后续,不敢信也不想信。气喘不上来,饭吃不下去,克制不住地去想她们最后时刻的遭遇和绝望。痛,痛,我太痛了。她们是我的同胞,我的朋友,我的姐妹。血流在她们的身上,流在惨白的地上,流在漆黑的小巷里,流在我的心里。想哭但哭不出来,曾有过的所有负面情绪一瞬间被唤起,堵在我的胸口。我想大叫,我想咒骂,我要诅咒这黑暗的、地狱的、吞噬生命尊严和所有美好的人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能这样?悠悠苍天,此曷人哉!

C画幅55mm焦段裁切之后的月亮,手机上还能勉强一看吧,显示器上就惨不忍睹了。我琢磨着要不整个奥林巴斯那个40-150的中长焦套头,就算不旅游闲着拍拍月亮街景也好,结果,悲报,二手已经涨到八百了,那我还不如加一百买个全新的咯。什么仇什么怨。

豆瓣禁言期间连取关拉黑别人都不行,真棒👍

读过《最後的「天朝」: 毛澤東、金日成與中朝關係 (1945-1976)》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neodb.social/books/256344/
2021.7.26 天朝迷梦。

想玩《卧龙 失落王朝 Wo Long: Fallen Dynasty》
neodb.social/games/10202/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女权五姐妹、李翘楚、弦子、张展、黄雪琴、彭帅、鲍毓明养女、阿里女员工、南开博士生、铁链女、乌衣、唐山烧烤店……
忘记就是背叛,但在这个地方记录就是犯罪。

我为什么强调这是一个与性别有关的【性别暴力事件】:第一,在场吃饭的人里,被打的都是女生,打人的都是男生,同时,在场伸出援手的【都是】女生。仅从统计假设检验(我也不想提这个的)的角度,你猜性别有没有关系?第二,性别互换这件事根本不会发生,而在事件发生到发酵的过程中,之所以因此如此大的共鸣,是因为此事是如此广泛的性别现状的缩影——几乎每个人身边都认识几个喝醉酒打妻子的丈夫;几乎每个女生都被家里教育过注意安全。第三,如果此事变成,老板在烧烤摊掌掴员工,打工人帮忙反被打,一旁吃饭的老板无动于衷。后者应当引发对劳动法和上司职工关系的讨论,前者同样因正视性别因素。
因此,同样是身份差异,【身份】不能在讨论中被隐形,仅用单纯的个别傻逼解释这件事其实是避重就轻。
去年年终扒自己未必写了份【2021性别议题总结】(很不全,我年终瞎写的),我在看到或者回顾每一个新闻的时候,都有一种“女的真惨”的愤慨。因为社会性的压迫是普遍的,性别这个因素仍然影响到我安全、就业乃至生活本身的方方面面(并且很大程度是负面影响)。但与此同时,社会对于每一个普遍性别议题的讨论都“高高拿起轻轻放下”,比如至今悬而未决的锁链,无疾而终的离婚冷静期,而这每一个没有发生在我身上都是“我只比受害者多一点幸运”。
逃避性别因素,或者干脆否决性别因素,就像每一句“这也能打拳?”一样,就像每一条“等不到后续”的锁链一样,就像每一个找不到下落的乌衣一样。
每一次的答案都在风里飘。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