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恶心了,二十年前某人追求我被拒以后就开始用我的旧网名来造他的新网名,这人现在TM的是一个五毒俱全的保守哔,标准国男反贼

感觉我名字都脏了,艹

半熟芒果沙拉,北美那种怎么也等不熟,熟了也没味道的红芒果正好这么用 :awesome:

Baiger 转嘟

想找出处没找着,擅自搬运一下,是被淹的景德镇
八仙自己也没法过海

Baiger 转嘟
Baiger 转嘟

@lilylindbergh1225
一般来说讲道理是为了双方更好地理解各自的想法从而好好沟通(相对于命令/拒绝解释/啥也不说来说,肯讲道理肯定更好)。
但很多时候,男的所谓的讲道理并没有“我给你解释清楚好让你容易理解”的出发点,只不过是不能真的动手打对方的前提下,用讲道理(其实只是费口舌的胡搅蛮缠),来给自己增加一些道德优势:我都好言好语跟你说了,你怎么能不同意?
但如果是真的沟通,哪怕双方都真的讲道理,也有可能无法达成共识。
抱着“你不能不同意”的态度,不接受对方有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种“讲道理”很容易被识别出缺乏沟通的态度和动机,被说“不喜欢你的语气”是真的很合理的。
说得再多,不接受对方有自己的想法,那也不是讲道理。儒爹也是爹。

Baiger 转嘟

才知道这个萝卜工坊,AI智能字体制作。感觉或许会适合形势与政策/中特课程 需要手写报告的情况。

“节省那些浪费在无意义抄写任务里的大好时光”
好极了。

beautifulcarrot.com/aifont/

Baiger 转嘟

永远都忘不了。在学校隔离的时候给我们吃的是臭掉的肉过期的面包,我在超话里发文反映,我舍友还来问我,哎呀我能不能赞下你的微博。
我说你想赞就赞,问我干什么。
后来帖子因为浏览和转发太多,被学校直接人肉给我打电话让我删帖,边让我删帖边强调学校言论自由。再后来我舍友跟她妈打电话的时候,说,哎呀你放心吧,我就算再不满我也不会在网上乱说的。(我知道她不是故意说我,只是和她妈打电话没有精力关注寝室里的其他人)
但是后来她的行李被丢在学校没有人运,她想让我在微博帮她反映给老师施压,我心想你是不是有点病。
这次疫情也是,家人一边说着快来个人闹起来吧,一边说,你们都不要在网络上乱发言......我质问你自己都知道你不发,都像你这么想,你觉得谁会发。支支吾吾说:总有人闹的...有人受不了就会闹了...
把枪打出头鸟当做自己的座右铭,甚至深刻到要写在墓志铭上的人,一直在期待自愿死去的出头鸟的救赎,真是太好笑了。

Baiger 转嘟

B-Side :
在医院门口流血到流产的西安孕妇。
➡️ 西安卫健委责令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停业整顿3个月。而“凭核酸证明入院”继续执行,未做任何调整。

郑州水灾中被瞒报的130多条人命。
➡️ 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被免职;副书记、市长侯红降级处分,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
讽刺的是,徐立毅毕业于杭州大学地理系地理专业。

电视上嘴角微扬,贪污4亿的贵州政协委员。
➡️王富玉死缓。“...论罪应当判处死刑...能够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所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被亲生父母贩卖的石家庄少年刘学州服药自杀。
➡️家属起诉网暴致死、被贩卖、被猥亵案。截至今日无进一步消息。

平顶山的那个男孩
➡️他消失了。

被铁链拴着的徐州的母亲,乌衣你又在哪里?
➡️她们消失了。丰县公安局孙楼派出所所长任鹏当选“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在上海自己工作的医院门口活活憋死的护士。
➡️东方医院一则讣告:“xx同志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她的去世是我院的损失,...深感痛心...诚挚慰问!“

被郑州政府(again?)赋红码的村镇银行存款暴雷的受害者。
➡️河南省纪委将线索转交河南省卫健委自查。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侯红,正是因郑州去年水灾被降级处分的郑州市长...让人忍不住说一句,Again?!

唐山夜宵烧烤时被无故骚扰暴打的女孩子。
➡️她们好像也消失了。唐山掀起扫黑除恶的“雷霆风暴”。

以上是中国2022年的上半年(的不完整叙事)。

显示全部对话
Baiger 转嘟

作為刑事偵查出身的李家超,他很懂得在《基本法》條文上「咬文嚼字」,增加記者調查的障礙,令記者難以追查。李擔任保安局局長期間,改變了很多個人資料的規矩。例如,在港台鏗鏘集蔡玉玲查車牌被告作虛假陳述之後,以傳媒身份已很難查車牌的車主身份;法庭控罪書統一刪走所有被告的身份證號碼;記者今日在屋宇署申請樓宇圖則,署方也不一定批准。 

可以預計,踢爆貪腐或屋宇結構案,記者調查的難度一定比以前高。李家超十分清楚一位偵查記者的「查案」過程,只要將逐步收緊公開資料,不用抓記者,報道漸漸會變得沒有深度、沒有意義,群眾亦會漸漸遠離新聞。

在軟件上修改規則阻記者調查,警方暗地裡亦對記者、印刷業作出一些恫嚇的行為。
早於國安法成立之後兩個月,外媒記者或被疑似「國安」貼人跟縱,或在樓下等候,向外媒散播白色恐怖。與此同時,警方曾直接走上曾印刷涉及「2019年反修例」書籍的印廠,雖作低調調查,亦嚇怕很多印廠。當傳媒機構向印廠查詢問價,不少印廠向出版社明言:「抽起這張相、那張相」才可以印,而這些照片正是2019年街頭抗爭的照片。當時出版界已有共識,「2019年反修例」的相片已成為北京的「紅線」。

摘自:訂閱的 誌 HKFEATURE 六月電子報,好像沒看到有link…

Baiger 转嘟

RT @[email protected]

张纯如在钱学森传《蚕丝》中提到,钱在加州理工学院授课时,是深受学生讨厌的教员,而且有学生发现,钱故意给学生指定最差的教材,自己却照一本较好的教材授课,以显示自己的高明。此书中译本除在敏感内容上多有删节外,对此处的翻译亦不甚准确,几乎掩去了两种教材的差别,不知是为尊者讳,还是误译。

twitter.com/lu_changhai/status

Baiger 转嘟

看到有人建了一个收集唐山打人事件信息的tg channel,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加入持续关注。
t.me/tsgirlnews
🙏🙏🙏🙏
@board

Baiger 转嘟
Baiger 转嘟
Baiger 转嘟

辅导员忽然通知要搬宿舍到隔壁幢,现住的要整幢改男寝。下午煞有其事地叫每个宿舍派个代表去听情况说明,结果其实只是想派传声筒回去传达旨意。辅导员吧啦了十分钟后问,那你们回去商量一下是下周搬还是下下周搬,还有什么问题吗?旁边同学都默不作声。

我问,老师,我还是想了解一下,这么多幢宿舍楼为什么挑了我们这幢改成男寝,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有没有经过论证,还是是公平的抽签,是通过什么方式定下的?

辅导员错愕了一下,估计没想到还会面临“疑问”。她说,这个决定我也是接到的上面的通知,肯定是通过会议做出来的,我没有参加。

我说,那“上面”是指谁呢,是什么部门给你发的通知?有没有一个我可以联系到的渠道?这个会议的决策信息能不能公开?或者我如果想要申请信息公开的话,要联系哪个部门?

她顿了顿,说,那你是想要会议纪要吗?这个东西不可能全部给你的呀,这就是学校方面的决定,你知道这个东西对你有什么意义?有什么用?

我说,可是这样忽然要我们搬走,当然不可能只是一个“通知”下来就可以接受的,我们想要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知道”和“我知道了却无法改变”是两件事情。

她说,好吧,那你等着,我去问问领导。

然后她走了几分钟。这几分钟里,原本其他在场的同学也仍然在默不作声,但我和另一个相熟的同学稍微聊了聊,才知道她们宿舍从早上起来看到消息也是抱怨了一上午。其他坐着的人听见我们这样说,也都开始窃窃私语,似乎也有很多不满想问为什么。可是为什么不问呢,反而都在点头称是呢。

过了一会辅导员回来了。坐下看着我说,领导说会议纪要这东西不会给的,而且本来这就是上面的决定,就像放假通知开学通知一样,难道每个通知都得给大家这样回应吗?你们是学生,就要遵守校规校纪。而且宿舍楼本来也不属于你们,你们住在哪怎么住都是学校决定的。

我说,可是搬家的事跟放假通知性质不一样啊,这是确切关乎我们自身利益的事,为什么不可以问呢?

她语气已经变得很急了,说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搬是吧?

这时候,几个默不作声的同学开始陆续离开。估计是觉得我在没事找事,怕被辅导员怀恨在心吧~

我说,我没有说我不搬,但我希望得到一个“我需要搬”的理由,为什么是我们这幢的理由。

她又绕回去,说就算知道了对你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能改变什么呢?

我说,可是“知道”本身就是意义。我应当有权利知道。

她说,我知道你们学法的学生就是爱较真,抠细节,凡事有这个习惯,但是我们这个工作开展balabala也很不容易要搬的也不就是你们balabala,总之是车轱辘话来回说。

我说好吧老师,那既然你们不愿意回应的话我也就不想再问什么了,好吧,那就这样可以吗?她估计是怕被抓到把柄,又极力澄清“我们没有不愿意回应”。

走回去的时候一路就在想,如果连这种时候对自己的权利没有一点敏感度,如果分不清“知道”和“知道后什么也做不了”的分别,如果不敢为权利而斗争的话…我们学法到底都学到了些什么啊。在法学院的这些年,如果说它教会了我什么的话,一定就是想要不停问的勇气啊。

回去后没多久又接到辅导员电话,她说又问了领导,选择我们这幢搬迁的原因是…(还算可以信服的理由)。估计是她怕我没得到答案再继续往上面找吧。然后她又感叹了句,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可是,知道本身就是意义。

Baiger 转嘟

河南烂尾楼业主也红码了

真就拿健康码当良民证 ×
这本来就是健康码被推行的目的 ✓

Baiger 转嘟

「综合多方媒体消息,旷视首席科学家、旷视研究院院长孙剑博士突发疾病去世,享年45岁。」

初看这条消息,不懂友邻为何在转发区叫好。后来刷到别人科普才懂,“曠視因為幫助你國公安開發識別維吾爾族人臉技術,於2019年上了美國實體清單,這樣的技術大牛只能說好死不送。”

查了下,旷视也是那个监控学生有没有认真上课,殚精竭虑监控学生。“如何看待旷视科技新产品监视学生上课?”zhihu.com/question/344054306

真心实意祝福这群把技术用在监控人们的人早日升天。从技术推进而言,这样的人才凋零确实是损失。从对于社会建设而言,一个高科技低生活的社会没有任何希望与未来。助纣为虐,死了活该。

好心提醒大家有个恶心账号在用版聊散布谣言,也能遇到有人“哎呀那个站根本就不是Mastodon是Friendica哦!”

什么毛病?自己Friendica还拼错了咧,这种刺有挑的必要吗?

Baiger 转嘟

内地人用黑人录中文定制视频的业务被BBC曝光,部分视频涉及对黑人严重侮辱和歧视,录制者不满意直接对六岁男孩又打又扭。

m.youtube.com/watch?v=I0DJlSql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