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久违的上线,发现攒了一堆关注通知 :0170: ,全部通过且回关了。 :2090:
于是决定再冒泡 说一句,现在常用魂器是这个👉 @[email protected]
草莓县目前是备用账户 :blobcatbreadpeek:

置顶嘟文

尴尬,总是手滑错点到转嘟 :blobsweats: ,如果打扰到您了,请见谅。 :0160:

希望呜站快点恢复,我要回到二次元 :0160: ,键政浓度太高我会害怕 :0170: ,生活很苦了,让我逃避。(我不是不能看,但是太多了我会受不了。)

好久没上草莓县,今天一上就发现了超奇怪的键政账号 :0170: ,吓得我马上屏蔽了,靠,感觉tl比我搬家的时候键政浓度更高了。 :0170:

目前买过最贵的柚子 :0170: ,一个花了我40块,明天吃,不好吃的话会气死我。
明天repo它的味道!

早上好,摸鱼人,工作再累,一定不要忘记摸鱼哦~
才周二,距离周六还有4天...
距离元旦假期还有39天。
距离春节假期还有69天。
距离清明假期还有131天。
距离劳动节假期还有158天。
距离端午假期还有192天。
距离中秋假期还有291天。
距离国庆假期还有312天。
有事没事起身去茶水间去厕所去廊道走走,别老在工位上坐着,钱是老板的,但命是自己的。

⚠️请注意,这个医疗保险是个坑,有瓣友因为保险条款里面一个免责协议坑导致瓣友家人被拒赔,所幸瓣友打官司胜诉。
这个坑就是对「既往症」定义非常宽泛,可能会把很多良性疾病算为恶性重大疾病的既往症,比方说几乎所有人都有的甲状腺结节 乳腺结节 肺结节,会在真的发现相对部位的恶性肿瘤时被判定为既往存在的症状,然后保险公司拒赔。
🔗:douban.com/people/58663850/sta

前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强奸彭帅。

每一个觉得在大陆状告他人性侵成本低/不需要证据的傻x(对我就是骂了)都需要把脑袋浸在马桶里洗一洗。去看看性犯罪案的庭审记录,去看看性犯罪的卷宗,去看看主流媒体如何reframe性侵事件,并在受害者中心叙事下建构出一套对性侵受害者的高标准要求,去看看刑法/法学教材中如何严格地定义强奸罪所适用的场合……
真的以为强奸只要满足“违背妇女意志”这一个要件就足够了吗?此地对强奸的狭隘定义早就建构出一套严格的定罪标准,制定出标准化的强奸程式/套路。恨不得把“强奸罪”仅限于在两个素昧相识的陌生男女(女必须是从出生起身份证上就为女且完全没有“男性化”生理特征的)之间,男的第一次见到女方就因性冲动而在有监控的地方使用暴力钳制住女方(女方还最好是没有性经验少恋爱经验的),强行进行标准化的阴茎插入阴道并射精性行为。这一过程中女方必须拼命挣扎浑身是伤指甲里抓了一把犯罪者皮屑,并且因暴力插入而产生严重的阴道撕裂伤(or处女膜撕裂)。事后女方要立刻带着一身的伤和精斑报警取证,还得保证她阴道里有犯罪者的精液,指甲里有犯罪者的皮屑/头发,案发当地的摄像头最好能够提取到犯罪过程录像。
在这一过程中,如果男女双方本就认识,特别是男方对女方有过追求,或男女之间有过恋爱关系,那么很可能会被视为“情感纠纷”而非date rape或熟人强奸。毕竟这里别说没有only yes means yes的正向积极性同意,连no means no都要解释成“欲拒还迎”。
如果女方私生活“混乱”,有过多段感情史,那她的个人情感经历和性经历又会成为不必要的关注点。
如果犯罪者身份证上的身份不是男性,受害者身份证上的身份不是女性,那么会被判定不符合男对女的强奸罪管辖范畴,从而无法以强奸罪论处。(如果受害女性是曾经做过性别重置手术后更改了性别身份,是否认可其“妇女”身份还需要庭审辩论中另行讨论)
如果男性犯罪者对女性受害者的强奸行为,不是以阴茎插入阴道并射精的方式,而是以阴茎插入肛门,或异物插入阴道等方式,又会不满足对强奸行为的定义。前几年还有案例认为犯罪者戴套进行强奸,使得受害者体内没有犯罪者精液,可以成为轻判的依据。同时受害者必须是十分痛苦的,她(陆港澳对强奸受害者的性别都限定为女)不光要身体受伤害,她还要表现出因强烈的性羞耻而崩溃的样子,否则她会被质疑是否是被强迫发生性行为的。还曾有过被告辩护律师认为被害者处女膜没有明显撕裂,证明当时发生性行为时受害者并非是处在暴力强迫的状态下的。
而当前大陆对强奸罪的认知还停留在forcible sex的阶段,把“暴力、胁迫或其他方式造成身体伤害”和“使被害者处在无法反抗的状态”视为必要条件。比如领导以扣钱为由强迫下属与其发生性行为,教师以恶意判不及格为由逼迫学生与之发生性关系,这些在台湾等地会被视为“权势性侵”(刑法228条利用權勢性交罪或猥褻罪)的行为,在此地却会被判定为“未能使受害者处在无法反抗的状态”,而被视为性交易而非性犯罪。如果权势性侵中的上位者本身就在体制之中,那么权力运行系统会额外为他提供一层保护罩。哪怕他的行为已经充分满足了法律上强奸罪的构成要件,有了这一层保护罩,也能把犯法的“性犯罪”轻飘飘打为私德有亏、私生活不检点、发生不当性关系,仿佛受害者是另有所图地利用这段与犯罪者的“不愉快的”性关系/性行为,甚至进行了性交易。
——所以到底是什么样的贱货还能赞同“性侵诬告零成本”“让子弹飞一会儿,没准儿是你情我愿后来谈崩了”“如果是被强奸,她不应该balabala”的屁话?

久违的上线,发现攒了一堆关注通知 :0170: ,全部通过且回关了。 :2090:
于是决定再冒泡 说一句,现在常用魂器是这个👉 @[email protected]
草莓县目前是备用账户 :blobcatbreadpeek:

之前看到一个讨论:如果林奕含没有自杀,或者自杀前先宰了侵犯她的人然后痛痛快快进监狱,男拳社会还会允许《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出版吗?
不会的。就跟男拳一味强调男女体力悬殊不可逾越,生怕女人去练肌肉增强攻击性一样。强奸本就是对权力欲的满足多过对性欲的满足,女人的哭喊是他们的壮阳药,女人的无助和柔弱令他们安心。他们不介意让女人多去习得这种无助并为受害者假惺惺地抛洒几滴眼泪以示大度。但一旦知道有致命女人这种生物存在,他们立刻就萎了。杨笠戳破他们虚幻雄风的一句普且信都足够让他们高潮半天呢,这德性,到底谁才是小家子气呀~

#西安地铁回应女乘客被保安拖拽
干过夜班保安,和在派出所打过日结工的保安交流过,简单说一下墙国的保安与条子现状:
派出所大量雇佣保安与辅警,正规条子:保安:辅警 ≈ 30:40:30;
雇佣保安与辅警的钱远小于一个条子的正常月收入;
条子的月收入平均可达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拿出其中的三四千元雇佣保安来干脏活累活是极为正常的现象,这也导致很多案件因为保安的业余而让犯人走脱;
派出所的月收入来源一般在于其维稳业务,尤其是对个体工商户、性工作从业者、非法娱乐场所的查抄(剥削其“非法”所得);
不要对任何条子心存侥幸,条子打人是正常现象,就算有执法记录仪也可以打人,例如在警车后排的座椅上,派出所的无监控办公室;
如果大家对这个行业感兴趣,或者想知己知彼的预防未来可能的冲突,建议去尝试在派出所做临时工保安;
保安公司的承包顺序一般是:需要保安的地方→全国保总→地方保总→地区中介(一般是黑社会人员)→临时工(保安);
总之:如果说条子是反动机器的鹰犬,保安就是连走狗都不如的狗皮。

今天早上起床,喉咙相悖刀片刮伤了一样痛。

:notlikethis: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今天这么红色。
今天完全不敢在除毛象以外的SNS说话。 :0190: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