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与友交绝,人生至悲至痛之事莫过于此

置顶嘟文

为庆祝你的升起,我把它首级插在透明的墙上。
在窗的另外一面,它是失去血色的太阳。

记得有一天见某人在评论区慷慨激昂地大骂另一位友邻是“泛走狗”。这个称谓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需知pan-这个前缀有泛亚太、泛非云云,此处居然还有pan-running dogs(见70年代中国翻译)。一番研究之下,也不得要领,遂求教于那位朋友,结果他竟答曰典出鲁迅先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恍然悟到他其实想说的是“资本家的乏走狗”,不禁捧腹大笑。联想到《笑林广记》中“江心贼”一篇,感慨古今的笑点果然多多少少相通。

今天再去万圣书园的时候,没有看到平安。询问店员姐姐得知,平安已经被老板(不知是否指刘苏里)带回家养老了。忍不住追问,平安还会回来吗?一位店员斩钉截铁地说不会了,另外一位则说也许老板还会有空时带平安回来玩。
​得到这个消息还是让我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像是又一次与朋友突如其来的告别。以往每次来到万圣书园,都能看到平安或恣意地睡在书丛,或嬉闹其间,便感到一种宁静。
我以为平安会成为一只终老于书店里的猫。
​那么,就以这条朋友圈向这位老朋友道个别吧。
​图为去年去万圣书园时睡着的平安,它把尾巴扫在伊格尔顿书上。

最近在所里看案例研报的感受:

原告:被告家暴、出轨、打架斗殴还有伤害孩子,感情破裂,诉请离婚。

被告:我们夫妻一向相敬如宾,感情稳固。不同意离婚。

(相敬如宾怎么到法院了?)

原告举证:就诊记录、报警记录、医药费单据、被告出轨聊天记录和照片、邻居朋友证人证言……

被告:不认可真实性。

……

……

……

法院:原被告感情未破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你们有多多交流,建立和睦平等的家庭关系哦!

每一份婚姻家事领域的判决书都是一个中式恐怖故事。

我应该明白这是一种选择。承受着继续,或是放下一切离开。对于两者,我都没有资格抱怨。

被朋友邀请一起录了一期关于政治性抑郁主题的播客,但是总是无法通过审核。请问有没有朋友能推荐一些审核不那么严苛的平台呀

“吃下去后,会给自己一个躺在黑暗里的理由。”
​——关于思诺思与褪黑素的对话。

被朋友邀请一起录了一期关于政治性抑郁主题的播客,但是总是无法通过审核。请问有没有朋友能推荐一些审核不那么严苛的平台呀

可是……这当然关涉到性别。在我们肉眼所能够观察到的现象中,没有什么能比暴力更加直观地展现出性别之间扭曲而令人不安的权力关系。我想这种共识应该成为任何一种讨论的起点:Don’t Be Fooled. It’s All About Women and Gender.

广州cp搞起来
上次朋友都来不了玩就没去了
希望这次能玩起来!
因为搞的无料本所以其实网上也能看完全部,不过大概会修一修搞成自己更满意的版本吧,如果去不了就不修wwww

@covid19
#新冠时期的记忆
昨晚上微博看到毛十八转发了一个视频,原博已经因为这个视频被炸号了,看转发链上的提示,应该是万青郊眠寺这首歌配乐的上海这两个月的视频混剪。很好奇想看看,墙里墙外到处找都没找到备份,爬广场也很少看到提到这个视频的人,终于找到一个备份了视频的网友,拜托ta私信了我一份。剪得真的很好,配乐更是升华了视频。我个人觉得是比四月之声更有力量的,歌词实在是契合。上传了一份上毛象,推荐大家看看。

如果说我从友谊的崩溃与痛楚中学会了什么,那便是我不得不采用一种必要的方式来捍卫友谊与一切珍视之事:成为人。我在康德的意义上使用这个概念,这是我尝试写下的独立宣言。

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嫉妒,早都消灭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们永不再有份。(传道书9:6)

我发现我朋友圈里某些朋友,可以一边大肆嘲笑美国人民相信Qanon、犹太人阴谋论和深层政府,一边坚信不疑地认为存在一个有组织的“国际炼铜和反哗集团”已经深深渗透到我国各大教材的出版社编辑部中,阴谋洗脑毒害青少年学生。😓

关于站长是否具有自杀救助义务的讨论 

在考虑隐私权之前,需要在先考虑积极的自杀干预的合理性如何证成。我觉得:
1.积极的自杀干预未必是合理的
2.即使其合理性可以证成,我想也很难主张长毛象这种去中心化的网络平台的站长来承担积极干预的义务。
3.可以想见的是,如果主张长毛象的站长需要承担此等义务,则必然导致站长建立和运营站点的成本与门槛提高,进而导致违反本社区原则的种种连锁反应(诸如站长为履行职责而加强对站点内容的管理和审核,站长为弥补履行职责所付出的成本,需要向站点成员收取某种报酬等等)。
最后,我作为一个长期对结束生命这个选项保持开放性的用户,我真的很不希望自己的言论和行为给任何人带来任何的负担。如果我有一天真的做好了决定,请让我自主而从容地选择离开。

逛超市买肉馅的时想起来,昔日在王府(因为和朋友一起在外租房,而我们都姓王,故称王府)的时候,看到冰箱里有几斤积压的肉馅,便一直念叨着张罗朋友们一起包饺子。这个计划几度提起并得到朋友们响应,但每次都因故未能成行,就这样拖拖拉拉的,一直到几批朋友相继离渝,转眼间自己也走了,终于未能实现。如今想起此事来已是恍若隔世,再不可得了。

前两天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在散发某些男性大V对妇女保障法的修改意见,忍不住写了一点。
mp.weixin.qq.com/s/hdZeetY-McZ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