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健康宝的“弹窗”也是一个非常搞笑的东西。弹窗上写的是“温馨提示”,然而既不温馨,也不是提示,更像告知;所有人都不会叫它“温馨提示”,而是叫它“弹窗”。北京人已经熟知弹窗1234,而外地人一头雾水,成为了防疫黑话。
弹窗这个状态的幽默之处在于,你既不是健康人,也不是不健康人,你不是黄码,你没有码,但是又构成了事实上的黄码。有关部门把你点穴了,你不能自由活动,然而要自己寻找解药,把人绑了一个死结,让人自己解开。你是健康的,但你要向上申诉才能证明自己健康,有关部门受不受理申诉,不是你控制得了的事。
UI做得也很搞笑,一大段文字,下面一个“我知道了”按钮,没有别的按钮,也不是“同意”“不同意”,也没有直接的申诉按钮,你只能“知道了”,只能“明白”,除此之外用户没有其他合法选项。一个便民小程序的UI也能反映此地从上到下的爹味,真的是太幽默了。

今天早上又是社区大筛,全员核酸。今天又在做核酸这件事上浪费了二十分钟。七八点钟被大喇叭喊醒,下楼,排队,捅嗓子,上楼,回家一身汗,睡意全无。
所有人都活在“你有病”的恐惧中,所有人要隔天就证明一次自己没病,你自己说你没病不行,必须爹宣布你没病你才没病。然后上海每周社区全员核酸这件事至少会做到七月底,你也没有别的合法选择,只能服从。
真的是有病啊!人的精神也在不断被爹抽插,隔天就用电击针头从嗓子捅穿大脑,搅和你的精神,让你麻木,忍耐,习得性无助,失去任何反抗力。我明知道重复一件很愚蠢的事是不可能有任何进步的,就是在逆水行舟,但每天只能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服从,真的,每天都在难为自己,而不能质问大爹,还必须恭敬大爹,因为我没有一个人活着应该有的权力。我健康吗?我有病啊。我的病全是被爹操出来的。新冠和清零比起来,新冠对人的伤害简直是微乎其微啊。

AkaLui 转嘟

望周知 以下均来自公开信息
健康码首先没有任何大数据可言 它纯粹是靠流调民工在一个一个“赋码” 说白了 它只是官方是否允许你进入公共场合的电子标签 它和西方差异化的技术路线决定了它不仅对防疫更低效(需要人工干预操作)而且被挪用于防疫以外场合更高效
其次 健康码不是被滥用到维稳目的扩大当局权力,相反,健康码本身是维稳体制被挪用到公共卫生领域创新的结果。早在疫情前中国身份制度就与吸毒史、上访史、民族以及政治风险紧密结合,实现刷身份证(并进一步发展为人脸识别)显示风险等级(同样被承包商可视化为绿、黄、红),警察刷身份证可以依次判断是否需野外盘查
总之,诸位所幻想的每个人都根据各自情况被给予红黄绿影响出行,绝不是受健康码启发的维稳创新,而是恰恰是健康码的灵感来源,换句话说,健康码并非“被挪用”到维稳体系,健康码本身就是中国整体维稳体系的一部分。

AkaLui 转嘟

唐山當局把四名受害者傷情和治療現狀扭曲成「個人隱私」完全是無稽之談。這起案件早已經擴大為公共事件,完全可以在不公開受害者身份的情況下公佈受害者情況,並且允許媒體採訪相關當事人或家屬,打消公眾的重重疑慮。現在這種無故拖延完全是侵犯知情權,說白了就是裝死直到所有人忘了這件事,和河南紅碼事件一樣。

劉曉波離世之前,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一院幾乎每天都在官網上公佈病情進展,就是為了證明他們仍然在盡力治療(顯然是發給外媒和外國政府看的)。兩起事件,完全相反的處理方式,但歸根到底都是當局的目無法治、為所欲為。

AkaLui 转嘟
AkaLui 转嘟

其实中国电信诈骗/网络诈骗横行,和各种网络平台和App都应《网络安全法》要求必须实名制有很大关系。因为实名制,用户交出了大量隐私数据,而不可能任何一个网络平台都有那么好的安保,一旦数据泄露,那么这是用来诈骗最好的数据。掌握那么多实名甚至面部照片数据信息,诈骗团伙想伪装成你去骗你亲人的钱多容易啊。政权为了自己的安全而钳制言论要求必须实名,而牺牲了民众的安全。所以当前法律下,诈骗只会愈演愈烈。实名制而反诈骗,犹如抱薪救火,适得其反。
韩国曾经为了应对网络霸凌,2007年立法要求上网必须实名制,而2011年几起黑客攻击导致的用户数据泄露的后果,远远超过了匿名上网的后果。导致韩国政府叫停了网络实名制。
//大学生学习软件”超星学习通“软件的数据库信息,被公开售卖。其中泄露的数据包含含学校/组织名,姓名,手机号,学号/工号,性别,邮箱等信息达1亿7273万条。cn-sec.com/archives/1130393.ht
//韩国网络实名制缘何破产:抵不过的隐私泄露tech.sina.com.cn/i/2012-06-16/

AkaLui 转嘟

研究下古装剧主角一般当什么官,可能会有好玩的发现,还能感觉时代风向变化。

我印象里,宦官/特务机构在国产影视和网文里形象逐渐立体、正面,大概从《锦衣卫》《绣春刀》开始。今天朋友提示我,原点可能在《明朝那些事儿》。往前数我小时候看的剧,什么内卫皇城司东厂西厂,基本都是见不得光的反派,恶毒残酷,主角的对头。(说的不对请纠正~我看的剧不多)

到现在《梦华录》里,男主干特务头子干成堂堂正正的“国之鹰犬”,确实也顺应了潮流。替皇帝办事的才是英雄。

了解了一下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本录。写作背景是南迁的宋朝人追忆北宋汴京的繁华市井生活。怀念故国的著述繁多,竟然形成一种风潮。
我心想这不是和豆瓣前一阵那个tag“回忆你的2019年生活”一模一样吗…… ​​​

AkaLui 转嘟

很多人现在还觉得国内一切正常,我只能说他们对历史毫无概念。

文革才过去多久?这么快就忘了?也是,这些年轻人又没经历过文革,也不爱看历史书,只知道被动地接受别人灌输的教育。

我来帮你们认真对照下近十年发生的事:

- 反腐和扫黑除恶,对应的是 52年的“三反”运动。确立权威。

- 一纸公文消灭全部教育行业的全部公司,其他公司应声而落,企业家噤若寒蝉。对应的是56年的三大改造运动,消灭私有化。

- 有影响力的大V被禁言炸号。高校举报和揭发成风,对社会不满的一言一行都被政治化并付出代价,如侮辱英烈罪。对应的是57年后的整风运动。 同时大搞个人崇拜。

- 科学/文化主动与世界脱钩。例如小学教育取消英文考试,要求高校创办中文期刊并优先发表,限制学者出境参加国际会议,禁止公民因私出境旅游。这对应的是大跃进运动,特别是插红旗,插白旗。

- 以疫情管制为噱头,限制行动/剥夺自由/侵犯隐私,经济大幅倒退,失业率暴增。这已经是文ge的开端了。“一切都是政治,政治就是一切。”

对立对立,得先立着才能对立吧,女的常年被男的压得站不起来,好不容易站起来一点,立刻被男的爆头,男的还满世界嚷嚷“你们女的在制造男女对立!”好家伙,原来一个站着一个趴着就不对立了,男的真是地球上最讲道理的生物啊! ​​​

AkaLui 转嘟

健康码:数字巫术与色彩政治

唐鹏 数旗智酷 2022-06-06
web.archive.org/web/2022060603

本文提纲

○ 引 子
一、健康码与一种新的生活制度的诞生
二、作为一种社会治理的“源文件”
三、数字鸿沟背后的权力范式转换
四、驯服与被驯服之间
五、数字化的承诺及其背叛
六、数字治理之“蜜糖”与“砒霜”
○ 结 语

算法之鞭不仅用落下来的痛感奴役它的使用者,同时也用挥舞它的快感奴役它的创造者。

本文试图从健康码的诞生、应用与演进过程出发,围绕我们对健康码的认识深度、应用实况与防控需求的重塑,梳理和剖析出健康码作为一种数字时代的治理工具到底带给了我们什么。我们还试图回答,到底是健康码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在改变健康码?到底是健康码在赋能社会治理,还是公共权力在驯服健康码?当然,我们也试图进一步探究,在技术垄断主义与技术虚无主义并行的当下,健康码如何从开始由一种“无关健康”的非生理性数据指征,而真正成为一种影响社会肌理与个人生理变化的“超越健康”的数字势力?

显示全部对话

《梦华录》让我看得很痛苦的一点。剧情最大的发展动机,或者说矛盾,或者说人物成长线,是编剧一直在铺陈 社会对女主说“你出身低贱”“你是贱籍”,而女主三姐妹拼命在证明“不,我不贱”。但是为什么要把贱不贱作为人的一个评价维度啊,啊啊啊啊……古代人都不如2022年的编剧这么看重高低贵贱三六九等吧。如果从编剧造的这套价值观跳出来,就会觉得这个剧情讲了个寂寞,中间那根主线拿掉,整个剧情一碰就酥了。

法律算个毛啊,红码比法好使多了。让普通人不便至极的东西,给大老爷们方便得不行了。

看到“大白讨薪”的传言。顿感前几个月爆出来的“高价招核酸采样员、检测员、保安”的新闻简直就像杀猪盘一样……一开始承诺给你很多钱,以高价诱惑,把人骗进来杀,然后拖着不给钱,真是PUA大国啊……

在微信视频号看到两个视频,上海黄浦区137地块动迁补偿款维权,现在还可以搜得到。政府征收了大概1000户的房子做旧城改造,签协议说好90天付款,居民们从去年11月等到今年6月,一分钱也没见着,问有关部门,说没钱付补偿款。居民们买房租房的都急等着用钱,就被这么拖着。
这个地块离南京路步行街非常非常近,居民之前的居住条件确实老旧拥挤,视频里也能看出来居民基本都是阿姨爷叔,不是很有钱的人群。给这部分人改善居住条件,绝对是民生问题。另一方面,这样的弱势群体闹,可能也闹不出什么风浪,所以他们敢拖。足以看出他们已经无赖无耻 不讲信用到什么地步了。

“扫黑除恶”,越扫越黑,越除越恶,所以扫的是什么,除的是什么,是越来越清晰了。

健康码不如改成阳光信用
日行一善保住绿码

AkaLui 转嘟

我能想到的和“赋码”最接近的词是“赐死”

AkaLui 转嘟
AkaLui 转嘟

中国古代有个小国叫南汉,是我唯一能记住的一个五代十国时期的小国,因为这个国家有一个规定:想要做官,必须先切一刀,成太监。这可不是其他朝代那种先做了权宦,再成了权臣的路数;而是净身是做官的先决条件,理由是皇帝觉大臣有了家累自然就不够忠心。你可能觉得,以我国男儿阳刚之气,这政权肯定分分钟被推翻完蛋吧?其实不是,这个国家传了七代,才终于被境外势力宋太祖推翻了。那这个国家的官员天天被人割鸡鸡不造反吗?咳,别提了,他们不仅不造反,一群被割的官员为了更好的割后人的鸡,还搞出了一个专门的割鸡研究机构出来,研究出了世界一流的剖蛋留鸡之术,甚至连可吸收手术缝线都研究了出来。愈合快,副作用小,存活率高。这个机构不断的膨胀,南汉被灭的时候,光是被杀的割鸡研究员就多达500人。我相信,如果没有割鸡研究员的科技攻关,读书人一直保持着以前阉10个死9个的概率的话,这个荒诞的政策早就停止了。在我刷到某些荒诞新闻的时候,我就忍不住联想,现在某些部门的官员,和那些为了后人的福祉努力的钻研剖蛋技术的技术官僚有什么区别呢?而如果后汉的国祚如果再长些,做官先割鸡会不会成为一项优秀的传统美德呢?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