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极端仇男,日常辱骂y染色体,骂得很难听。时不时辱骂共产党辱骂习近平。最希望人类灭绝。
原创嘟文过少的不过fo,这是为了自保。
这个人废话真的超多的,还是不要关注了吧。

翻看家里以前的相册,发现我小时候,还真不是一个好看的小孩,虽说不算很丑,但也有点不好看吧。我想,那我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好看的呢?
现在的我一照镜子,就会发自内心觉得,我是个好看的人(一直到高中,有人夸我好看的时候,我都觉得对方只是在说好听的话,心里并不觉得自己真的好看,直到大学,到了外省,又有不同的人说我好看,我才觉得对方是在说真心话)
卸掉了外貌焦虑后就更觉得自己好看了,脸上长痘了、黑眼圈又深了,但是,我真好看!
回忆了一下,应该是从初中开始?那种“不好看”渐渐褪去。不过我还是觉得挺神奇的,很难把照片里那个小孩和现在的我联系起来。人的五官变化还真是难说啊。
不过妈妈以前的照片还是很好看的,虽然也没化妆。要是现在的话,也可以算得上是好看的中年妇女。同时也感到难过,此时我退远了,不把照片中这个人看作是妈妈,觉得这样一个好看的女孩,长大了还是卷进了婚姻里面,受丈夫的剥削。因为家庭重男轻女,虽然聪明,也得不到上学的机会。真可惜呀。
从我的妈妈又联想到了其他的农村女孩。再联想到更多生在中国的女性。心中又生出了对中国的恨。

刘强东性侵案以庭外协商赔偿结案了。
虽然我已经定好了去明尼苏达旁听庭审的机票,但看到这个消息还是由衷地为jingyao觉得高兴。她不必再被庭审二次伤害,我为她松了一口气。本来打官司就是要求赔偿,现在刘强东放弃应诉,庭外协商赔偿结案,这是jingyao的胜利。衷心希望她过好接下来的人生。
现在刘强东还在买热搜、买通稿,试图通过恶意的错误翻译和断章取义的曲解继续中伤jingyao。希望这几天大家看到刘强东“家庭幸福”、“洗清污名”的公关文章不要转发,取关那些无良媒体和营销号。

打算把以前写过的诗都整理一下,弄个电子版,之后做一本zine。因为早期文字能力还比较弱,有些诗不太好,而看到这一首,我太喜欢了。看右下角的时间,噢大一的时候写的。
写得真好。
再看以前的日记,发现在高中的某一天,我写下了“想死”。原来我已经在“想死”的心情里挣扎了这么多年。看来文字记录真的很重要,回忆的话,也只能想起,第一次想自杀是在小学的时候。而看文字呢,就能回溯,可以看到“想死”的频率、强度。
哈哈,哈哈哈哈。真好笑。人的一生有多长,而我竟然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挣扎。这更验证了我的自杀计划没有做得太早。早准备早结束。

回来这两天毫不掩饰自己的反贼属性,还跟生母预警,如果某天我坐牢了,你们就跟警察说早跟我断绝关系了。
然后生母就跟我说了亲戚中哪些人坐过牢、因为什么坐牢。讲了3个。都是蝻的。
Y染色体就是劣质。

白天点进豆瓣看看,发现有个删除广播的通知,说因为涉及时政或意识形态。我一看,删的是我去年4月底发的一条广播。挖坟呢这是。进邮箱看我当时发的啥。哦,说了“等国”两个字就意识形态啦?嘁。
回忆了一下,其实发完广播后,到了天气热的时候,我也不穿内衣了,再试着乳贴也不贴。去年我就做到全年no bra了。
Free nipples !Yeah!

生母又想劝我结婚,于是我就骂起了共产党:都是共产党害的,是共产党构建的社会,给你洗脑,让你以为每个人都必须要谈恋爱。
生母没法回我。哈哈哈哈哈!
你再劝?再劝我就骂政府骂习近平一条龙了。寻衅滋事警告。

傍晚的时候从高铁出站(再骂一下卫贱萎(不是搞谐音,就是要骂它们),搞什么落地核酸,在出口要做了核酸才能出站,浪费我的时间浪费我的手机流量。),生父开车来接我。在车上聊天,他讲到有一天晚上,他梦到我是5、6岁的样子,但他们3个人(他、生母、生妹)都是现在的正常的样子,他哭醒了,那天晚上都没再睡着。
老实讲我挺喜欢这个梦的文本的,感觉很悲伤。但是无法共情生父。他为什么哭醒我不知道,在我看来说不定是一种自我感动式的难过。与我无关。
以前想到生父生母心里是有一点恨的,但这次到家,什么感觉都没有。自从把自己看作一个孤儿后,有血缘关系的这几个人,我觉得她们都与我无关。只是这具人类身体的一部分社会关系罢了,跟我——未知物种——是挨不着的。

厌世 

这行字对我来说就是诱惑啊。诱惑着我跳下去。

坐动车前一天在微信群看到一个视频,在某列动车上,一个人吃东西,被人问“你吃东西的目的是什么?"没点进去看这个视频,看到视频封面的文字知道个大概就行了,不想看了心情不好。
今天上了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我就把口罩摘了挂在旁边。后面乘务员经过车厢卖水果什么的,也没有提醒我把口罩戴上。邻座的人倒蛮自觉,一直戴着口罩,吃东西的时候摘下来,吃完又戴上了。

厌世 

往我要进的那列车厢走去。看着轨道,心想,我躺在上面被飞驰而过的动车碾过也挺好。
对面有个“禁止跳下站台“的警告牌。这不就是在诱惑我跳下去吗?

有3年多没坐高铁了。上周买票,买完发现页面有个“二维码验票”,点进去,码还是不能截图的那种,会实时变化。
虽然早就听说可以直接刷身份证进站,不过一直没使用过这种验票方式。这次也是到了高铁站,习惯性地先去取票。取票机上居然没有“取票”的选择。我愣了一阵,看到那个“取报销凭证”,会不会是这个?点进去,噢,这个果然是打印车票的。票打出来,我一看,上面有一行字,说仅供报销使用。
啥意思?所以现在就是完全取消纸质票乘车了呗?好讨厌。一张身份证又掌握了我更多的隐私信息。看了看检票口的进站闸机,上面有身份证、乘车二维码——还有一个好像是什么证件,护照?——的检验口,真的是没有车票的验证口了。
很可笑的是,在每个闸机前站了个工作人员,每个排队的乘客进站就把身份证递给他,他刷,刷完再还给乘客。完全就是个刷票机器人。

人越来越被手机和身份证限制。好讨厌好讨厌好讨厌。

喜欢这个爷爷一身衣服的配色。肉眼所见的颜色比我拍出来的要偏暖色一些。

所以女人为什么要在这里生孩子 ?
今天才听说 在上海 生孩子的钱 医保是不能直接用的 自费建卡 事后报销
一般的妇幼保健院 如果你查出点怀孕导致的其他病 比如糖尿病 甲减之类的 费用就直奔万元以上了
如果想要生得有点尊严 想要个带卫生间的人少一点的产室待产 在里面呆一天就多花几百到几千不等 医保只报58
还有无痛针的事情 你以为自己挂了个全上海最好的妇产科医院 事实上十个产妇里面可能只有两三个能打上无痛 (虽然郊区医院通常都能打上 但不住附近就很远 高危因素产妇也不会去)
不少妇产的专门医院的剖腹产没有镇痛棒 包括小有名气的医院
这还不算开刀的费用 更不包括特需门诊之类的
而且因为狗屁防疫 以前的陪产也都取消了 从孕检开始家属就都不能陪同了 男女家属都不行 氪金都不行
孕检一万多 然而所有孕检的政府补贴 就只有生育基金里的3600
可生育基金是哪里来的呢 跟医保一样 也是你自己用工资交的份子 但是产检只能用3600 且不能当场划账
你产假生育假期间的工资 也是要生了之后才能申领
如果你之前断缴或因怀孕被找茬开除没交够12个月 那么抱歉 什么都没有
所以女人为什么要在这里生孩子

吃完饭回公司路上遇到一个阿姨推着自行车,对着天大骂习近平
阿姨:操你妈的习近平!你六四的时候干了什么事啊你自己不知道吗!那刘淑芳怎么你了!操你妈!
嗓门大到我走到公司楼下了都还能听见
好牛啊

伊朗人的集會塞滿了yonge-dundas square和邊上的十字路口,能聽到聲量最大的口號是MAHSA AMINI
在這樣的現場總是想哭,會覺得同一種痛苦產生的力量把所有人連結在了一起

看陈佩斯采访下饭
主持人:这些年还看春晚吗
陈:不看,从来没看过
主持人:您自己的节目那会儿看吗?
陈:偶尔看
主持人:满意吗?
陈:满意
牛逼…………

虽然偶尔会开玩笑说“烧死异性恋!”,不过也不会真的多仇恨异性恋了(毕竟我平等地仇恨全人类,不会偏心的)。
今天确实对异性恋感到厌烦了。因为同事全都是异性恋。虽然不会刻意提起,但ta们的生活都是跟对象关联的,所以在聊天或是谈到工作安排的时候,总免不了会提起自己的女/男朋友。
仔细一想我被异性恋包围了啊。
啊。难以言说的孤独。

两个月的封控之后,伴随着生活的每分每秒、每一次呼吸的,都是想死的心情。到了最近几天频率降低了一点。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还是这种心情伴随左右。我发现,我这样子生活已经过了3个多月了,从6月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我很惊讶,3个多月,每一天都是同样的心情。我怎么过来的呢?虽然还是照常上班吃饭睡觉。哇。这么一想我还挺厉害的嘛。
然而还要带着这样的心情生活下去。只能继续上班生活吃饭睡觉,一边扮演人类角色,一边想着怎么办啊,我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
我太恨了。我对人类世界里的一切都太恨了。

既然如此,我来推荐一些赤裸裸的荒谬本身以供直视。

首先推荐 Sarah Topol 写的我的故事了。

nytimes.com/2020/01/29/magazin

这篇实际上是用我家的事,从当地的视角,把新疆自 1949 年以来的历史串起来讲了一遍。这一点来说,就很适合完全状况外的读者快速摄入必要的背景知识。

同时我的故事也算是足够有观赏性啦。要素过多以至于编都编不出来:同龄人里第一批上汉语学校,一路被 bully 到考上北大,为了和汉族丈夫结婚闹到全家鸡飞狗跳……然后集中营年代里,父母相继消失,远程指挥妹妹跑路美国,几乎是意外地把父母找回来,再因为继续发声跟亲妈翻脸……

讲完我自己都觉得波澜壮阔,读起来也确实是好读的。另外其实 Sarah 的其他故事也很好读,比如写罗兴亚「民办教师」的一篇,读过之后会觉得主人公是认识了很久、渐渐没了联系但仍然关心的朋友。我能想象我在很多读过了我的故事的人印象里,也占着类似的位置:一个曾经熟悉的亲近的,眼下仍然关心的朋友。(5/N)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