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长毛象(tooot app)截图时会提醒。
所以大家不要把用户名、头像(如图左显示)截出到长毛象以外。

@zuzu1031 不需要“血书”请求这么惨烈,已经可以实现了啊……
使用一下毛象自带的导出个人数据功能,再通过象友开发的这个能在本地查看个人数据的小应用:
1234.as/@zero/1067370132337326
就可以自由搜索到所有自己以往发的嘟文了。甚至包括你收藏的嘟文和书签,你关注的和关注你的象友,所有数据都可以查找的。

封杀柳叶刀 :ablobcattouchfluffytailbongo:

"COVID-19 has become a highly politicised disease in China, and any voice advocating for the deviation from the current zero COVID path will be punished."

今天阳光真好,骑着摩托车上班,洒水车把路打湿了,一个打滑,车子倒了,幸好人没事。

加缪在《鼠疫》的开头里引用了丹尼尔·笛福的一句话:“用另一种囚禁生活来描绘某一种囚禁生活,用虚构的故事来陈述真事,两者都可取。”
不知道他是不是用《鼠疫》里面的囚禁生活,指代现实世界的某一种生活;或者说用虚构的故事陈述真实的鼠疫。
这两种意思,其实都可以用的现在的世界,特别是中国的情况。可惜不能写成故事发表、出版。但是可以用另一种囚禁生活来描绘或者用虚构的故事来陈述,两者都可取。我相信肯定有人在写。

“据新华社,中国每年100万人因吸烟而死,不见禁烟。又查了喝酒相关死亡,每年70万,直接死于酒精中毒的10几万,也没见禁酒。又查了流行性感冒死亡人数,每年约8.8万,也没见封禁隔离。再看新冠肺炎,全国三年累计也不超万例,却是封城封区封村又封楼,人人疫苗、核酸又隔离,为什么一样的传染病,一样要死人,为啥死亡率更高的传染病不需要封闭隔离,死亡率更低的却要强制疫苗、核酸、隔离、封闭,停工停厂?”

他们会说三年死亡没超过万例正是核酸封城的功劳啊!
大家都心知肚明,死亡数字是假的,前期死亡人数一定很高才会让他们这么害怕。而现在死亡率已经大幅下降,所谓为了老人和孩子也是假的。
在一切都是假的的前提下,和他们还有什么理可讲呢?

只要还有女人被枷锁拴住,枷锁外的女人就无法站直,最外圈的男人也在枷锁前。

“如果我失踪了,你们会不会为我发声,一直寻找我?”
不要遗忘曾经承诺的“会。”

黄金千两,不如姐妹一诺。
不要让她的呼声就这样没于沉沉的深夜。 ​​​

#乌衣失踪八十天

这是乌衣,这是她最希望让大家记住的模样。她自愿剪掉一头长发、除去繁杂妆容,用素颜示人、用真心待人。
一个坦荡做自己的勇敢姑娘。

她比当今中国所有只敢躲在键盘后叭叭的键政男都了不起。这些犬儒懦夫自是没胆量、也没资格直视她的眼睛。

“你明白吗?”现在变成“你配合吗?”

5月16日、17日、18日,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海淀区、丰台区、石景山区、房山区、通州区、顺义区、昌平区、大兴区、经开区12区继续进行三轮区域核酸筛查。

显示全部对话

某人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人。有的人善良是因为相信因果报应,有的人善良是因为自己从苦难和艰辛中走过来,还有的人是因为见过苦难和艰辛……这些人,你总能看到成长和经历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而某人,被保护得太好,天生就有一颗善良的心。

“你们用坐监狱来恐吓市民。我已经做好进监狱的准备了。”老太太的回复,和年轻人的“这是我们最后一代”相呼应。

上大学的时候连抽烟都没得钱,经常去同学那顺一根,现在条件好多了。
这个语气有点像我爸妈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语气。

在读《专制主义统治下的臣民心理》
neodb.social/books/2125/
这本书去年读了一点,转到去读韩非子,抽空再翻翻吧。感觉不成体系,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只可惜作者病逝,不及完成。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