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特别懒
但喜欢或者讨厌什么还是乐意自己决定

。 

半夜的梦渗透了整日哭的苦水
两种颜色的药丸已经没有区别
要不要醒来

雨声
又或者颈椎骨屑片片剥落摩擦呻吟的声音

《我的阿勒泰》 

‘’外婆,你不要再想我了,你忘记我吧!忘记这一生里发生过的一切,忘记竹林,忘记小学的六楼。吐一吐舌头,继续你绵绵无期的命运。外婆,“痛苦”这东西,天生应该用来藏在心底,悲伤天生是要被努力节制的,受到的伤害和欺骗总得去原谅。满不在乎的人不是无情的人……你常常对我说:娟啊,其实你不结婚也是可以的,不生孩子也是可以的。你不要再受那些罪了。你妈妈不晓得这些,我晓得的……外婆,直到现在我才渐渐有些明白你的意思。虽然现在的我还是一团混沌,无可言说,无从解脱。但能想象得到,若是自己也能活到九十六岁,仍然清清静静、了无牵挂,其实,也是认认真真对生命负了一场责。最安静与最孤独的成长,也是能使人踏实,自信,强大,善良的。大不了,吐吐舌头而已……‘’

人为什么要经历这样的伤心

rt
还会有人觉得被吃下去充实巨大怪物的血肉是荣耀的

昨天睡不着索性爬起来做了zoey新出的那个二十分钟垫上运动,今早起来觉得哪里都在抽筋

睡不着,起来喝…
这个梅子味利口酒,梅子和酒味都是那种一口能感觉到但个人觉得不会辛辣的,加一两块冰刚好降低甜度,酒精度24%

不要生气😶 

有酒喝酒有肉吃肉,能玩就玩能走就走,多看喜欢的多唱爱听的,吃饭睡觉锻炼身体,留点必要时同归于尽的力气
😊

出门前准备好的满满一壶冷泡茶,回家咕咚咕咚连着几杯就没了,可能是今天怒气太旺,浇灌不灭,当然只烧死自己也不划算

不想听见的声音他们可以永远听不见
就像酒桌上你说过无数次我不喝酒但依然会被无视
地“敬”下一杯酒

离婚冷静期居然(其实也不需要这词了)能通过
那祝愿你们灭绝了好了

tl看到上海小吃
佳家汤包,我只有黄河路上那家才好吃
大壶春现在还有哪家好吃的嘛,也请告诉我(云南路上那家吃起来像专门‘’斩葱头‘’的)
洪长兴的牛肉煎包,老正兴的熏鱼和酱方(好像有酱方粽子我也想试试…),老半斋每年的刀鱼汁面刀鱼馄饨但肴肉我觉得很一般,汉口路上的三玛璐酒店上过本地美食频道,味道也算可以

小杨生煎辱生煎了,没错 :0060:

球的小演员也太瘦了吧,每次刷到他的照片就忍不住想硬照都瘦成那样,真人还不得成竹竿了(似乎他还高…)

虽然帐篷和大篷车都没有了
但我还是会摇着舢板唱小黄歌
电子河流载着我去往下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追兵和新的河谷哪个一个先来临
至少在漂流中我也可以随便哼点什么歌

舌尖上的暴力() 

回家去市场饶了一圈,还看到小螃蟹,虽然上次做醉虾时已经掉过假惺惺的泪了,但水产爱好者还是没忍住买买买
浓油赤酱的毛蟹年糕,不知道算宁波菜还是本帮菜?美味的代价是生剪螃蟹脚和生劈螃蟹,刀刃抵着蟹身,狠狠一下的感觉…不太好受…不过至少我选择自己“杀生”了。《花椒与鱼翅》里这段,我觉得挺好的…
剩下的螃蟹做了熟醉蟹,慢慢地死亡也并不比腰斩仁慈些…

因为敏感问题而被迫关门其实还挺悲凉的但配上前面那系列操作就…
像个悲伤又好笑的讽刺剧吧…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