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程序员合法但照样996剥削,所以合法化未必带来更高的福祉”纯属扯淡和避重就轻,程序员是不是普遍比性工作者有更高的福祉?程序员是否比性工作者更容易维权?这是显而易见的,说什么产业化会让性工作者收入更低被资本剥削到极致,这说法就是坏,的确,不合法的时候少部分性工作者可以在灰色地带赚到更多的钱,因为无规范可以无上限,但这就是典型的把整个行业边缘化然后把风险推给一小部分人去承担不让其扩散,以保全多数人的安定,不合法→做的人少,赚的更多,风险更高,合法产业化→做的人多,平均收入被拉低,但法律权益和社会地位更高,所以你就能看出来,不希望合法化规范化的人其实就是希望这个领域保持足够的边缘化,尽量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来让自己眼不见为净而已,而少部分人所承担的风险她们是不会在乎的,这部分人对她们而言基本就不算人了,大概率是一种“活该”

豆v女权有一个算一个,全在那旗帜鲜明的反对性产业呢,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循循善诱,归根结底都无法和她们一贯主张的那些进步观念成体系和自洽,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了本质:“性工作和普通工作”“负面价值”“自甘堕落”←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本质保守思维作祟,还是对性工作者有着难以抹去的歧视,再怎么不承认都没用,你看截图像不像恐同异性恋那套“正常取向和同性恋不一样”的说辞,性别歧视和性别剥削是否存在于性行业?是,但性别歧视性别剥削也同样存在于其他行业里,诉求应该是人权,而不是取缔一个行业,如果换一个其他行业她们的态度肯定不会是取缔和彻底的抵制,但为什么到了性行业就觉得其应该消失呢?我觉得已经不言自明了,根本不存在什么激烈不激烈的区别,互联网996也是贩卖器官,贩卖大脑,一样容易得病,腰酸背痛各种慢性疾病,甚至猝死频发,35岁淘汰吃青春饭,没人出来说取缔上班打工,演艺圈更是完全把人物化,频繁存在权色交易性别剥削,但也顶多是me too运动没人说要取缔娱乐行业,对性行业彻底的抵制无非还是用传统道德人伦这座大山为自己撑腰,对少数派的耀武扬威而已

当权者不让其合法化,不是为了保护女性,是为了降低治理成本和回避治理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方便通过性产业实现对个人的管控,方便用传统价值观来绑定执政合法性,维稳,代孕问题本身存在着人伦问题,但性交易我真的不这样认为,依我看,这些站在道德制高点反对性服务业的人才是假自由派,她们才不是为了保护女性,她们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只要zf施以足够的高压,让这些事远离我的视线,我就能假装这个行业不存在了”,豆瓣女权大v就是这个水平而已

显示全部对话

前面还强调性产业存在多少压迫剥削,后面就“要是不和我一起反对性产业就是假自由派”了,所以这些人的脑回路到底是怎样的?是不是觉得ccp做得挺对的,只要玩命捂,玩命按,压迫就不存在了?黑暗就自动消失了?这和“只要新闻联播里不播坏事我们就是最好的国家”有什么区别?到底是谁在“眼不见为净”,谁才是“看不清产业的本质”?这些压迫和剥削、灰色地带的乱象与黑暗,恰恰证明了性服务行业有多么需要合法化、规范化,“只要不让搞就不存在”真是好tm典型的中国人思维,汁人一贯解决问题的方式,就像小时候父母不让孩子打游戏,觉得孩子就不会沉迷游戏,实际上越压抑越变态,中国人的性压抑也源于此,实际上这些阴暗面不论你合不合法,规不规范,都一定存在,因为你不可能让需求凭空消失,不可能人为的扭转一些商业规律,性服务业一直都存在,并且今后还会长久存在,因为人类当下的文明阶段不足以让其消失,你捂、按、道德批判、入罪,它都不会消失,只会变得隐秘,而隐秘才会让剥削更严重,才会滋生问题,合法化带来的是从业者维权成本的下降,维权意愿的变强,光明磊落的表达诉求,受到更多保护,这么简单的逻辑究竟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豆瓣女权大V的水平太烂了,一个个从进步退回到保守,逻辑混乱前后矛盾,和中产小资左自由一个德行,自保高于正确,有个小灾就屁滚尿流,之前所谓的正确也是一种自恋外泄的表演罢了,本质精己,

保守派女权又出来搞笑了,这群人吧,就是腐朽糟粕传统的代表还硬要拿女权包装自己,你说朱军利用权势性侵女性她觉得不行,李云迪两厢情愿花钱购买性服务,她觉得也不行,所以她们其实只能接受一种性关系,就是最传统纯情的那种、名正言顺的恋爱/婚姻前提下的性关系,所以这哪是女权主义,这是一群要守妇道要公序良俗的老大妈,李文迪要说婚外嫖娼伤害到谁了,伤害的也是他老婆,这是人家私人的问题,而伤害到性服务者的不是嫖客,恰恰是这个不对性工作者于以肯定和不给性工作者提供法律保护的环境和制度,性产业的合法化和性工作者的去污名化才是真正的女权主张,如果觉得不平等,可以去消费更多男色,而不是禁止消费女色

天下大乱的那天,把豆瓣管理员挂路灯是十分有必要的,发个截图也删

看了一圈李云迪事的讨论,保守果然是这个地方的底色,这种一切以保守视角为出发点的讨论,加上简中网民普遍极差的逻辑能力、理解能力、匮乏的人权意识、混沌的道德标准,形成了一种洼地特有的、愚昧为本质的观点风暴,让人根本没有参与讨论的欲望,那些普遍的讨论点,根本是难以切入的,就像在看原始人争论太阳和星星是不是被挂上天空的一样,唱正唱反在我眼里根本没有区别,只感觉自己格格不入,如果试图和他们去论证某些事,大概是对自己认知水平的羞辱

虽然我不是外国人,但被认为是日韩来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当时手里拿着昂贵的拍摄设备还是挺心惊胆战的,毕竟流氓不管你这一套,万一过来抢呢,万一摔坏了呢,最后我只能解释说是在拍数码产品,但对方仍然一脸不信,过了一会可能他们去找了小区内更有话语权之类的人,或者告诉了更多人,陆续有两三位来问我们在干嘛的,但是比一开始那两位客气很多,看上去文化水平高一些,我解释了一下也就没事了,但这件事真的让我感觉到挺恐怖的,那些“被热心群众围攻举报”的事原来不只发生在网上,现实中确实已经到这个程度了,草木皆兵,自发的监察员和战狼粉红无处不在,尤其这些时间充裕精力无处发泄的中老年人,每天接收主流信息的洗脑,看着抖音快手上的各种战狼视频,民族主义爆棚,真的和1984里的思想警察差不多了,人人自危

显示全部对话

有件恐怖的事一直想吐槽结果太忙忘记了,前几天为了拍摄switch oled的评测视频,在工作室所在小区(北京芍药居一带)楼下拍新旧两款switch屏幕的对比,因为需要对比阳光下显示效果挑了下午三点多这个时间,而这个时间恰巧是各种老头老太太午睡起来后下楼活动筋骨晒太阳的时间,于是小区各个角落充满了时间精力过于充沛的老人,恐怖一幕也在这时发生,我提着视频微单和稳定器,冒着寒风在小区内取景找构图,不到两分钟有两个老头围了上来,问我们是干嘛的,问我们在拍什么,我猜想对普通人来说这些设备可能是有一点显眼的,于是我解释说在拍自己的东西,不是在拍小区,与他们无关,但对方不依不饶,一定要追问我们在拍什么,我当时真的顾不上因为拍摄时间紧迫就没理他们,但他们又不停追问了好几句,而且态度特别凶,说了什么类似“拍拍拍,拍什么拍,问你拍的是什么!”之类的话,当时我就想到了之前外国记者当街被一群战狼围攻的场面,又想到了所谓“正义感爆棚”的“朝阳群众”,难道我被认为是什么境外势力或者试图“抹黑中国”的记者了?

豆瓣连删我六条,不是被举报就是被管理员盯上不想让我说话故意删的,一些没有任何关于意识形态和敏感内容也没有脏话的广播也因为“不友善”被删了,以前我还以为只有骂人才会触发这个,现在不友善的范围似乎很广了(例如这番话也可能是“不友善”的),可以说豆瓣管理员深得ccp管控言论的精髓,只要范围划定的足够模糊,就想怎么治你怎么治你,标准随时收紧

最近入手的数码产品:switch oled,13pro远峰蓝,airpods pro,switch远超预期,远峰蓝实机不如图片好看,比紫色ipad mini差远了,另外这是第一次用ios,目前没觉得比安卓好用,只是ui动画做的比较好而已

一些落后保守人士不会因为觉醒了一点女权主义就变成进步自由斗士,一个本质上与现代文明脱节的国家也不会因为某项单维度的变化就进入文明社会,反而一切进步元素终会在这里变味、民粹化、洼地化,例如很多洼地女权主义者和洼地其他人的恶臭程度是差不多的,不要抱有太高期待

搞笑的是,我在微博上认识的很多对“封杀吸毒艺人”持高度支持态度的人,恰巧是一些文化创作者,他们很多人曾在对封杀ao3和色情创作者判十年这些事情上的态度是高度反对的,他们可能想不明白,这两件事的性质其实远比他们认为的相似,你认为吸毒违法无可辩驳,可色情制品和色情创作在你国也违法,你认为色情制品只是个人消遣不影响别人,可吸毒者也觉得自己消遣没影响别人,你说没证据这些人只自己消遣,万一怂恿别人一起吸呢?可是你看色情制品谁知道你传不传播呢?不好意思,老大哥觉得有潜在传播风险,必须禁,你配合一下;你觉得吸毒没一个好东西,被社会抛弃不冤枉,可老大哥认为色情制品的创作和传播造成的影响太大,判十年不冤,但强奸犯却不用判这么多年,你敢觉得不合理吗?你真觉得你比吸毒者更加正义凌然吗?这就是为什么说不够进步的人不可能真的支持人权自由,他们总以为自己恰巧站在了红线内,以为自己站在了公序良俗的一方,说西方大麻合法那一套不符合国情,可不好意思,红线的位置是随时在变化的,你说了不算,老大哥就认为你的喜好、你看那些脆皮鸭文学不符合公序良俗,也不符合国情,今天你正义凌然,明天你也能被挂上墙头永世不得翻身

在国内,吸毒和贩毒在道德层面已经几乎被公众认为是同样性质的了,你吸过,你在公共语境下的待遇就和杀人犯差不多,真的非常恐怖

显示全部对话

没听过宋冬野也不知道他是谁,顶多是“听说过这个人”,因为吸毒这个事忽然想说一说,国内从小给人们灌输的禁毒教育是非常严苛保守的,甚至一些人已经因此异化,前段时间国外有几个值得尊敬的演员歌手相继去世(具体哪些就不说了),每次点开这种新闻的评论区原以为大家在悼念,点开之后却发现是各种正能量小将在谩骂和幸灾乐祸,“这人吸过毒,死得好”“死不足惜”“吸过毒的人有什么可尊敬的?”之类的,一大堆点赞,一群疯批,且不说“毒品”这个“毒”字本身的界限很模糊且明显具有主观的煽动性(直接定义善恶是非,实际上应该是“精神类药物”),一些所谓的“毒品”,对身体的伤害和成瘾性可能还不如酒精和香烟高,而国内之所以要进行如此恐惧导向的禁毒教育,本质上还是为了维稳,掐灭一切可能由此引发的威胁稳定的犯罪,为了减少执法成本,当然不真的是为你的健康着想,pot或weed这种东西在国外根本不是个事,我认识留美学生没几个没吸过的,搞音乐和演艺的那群人更不可能没接触过,根本不存在所谓“干净的人”,微博上看一些女权主义者也站在道德高地正义凌然的对此事口诛笔伐是我没想到,其实也是一种烧女巫行为罢了,保守派真的搞不了人权主义

卷头发的技术日渐成熟,现在已经会用38mm的卷发棒卷自然的大波浪了,编头发绑发带要不是发际线堪忧也早就学了,我才留了两年长发而已,感觉已经超越大部分身边的女性,所以我真的适合当一个美少女,可惜灵魂装在了男性躯体里,看着随年龄日渐增长的肚腩,只能一声叹息

亲眼见证的豆瓣自由派女权:给《长津湖》打四颗星

怎么说呢,只懂一些基本的人权自由平等观念的人,尤其在国内这样的环境里,在我看来不一定是真的自由派,因为国内大环境本质糟粕,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本质糟粕,那些又乖又好没有足够反叛精神的人,仅仅靠觉醒一些基础的普世价值是很难使她们把狼奶彻底吐干净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批评一些不够反动的女权主义者(中产小资女性居多,和粉拳还不一样),她们对整个环境的警醒程度是完全不够的,很容易被策反或者对人权平等的追求动力不够,只有那些对政治/历史有更多的触及和理解的人,政治嗅觉更敏锐的人,才有可能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更有可能是“同类”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