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更新内容

除了兴趣爱好相关剩一点没满足,物欲基本为零(日常吃喝用度都有固定“模式”,按部就班,无需在“买点什么”上耗费精力思考)。我想并不是因为心灵升华了,而是近年心里装着的事儿还没搞成,压力太大,所以没心情想有的没的。

劝退别人不要来x国之前,为何不先身体力行地回国?x国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却坚持在那儿苟且十年,甚或打算苟且一生,对自己这么“狠”的人,太假了。

农民工翻译海德格尔的爆闻,撕开“阶级意趣”精美的包装纸,又是不能自理的成年婴儿吸血善女子的老套路。此地积极追三胎,不喊那些无所事事的丈夫回家看孩子,却放这种“大新闻”,讽刺。

n周前打算烤个香蕉蛋糕,香蕉买了三轮儿了,还没烤。

- 你喜欢吃柚子吗?
- 喜欢。
- 那这几瓣儿给你,你自己边吃边剥吧。
- emm算了,没喜欢到愿意剥它的程度……

跟中国式家长交流,让我最烦的一点,很难就事论事,总混着各种“奇思妙想”,比如他们在脑内翻旧帐带出来的情绪,比如自我感动,比如自以为很有根据的揣测。造成这种混乱,大概因为平常交流本身太少,许多事儿没说开,情感表达更少见,没有解决的矛盾积聚,直到变成了一滩酸腐的过期牛奶,污染全宇宙。另一大原因,傲慢,以自我为中心,觉得是长辈啦,就得端着,说点屁话不屁话的,你们晚辈恭敬听好得了。但有效的交流需要互动,除了表达还得倾听,了解对话人的想法,否则只剩鸡同鸭讲。

国内防疫,到现在一直坚守着字面意思的“防疫”。至于国民的生活需求,往后排,甚或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

除了广播,其它页面依然乱码,似乎因为某种操作触发了莫名其妙的东西🤔

显示全部对话

拥有A的快乐,无需通过证明没到手的BCDE不好来获得。

我剪了个头,有层次,看起来更飘逸,不像以前一般儿长的时候那么厚重。对象爸妈见了,一顿夸好看。跟我爸妈视频,俩人“一唱一和“:你掉头发很严重吗?你以前头发不是好好的?买芝麻核桃吃吃!洗头太频繁了!哈,让人没有跟他们继续聊下去的欲望。

intj在网上看起来多,因为会去测自己的人当中intj本来就比较多?当年我对mbti极有兴致,把测试发给周围很多人玩儿,再加闲聊中询问,只遇到过一个intj,男的,比较讨人厌那种性格,果断排斥在社交圈外,至此现实中也就不认识任何intj了。

最近豆瓣常见有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po文,久闻其名但没读过,决定找本看。翻开,作者简介震撼我心:小时候母亲去世,后来父亲被谋杀,再后来自己被下狱判死刑,流放完了又赌博,债台高筑。继续看故事,开头第一句再次震撼我心:I am a sick man....I am an angry man. I am an unattractive man. I think there is something wrong with my liver. 落差感如,预期听首朋克,点击播放出来一首death metal。

为了防止没完没了地摄入方便面,上次只买了三盒。尽可能慢地吃完,还是馋,等会儿去买……

不认为尊重别人或被人尊重,须得以赢得“奖牌”心态去对待。

去兵马俑玩儿,印象深刻的不是兵马俑or博物馆,而是景区周围的商贩、导游、出租车司机一类,素质差得一笔吊糟,都好喜欢怼人哦。

第一次去,我还是小孩,体能旺盛,不知不觉跑得离爸妈八丈远,就找了个树荫等。正巧站在一家商店橱窗前,店主认为我挡了他家生意,探出头来辱骂。当时我撑着伞背对他,再加不懂当地方言,虽然听到有人大声说话,但并不知道是在吼我。看我爸快步冲上来还挺开心,终于等到了。然我爸略过我,径直走向那人回敬几了句,我才明白过来。(进园之前,在附近吃饭被宰了一道的事儿,此处略。)

再次去是带着对象一起。大概因为对象看起来很好宰,我俩被一女导游追着,要求雇她讲解。说了几次不需要,她字正腔圆地来了句:那你们能看懂个屁。说的普通话,所以是说给我听的咯。(后来还是没躲过被宰,在大雁塔那儿被忽悠着,花三百块买了几张“开光”废纸。)

总之,基于个人经历+扒衣服的社会新闻,不会再去,也不会建议别人去西安旅游。

如果你现居海外,五年之内想回国定居吗?

梦里的数学题:七个人互赠礼物,分成两个二人组(A⇄B模式),一个三人组(A→B→C→A模式),问有多少种搭配。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