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目前最深切的理想,就是世界和平,亚当和夏娃一个在亚洲一个在美洲,千里共婵娟。

站在这个小区门口,往马路对面一看,是熟悉的金色拱门,仿佛听到来自血脉的回响。

显示全部对话

突然发现在这座城市只剩最后三餐了,难道这就是我与麦记的告别吗!甜酸酱,我滴甜酸酱 :blobcatcry:
现在的emo是,无比担忧能否找到一套十分钟脚程内有麦记的房子再续前缘 :blobcatgooglycry:

显示全部对话

凝视男性时刻🔞 

自习室坐在右侧的男生运动裤都露到大腿根了,毛发非常旺盛肌肉也还算健壮不骨感,想必抱着蹭蹭应该很舒服 :thinknyan:

在麦记,点了中可和新地和带甜酸酱的麦乐鸡块。
无论哪一个放在最后入口的话都会失去自己的甜味,最后轻松作出决定,宣判甜酸酱的死缓。

对按掉闹钟这一行为慢慢脱敏了。
原先按掉八点半的闹钟,八点五十就会不安地醒来;后来可以睡过九点、九点半;今天眼睛一闭,一睁,啊!十点半了!
是不是该改变一下习惯,干脆从明天起把闹钟设到九点好了?

凝视男性时刻 

可是卷毛弟弟还是好可爱,比我矮了二十厘米真的好可爱,虽然死亡滤镜加磨皮令人生理不适但看到别人给他拍的照片就是觉得好可爱,耳钉也可爱大白牙也可爱 :blobcatgooglycry:

显示全部对话

凝视男性时刻 

陪朋友看社团展演,发现一个一米五的卷毛弟弟还蛮可爱的,遂加微信,发过去精心组织的开场白,收到回复后满意锁屏——忘了重要的一步!再解锁,点进朋友圈,往下翻到死亡滤镜自拍…萎了萎了 :blobcat0_0:

困到不行的时候,窗外有小孩在喊:老狼老狼几点钟 :blob_cat_snuggle:

年复一年看杓兰。总是没遇到花开得最好的时机,今年早,去年晚,大前年是阴天。
傍晚路过一条小河,晚上八点的阳光中,成千上万的蜉蝣上上下下地飞舞,是一生一次的舞会,我突然不想赶路,停下看了一会儿。
晚上十点看到形状古怪的日华,我猛地想起上一次看到古怪的日华也是在这个季节,然后想起花粉日华这个词。查了一下,果然是典型的花粉日华。桦树、桤木、山杨、柳树等花粉大户的花期早已过去,我突然思路阻塞,想不起会是谁的花粉,片刻之后才想起森林里密密麻麻的云杉球花,也许就是它了。云杉是这边森林的基调,像溶液中的水一样容易被忘记。
走在林间公路上闻到很多植物的气味,铃兰开得正好,香味一路相随。我采了一把铃兰回家,又给舍友分了一点。舍友很惊喜,说铃兰是她最喜欢的花,她的名字也包含在铃兰的拉丁名里。
夏天太好,经常觉得自己配不上夏天。

目前最深切的理想,就是世界和平,亚当和夏娃一个在亚洲一个在美洲,千里共婵娟。

麦记的垃圾桶真的设计得很复杂,每次堂食完面对残骸都要在认真分类完再丢与一股脑倒进垃圾桶与放在桌上置之不理间煎熬五秒钟。

和中午领了麦麦脆汁鸡券的朋友相约今晚吃麦记,到了饭点再想起领券却发现领不了了 :blobcatcry: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