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史Herstory 16. 宋丹(1986-2005)

今天讲个死刑犯的故事。

宋丹于1986年出生于江西普通农家,从小可爱乖巧,成绩突出,但一切在13岁那年改变了,她的中学老师(南阳中学,宋某)强暴了她,不久后她又被亲姑父(姓名不详)强奸,从此以后她被两个畜生多次侵害,学校和家庭都成为她的噩梦,她很快辍学,结交社会人士。

2004年,宋丹通过网络结识张家亮,随后两人见面发生性关系,宋丹向张借200块钱,张承诺借钱,多次对宋丹进行诱奸,但最后也未借钱。失望至极的宋丹随后与另外两名男性将其绑架,在其家人报警后将其杀害。

同年宋丹被判死刑,于2005年被执行死刑,死时年仅18岁,被称为新中国最年轻的女死刑犯。

圣经中说,众人将一女性押至耶酥面前,称她犯了奸淫罪,按律应用石头打死。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没有罪的,就可以用石头砸她。随后众人一一离开,无人捡起石头。

而在中国,男也们强暴她,放弃她,欺骗她,最后判她死刑,枪杀了她。

是谁按律当斩?又是谁罪大恶极?宋丹安息,如有转世,别做女性了。

关于一些男性爱强调的“not all men”的反驳:

刚刚回家发现爹妈在看一期令人震惊的今日说法。讲一位神奇大哥,中学肄业,七年没回家,再回家已是三进宫之身。闯荡期间先后伪造了浙江大学毕业证,清华大学毕业证,注册会计证等证书,在公司干八个月干成财务总监,月薪三万,做了一两个上亿的项目,还帮公司打赢了几场官司,老板表示这个年轻人就是我司的未来!然后该司的未来在春节假期卷款逃走,放假加上疫情,公司上下过了快二十天才知道钱没了,所有人不知道他人是谁,工位和出租屋打扫得干干净净一个指纹都没留下——出租屋还是费劲波折找到的,大哥称自己是富二代,住在离公司很远的别墅区。其实出租屋离公司地铁只有三站路,但大哥每天早上起床先坐十八公里的车前往别墅区,以便搭乘公司领导的顺风车,被目击身在麦当劳就说自己早起晨跑——最后还是大领导想起之前他给自己修过转椅,警方扒着气阀辛辛苦苦找到一个珍贵指纹。对比系统得知大哥已不是初犯。神奇大哥这次卷走公司一千九百万元,找了十几个大学生给自己提现,由于金额巨大不便携带,分别换成了港币美元欧元——追回时虽然自己花了一些,也给大学生们一人十万,但是由于汇率波动,最后还净赚几十万。警方问你是怎么掌握专业知识的,大哥说,就看书嘛,学注会,看网课,学学法,听一些专家讲座之类的。现在正在蹲第三次的大哥在局子里最爱做的事情还是看书学习。

发散联想一下,这种理工宅男式的场面好看逻辑情感不到位短板就被吹上天,女性创作者在共情、感性、细节情绪上优秀但大场面无力的短板就被各种嘲笑不如男,说到底大家都有优缺点,但标准就非要按照男的来。让猎豹和大象比哪个强壮,又逼鸟和鱼比哪个擅游泳,本身就是不公平和歧视了。

显示全部对话

可能最近中药喝多了雌激素上来了,昨晚上做梦竟然在想谈恋爱。。。结果醒来看眼wb连着几条全是阴间新闻瞬间不想了 :blobsweats:

晋江女作者被父母逼婚,为了多收彩礼逼女作整容,父母收30万彩礼给弟弟买房。女作曾经受到父母家暴,女作工作后父母千方百计让女作者补贴弟弟。女作者不愿嫁人逃婚后,父母报假警谎称女作失踪,利用天网查到女作者住所。然后抓走女作者,扣押女作身份证不让其出门,女作网上求助,网友和妇联警察介入才放人。
妇联对外宣布是一般家庭矛盾,逼婚不属实。
可是全程跟进的网友表示,真的收了30万彩礼,也的确逼女作嫁人,只是在妇联和警察的“调解下”,双方和解。
然后男人们口径一致地觉得女作者太作,女作者骗人,女作者应该被抓起来坐牢并强行配婚,父母很有良心。
父母有良心的依据就是,逼女作者整容(愿意为她花钱),21岁才逼她家人,允许她读完书。
这就是等国的婚姻自由。
顺便说一下,女作者虚岁23岁(12月生日,周岁22)。

一搜紫薯条速刷全是42又想起来我42池子坠机惨状 :0171:

又学了个等国新的知识点:三代还宗。
然后三代还宗居然还是派出所的业务,男权大国真是令人大开眼界。我以前真的觉得姓什么不重要,现在醒悟了,男的真的无比看重子孙后代的冠姓,入赘后隐忍几代也要改回来。
以后我肯定支持婚育女性争孩子冠姓权了。

由”JK荡妇羞辱“简述”婚驴“一词之战的本质 

JK女孩在漫展凹造型,可能遇到来自现场、也来自扩散后的网络舆论的荡妇羞辱“你有病吧你来漫展搞这些动作”。JK女孩在家里,可能遇到(由于普遍的丧偶式育儿、父爱不动如山式家庭,于是管教绝大部分来自于)母亲的荡妇羞辱“你穿成这样是不是要去做鸡”。

基于各市各类漫展举办至今发生此类事件的数量,以及各位女性对自身家庭生活的投稿,包括曾经存在的一些新闻专访,很容易得出的结论是,女孩在家庭遇到来自父母(丧偶式育儿及不动如山式父爱)尤其是母亲的荡妇羞辱的概率更大、覆盖人数更多,发生的历史时间更持久。

并且当网络上有人为反抗荡妇羞辱、支援女孩而大量发声时,在家庭里被荡妇羞辱的女孩,无法获得任何支持。甚至大部分人都不敢和最亲近的朋友提起自己的遭遇,只能匿名投稿。

诚然男权社会对女性的迫害是社会性的,但是作为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尤其是女性成年之前主要的生存生活场景里的家庭内的男权式迫害,并不应该将责任推给社会而被隐身。

当一个女孩被强奸去报警,被警察冷脸相对、劝她调解、明里暗里说她自己风骚的时候,是对她巨大的二次伤害。而当她的家庭,尤其是她的母亲,说她被强奸是丢人现眼(此处请勿外宾,这种情况的在范围及历史远比哪几个地方人爱吃辣要广得多。)、代她收钱和解、代她和强奸犯订下婚约——这种伤害和打击只会比她在警局的遭遇更大更深。

男权社会是由【男权男】和【男权女】构成的。【男权女】能对其他女性施以直接压迫的捷径有二,一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二是自己生出的女儿。如果没有大量的女性的直接帮助,他们无法只生出男胎,无法在孩子幼小之时就把所有的资源倾倒给男孩,无法在一个女孩幼弱之时就折断她的脚掌,无法让一个3岁的女童说“我心甘情愿捐骨髓救哥哥”、让5、6岁的女孩说“我要当妈妈的小棉袄"、“我已经不小了我要孝顺懂事不和弟弟抢,等爸爸妈妈老了我要好好给他们养老"。

这些不该被隐形的、重大的男权意志的贯彻单位尤其是直接个体,有一天被一群女权揪出来给了一各名字”婚驴"——她们不在是“男权”这个模糊的字眼之下、你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具体作恶的隐身人了,于是所有“普通人”炸了,就像吸血鬼被暴露在阳光之下。

每一各出来骂女权、说婚驴一词伤害她的女人——我至今没见过一个说她自己从没有“我家生的是儿子不吃亏”过,从没有PUA女儿、从没有用女性身份本身打压女儿荡妇羞辱女儿,从没有偏疼儿子要给孩子一样的家产

——一个都没有。

所以她们是害怕被显形,她们不再是“都是男权社会的受害的女人”身份,而被具体地勾勒出她们作为男权社会的打手,是如何对自己的女胎、自己的女儿孙女、儿媳妇、大小姑子、老公的女同事——出的手。

她们被具象化了。这就是她们仇恨“女权割裂女性”和跟男人们一起反扑女权的根本原因。

男权打手没一个愿意被显形,就像男的说【“男权”这个词太指向男人了、应该用“父”权取代,才能彰显男人也受到了来自爹和上位老头们的压迫,男权这个词对男性太不友好了有挑拨性别对立的意味】。

“婚驴”被疯狂反扑也和这些男的一样,她们都只强调、只允许你说出她们“女性"的受害者身份,但绝不会亲口承人她们和那些男的一样,亲手参与了对另一批女性的迫害。

——男权女和男权男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受害者——并且他们绝不打算停止——绝不停止任何他们自己可以轻易对别的女性做出的伤害,哪怕那是他们幼弱的女儿。

这是个吃人的解构,主要吃的还是女性。这里养出了无数吃人的男女,并随时准备着对想站出来阻止吃人行为的人进行反扑。

女权如果说造”婚驴“一词有错,那就错在给具体的【男权迫害者】显形造词进行得太晚了、词造得太少了。

还有大量的具体实施男权迫害的群体该被用一个个简明形象的词汇勾画出来,包括漫展上和网络上空口鉴鸡的群体——他们都该被有力量的语言清楚地区分描画出来,把他们都从”男权压迫"这个大而广泛的概念性词语后拖到阳光底下,让人明明白白看清楚——到底具体是谁、在用什么样的手段、亲手凌迟另一个人类。

@pingzhongyao 个人健身经验:只要能举起自己体重-10公斤的杠铃,已经可以达成简单的自我防卫的目的。
起码一个成年男人肯定拖不走你了。
不要减肥,大基数锻炼效果更好,锻炼着锻炼着体重自然下降。
有氧+无氧真的是体重嗖嗖地掉,同时体能增加也极快。
有条件就练练去健身房力量和搏击。搏击直接上散打。空手道跆拳道都是虚的,没啥卵用。
就算没时间上健身房没空间再家锻炼,买两个小哑铃,那种5公斤可拆卸的就行,每天坚持练个一百下,几个月后也有不错的锻炼效果。
另外,家里哑铃,单身女性还能用来防身。
上下班通勤,我推荐带一根登山杖或者盲杖。可以过地铁安检。盲杖优点可折叠轻巧。登山杖优点有个钉子尖。
直接拿手里,别放包里,就拄着登山杖或者盲杖过安检,运气好还能遇到个给你让座的。

一刷微博连着刷出4条阴间新闻,整个都不好了 :0200:

然后刷到首页小伙伴转的这个洋葱新闻。有点想笑,现在我们居然在洋葱新闻里才能看到正常的世界 :0250:

男女群体有个明显区别,就是女的倾向搞内部批斗,而男的从不搞。讲老年女性被性侵的韩国电影,一群男的因为“内容引起不适,不该拍这种题材”去刷0分;黑悟空主创言语下流低俗,一群男人却只骂女拳多管闲事不玩拉倒。
男性长期是审视、评判、制定标准的主体,一旦女性从客体地位反过来审视批判他们,他们就因为集体的权力地位被侵犯而炸毛跳脚。“女拳来了”“又在挑起性别对立”背后心理都是要女性安分老实一点,不准骑到男性头上去了

ipadpro的线竟然两边都是typec的吗!还以为能多根线给老pad充电

我终于苟到一次迷境结局了。。。靠开局白送的风笛。。太难了呜呜呜呜

一个盾没有打到第五层寒冰那块奶不到就眼睁睁看着一个个进门行吧。。。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