钼镧 转嘟

刚刚看了崔健2012年的一篇采访。草啊,真敢说啊,真会说啊。好牛……

“他们曾经发表过一种言论,说我哪壶不开提哪壶,说中国已经改革开放了,挺好了,问我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说,哪壶不开了你们敢说吗?你敢说吗?他不敢说,因为他已经变成媒体的主要人物了,就不敢说了,他还会用所有的知识去反对别人,反对别人说那些他自己不敢说的问题,而他自己还装成文化人。”

“这种长期没有一个理性思维的群体,这种因为一个统治者长期不被约束而产生的巨大的贪污腐败的群体,到关键时候,就是出卖民族、毫无能力,只能自相残杀的群体,这种文化从各个层次都能看到。”

“是不是我应该站起来,应该去喊?我自己坐在那里纠结,完了我周围的朋友说:“还行,凑合吧!”没有一个人提出问题。你就是那个逃难的难民,你只不过有点儿钱而已,生活在一个好时代而已。”

Canadians Michael Spavor and Michael Kovrig released from Chinese captivity

钼镧 转嘟

#
这语气有点财阀偶像剧的意思了,谁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到河北涿州出差,进酒店查行程卡,大堂接待员问我有没有打疫苗,我说没有,然后她说,方不方便问一下为什么不打疫苗,我说过敏,然后就没再问,把房卡给我。这多少让人有点不舒服,特别是边上还有别人,大庭广众之下。

钼镧 转嘟

有钱人去太空有什么好批判的,以前有个问答就是,中世纪瘟疫的时候,为什么还有人搞放大镜等高科技玩意,而不去关心民众疾苦,后来发现了细菌病毒等玩意,才明白科技的力量。你说一二战的时候爱因斯坦搞相对论有什么用。虽然我不是精英,只是个小屁民,太空探索总要迈出那一步,人类移民虽然是几百年几千年后的事,几个富豪提前体验一下有什么好批判的

今年北京的雨很多吗?每次下雨我都有这个感觉

总盼着某人去死,说不定下一个还不如他。
之前江湖在位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

刚听说“男不养猫,女不养狗”后面还有一句是“渣男养猫,渣女养狗”

要是我今年结婚,以后是不是可以说,我是在中国人口开始减少的那一年结婚的。

猫在舔脚
我在抠脚
猫无忧无虑
我自毁前程

看到一个人的雕像(暂且说他是斯大林),有一首诗这么写,“雕像都是没有屁眼的

钼镧 转嘟

这个“广大”和“一小撮”都是自己骗自己,中国的历史宣传向来如此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