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去年给AO3捐了钱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给OTW理事会投票了。今年的参选人里有一位叫Tiffany G的,引起了很大争议。她在面试里表示自己对法务部的工作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对基本条款(TOR, Terms of Service)做出一些改进,尤其是儿童色情,因为那导致AO3在她的祖国中国被禁。

其实我完全理解她的出发点是什么:现在微博上都还很多人把AO3和淫秽色情娈童画等号,也许她是想在TOR里明确写出禁止这些的条款来为AO3洗清污名?我不怀疑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她根本不了解AO3的历史和核心价值。AO3当年的建立就是因为英语世界的同人女们受够了传统同人网站的审查和清洗,决心建立“我们自己的档案”(archive of our own),最大包容(maximum inclusiveness)和反审查(anti censorship)是绝对不能动摇的底线。

事件始末:olderthannetfic.tumblr.com/pos
Tiffany的发言记录:elections.transformativeworks.
我的立场:tumblr.com/blog/view/direwolf-

又看了一遍昨晚弦子从法院出来在附近读她的自述的视频(带字幕的那版),期间有好几位路人驻足,开始是送餐的男外卖员,在旁边站着听、拍照,有一位听到读完陈述。后来又有中年男性、看起来像是夫妻的中年人路过,也有看起来不太知道发生什么、对一帮人凑在一起好奇踏上前看一看的。周围来来往往不少人。我想这里面总有至少一个人因为亲眼看到而去了解,以眼见为实作为起点。这也让我看见了在场的重要性,人、人群在场,主义在场,事实、观点、分歧在场,情感和支持在场的意义;也看见了作为幸存者个体、参与者、普通人、女性、整个社会,我们被剥夺的可能性。

今天得知《过刊》因三群女权话题争论后解散了所有群聊,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非常生气,上次导致二群解散的女权争辩我参与其中,本以为这只是个例,甚至我因此有些愧疚是不是不该吵架,但所有过刊听友群的解散以及《过刊》对于解散听友群的回复,让我非常生气。
作为每期都收听的听众,一直以来我觉得左小姐葛小姐是具有女性主义意识的,不然也不会做出《女装轮回掠影》、《NANA》、《迪士尼女孩长大后》等等的节目的,但我无法接受过刊对于听众因女性主义进行吵架而解散群聊的处理。“等你們學會溝通後再見”,这个回应实在太过傲慢。
可以说在两次争论中,当没有男性基于自身性别,对于女性主义进行傲慢质疑时,群友们的讨论是非常和谐的。面对女性群体受到质疑时,出于对自身与女性利益的维护,我无法停止对女性主义的辩驳。这一切争辩势必不够友好与和谐,但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应该是傲慢地觉得女的吵得太凶快闭嘴,甚至过刊的处理方式我认为是有失偏颇的。真诚建议,以后播客如果想要拥有理智、和谐的听众群聊环境,最好提前告知一下禁止女权主义者入内,而不是在群友因女性主义吵架后粗暴解散群聊,在众人对男性群友合理的辩驳后指责大家太过吵闹。当大雄和胖虎打架时,只有两种选择不是吗?

我去趁没睡醒赶紧大着胆子接稿 :ablobcatcry:
p1 基本信息
p2 是联系方式和邮箱(我爱邮箱!)
*没有例文,近年写的文都是七八千字起步乃至十万字,很难割舍🥀
*感兴趣的话可以在以下ao3镜像链接查看我的过往文章:nightalk.life/users/Melancholy


分享一个护眼小软件,名为“FadeTop”。适合需要长久盯着电脑的人。大小不到1Mb。具体作用是到设定的时间电脑屏幕会渐渐变绿(可设定),随后消逝。如果在变绿时移动鼠标或按键,绿色马上消逝但健康值会下降。
我的用法是设置(P2)为每20分钟变绿一次,变绿时起身走走,眺望远方。象友们可以根据自身需求调整。

我剛和我媽說,你說過殺人不犯法的話要先殺我,我媽說我在開玩笑你自己要鑽牛角尖。為什麼做家長不用考試啊?????????????????????

昨天睡前听播客,听到主播说“对啊因为我就是聪慧又敏感”,感觉很实用!使用场景:问自己你为什么想这么多,因为我就是聪慧又敏感。难道觉得自己是什么特别的人吗,但我就是聪慧又敏感

我好痛苦,麻木又痛苦,我好難過,能做的事就是流淚

原来习近平要抓白洁的作者是因为。。。开创了网络黄色小说反党的先例。。。忍不住笑了。。。


历史上的漏译与错译

仅从漏译的事件来看,历史上也不无因为漏译女性主义表达而造成严重后果的事件。

1952年,美国动物学家 Howard Parsley 翻译波伏瓦著作《第二性》的第一版英文译本。这本书被誉为“女性主义圣经”,并成功登上 1953 年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榜单。直到 80 年代,才有批评家在对照法语原版阅读时,发现了男译者 Parsley 的大量删改。

其中,他未经注明就删去的内容包括:超过原文 10% 的内容、记述历史中女性的名字和成就的篇幅、78位有社会影响力的女性的名字(包括政治家、军事领袖、高级官员的情妇、圣人、艺术家和诗人等),以及女同关系和女性日常生活的描述(性生活、性幻想)。

发现这些删减行为的评论家 Margaret Simons 写道:“他(Parsley)一方面根本不愿意唠叨女性受到的压迫,但另一方面,却非常乐意保留波伏瓦介绍男性特权和成就的长篇大论”。男译者 Parsley 就这样,在波伏瓦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巩固自己的父权视角,毫不解释地作出了“为读者减轻阅读负担”的决定。

在删去了一些对前文的引证后,波伏瓦的叙述看起来杂乱不堪,给读者留下了一个“令人迷惑的、前言不搭后语”的印象。也正是在没有声张的恶意删减后,英语世界的女性主义者对波伏瓦提出了强烈的批评,诸如“净说些陈词滥调”、“延续了父权社会对女性性生活的刻板印象”等。Mary O'Brien 也在写作《The Politics of Reproduction》时,基于混乱的英文版《第二性》,针对波伏瓦提出了恶毒批评。

在简中世界,《第二性》也面临着类似的命运,总有读者抱怨郑克鲁(男性译者)版本的《第二性》太难读懂。在此时,仰望着原文的读者总是会先怀疑自己的阅读能力,是不是自己知识太浅,所以读不懂这本“女性主义圣经”。直到近期,才有网友找到了猫头鹰出版社邱瑞銮(女性译者)翻译版本的《第二性》,发现语言通畅许多,也更能读懂了。」

#父权社会 #第二性 #波伏娃

https://telegra.ph/%E5%A5%B3%E6%80%A7%E4%B8%BB%E4%B9%89%E7%BF%BB%E8%AF%91%E6%88%B3%E7%A0%B4%E7%88%B6%E6%9D%83%E8%AF%AD%E8%A8%80%E7%BB%87%E6%88%90%E7%9A%84%E7%BD%91-07-25

以下不是地獄哏開玩笑,而是正經提議⋯⋯不管未來有無移民改換國籍打算,在此類事件中收到的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網警這個警那個警的警告/通話紀錄等任何紀錄,全都截圖;如果沒有特別創傷,也可以盡所能地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網友施加的網路暴力言語截圖存檔。全部打包存至Google drive之類所在。以後不論是維權、做研究、申請政治避難、申請其它長期簽證,都很有可能起到意料外的幫助。尤其就後二項而言,在移民律師/ngo協助下,它們甚至可能成為你移民的最大跳板⋯⋯

當下看97版《Lolita》前排短評,非常令人不適了。只要一個男人夠好看、他在為自己開解,就天然具有豁免權,甚至還能因此去踩一腳被男人糾纏的小女孩。這版的Lo比起庫布里克版有更多的展現,看著小孩生機活力的樣子非常美好,但導演對於亨伯特的處理很讓我不適——就算亨伯特處於卑微懇求狀態,他也還是掌握了鏡頭層面的主動權。這個世界真的好容易原諒男人。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