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額 :blobcat: 转嘟
幽額 :blobcat: 转嘟

《阳台》要为大家演出的有:敲锣救母的女性,高速公路上狂奔的野猪,在路上拉手风琴的老人,学会发微博第一句话是“你好”的老人,疑似病例的孕妇,因为封路不得不跨省生产的孕妇,被剃光头的女护士,全家伴尸十三个小时的家庭,因为封闭在家中去世的保障儿童,免费支援医护人员上班的私人司机,躺在垃圾车里的猪肉,那句“武汉人民识大体,我衷心感谢”,寒夜里徒步过江去医院的士兵家属,从东西湖到金银潭的三轮车,还有“能,明白”

幽額 :blobcat: 转嘟

昨晚微博上转过一条武汉城内菊花售空的状态,今天打开发现转了很多。只是转发里有一部分人擅自说“都过去了”、“会好起来的”、“感谢武汉的牺牲”。

倒也不会苛求所有人看到这条都敏锐地意识到官方死亡人数和现实的不对称,也没指望他们附带想起死于次生灾害的危重病人——他们同样可以说是因新冠而死,在我这里也算一笔债。只是觉得不要刚被刺痛就匆匆移开眼睛;不要大好局面露出一点儿马脚就急着让当事人放下;不要为了自己的生活能够继续岁月静好,就把这件事付诸廉价的感动。

我们能为武汉人做的,至少有两项:怀疑和记住。

幽額 :blobcat: 转嘟

《明天会更好》这首歌,原系受到Micheal Jackson的We are the world的启发所作,创作时间为1985年,时值台湾光复40周年。
不过,鉴于1987年为戒严解除的时间,在经受了数十年戒严的痛苦以后,这首歌本身包含的情感绝不是春节联欢晚会上喜气洋洋的欢乐,而更有可能是更加黑色、负面的感情,这一点通过罗大佑写的原版歌词可知:

輕輕撫摸麻木的身體 無奈閉上你的眼睛
這個荒謬的世界 依然黑白不分的轉個不停
春風已解風情 刺痛少女的心
那舊時撕裂的傷痕 永不會愈合了

抬頭尋找夜空的繁星 天際閃現一絲蹤影
傳來喜瑪的高原 千年的冰雪 漸漸消融的消息
黑夜熱淚滾落 灼痛少女的心
讓憤怒語化為音符 控訴無恥的謊言

嘶啞著你的咽喉 發出一陣怒吼
讓我們撕碎這舊世界
讓我們重構美麗新世界
讓我們的淚水 淹沒這卑鄙的靈魂
為蒼天獻上虔誠的祭品

誰能離開自己的家園 拋棄世世代代的尊嚴
誰能忍心看那昨日的小醜 帶走我們的笑容
青春墮入紅塵 雙眼蒙上了灰
讓久違不見的淚水 洗滌受傷的心靈

日出依舊寒冷 大地雜草叢生
讓驟雨鐘出的音響 譜成命運的交響

嘶啞你的咽喉 發出一陣怒吼
讓我們撕碎這舊世界
讓我們重構美麗新世界
讓我們的淚水 淹沒這卑鄙的靈魂
上天保佑 明天會更好

幽額 :blobcat: 转嘟

林毛毛提了一嘴女生不要被孝道禁锢,要争夺自己的合法财产,然后被炸号了。
你国女权搞到后面就是民主诉求,言论自由,两性平等,保护私有财产;搞到后面就是上街拘捕蹲号子三连。

显示全部对话
幽額 :blobcat: 转嘟

关于“粉红女权”,他们很像我上学的时候在法援处遇到的维权劳工。那些劳工也非常粉红——因为他们离公权力很遥远,离欺骗他们、殴打他们的工头和老板最近。

他们的娱乐是新闻联播和墙内网络,看完便得出如下结论:1工头和老板很坏(直接侵害女性权利的某些男人很坏);2政府是好的,但执行的人不好;3国家说了,政权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

于是他们告诉法援处的老师和同学们:我们要去开胸验肺,要去信访办,要去政府门口下跪,还要去北京!中央一定会替我们主持公道。

此时如果有谁劝说:“这样行不通,他们会抓走你们的,只是讨钱的话,有时私力救济也比去衙门有效。”
他们往往愤怒又失望:国家花了那么多钱培养你们这些大学生,没想到你们这么坏,这么不爱国……

我们后来发觉,越是劝退,越是把他们与权力隔开,则越是将他们包裹在了远离真相的幻象里。倒不如让他们去尝试,让没有机会接触权力的他们,来一场零距离贴身战——亲身的体验、学习和认识,才可能成为一部分人醒悟的契机。

幽額 :blobcat: 转嘟
幽額 :blobcat: 转嘟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中央民大,西南民大,西北民大等学校的藏文系已经被撤销了,分解融入到了其他院系,民族双语教学的一类模式也将不会再开展,“藏区”这样的词语不能再使用,而是要叫做“涉藏地区”。 这都是悄无声息中完成的事情。

许久没来这边了,改个名说句话,狂吸一口新鲜空气~~~舒坦————

幽額 :blobcat: 转嘟

科普:‪很多人不了解大内宣和大外宣。比如台湾主持人说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这条段子能被你看到,你以为台湾人封闭弱智,可是你没发现你只能看到这种层次的被推送到你眼皮底下的低级台湾节目的片段,而台湾其他专业学术的媒体你根本看不到,也不知道,这就是大内宣。什么是大外宣?这个台湾主持人看似是恶心大陆的,反面对立的,但他可能恰恰是国内派他的任务,让他说这种低级智障的话的,让他制造这种节目效果,从而能截取出来给大陆人看,这就叫大外宣。‬台湾、香港、美国、日本,所有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新闻,尤其是国内抖音、微信、微博、知乎、b站,所有推送给我们看似由一个个普通人撰写的信息,都是被精心编排、筛选、推送到我们面前的,你能看到的,都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这就叫宣传战,这就是维稳经费,这就叫净网计划。

幽額 :blobcat: 转嘟

豆瓣猜谜练习生
(@rei5th) 说: 凡是说“你怎么能这么计较”的,应该都是在算计你;凡是说“你怎么不信任我”的,应该都不值得信任;凡是说“我还能害了你”的,应该都会害了你(有意无意中);凡是跟你说“大家/别人/其他人都这样”的,应该小心想想不这样的可行性——#
2013-09-23 09:53:24

幽額 :blobcat: 转嘟

重新习得正常的语言能力,对很少在弱审查环境下发言的人来说挺重要的。
共产党就叫共产党,不叫tg。
习近平就叫习近平,不叫一尊和包子。
文化大革命就叫文化大革命,不用wg来缩写。
六四事件就是六四事件,它也不发生在五月三十五日。
学会在语言上摆脱经年累月的恐惧,学会没有禁忌的说出禁忌事物的本名,打破自我审查是与人正常交流的第一步。
这是精神上的康复训练,需要时间以磨合。

幽額 :blobcat: 转嘟
Suicide doesn't end pain. It just spreads that pain around to all the people
you love.
-masongr, Jun 2014
幽額 :blobcat: 转嘟

诶,也没什么才艺,可是也好想凑热闹哦,就发一个今年生日做的小房子(就很丑)和之前学做咖啡的时候勾的爱心吧!【放烟花boomboomboom.gif
#草莓县文艺汇演

幽額 :blobcat: 转嘟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