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饭,可颂+serrano+cheddar+煎蛋,如果有牛油果中和咸味就完美了。但没有,只能巧克力奶来补充。

之前问对象,如果跟女的恋爱就得分一半生理期各种不适,你还谈恋爱吗?丫沉默良久,支吾其词,最终决定“不要吧”。

显示全部对话

生理期结束,各种激素回归平衡状态。此时此刻应该是日常平均水平的自我了,愉快且放松,觉得活着真好呀。

看最近关于母乳的争论,很多人强调它的优点,会说“省钱”。所谓省钱,其实源自无视女性的付出和痛苦。母亲照顾婴儿,所做一切都被当作免费奉献,拖垮了身体、精神,乖乖忍着就好,要求钱/资源的补偿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俗了,不是个母性光辉普照的好女人了。如果正经算账,认可她的付出,给到她应得的,母乳比奶粉贵多了。

歌词第一句唱I know, I know I've let you down。想了一下,长这么大我还没对谁有过这种感觉,反而存着些些“你欠我的”不忿。中二病还没痊愈。

整个瓜里,我最震惊的一点儿,豆红举例在当地曾经多次被人尾随,以自证有女性魅力,不缺人追。太可怜了。

显示全部对话

划手机划到个小瓜,大致一在x国坐办公室的新移民豆红,看不起很多路线跟她不完全相同但也在x国安居乐业的新移民,讲理讲不过,背后恶意中伤别人,总之那架势,天大地大不如姥子大的傲慢。想到对象的一个发小,二人小时候在俱乐部打球认识,然发小逐年长歪,现在长成了红脖,投票坚持投给“移民都滚蛋”党。好想看他俩打一架,在脑内模拟红脖vs上等难民,my guilty pleasure。

为了碾压,甚或碾死别人而努力变强大,怀着这种心态的人好可悲啊。希望我余生都跟他们没交集。

旧歌单播到杨英格唱的夏夜晚风,油管搜了一下,基本还是明日之子时期那些无聊东西。不知这人目前在干啥,不写新歌,出点翻唱曲也可以啊。

记得村上谈他如何开始写作生涯,(大意)内心冲动,波涛汹涌,必须写出来才能行,无法不动笔。我最近也有类似感受,但不是对写作,而是一件过去有意避免做的事儿。

学习的障碍之一,只有模糊的感受,某科目学起来“好难/好苦/搞不明白”,具体到内容,不清楚自己哪里不懂,问不出针对性的问题,自然很难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法了。另观察,很多人其实惧怕问题,消极抱怨是他们回避问题的障眼法。

又是内卷又是996,年龄焦虑、养娃焦虑,诸如此类,然而整天紧张兮兮的,对过上更好的生活有什么用吗?还不是跟塔利班做好朋友,经济越来越颓废,学校围着小学博士的思想打转,个人连自己的母语都得偷着说……显然没用。

初中,有段时间迷上了整理笔记,比如历史,把重点划出来,录入word,再打印出来背。整理录入的过程其实是思考分析的过程嘛(当时我并没意识到),相当于从头到尾自己教自己学了一遍,再加记性好,从此历史经常拿满分。当时一个朋友见我分数涨了,问我要内整理好的资料,我不给。没多久她找了个数学私教,从不及格补到了满分,我问她是怎么学的,她当然也不说。后来我们就掰了。掰了一年多又和好了。

在梦里和我谈恋爱的女孩儿,三番两次梦到,各种细节合起来,其实可以对应到现实中某个人。现实中我跟她不熟到差不多算陌生人,对她并无爱意,我取向也不是同性,所以这梦的含义,应是潜意识中欣赏她,认为她与我同类,希望能和包括她在内的同类有更多联系。不过作为社交场合的矮子,什么也不会做就是了,譬如有时能看到对方抒发孤寂沮丧的情绪,但依然保持着看客般的沉默。

梦里跟我谈恋爱的女孩再次出现。这次我们约了一起吃饭,然后去看戏,但她迟到两小时,因为工作的事耽误了。我住的公寓,走廊内外灯火通明,照在刷过清漆的木质墙围上,淡色瓷砖地板也反射星星点点的光(梦见这场景大概源于睡前跟对象讨论买什么灯,我说不喜欢那种特别亮的惨白冷光)。说起来,除了总是梦见水,也经常出现斑斓的光,比如缀满水晶灯的玻璃大厦;夜半乘船渡过狭窄的水道,水面荡着红灯笼、橘色的花窗的倒影;扑面而来的暴风雪,粉紫色的雪粒冰渣荧光闪烁。神经元电信号的颜色吗。

新毒液,工厂流水线式的剪辑、配乐、剧情,看完有种刷了两小时短视频的感觉,空虚杀时间。女性角色都是陪衬,一概眨着星星眼仰望男友/前男友/男友wannabe,Anne趴在柜台前对着毒液撒娇那段儿(为了让它跟男主和好一起去打怪),给我看吐了。Shriek拥有超能力又如何,频频被捂嘴,死得也十分容易,总之是男性角色的绊脚石啦。浪费生命。

Self-construal refers to the grounds of self-definition, and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self is defined independently of others or interdependently with others. Initially, the term derived from perceived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the self.

显示全部对话

陈漫道歉了,不知下一个会轮到谁。

”高互依型自我构念的个体在人际关系中也更倾向于依赖亲密关系个体,以他人的期望为自己的奋斗目标,遇到困难时也希望他人能够为自己做决定,个体自身的安全感来源于他人的认可和信任,甚至其自尊的提升都是源于他人的赞扬,反之如果没有他人的认可会感受失望、愧疚,长期处于负面情绪中,更加担心来自他人的负面评价。“

想起几个旧账号,新浪、搜狐、blogbus的博客,人人网,fotoyard,以及更古早,小学时期注册的网站论坛。随手搜了一搜,都找不到了。仿佛家里失火,部分日记本烧得干净。上网冲浪面对的是服务器,跟机器打交道的时间不长,它看起来又循规蹈矩的,便有种机器比人靠谱的错觉,下意识觉得能靠它替自己实现“永恒”。但管理机器还是人,人变化无常,机器自然也不可能靠得住。重要的东西该存在自己的硬盘里。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